大家都在看
Parker退休,你相信法國跑車真的沒油了嗎?

「我將會退休,我決定不會繼續打籃球了。有很多不同的事情促使我做出了這一決定,但我覺得,如果我不能繼續成為那個托尼-帕克,不能繼續為了總冠軍而奮鬥,那我就不希望繼續打籃球了。」

伴隨著一則簡短的聲明,和一個大家都在關注勇士和暴龍的時間點,帕克宣布退休了。

一個很突然的事件,一種很馬刺的方式,當然那句「跑車開的太快,一晃就晃過了我的青春」又可以被抬出來賺取一波緬懷青春的感動與淚水。從這個角度來說,跑車可能確實沒有閃電俠快,畢竟是韋大爺先晃過了「你的青春」。


這個賽季是他在聯盟的第18個賽季,他終究沒能完成打20年球的「樸素」夢想,不只是他有這個夢想,任何一個關心馬刺,關心帕克的人都希望他能夠打滿20年。

但只要經過稍微的深思,我們就會發現,在一個平均職業生涯為4年左右的聯盟里,打滿20年的夢想實在稱不上樸素,甚至有些奢侈!而帕克可以,只要他願意的話。

從他那份簡短而又意味深長的聲明裡,我們可以很清晰的讀出,他不願意再「混」兩年,而去達成一個20年的成就。


他說「有很多不同的事情促使我做出了這一決定」,成年人都知道一件事情的發生往往有好多原因,就像一對情侶從熱戀到分手,放不下的一方總是會問另一方為什麼。

另一方也總是回答不知道,好像走著走著就到今天這一步了。但其實人家的潛台詞是:原因那麼多,你要我給你說哪個?你自己什麼情況心裡沒B數嗎?

帕克顯然是一個負責任的成年人,他告訴了大伙兒導致退休的主要原因有兩個:如果我不能繼續成為那個托尼-帕克;如果我不能為了總冠軍而奮鬥。

那麼,那個帕克到底是哪個帕克呢?這個世界上叫托尼的髮型師不少,但是籃球世界里的托尼-帕克應該不多,怎麼他就不是那個帕克了呢?


首先,他說的應該是那個風馳電掣的帕克。

我一直認為馬刺是NBA里獨一無二的,因為他們最大的牌面是他們的教練,是這個叫波波維奇的老頭子一手打造出來的體系。

但正因為如此,我們總是習慣性的忽略或者說削弱球星的價值,即便他們曾經擁有冠絕古今的GDP,好巧不巧的是帕克總是這裡頭存在感最弱的一位。

人們會慣性的忽略帕克已有四枚戒指在手,他25歲時便已捧過3個奧布萊恩杯,更是在那一年獲得了FMVP;忽略他6次入選了全明星;忽略他的3次二陣,1次三陣……

更加苛刻一點的人,會只記得他17年如一日的為馬刺打球,會說他是沾了老爺子的光,說他是沾了鄧肯的光,說他不過是個體系球員。

但很多人忘記了他也曾一個賽季場均22.2分;忘記了他也曾一場比賽干51分鐘,砍下55分;忘記了他也曾經憑藉一己之力拖著馬刺在泥濘中躑躅前行!

不是他不行,而是球隊需要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等到他發現他已經不是那個帕克了,他便決定離開了。


其次,他說的應該是那個和隊友並肩作戰的帕克。

從2001年初入聯盟,他在聖城整整呆了17年,這17年裡他身邊至少都有一個鄧肯或者馬努。

而這個賽季他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一支陌生的球隊,和一群陌生的隊友相處,這對於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將來說會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對於經歷這麼特別的帕克來說。

你們仔細去看家裡的老人,他們為什麼願意長時間和家人、朋友待在一塊兒啊。因為熟悉啊,他們有共同的記憶,他們有共同的經歷。他們即使坐在一起什麼都不說,但仍可以「憶往昔崢嶸歲月稠」,人老了活的就是這份兒記憶,這份兒熟悉,這份兒舒適。


正如馬努退休時說的一樣,「當我不能從打球中感受到樂趣的時候,就是我離開的時候」,所以馬努選擇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家人,去陪兒子們玩耍,因為熟悉,因為樂趣。

職業體育和業餘打野球是兩碼事,職業球員需要每天理療、訓練、比賽、控制飲食,如果你受傷了還要不停地復健、拉伸、在痛苦中前行。你當然可以興起了抱著籃球在野球場上撒歡倆小時,而剩下的時間選擇在電腦屏幕上和大沢佑香神交一番,但人家同樣是在球場上奮戰兩小時卻可以拿百萬年薪,這就是差距了。

但是當在一個陌生環境里干這些事的時候,帕克獲得的樂趣還不一定有你從大沢佑香老師那裡得來的多。


最後,當他不能再為總冠軍而奮鬥的時候。

其實說總冠軍有點遙遠,畢竟聯盟每年30支球隊,冠軍卻只有一個。但是說帕克打球是為了贏,我想肯定是沒錯的,至少要進個季後賽吧。

帕克在聯盟的18年裡,17次進入了季後賽,只有今年例外。你讓一個一直在「贏」的人,突然間品嘗失利的滋味,這是很難受的。

而從帕克進入聯盟的第一天,他就在被灌輸「贏的文化」。


去年帕克去黃蜂的時候,他寫了一封親筆信,叫《謝謝你,聖安東尼奧》。其中提到了為什麼好像每個人來到馬刺都能長球,都能融入體系,都能比以前再上一個台階?

因為鄧肯都在學習,都在跟隨教練提升自己。文中的原話是,聯盟里最優秀的球員都願意為了整個球隊的利益,將自我放在一邊,那你呢?

鄧肯願意做出這一切的原因在於,一切為了贏球。

波波維奇的有些選擇看上去很大膽,很奇怪,甚至在有些球隊是不可想象的。比如:帕克剛來不久就成為了先發控衛,吉諾比利被放到板凳上,2003年季後賽波波維奇在最後的關鍵時刻用柯爾甚至斯皮迪-克萊斯克頓替下帕克,還有03年夏天,剛剛奪得總冠軍的馬刺試圖用帕克去交換基德……

但波波維奇所有選擇都有一個原則:一切為了馬刺能夠贏球!

在這樣的環境下呆了17年,你讓他如何去接受沒有希望的失利呢?

當他知道怎麼敲那塊石頭都再也不會裂開的時候,帕克選擇了離去……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