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前勇士球員Tim Hardaway親述:給我一個機會,聽聽我的心聲

Tim Hardaway希望成為一支NBA球隊的總經理。

看起來他值得一個機會,因為他敢於認錯,並擁有被證明過的領導力和溝通能力。

但他的手機從來沒有響過。

「這(當總經理)無關你知道些什麼,只與你認識誰有關。」 Hardaway在NBA總冠軍賽第五場比賽前表示, 「他們因為意識和見識的缺失錯過了真正了解比賽的人。

毫無疑問,一旦我有機會,我就會大放異彩。」

在甲骨文球館觀看了總冠軍賽G3和G4的Hardaway看到了一支迫切需要另一名得分手的勇士隊。

當然,這支球隊希望在休賽期重新簽下Kevin Durant和Klay Thompson,但Hardaway表示,在夏季自由市場勇士不能僅僅關注頂薪球員。

當勇士隊從2014-15賽季開始他們的連冠旅程時,他們有4名在例行賽中場均能至少得到7分的替補球員。

來到2015-16賽季,這個數字降為3個。

而在2016-17賽季,只有Andre Iguodala做到這一點。

本賽季,沒有任何一個板凳球員達到這個標準。

「他們就是缺乏能得分的人,」Hardaway說。

「暴龍可以保證五個有得分威脅的球員在場上,但勇士隊有時只有一個這樣的人。

他們需要更多能得分的人。

無論是誰,你都不能害怕投籃。

你不能害怕犯錯誤。

這就是你加進球隊以及他們讓你上場的原因。

「這就是你發光發熱的時候。」

周一的時候,Hardaway在勇士隊即將開放的位於舊金山的大通中心安裝了場館的最後一個座位,並給那些季票持有者帶來了一個驚喜。

看著勇士隊「Run TMC」組合時期的照片,Hardaway對著相機笑了起來。

他與那裡的的建築工人碰拳打招呼,並儘力掩飾自己的矛盾情緒。

「我在甲骨文球館還是奧克蘭體育館的時候就在那裡打球,而且我知道很多經常去那裡看球的老球迷,這(更換球館)很艱難,」Hardaway說道。

他正在NBA征戰的兒子(Tim Hardaway Jr.)出生在阿拉米達[注1],「我與奧克蘭和灣區東區的人們感同身受,但搬遷的好處是:舊金山的這個球館提供了更大更明亮的機會。

[注1] :阿拉米達市(City of Alameda),又譯阿拉梅達,是一座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灣區的城市,隸屬於阿拉米達縣。

「如果你擔心奢侈稅進一步加重,這將有助於支付那筆費用。」

Hardaway通常喜歡直抒胸臆,但他並不是那種自負、無法調整自己最初想法的人。

12年前,在接受Dan Le Batard的一次電台採訪時,Hardaway發出了一個至今仍困擾他的厭惡同性戀言論。

「你知道的,我討厭同性戀者,所以我讓別人知道這一點,」Hardaway在2007年說道。

「我不喜歡同性戀者,我不喜歡和同性戀者在一起。

我是個恐同症患者。

我不喜歡同性戀。

它不應該存在於美國甚至整個世界上。

「Hardaway後來已經為他的言論道歉,並與LGBTQ[注2]團體進行了合作。

[注2]:LGBTQ:即性少數群體,一般稱「LGBT」,另外,也有人在詞語後方加上字母「Q」,代表酷兒(Queer)和/或對其性別認同感到疑惑的人(Questioning),即是「LGBTQ」。

也許這一評論讓他無法進入聯盟,但他認為這與那些決策者任人唯親有關。

無論如何,Hardaway都了解自己的能力。

他知道勇士隊下賽季已經有1.13億美元的承諾薪水;他們還希望重新頂薪簽下杜蘭特和湯普森。

他也知道DeMarcus Cousins,Kevon Looney,Quinn Cook,Jordan Bell和Jonas Jerebko都將成為自由球員。

按照(兩分頂薪續約的情況)計算,勇士只剩下一個中產特例(約530萬美元),其餘球員的簽約必須是老將底薪。

他知道勇士應該考慮些什麼。

Hardaway說:「我知道他們會盡其所能簽下Klay和KD,他們應該這樣做。

但他們應該好好規劃(簽完兩份頂薪後)剩下的空間。」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