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暴龍奪冠!永遠不要喪失一顆想拿冠軍的心

114:110,多倫多暴龍客場擊敗金州勇士,奪得隊史首座總冠軍獎盃。本賽季的NBA沒有按球迷在賽季初寫下的劇本進行,勇士隊未能成為21世紀以來第二支實現三連霸的球隊,「小球會」將奧布萊恩獎盃帶出美國,帶到了加拿大。

對於暴龍來說,今年奪冠不僅是球隊的勝利,更是加拿大籃球界的一次正名之戰。

在加拿大這樣的「冰球國度」,打籃球並不受人待見。1999年,當時還在溫哥華的灰熊隊用二號籤選中了Steve Francis,他卻拒絕去球隊報到。「我都快哭了。我可不想去冰天雪地的加拿大,遠離自己的家人。」Francis說。無奈的灰熊隊只能把他交易到休士頓火箭,並在兩年後把球隊遷回美國境內。

作為此後NBA在加拿大的獨苗,暴龍一開始的處境也不太好,前四年甚至還只能在Sky Dome棒球館舉辦比賽。直到Vince Carter的加入,情況才有所好轉。因為Carter勁爆的球風,加拿大人逐漸開始關注籃球。但隨著Carter在2004年的離開,暴龍和多倫多又開始淡出球迷的視野。後來,被球迷寄予厚望的Chris Bosh同樣選擇離隊。對此,著有《運動王者:Carter如何征服NBA》一書的Chris Young認為,「他們是NBA球員,但這裡不是NBA城市。至少現在還不是。」

2013年,Masai Ujiri出任暴龍總裁一職。在他任內,暴龍一直都是東區的一支勁旅,但往往到了季後賽總會莫名其妙地「斷電」,當家球星Demar DeRozan和Kyle Lowry因為季後賽經常掉鏈子而被球迷稱為「垃圾兄弟」,LeBron James也成為暴龍一直無法逾越的一道坎。

作為球隊總裁,球隊在季後賽裡一直拿不到好成績,Ujiri的壓力自然也不小。去年夏天,James轉會洛杉磯湖人,讓東區強隊看到了奪取東區冠軍的希望,紛紛招兵買馬。Ujiri也有了「豪賭」一把的契機。休賽期,Ujiri解僱了上賽季剛剛獲得最佳教練的Dwane Casey,並且在沒有得到續約承諾的情況下,用球隊當家球星德羅贊換來了Kawhi Leonard。

消息一出,暴龍球迷一片譁然。這批球迷看著DeRozan從一個毛頭小子逐漸成長為球隊核心,並將一個個隊史記錄收入囊中,對DeRozan有深厚的感情。與DeRozan搭檔多年的Lowry得知消息後也十分難過。TNS記者報導稱,Lowry在休賽期甚至沒有接聽或者回應球隊官員的電話和簡訊。

面對外界的不滿和質疑,Ujiri在感激DeRozan和Casey教練為球隊所做的貢獻之餘,依然認為,「這些年我們很強大,卻一直原地踏步,我覺得是時候做改變了,儘管這個決定很艱難。」除了換來Leonard之外,Ujiri在交易截止日前再次出手,得到Marc Gasol,讓陣容更加「星光熠熠」。

實際上,這並不是Ujiri第一次送走球隊當家球星。2011年,在核心球員Carmelo Anthony提出交易申請,球隊陷於被動的情況下,時任丹佛金塊總經理的Ujiri完成了一筆涉及13名球員的大交易,為球隊換回了一批有實力的年輕球員。交易完成後,金塊的排名有所提升,最終該賽季以西區第五的排名進入季後賽,但在季後賽首輪1-4不敵雷霆被淘汰。

從結果來看,Ujiri今年又「賭」對了。

在今年季後賽前三輪中,Leonard在攻防兩端都展示了自己的巨星風範,場均能得到31.2分、8.8個籃板和3.8次助攻,真實命中率高達62.3%。NBA季後賽歷史上,場均得分超過30分,真實命中率至少達到六成,還能打進總冠軍賽的球員只有2017年、2018年的James和1980年的Kareem Abdul-Jabbar。

而且,在打入總冠軍賽前,Leonard一共為暴龍出戰了18場季後賽,總得分為561分,位列隊史第三。排在他前面的是DeRozan(1117分)和Lowry(1143分),兩人都至少為暴龍打了50場季後賽。這也是在東區決賽第六場的賽後記者會上,當被記者問及為什麼今年能打入總冠軍賽時,Lowry沒有回答,只是扭頭看著坐在他旁邊的Leonard的原因。一切盡在不言中。

在今年的總冠軍賽賽場,Leonard依舊發揮出色,成功奪得職業生涯第二座總冠軍賽MVP獎盃。這再度證明Ujiri這筆「賭博」是值得的。

儘管這樣的對比有點殘酷,但從季後賽的表現來看,Leonard確實要比DeRozan穩定不少。就球隊運營而言,奪冠的視窗期稍縱即逝,能否把握住這個時機十分考驗管理層的敏銳度和魄力。對於球市沒那麼大的球隊來說更是如此。一座總冠軍獎盃對於球隊的營銷、球迷培養等方面都會有巨大的加成。

而需要通過勝利證明自己的,除了Ujiri,還有Leonard。

上賽季,因為傷病問題,Leonard和馬刺隊之間上演了一出羅生門大戲。今年暴龍晉級總冠軍賽後,Leonard的舅舅Dennis Robertson才首次公開談論此事。「任何時候當一個球員說他打不了比賽,那球隊就應該相信他。但馬刺隊認為Leonard可以上場,我們這邊又不相信馬刺,雙方的關係變得無法修補。那時候我們就覺得,該往前看了。」

本賽季,Leonard在例行賽的關鍵時刻表現出色,季後賽的表現甚至更勝一籌,還貢獻了NBA史上首個搶七大戰壓哨絕殺。他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依然是超級巨星。

當然,Leonard的出色發揮與暴龍總教練尼克·納斯(Nick Nurse)的執教不無關係。本賽季「轉正」的Nurse身上的擔子並不輕,既要保證好成績以獲得更多留下Leonard的「資本」,又要控制好他的上場時間以保護傷病初愈的球隊核心。除此之外,他還得讓賽季中期加盟球隊的小Gasol 和林書豪儘快融入球隊,為季後賽做準備。

Nurse出色地完成任務,在控制了Leonard的上場時間,讓其例行賽只出戰60場的情況下,暴龍依然高居聯盟第二。例行賽末段,鎖定季後賽席位的球隊都陸續開始輪休,為季後賽做準備,Nurse卻決定全力衝刺,以保證總冠軍賽的主場優勢。從最終結果來看,這個決定無比明智。

但很多球迷也許並不知道,Nurse的母親於當地時間2018年12月11日去世,而他僅僅缺席了一堂投籃訓練課,其餘時間依然堅持執教。

在今年的總冠軍賽中,暴龍對於奪冠的決心和渴望顯而易見。即便是客場兩連勝,順利拿到冠軍點了,所有球員退場時依舊一臉嚴肅,沒有一絲笑容。

必須承認的是,暴龍奪冠並非一路坦途,期間也遭遇過一些顛簸。搶七大戰憑藉一記帶有運氣成分的跳投驚險晉級,東區決賽一度0-2落後,被逼到了懸崖邊上……但他們依然成功晉級總冠軍賽。

在總冠軍賽期間,勇士隊部分核心隊員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傷病。而且,Kevin Durant的傷病和離隊傳聞一直是籠罩在勇士頭上的兩朵烏雲。最終,暴龍很好地把握住了機會,成功拿下隊史首冠。

一路走來,暴龍成績的提升和在季後賽階段的高歌猛進,不管是對多倫多的球市還是對球隊估值都有明顯的加成。

根據Sportsnet和TSN兩家轉播商提供的數據,與上賽季相比,加拿大地區的NBA例行賽收視率增長了29%。季後賽階段,暴龍與76人隊的搶七大戰以及與公鹿隊的第6場較量先後打破收視紀錄,成為加拿大歷史上收視率最高的兩場籃球比賽。

據富比士統計,在暴龍與公鹿隊的第六場比賽中,加拿大地區的平均觀眾人數高達310萬,最多時有530萬人同時在收看。要知道,加拿大人口總數為3707萬。這就相當於,收視率最高時,加拿大每7個人裡,就有1個人在看這場比賽。

儘管總冠軍賽最後一場比賽的觀眾人數目前尚未公佈,但據Rogers Sportsnet and Citytv統計,總冠軍賽第五場在加拿大地區的觀眾人數將近1340萬,再度刷新加拿大籃球賽轉播收視紀錄。因此,第六場再度打破收視紀錄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在主場票價方面,根據TicketIQ提供的數據,今年總冠軍賽暴龍主場的平均票價為4978美元,創下9年來NBA總冠軍賽平均票價新高。另外,今年總冠軍賽暴龍主場門票在二手市場上的最低票價為1401美元,同樣是9年來的新高。

另據Toronto Star報導,暴龍的球隊估值已達18億美元,是加拿大身價估值最高的職業隊伍。

對此,球隊核心Leonard功不可沒。暴龍在慶祝奪冠的同時,也得開始著手處理Leonard的合約問題。總冠軍固然是一個很大的籌碼,但對於小市場球隊來說,如何讓自己的核心球員相信球隊願意繼續大手筆投入,是留住他們的關鍵因素。

除了球隊之外,多倫多的民眾也在為留住Leonard而努力。多倫多當地有300多家餐館參與了一個名為「Leonard的酒食」(Ka’Wine & Dine)的活動,店主會將一個印章貼在櫥窗上。如果Leonard與暴龍續約,那他就可以在這些餐館裡享受免費食物。另外,當地房地產公司Condo Store Realty的總裁Simon Mass甚至承諾,如果倫納德選擇留下,他就在多倫多送倫納德一套價值數百萬美元的頂層公寓。

除了對球隊有加成之外,本賽季表現出色的暴龍讓NBA也有所受益。本賽季例行賽結束後,聯盟曾公佈過一些數據:

· 與上賽季相比,本賽季NBA在加拿大地區一共收穫了32位合作伙伴,增幅達46%,創下歷史新高。

· 與去年相比,本賽季NBA周邊產品在加拿大的線下零售和線上商城的銷售額增長了26%,銷售總額創下歷史新高。

· 與去年相比,NBA針對加拿大地區開設的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帳號的粉絲數增長了20%。

據報導指出,暴龍的管理層和高層人員曾積極推動,希望參加本賽季的聖誕大戰,但最終因為商業原因而沒能成行。誰又會想到,本賽季的暴龍能有如此大的商業價值。按照NBA的「慣例」,聖誕大戰通常都是上一季總冠軍賽的重演,如果暴龍能留下Leonard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會繼2001年後再度參加聖誕大戰。

Ujiri上任後,把暴龍的口號改成了「北境之王」(We The North),希望藉此凝聚加拿大球迷。市場營銷公司MKTG總裁布萊恩·庫珀(Brian Cooper)認為,「暴龍選擇從愛國主義入手,如果他們能在此基礎上取得好成績,那球隊的品牌價值就會倍增。」

奪冠,就是最好的背書。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