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去年的現在,暴龍飽受嘲諷陷入低谷,現在他們傾盡所有賭贏了全世界

去年的這個時候,暴龍在做什麼呢?

他們深陷谷底,飽受嘲諷,雖然例行賽東區第一,隊史最佳的59勝徹底化為虛無,但卻成了反對者攻訐的把柄:在第二輪0-4被騎士橫掃。第一次入選二陣晉升為隊史第一人的DeRozan,和全明星先發Lowry被打回原形,再次被冠以「垃圾兄弟」的稱號,Dwane Casey教練在他生涯最成功的賽季裡,還沒等到最佳教練到手就被炒了魷魚——捧起獎盃的一刻,他和執教過的愛徒Dirk一樣尷尬。

找完替死鬼之後,暴龍掌舵人Ujiri眼前的爛攤子是:Lowry和Ibaka同時續約;Valanciunas還有一年到期,Powell執行4年4400萬,DeRozan簽下的5年1.37億才執行完兩年,還有一屋子的低順位新秀。暴龍想要打出比去年更高的水平,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

暴龍在市場上本來就有先天劣勢:哪怕是開出更高價錢,球員也不願意加入。隊裡的所有球員基本都來自本隊培養或是交易到來,可是在一輪糟糕的系列賽之後,每個人都在貶值,這個時候的主動求變,難度可想而知。

Ujiri的第一筆操作:和首席助教Nurse簽下3年合約。這位從來沒有過NBA執教經驗的前發展聯盟毒蛇隊總教練,剛一上任就接手東區強隊。當時對這位菜鳥總教練質疑聲很多:暴龍今年是練軍為主?

而自由市場開啟後,暴龍第一時間續約了本隊的落選秀VanVleet:2年1810萬,貴到令人咋舌。一個穿鞋183公分的進攻型控衛,合約年20分鐘拿下8.6分3.2助攻,三分球41.4%,可是他24歲了,這種亂戰型矮個子,值這個錢嗎?

但這已經不是Ujiri考慮的重點了,他在策劃一個更大的目標:多年來,正是因為暴龍一直在自由市場上招不到人,因此他們始終都把球員薪資堆到了極高的位置,每個主力都被長約綁住。保證下限,卻也牢牢禁錮了上限:拼到全力的暴龍都不能從騎士手裡偷下一場勝利,還想衝出東區?

Leonard的逼宮給Ujiri創造出一線生機,即便他剛剛跟DeRozan許下不可交易的諾言。當馬刺開始接受各支球隊的報價時,暴龍連試探性報價都沒有,上手就給出了DeRozan加首輪的初始籌碼。比起想要佔便宜的湖人、76人、尼克,暴龍的誠意最足,而偏遠的環境卻成了優勢項:馬刺只想讓Leonard去離得遠的地方,越遠越好。

雙方迅速達成了初始意向:Leonard交換DeRozan和未來首輪,馬刺挑走了9號秀Poeltl——Ujiri私心地留下了同一年27號秀Siakam,與其說是看好未來,不如說早年在非洲的一面之緣讓他更有親近感,但此時回看,這次二選一,Ujiri賭贏了,甚至徹底提升了暴龍的上限。

同時,暴龍強行留下了「原始版本的Leonard」Ogugua Anunoby。他們無視了馬刺同位置上的需求,而是把Anunoby視為下賽季Leonard輪休時的替身,為此,暴龍不惜接手看起來已經是生涯末年,沒有任何戰力的千萬垃圾合約Danny Green——DeRozan、Poeltl、2019年首輪(前20順位保護)交換Leonard、Danny Green和500萬美元現金。在全世界的「打一年就跑路」的竊竊私語中,暴龍小心翼翼地得到了Leonard,並發動了這座城市,乃至整個國家的全部力量,來滿足他的一切需求。

當時Leonard在美國國家集訓隊,暴龍教練Nurse前去探班,兩人有了第一次拘謹卻又誠懇的對話。

「Leonard跟我說的是:『你打算如何使用我呢?你有具體的計劃?讓我在哪裡接球?具體的角色呢?』」Nurse回想第一次的交談,「沒想到他會主動跟我說話,一下子讓我壓力變小了。我跟他說:『對我來說,你可以做任何事情,能低位單打,能突破,能持球攻,能擋拆,能地為掩護,你想做的事情我們會找其他人來分擔壓力,我們不會讓你一個人承擔所有責任,但我們無比需要你,你是這個隊的王牌,你需要帶領其他人前進』。」

Nurse讓他明白暴龍對他的重視程度,同時又明確指出要圍繞他建隊,給他分擔壓力的態度。這讓深陷輿論漩渦之中的Leonard感覺到難得的溫暖。而對暴龍來說,接下來只有兩個任務:留住Leonard;打出好成績——這兩點,說到底其實也是一件事。

在Nurse的新秀賽季開啟之時,也是Ujiri頂住最大壓力的時刻:DeRozan換成「健康的」Leonard一定是升級嗎?沒人知道Leonard現在的情況如何。同時,他也揹負了「冷血總經理」的稱號。有千萬雙眼睛盯緊暴龍,想要看他們笑話的人從來不是少數:DeRozan和Poeltl去了馬刺;Casey在活塞走馬上任;東區的公鹿猛然崛起,加上塞爾提克和76人,這支暴龍要殺出東區,難度很大。

前13場12勝並沒有讓他們鬆一口氣,反而是三連敗被拿來反覆質疑:沒有Leonard的暴龍前8場全勝,有Leonard卻被馬刺擊敗。從未有過NBA執教經驗的Nurse別無參考,先發Valanciunas還是Ibaka?他就像是每次都在猜硬幣,還要試圖找到每次都猜準的秘笈。

但在其他的位置上,用人不「疑」拯救了Nurse,也拯救了Ujiri:Siakam異軍突起,成長為雙明星身後最有力的幫手,這一年的進步最快球員基本手到擒來;Danny Green觸底反彈,重新回到那個擁有頂級3D的強隊先發,也在最大程度上減少Leonard防守端的壓力。而球隊的真正核心Leonard,他並不需要像Harden或者字母哥這樣扛起球隊——正如Nurse承諾他的:他是絕對的王牌,但用不著用更多的負擔來自我證明。

而當交易截止日到來的時候,Ujiri又壓哨策動這一年最大的一筆交易:打包整條替補席換小Gasol 。這一年的小Gasol 幾乎來到生涯谷底,不僅數據低迷,比賽狀態也是完全不符身價。這使得暴龍只送出Valanciunas、C.J. Miles、Delon Wright和一個次輪就把他換到手。雖然這三位球員在交易之後都在灰熊打出了生涯最佳水準,看似暴龍吃了虧,但Ujiri知道他需要的是什麼,這同樣是他的一筆巨型賭注。

「我們看重的是小Gasol的經驗,他能幫助隊裡的年輕球員,」Ujiri說,「更重要的是,他對總冠軍的渴望,會讓他爆發出最大的能量。」

送掉替補控衛Wright,Ujiri也想到了後招:只用69.7萬就拿下在老鷹要1376.8萬的林書豪。輕易地填補VanVleet受傷的空缺。Ujiri用他善舞的長袖,給Nurse打造了現有範圍內最強大的一套陣容,而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教練和球員自己解決吧。

一個賽季82場,Nurse使用了22套先發陣容,在Anunoby因為闌尾炎傷停的時候,Nurse也終於找到了他最完美的先發和輪換陣容——季後賽穩定的8人輪換,24場只用了一套先發。

當VanVleet在季後賽連續砸出11鐵,整體命中率只有2成出頭時,暴龍依然把賭注押在了他身上。結果孩子出生後,範喬丹用神助一般的手感,再次讓暴龍成為贏家。

當Leonard打出堪比諾天王的單核帶隊資料時,人們也應該想到Nurse和Ujiri為他做出的默默扶持,去年此時的17個人,此時只有7個人留在隊內。如此規模的大換血卻打造出瞭如此團結的一套冠軍陣容,在去年看來,暴龍奪冠簡直是不可能事件,但他們做到了:第一次進總冠軍賽就捧起奧布萊恩杯。

自我救贖的又何止Leonard一個人呢?季後賽深陷嘲諷又連續飆中逆天投射的VanVleet;被視為毒瘤和軟蛋的小Gasol ;拿著大合約的常年病號Ibaka;最爛3000萬全明星Lowry,以及任人唯親不思變通的新秀教頭Nurse,冷血的賭徒總經理Ujiri,他們都是最後的贏家,不只是戰勝了勇士,更重要的是戰勝了看不見的假想敵,戰勝了所有的不看好。

當機立斷炒掉年度最佳教練,在當家球星躋身隊史第一人的最佳賽季把他掃地出門,更換了10個人的情況下,從一支被橫掃出局的東決球隊,變成總冠軍。這是傾盡所有的一場世紀豪賭,而他們賭贏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