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從Popovich被罵事件看Kawhi

在暴龍的冠軍慶典上,多倫多徹底化身成了一座籃球之城,200多萬人湧上街頭,為這座城市的首冠貢獻自己的熱情。如果是在我大天朝,慶典選在618這麼敏感的日子,我有充足的理由懷疑暴龍是為了讓更多的人享受剁手的快感。但在大洋彼岸的那一頭,作為24年來又一支新晉的冠軍級別球隊,我們不應該質疑這座城市對於籃球的熱情。

當Kawhi Leonard說出「享受此刻,享受當下」,再以四聲自嘲式的尬笑結束演講時,當Danny Green把James Harden的鬍子擺到頭頂化身「Harden Green」,並以自嘲式的語氣說出「我知道自己在場上沒做出什麼貢獻……我只是交易中的贈品。感謝你們張開雙臂歡迎我,雖然我只是交易贈品,但你們讓我感受到了家人的溫暖」之後,整座城市徹底沸騰。球迷當然是一個容易熱血上頭的群體,尤其是當他們發現是自己溫暖了球員,這就很容易讓他們產生這座總冠軍獎盃的軍功章上有我一份的詭異觀感,這時整座城市的氛圍將會由熱情轉變成瘋狂。

事情往往就是在這種氛圍的帶動之下產生的。


Fred VanVleet在慶典過程中錄製了當時的盛況,並將這些影片上傳到了自己的社群媒體。這很正常,在這個全民發聲的時代,每個人都有表達的慾望和權力。但是在VanVleet的社群媒體上出現了一段極有爭議的影片。當時VanVleet向Leonard的死黨和馬刺前員工Jeremy Castleberry問了一句:「在聖安東尼奧和這兒的感覺不一樣吧?」

然後也不知道是誰用F開頭的美國國罵再加上Gregg Popovich的名字回了一句(當時鏡頭裡沒有人了),緊接著鏡頭就轉向了還處在狂歡狀態的Leonard。經過中美兩地「福爾摩斯」們的推斷,那句辱罵Popovich的話應該出自Leonard的死黨Jeremy Castleberry之口,而Leonard的「不作為」也成了被兩岸馬刺球迷口誅筆伐的原由。


這件事呢,挺有意思的。有意思的地方不在於是誰罵了Popovich,不管是誰罵人肯定都是不對的,這點先要明確。真正有意思的是,某些馬刺球迷對於這件事的反應。

首先,他們把Popovich和Leonard想象成了一對關係不錯的師徒,Popovich對Leonard有知遇之恩,他是Leonard的伯樂。其次,他們把整個事件放進了一個真空的環境。他們忽略了這麼盛大的遊行會給人帶來怎樣的感官衝擊,他們默認Leonard肯定聽到了那句和Popovich的名字聯繫在一起的美國國罵,他們默認Leonard應該從狂歡的氣氛中掙脫出來立馬制止這樣的事情。

如果是這樣的前提和邏輯,Leonard確實做得不對,因為在這個邏輯裡他還是馬刺的Leonard,而不是暴龍隊的Leonard。


但是,我們想象這麼一個場景:在一個鼓噪的酒吧里,你和朋友都喝嗨了,完全融入到了周圍曖昧而又瘋狂的氣氛之中。突然你朋友扇你一巴掌,或者說一句國罵三字經,亦或者對你以前的老師說了什麼不應該說的話,然後拿著酒讓你跟他幹了,你會突然冷下臉讓他滾嗎?絕大多數人不會,因為你已經融進了這種氛圍,腦子不太受掌控了。另外,坐在你對面喝酒的朋友在此時此刻一定比你的老師更讓你親近!雖然我們嘴上說著人應該講理,但大多數時候我們講的還是一個「情」字。

那麼我們假設Leonard那時候確實聽到了他人對於Popovich的辱罵,您覺得在那一刻是Popovich在Leonard心裡更重要,還是他隊友和死黨更重要?我再重申一遍,他現在是暴龍隊的Leonard,身邊都是並肩作戰的隊友!


接著我們來思考第二個問題:Leonard和Popovich真的有那麼好嗎?首先說Leonard受傷這事兒。當初受傷的事兒已經徹底成為了羅生門,除了幾個當事人誰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所以最好不要有Popovich就是好人,Leonard就是反派的預設立場,我們只能用正常邏輯去推測。

Popovich作為馬刺的教練和管理層,當隊醫告訴他Leonard的傷勢沒有大礙,而Leonard卻覺得自己不能出戰時,你覺得Popovich會相信誰?毫無疑問會是隊醫的話,因為隊醫在這個領域是更專業的存在,就像Steve Kerr相信隊醫對於Kevin Durant傷勢的判斷才會讓Durant上場。在那個時候,除了Leonard自己和他的利益共同體之外,任何人都會相信隊醫的話。

那Popovich作為教練和管理層會不會讓Leonard上場呢?

當然會!至於師徒情誼和自身健康哪個更重要,Leonard早就做出了選擇。當Leonard做出選擇那一刻,師徒二人早就分別走向了十字路口的兩端。


那你說馬刺選擇把Leonard一個加州人送到冰天雪地的多倫多,除了想要換回DeMar DeRozan,真就沒有點其他的小心思嗎?我看未必吧。如果當初Leonard帶傷上陣,並且在之後也遭遇了Durant這種對職業生涯有毀滅性打擊的傷病,到了那時罵馬刺管理層和Popovich的或許沒有前一段罵勇士和Kerr的那麼多,但也一定不會少。

至於那時Leonard會怎麼想更是難以界定,但是我知道這麼句話——奪人飯碗猶如殺人父母。


其次,還是地位的問題。為什麼現在看到的Leonard和我們在馬刺看到的Leonard好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現在的Leonard有說有笑,還會在採訪中和隊友打趣開玩笑;以前的那個Leonard好像從來不笑,話都不願意說。

還是那段關於Tim Bontemps給Leonard做的採訪:

顯然,當你有很多戰術是為你而叫的,當你能夠活在自己兒時的夢裡、能夠一場球投20次籃,比賽要有意思得多。進攻是圍繞著你來的,而不是上去只干一件事情。在這樣的時刻里,你能擁有更大的樂趣。你能夠體驗比賽,作為球員能夠成長,支配球,看到包夾然後找到其他人。比賽變得更好玩了,你的貢獻也更多了。

看到區別了嗎?你覺得Leonard說出這樣的話是對馬刺更親近還是暴龍更親近?

其實這件事本身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在很多人預先設定的立場里就成了大事。可能人Leonard早就不認為自己是馬刺的孩子了,有些人還沉浸在幻想里恰檸檬……


最後,暫且不論Popovich知不知道這事兒,就算知道了Popovich會在意嗎?

Popovich說:「評判我們是怎樣的人,就看我們對那些未能如願的事情是如何做出反應的。」看看Leonard本賽季是如何做出反應的,再看看如今這事兒之後有些球迷是什麼反應?

加動網LINE好友,重大體壇消息不錯過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037816.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