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回首過去:大鳥對上魔術強森,自由球員以及三分球的看法

在NBA歷史中,Larry Bird坐擁著很高的地位,在記錄本和規則手冊上都能找到這個名字。

從一位名人堂球員轉職為一名教練,之後又成為一位球隊總經理,他親眼見證了自由球員話題從很少被提及到幾乎全年都被討論,這其中一個話題就包括他自己,隨後三分投射也變得重要起來了。

在星期一的NBA頒獎典禮上,他和魔術強森將共同獲得終身成就獎。從昔日對手到如今的朋友,他們共同經歷了籃球歷史中最為重要的賽事,而這些賽事又不僅僅只是意味著幾場球賽。

1979年的NCAA總冠軍賽依舊是收視率最高的大學球賽,他們參加的1992年的巴塞隆納奧運是一個將籃球這項運動國際化的重要時刻。

「我們在1980年進入聯盟,現在是2019年了,誰會想到我們會呆在這裡這麼久呢?」Bird說道,「但我感到非常榮幸,能夠親眼見證這些年來聯盟發生的諸多事件,這裡面大部分都是好事,這個聯盟也會變得更加好的。」

不過,魔術強森已經從湖人總裁的位置上辭職,再加上對他工作風尚以及工作環境的陸續負面報導。Bird為此也發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並對此時深表懷疑。

「這並不像他,」Bird說道,「這並不像我印象中的魔術強森,因為我們的關係很好,我希望這一切都會好起來。」

在20世紀80年代裡,湖人贏得了5個總冠軍,而塞爾提克贏得了3個。對每年爭奪冠軍的滿懷期望,Bird從未想過要離開波士頓,儘管有時候不是最好的選擇。

但如今的NBA不是按這種方式執行的。

「我一直認為我會待在同一個地方,為波士頓打球,就像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rish所想的那樣。我真的不知道當你在高水平的比賽中還能獲勝的時候,你為什麼要換球隊呢?」Bird說道。

「但是自由球員就不同了。大家都要自己做決定,對比賽的看法也大有不同。大家都試著給自己打廣告,想成為球隊的領袖。我就從未有過這種想法,我只是想走到球場上打球,然後贏下當天晚上的比賽。」

在Bird生涯初期,薪資上限的概念被引進了NBA,其中有一項特例允許球隊超過薪資上限與本隊的一名老兵自由球員簽訂額外的一年。在1983年,當Bird成為自由球員,而球隊的薪資已經到達了薪資上限的時候,這條規則就成為了我們所知的Larry Bird條款,或者稱為Bird條款。

Bird條款是現在球隊留住自己頭牌球員的最大優勢。Bird感到非常高興,這條規定能幫助球員們更加體現出他們的價值,雖然你的名字在NBA的一個重要業務上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酷。

「我在幾年前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夠從勞資協議上去除掉,因為當我坐在家裡,我有時候會聽到我自己的名字,然後我會想‘他們在談論什麼?’我會發現他們在談論Bird條例或者是Bird規則什麼的,」Bird說道。

經歷了13個賽季的生涯,Bird場均能拿下24.3分,10個籃板以及6.3個助攻的數據,作為一個印第安納人,在執教溜馬的過程中,他更是將球隊帶到了總冠軍賽,然後作為一位球隊總裁,又將球隊塑造成東區分區賽的角逐者。他是聯盟中唯一一位獲得MVP,年度最佳教練獎和年度最佳經理獎的人。

Bird為溜馬隊做了不少偵查工作,同時他也是一位對空間開放,信賴三分投射打法的熱衷粉絲。

「在我的印象中,15年前聯盟中大多是魔術強森這種206cm的大個子後衛,小個後衛往往會很難生存。但是現在是反著來的,」Bird說道,「大個後衛逐漸被小個後衛所取代,雖然從1980年開始三分線就誕生了,但是直到最近的15-17年才受到人們的重視。我依然及得當時肯塔基大學在Rick Pitino教練的指導下,瘋狂出手三分,我當時的想法是,天哪,這樣是不可能贏球的。但是現在,如果哪支球隊不這麼做,那他們可能就無法贏球。」

Bird贏得了全明星週末首次三分球大賽的冠軍,儘管在主打內線的時代裡,他很少有機會去練習投籃,但是Bird毫無疑問是一位偉大的射手。

「事實上,在我打球的時代裡,我們從不防在三分線外的球員,」Bird說道。

但是現在球員們必須對此採取行動,甚至對手是站在離三分線很遠的地方。Bird對金州勇士隊能命中如此遠的投籃感到非常驚訝,尤其是Klay Thompson在2015年1月23日在單場比賽創下的第三節獨得37分的NBA紀錄。

「我簡直無法相信,」Bird說道,「我也經歷過類似的比賽,我站在球場上,手感也非常火熱,但是單節37分太難了,我記得我單節拿過24分,當時我在想,‘天哪,再也沒有人能夠做到。’」

Bird在他生涯第一年贏得了年度最佳新秀,而在最後一年贏得了奧運金牌。在這期間,這些比賽在人氣和經濟效益上都大有突破。

紀錄可能被打破,但Larry Bird的傳奇將會一直延續。

「我不是一個沉湎於過去的人,因為我喜歡展望未來,但當我坐下來仔細想想,會發現我參與了很多事情,我想這也挺不錯的,」Bird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