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圍繞Trae Young打造球隊,老鷹即將振翅高飛

千百年來,哲學家們圍繞著「先天和後天」充滿著爭議。先天基因和後天環境在人們成長的過程中哪一個更重要呢?答案可能是兩者同樣重要,既然如此,為何還要繼續爭論下去呢?遺傳和社會在我們的一生中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塑造了每個人與眾不同的個體。在職業體育運動中,我們也能夠觀察到天賦和培養是如何發揮重要作用的。要想在NBA立足,天賦和身體素質非常重要,因為球員的運動能力必須達到一定的門檻,並且需要一套實用的籃球技巧,才有機會進入聯盟。但是對球員的培養可以決定他是否能接受到正確的指導來激發身體的潛能;而且,這對他在聯盟中的前景至關重要。

NBA選秀就是如此真實。球員們只知道他們在哪裡被選中,這就是為什麼經紀人會公開或隱藏醫療報告、阻止球員進行日常訓練,如果能讓他們的客戶處於更有利的選秀位置,他們甚至會對球隊撒謊。合適的教練、球隊系統和隊友可以推動一名球員走上一條通向成功的道路,甚至會帶來大筆財富,使球員的後代獲益。不利的影響因素會導致球員走上一條漫長且曲折的道路,他們中的一些只能去海外聯賽打球,無法保證自己能在NBA再次得到機會。契合度不能代表一切,但是好的環境可以放大球員的長處,並將他們的缺點最小化。

亞特蘭大老鷹非常重視「培養」的重要性。這就像是總經理Travis Schlenk在利用他已經獲得的碎片拼成一張完整的拼圖。老鷹隊在周四晚上選秀大會上的表現證實了Schlenk為球隊規劃的藍圖,這和他在金州勇士擔任總經理助理期間幫助勇士制服組規劃的前景有異曲同工之妙。當晚,亞特蘭大老鷹將8、17、35三個籤位交易到紐奧良鵜鶘,得到今年的第四順位,他們用這個寶貴的籤位選到了來自維吉尼亞大學的二年級前鋒De’Andre Hunter。同時,他們用自己的10號籤選擇了來自杜克大學的一年級前鋒Cam Reddish。之後,他們用34號籤在第二輪選擇了馬裡蘭大學的大個子Bruno Fernando。這三個選擇突出了一個明確的目標,亞特蘭大要圍繞著控球後衛Trae Young打造球隊。

「atlanta hawks」的圖片搜尋結果

Young在新秀賽季就用他令人眼花繚亂的進攻技巧在NBA的舞台上刻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要想打造一支球隊,並讓它以一名正在冉冉升起且球風如管弦樂般華麗的控球後衛為核心,關鍵在於找到一些可以有效拉開球場空間、樂於接受自身定位的球員。21歲的Hunter和19歲的Reddish顯然都是非常無私的球員,他們的投籃命中率都能達到平均水平甚至更好,他們可以在進攻中打出精妙的配合。反過來,Hunter和Reddish也能從Young那裡受益,因為他們都可以投中空位三分、順下破補防或者傳出一些好球。有了Young來掌控全局,Hunter和Reddish不需要做太多事情,也不會暴露作為投籃機器的弱點。

但是,他們也會幫助Young做掩護。在季後賽裡,對方針對的目標是Damian Lillard和Stephen Curry;終有一天,他們也會對Young這樣一個身高六尺二、身材瘦小的後衛做同樣的事情。Young在側翼和鋒線上需要隊友們提供防守端的支持。Hunter有著六尺七的結實身體和七尺二的寬闊臂展,他的移動能力足以覆蓋後衛線的一部分,他的體型也足以與內線的大個子們對抗。Reddish需要提高他的身體素質,但他同樣是個有著七尺一臂展的「怪物」。在大學裡,他表現出了與各種體型、身材和技能的球員對位時的應變能力。Hunter和Reddish都能很好地完成無球防守的任務;一個人可以在防守對方後衛的時候承擔主要任務,讓Young在防守端的弱點隱藏起來,就像多年來勇士隊為Curry所做的那樣。Young在大學裡因為他出色的外線投籃而被拿來和Stephen Curry相比,因此圍繞著他設計防守戰術同樣重要。Young的老鷹隊友越能減輕他的防守壓力,在進攻端他能釋放的能量就越多。老鷹隊最不願看到的就是Trae Young在進攻端啞火。

不過,球隊的進步並不是Trae Young一個人的事情。老鷹隊在2018年首輪19順位選中的後衛Kevin Huerter是球隊的第二個投籃選擇,他也可以藉助掩護完成致命一擊。John Collins,這名2017年首輪第19順位被選中的球員擅長無球跑動,也有著令人稱羨的投籃手感。而今年次輪選中的Bruno Fernando可以成為內線的防守悍將,也可以成為三分線外的殺手。所有球員都互相適配;他們的籃球技能包是相輔相成的,不會出現位置上的重疊,這能夠激發球員們的凝聚力。

「atlanta hawks」的圖片搜尋結果

Schlenk正帶領老鷹走上一條成功之路。上個賽季,他選擇向下交易,將手中的三號籤交易到達拉斯獨行俠,收穫五號籤和2019年的一個受保護的首輪簽,並用這兩個籤位先後選擇了Young和Reddish,而達拉斯在上季用探花籤選擇了Luka Doncic。在今年,紐奧良鵜鶘將他們的四號籤送到了亞特蘭大,Schlenk得以選中Hunter。自1980年以來,將前五順位的選秀權向下交易的情況只出現過15次,然而在最近的連續三屆選秀大會中都出現了向下交易選秀權,除了上述兩次,還有一次是在2017年,波士頓塞爾提克用他們的狀元籤和費城76人的探花籤互換,分別選擇了Jayson Tatum和Markelle Fultz。我本人一直提倡在選秀中通過向下交易來獲得更多的資產——鵜鶘無疑是今年選秀夜的贏家,不僅得到了Zion Willamson這樣的怪物,還收穫了很多選秀權。但是當你像老鷹隊那樣擁有很多選秀權時,向上交易絕對是個好的選擇。

亞特蘭大老鷹向上交易得到Hunter使得球隊在高位有更好的選擇,同時選擇Reddish的決定也變得更輕鬆。Reddish也可以成為一名像Young一樣優秀的組織者,亞特蘭大老鷹這樣一個不需要給他太多壓力的地方更加適合他的成長。Reddish並不需要成為亞特蘭大的明星。他要做的不過是通過比賽來開始他的職業生涯,如果Reddish最終能成為一名角色球員,那麼對球隊來說將非常滿意這個結果。亞特蘭大老鷹可以給Reddish制定一個長期的培養計劃,讓他一步一步地成長。

然而,請不要忘記Reddish比他的大學隊友Zion和RJ Barrett更早進入杜克大學校隊,很多球探、總經理、分析師給他的選秀模板也好過他的隊友。Reddish甚至被拿來和Paul George比較,這也是有原因的。Reddish不僅僅是一個只擅長防守的定點投手,他有著出色的得分技巧、流暢的投籃手感和精湛的傳球技巧,這在他高中擔當持球者時就凸顯無疑。不過他的籃球技巧還略顯生澀;也許有一天他會像在冰面上滑倒一樣在球場上摔倒,畢竟作為得分手他還是一名沒有挖掘出自己全部運動天賦的「菜鳥」。也許這永遠不會改變。

但是現在,在亞特蘭大老鷹,他可以在場下通過不斷地訓練穩步提升自己的投籃手感和技巧,並及時地在球場上實踐,這一切都要感謝這隻處於重建之中的年輕球隊,亞特蘭大會在接下來的幾個賽季中越發突出對年輕球員培養。Reddish的進步可能會比較緩慢,但可以確定的是,他會像George當年在印第安納溜馬做到的那樣一直穩步前進。Reddish被老鷹隊選中對他個人來說也許就像是中了頭獎一般美妙,而選中Reddish對於亞特蘭大來說也是如此。

「atlanta hawks」的圖片搜尋結果

看看選秀大會上其他的球隊,他們也在選擇那些適合培養的璞玉。金州勇士在首輪選擇了Jordan Poole,他是一名在球場上活力四射的得分機器,卻需要改變太粘球的打法;在Steve Kerr的教導和Curry的領導下,他會不斷提升在密西根大學時所展現出的控球技巧。曼菲斯灰熊選擇了莫瑞州立大學的控球後衛Ja Morant,他和Jaren Jackson Jr.的組合變得更有吸引力了,而且灰熊隊向上交易得到今年的21號籤,成功選下了來自岡薩加大學的Brandon Clarke,他是一名有著大個子特質的側翼球員。Clarke可以爭球和輪轉掩護,而Jackson可以守住三秒區、保護籃框;Morant將在防守端得到隊友的支持,並在進攻端找到目標完成致命一擊。田納西大學的一年級生Grant Williams是一名沒有固定位置、能夠持球的矮壯前鋒,他被波士頓塞爾提克選中,這支球隊更加重視各個位置上球員的傳球能力,當Kyrie Irving和Al Horford前途未定的情況下,他們迫切需要這種類型的球員來補充球隊。Williams已經準備好立刻上場比賽了,他也要開始準備為波士頓而戰了。

各支球隊通常根據「可以找到的最好球員」的策略來選擇高順位新秀,但是在今年的選秀中可以確定能成長為球星的只有Zion。在他順位之後的球員相較於他都平平無奇。不同的球探、不同的球隊在對球員的評估上會有較大的差異。雖然這批新秀有很多天賦平平,沒有太大差距,但這反而給了球隊可以根據需要和實際情況來選擇心儀球員的機會。

Reddish和他的同屆隊友Hunter、Frenando加入的是潛力無限但還未兌現的亞特蘭大老鷹:要想組成一個有活力的後場,Young必須在進攻端更進一步,Hunter和Collins必須提升他們在防守端的作用。這些年輕人的潛力毋庸置疑,但對他們來說,是時候展現他們的天賦了。從長遠來看,培養他們就是在兌現他們的天賦。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