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這樣好像也行,為什麼不呢?」:女性教練與高管正在NBA打出自己的天地

凱利-克勞斯科夫(現任溜馬副總經理)從未想過自己可以來到NBA任職。

過去的19年當中,克勞斯科夫擔任過WNBA印第安納狂熱隊的高管,也擔任過溜馬下屬體育與娛樂公司的副總裁,而她也一直把WNBA視作自己的歸宿,直到去年秋天,溜馬總裁凱文-普里查德找到她,問她是否有興趣加入溜馬的管理層。就這樣,一個她想都不敢想的機會出現在了她面前。

克勞斯科夫說:「我們經常對女孩子們說,『認識是很重要的,你必須有認識,你的認識才能指導實踐』。從我的角度看,因為我從來沒見過有女性擔任NBA的高管,真正參與簽約球員、管理球隊,所以說我沒有這種認識,也就沒想過還可以如此實踐。

「先前我總是專心管理自己的團隊,做自己的工作,沒想過要去NBA任職的事。我沒覺得NBA會是我的下一站。但機會出現時,就像一道閃電穿過了我的腦海:『哇,這樣好像也行,為什麼不呢?』」

克勞斯科夫成為了NBA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副總經理,她也是眾多從WNBA轉戰NBA的女性之一。其實不僅有克勞斯科夫這樣的高管,現在越來越多WNBA球員退休后都來到了NBA,做著以前男性退休球員們做的工作。

本周四(6月27日)ESPN報道,前WNBA全明星球員卡拉-勞森將加入波士頓塞爾提克擔任助理教練。卡拉-勞森就這樣進入了貝基-哈蒙(馬刺助理教練)、克里斯蒂-托利弗(巫師助理教練)和林賽-哈丁(76人球員發展教練)的行列,從WNBA退休之後轉戰NBA教練團。WNBA西雅圖風暴隊前總教練珍妮-鮑切克在擔任沙加緬度國王的球員發展教練一年後,現在她來到達拉斯出任獨行俠助理教練。如今也有好幾名前WNBA球員都在NBA球隊的運營部門工作,包括蘇-伯德(金塊籃球運營助理)和六月早些時候被聘為鵜鶘的球隊運營和發展部門副總裁的斯文-卡什。

「現有的女性人選越來越多,因為我們這一代女性在WNBA成長起來之後,都或多或少得到過NBA的影響,受過NBA教練的指導,學習過NBA的那種語言,也與NBA球員有過接觸。」珍妮-鮑切克接受電話採訪時說。

「從我們這一代開始才算是真正得到過良好培訓能夠勝任這些工作的女性,NBA對WNBA的投資讓我們能夠駕馭這些職位,就比如說凱利-克勞斯科夫、克里斯蒂-托利弗、貝基-哈蒙、當然也有我,我們這樣的退休球員,都是因此才能進入NBA任職。」

有些球隊比較重視招募女性人才,華盛頓巫師正是其中之一。巫師總教練史考特-布魯克斯一直關注著為華盛頓神秘人效力的克里斯蒂-托利弗(現任巫師助理教練)。布魯克斯教練從電視上發現了她,於是就時不時去看她打比賽。布魯克斯教練次次都會驚訝於托利弗的籃球智商,這就是他給托利弗提供了一個球員發展教練職位的原因。巫師每場比賽前的熱身,身高1.70米的托利弗都會指揮全隊進行運球練習;托利弗還會準備錄像課,分析該如何攻破對手的防守體系。

布魯克斯教練說:「我第一眼看她打球我就眼前一亮,她會仔細思考球場上發生的事情,她會用正確的方式打球。她知道該怎麼打、怎麼對抗、怎麼控制比賽。然後我就去球館的走廊里見了她一面,也和她打了幾通電話。我真的覺得她很有水平。我一見她,我就能看出她的那種魄力。我們會非常需要她。」

不僅有托利弗這樣的退休球員進入了NBA,還有很多女性高管、教練並沒有WNBA的經歷,也能夠獲得NBA的職位。

克里夫蘭騎士最近聘用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女籃總教練林賽-戈特利布,這也使她成為了第一位進入NBA教練團的大學女籃總教練,她將與騎士總教練約翰-貝林(譯註:男,前密西根大學男籃總教練)一起共事。

本賽季NBA總冠軍多倫多暴龍的運作也離不開多位女性的付出,包括特蕾莎-雷希(籃球運營和球員培養部門副總裁)、謝爾比-韋弗(球員發展部門的經理)和布里特妮-唐納森(數據分析師)。雷希在暴龍工作了六年,韋弗四年,唐納森兩年。雷希任職這六年裡,暴龍從未缺席過季後賽。暴龍總裁馬賽-烏傑里感謝NBA國際籃球運營部的高級副總裁金-博哈尼指引他走上了現在的位置,而這其實也是烏傑里善於任用(不論性別的)人才而得到的回報。

像特蕾莎-雷希和貝基-邦納(譯註:奧蘭多魔術的球員發展部門主管,馬刺名宿馬特-邦納的妹妹)她們應聘高管時,她們過去在NBA聯盟辦公室工作的經歷是一塊不錯的敲門磚。76人的球員發展副總裁安妮莉-施密特爾則是曾經在NFL的奧克蘭突襲隊工作過三年。還有像妮基-格羅斯這樣的從基層一步步爬上來的,所以並沒有WNBA的經歷也來到了NBA。

妮基-格羅斯在2013到16年這段時間給賭城夏季聯賽工作過,那時她也就是賣一賣宣傳冊、操作電梯、管理遊戲機、要不就是在比賽暫停期間往看台上扔T恤衫什麼的。她賣宣傳冊的時候結識了在錄像剪輯實習生娜塔莉-中瀨(譯註:女,美籍日裔,現任快艇球員發展教練),她們都很善於剪輯影片,所以產生了友誼,因而娜塔莉-中瀨幫助格羅斯邁向了新世界。

有一天她們兩人一起清掃球場,娜塔莉-中瀨說她認識一位貝克斯菲爾德果醬隊(譯註:前發展聯盟球隊,是現在的北亞利桑那太陽隊的前身)的教練,那是她之前在發展聯盟的阿瓜卡連特快艇隊任職時認識的。娜塔莉-中瀨看到格羅斯工作努力勤奮,所以就把她介紹給了果醬隊的教練威爾-沃伊特。

「你可以看到她的渴望和那種『我願意做任何事情』的態度。」娜塔莉-中瀨說,「我當時關注了她在夏季聯賽的工作,她會幫忙做所有事情,不管是撿垃圾還是什麼。我心想:『她可真勤奮。』在那之後,我認識了果醬隊的一位教練。我跟他說:『嘿,如果你有一個空缺職位,那這個姑娘會死命乾的。或者如果你還認識其他人可能會雇她的,請告訴我,我會非常感謝你。』最後他也就雇了她。」

格羅斯被聘為影片協調員后,她就成為了當時(2015年)發展聯盟中唯一的一位女性助理教練,之後她還擔任過灰熊的籃球分析師。再以後,格羅斯在發展聯盟的暴龍905隊就職時,她又與老朋友傑里-斯塔克豪斯(譯註:2015年退休,隨即加入暴龍的教練團隊,曾兩次入選NBA全明星)重逢,這時斯塔克豪斯已經是范德堡大學的總教練。今年四月,格羅斯接受了范德堡大學總教練特別助理的職位。

29歲的格羅斯是新一代女性教練的一員,她們進入NBA時,NBA恰好正在接收越來越多的女性教練,這都要從馬刺聘請了貝基-哈蒙做助理教練說起。

過去五年中,貝基-哈蒙都在波波維奇這位德高望重的最佳教練麾下擔任助理教練。哈蒙這位前WNBA後衛既是NBA第一位女性助理教練,也是第一位得到總教練面試機會的女性(去年的公鹿)。她得到了幾名馬刺球員的高度讚賞,德馬爾-德羅贊說她的職業道德「獨一無二」,還有保羅-加索和昆西-龐德塞特也都對她稱讚有加。

「我非常尊敬她。」龐德塞特說,「所以說不管你長什麼樣,來自哪裡,多大年紀,你都有可能成為NBA的頂級教練。她每場比賽都能在波波維奇旁邊一同指揮球隊,我很難想未來還有多少女性能做到這一點。那可是一個我都想得到的職位,而她做到了,所以我真的非常尊敬她。」

哈蒙不僅給龐德塞特這樣的男性球員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更是年輕女性的榜樣,激勵她們未來進入NBA擔任教練或高管。

格羅斯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貝基-哈蒙是我們的先鋒,她讓我們知道女性原來可以在NBA走到這種高度,性別並不是我們的障礙。當時她進入馬刺,還有我進入果醬隊那時,好像女性出現在這些崗位上還有些不真實,但現在大家都習以為常,女性已經證明了她們能夠勝任執教或者不管什麼工作。貝基-哈蒙和珍妮-鮑切克在這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

男性不存在這個問題,但這些女性先鋒們肩上的任務是否會更重,只因她們現在的表現有可能影響到未來NBA球隊對女性工作能力的預期?

獨行俠助理教練珍妮-鮑切克對此表示:「這並不是壓力,這是一種責任感,因為我在代表著其他人。在這個環境里,我代表的是男性主導的圈子中的女性,所以我會很重視這項責任。我非常看重女性教練、女性運動員、女性高管、以及全體女性,我希望能以代表的身份,在這聚光燈下表現得更出色。

「所以,是的,我想代表女性,我會承擔起這種責任,我想讓所有女性都因此感到自豪,並且我也希望能改變一些成見,給未來的女性創造更好的機會。」

我們採訪到的所有女性都表達出了一個相似的要點,那就是:在NBA任何一個崗位上任職的女性都不應該是什麼好稀奇的。

魔術球員發展部門主管貝基-邦納說:「我希望我們這種女性工作者的故事沒有新聞價值。我們女性只是在和我們的男性同事們一起工作,而他們可不會因此就上頭條。尤其是在籃球的圈子裡,不管是什麼職位,如果能做到男女競爭上崗,那就太好了。

「男性或女性,黑人或白人,不管你是任何性別、種族、民族或宗教,都要平等地選拔、平等地競爭。這就是我的看法。所以總之,我們在這個位置,我們會儘力代表全體女性。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我也會認真對待。」

暴龍籃球運營和球員培養部門副總裁特蕾莎-雷希也表示認同:

「說起籃球,毫無疑問,美國男子職業籃球聯賽是世界最頂級的聯賽。而在其中,女性也是有一席之地的,我們屬於這裡,沒有什麼能阻止我們發光。」

「這樣好像也行,為什麼不呢?」:女性教練與高管正在NBA打出自己的天地 由  Schucher 發表在虎撲·翻譯團-Lounge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256910.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