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回憶Roy當年G4末節砍22分:他不是你的偶像,卻會帶給你最大的感動

文:The Athletic / Jason Quick

西北區的大部分人將永生難忘的一幕,是2011季後賽對達拉斯獨行俠的G4時Brandon Roy的表演,他在第四節拿下18分,率隊在下半場落後23分的情況下實現逆轉。

在美國記者Jason Quick報道拓荒者新聞的20年裡,這是最特別的一場比賽,無論場內還是場外。

那個四月的夜晚很可能將是我此生報道過的比賽中最棒的一場,賽前的故事固然精彩,但賽後來看,那場比賽成為了Roy的生涯絕唱。

比賽的4天前,Roy在板凳上不得不強忍恥辱和挫敗的淚水。

比賽的8個月後,拓荒者球迷在玫瑰花園的走道上翩翩起舞,Roy又一次在板凳席上強忍淚水,而這一次則是喜悅的淚水。Roy在27歲時就因長期的膝傷退休。他在G4的精彩表演成了他拓荒者生涯的倒數第三場比賽,也是他以全部恩惠和榮耀對波特蘭最後的道別。

在談起那些眼淚、挫折與戲劇性的時刻之前,我想說的是:我愛Roy。在2011年的一次關於他因傷退休的長達一小時的電話採訪裡,我也親口告訴過他這一點 (Roy一年後在灰狼重回賽場,在五場比賽之後接受了第七次膝蓋手術並最終退休)。

這些個人情感與我接受的傳媒學教育相悖。保持客觀是維護新聞真實且完整的重要因素,而友誼則會讓人看不清事實。

在我供職於俄勒岡人報,報道Roy的五年間,我始終在與個人情感作鬥爭。他聰明,具有啟發性,善於合作,我們在新聞報道的方面有良好的化學反應,而在他之後我至今沒能碰到這樣的球員。我始終致力於不僅僅是複述故事,而是重現當時的場景,提供儘可能多的細節和思考。

Roy完全理解了我的想法,在我們的關係越來越緊密之後,他也不怕表露出弱點、猶豫和自己的錯誤。對Roy的採訪只需要20分鐘,就能達到其他球員一個小時的效果。 我們在他退休之後從未在工作之外碰面,一次都沒有。在他淡出聯盟之後,我們也斷了聯絡。唯一一次我讓自己的情感在工作中佔了上風的時候,是在他的最後兩個賽季裡,他和Andre Miller無論在場內還是場外都無法兼容。他們都是需要大量球權的後衛,而他們同時在場根本行不通。現在看來,我當時更加偏向Roy的一方,而事實上,Miller才是更願意尋求解決方案的那個人,而Roy始終固執地堅持自己的打法。

我提到這些私人關係是為了為下面我對G4的大逆轉的報道和感受提供些背景。

在那個賽季的十一月,例行賽開始10場比賽之後,Roy已經兩次感到自己的左膝無力。在他砍下24分卻不敵雷霆的賽後,他向我提起了他五天前由洛杉磯名醫進行的檢查。醫生告訴他,無需手術。但這個結論是建立在另一個事實上的 – 他根本沒有半月板了,手術已治無可治,他的兩個膝蓋都是骨頭與骨頭的直接碰撞。

十二月時,因為不斷惡化的雙膝疼痛和腫脹,Roy無法繼續出場。在一月,他接受了雙膝手術來清理碎片,希望能減輕疼痛。這是他自高中以來的第五和第六次膝蓋手術。在缺席30場比賽後,他於二月復出。在例行賽最後的24場比賽裡,他替補出場場均21分鐘拿到8分。

以Wesley Matthews為新的得分控衛,LaMarcus Aldridge為新的球隊核心的拓荒者這賽季取得48勝34負的戰績,以西區第六的身份進入季後賽。他們面對的是獨行俠,在Jason Kidd,Dirk Nowitzki和Shawn Marion的帶領下以57勝位居西區第三。

Roy在G1打了26分鐘卻鮮有斬獲,7中1得到2分2板2助攻。即便缺少Roy的貢獻,拓荒者在比賽結束前6分鐘仍手握6分領先,卻最終89-81不敵獨行俠。

在G2前夜,Roy乘計程車前往美航中心進行了一小時的加練。他說他G1的糟糕表現並非受膝傷影響,而是狀態不佳,並且對於出手沒有自信。在他離開球館的時候,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然後,在G2的失敗裡,教練Nate McMillan只讓Roy上場了7分59秒。

賽後,Roy快速地洗澡換好了衣服,第一個離開了更衣室。在我去賽後採訪區的路上,我看到了Roy一個人穿過過道,走向球隊大巴。我叫住了他,而他不耐煩地停下腳步,倚著混凝土牆壁。他的眼裡充斥著迷茫,當我問他在想什麼時,他的情緒涌了上來,卻難以開口。

他告訴我,他第一節在替補席上不得不強忍淚水,因為教練接連派上了Nicolas Batum,Rudy Fernandez,Patty Mills,卻沒有讓他上場。

作為幾乎憑一己之力將球隊拖出「監獄拓荒者」的泥潭的球員,Roy表示他覺得自己值得更多的尊重。

第二天,Roy回到了波特蘭,擔心自己的發言會引起怎樣的公眾反應,他的妻子Tiana帶著淚水送他出門。而在他的家門到馬路之間,遍地都是支持者的標語和紙條。

之後的G3開頭,玫瑰花園場內的大屏幕播出了Roy枯坐板凳的畫面,球迷的憤怒徹底爆發了。McMillan不得不派他上場打了24分鐘,而Roy10投6中砍下16分4助攻,帶領拓荒者以97-92扳回一城。

在比賽之後,他的孩子們 – 小Brandon和瑪莉亞哭鬧著想要和奶奶Gina待在一起。所以Gina和Tiana帶著兩個孩子坐了一輛車,而Roy和父親Tony乘另一輛跟在後面。

Roy已經很久沒和父親一起回家了,而這一次的旅程和兒時的記憶如出一轍:他的父親激動地回憶著他在場上的每一次表現。Roy說,當他回想起這一刻並浸入其中時,才意識到自己的父親有多麼為他驕傲。

這前三場比賽期間發生的一切,為G4做好了完美的鋪墊。

拓荒者下半場的前15次投籃全部打鐵,落後獨行俠多達23分。而就在此時,好戲開始了。Roy在第三節最後時刻命中了一記艱難的三分,把比分追到67-49。然後,就是巔峰Roy的表演,他突破Jason Terry,背打Jason Kidd,迎著Dirk Nowitzki命中後仰跳投,過掉Shawn Marion。他左右開弓不停得分,同時還能找到空位的隊友。隨著比分迫近,球迷們的呼聲也越來越響。在比賽還剩1:06時,Roy命中三分,同時造成Marion犯規,他隨後罰球命中扳平比分。在最後39秒時,他命中了一記罰球線附近的打板跳投,完成致命一擊。

在TNT的賽後採訪裡,Roy坦言,這一年裡他都不知自己今後還能不能再繼續打球。

正如Roy所言,他再也沒能像G4那樣統治球場。在他為波特蘭出場的最後兩場比賽裡,Roy分別得到了9分和5分,而獨行俠以4:2淘汰拓荒者,並最終奪得了當年的總冠軍。

我還記得當時我坐在媒體區,在逆轉期間渾身激動地戰慄。我知道這一周裡他的情緒起伏,也正因我對他的個人情感,我甚至不能與同事們進行眼神接觸,因為我早已難忍淚水。

現在看來,我意識到Roy在內心深處可能早已意識到,他的生涯行將終結。這也是他情緒化的根源。G2的恥辱,球迷的支持,和父親一起回家的旅程。他在TNT的採訪期間說出了一切。

G4作為一場大逆轉將被銘記,而對我來說,它是一次凄美的告別。

Roy在生涯裡展現出了他的頑強,他的天賦,和他樂於與人分享內心的一面。而這一切,都在2011年四月那傳奇的一周裡表達得淋漓盡致,並以G4的第四節作為最後的絕響。

八個月之後,在他離開拓荒者時我對他的採訪裡,Roy提到,有一天,當球館空無一人時,他希望一個人能回到玫瑰花園,在球場上走一走,回想他投中的每一球,打過的每一場比賽。沒有觀眾,沒有攝像頭,只有他和籃球。

這是一個絕佳的球場故事。

謹以全部恩惠和榮耀起誓 對波特蘭進行最後的道別

再多的讚美言辭都不嫌過。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6975468.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