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從馴服野馬到一笑泯恩仇波波,大家所不知的有趣故事….

從馴服野馬到一笑泯恩仇波波,大家所不知的有趣故事….

Avatar

一個人,他身前的榮耀有多熾熱,身後的患難就有多悲傷。

沒有人生來就該被唾棄,自然也沒人生來就該被歌頌,Gregg Popovich和馬刺更是如此。然而很久以來,他被芸芸眾生視為先賢般存在。每一次馬刺賽後採訪,老爺子都妙語連珠,他那句「籃球僅僅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讓無數媒體、球員、球迷都成為馬刺虔誠般的信徒,圈粉無數;冥冥中他似有神仙般的魔力,讓馬刺逃脫時間的禁錮,在眾人驚呼的眼神中,一次又一次讓球隊老樹發芽、化腐朽為神奇。

如今,GDP均隱退,剩下這位年入古稀的70歲高齡老頭子,孤零零率領一幫新兵,依舊在場邊憤怒握拳,向裁判噴垃圾話。或許,比起每天要面對的戰術板,此時他更應該在家含飴弄孫,或是在自己的酒莊,舉起杯中物,看著綢緞般紅酒沿杯緣滑下,然後靜靜地回憶曾經的恩怨與往事。

只有此時,你才突然想起:原來他也是一位嗜酒如命、臉帶狡猾笑容的老頭,也有七情六慾;其次,他才是鏡頭下媒體和球迷熟悉的那個談笑間能洞悉對手戰術的千勝教頭。

前程與往事,印痕與契機

「一個人或許不是非凡之人,然而只要他循著正確的方向,便可能成就非凡之事」Popovich的性格、執教理念,均被他青年時就讀的美國空軍學院這句教育信條,印下深深的痕跡。他在科羅拉多泉的空軍學院結識終身伴侶艾,以及給予他命運契機的倆位貴人Larry Brown和Hank Egan:

當時的空軍學院籃球隊助教Egan,像大哥一樣,練球極為嚴厲,私下卻對青少年Popovich的生活十分照顧,甚至給他零用錢;還介紹他人生第一份工作,到金塊隊做不成助教,讓Popovich回學院繼續做他的助教,長達六年。

1987年Popovich擔任Brown的助理教練(現任馬刺總經理R. C. Buford當時也是助教之一),1988年Brown到馬刺當總教練,邀請Popovich任職助手。1994年Popovich成為馬刺副總裁兼總經理,他親自聘請Buford來當球探,兩年後,Buford又被擢升為球隊副主席和總經理助理。

在漫長的馬刺生涯中,Buford為組建球隊的核心陣容做出不可抹滅的貢獻,他將自己的選人標準定為「努力訓練、品行純良、服從指揮、天賦秉異和毫不自私的球員。」他相中當時Popovich不看好的 Anthony Parker、Manu Ginóbili,與Tim Duncan組成的GDP,打下馬刺後幾十年的根基。同樣,當年他籌辦獨特的籃球訓練營(並非招募球員,而是訓練初級教練和管理人員),為馬刺和整個聯盟請來大批優質球探、經理、教練。

Popovich的經歷,符合所謂「三分能耐、六分運氣、一分貴人扶持」,正是有Egan與Brown的扶持,他才得以開展執教生涯;而正是Buford的慧眼識珠,才有了馬刺穩固的根基。

本非負心人,卻做薄情事

Egan曾經如此評價Popovich:「波波就像Jackson Pollock(抽象表現主義繪畫大師,畫風天馬行空,幫助美國現代繪畫擺脫歐洲標準),天馬行空。」以馬刺這二十年取得的成就而言,恩師如此讚賞一點也不為過。但是,在與深諳心術、善打心理戰的Pat Riley、Philip Jackson這種老狐狸交手時,還是吃過不少虧。

2004年西區次輪湖人VS馬刺的第五場,Duncan最後完成準絕殺,湖人留下最後0.4秒。面對Philip Jackson幾次虛虛實實暫停後,馬刺內部戰術佈置最後發生分歧,Popovich力排眾議,堅持將最後的防守重心放在Kobe身上,讓Derek Fisher完成歷史性的驚天絕殺。

熟悉馬刺的老球迷都知道,賽後,Popovich和Egan關起辦公室門,兩人發生激烈的爭吵,再次打開辦公室門,雙方若無其事一樣;不過,隨後Egan宣佈從馬刺退休,並投奔到昔日自己勇士、騎士弟子麾下。

就這樣,Popovich徹底與自己相識三十多年、亦師亦友父子關係般的Egan決裂。或許這是Popovich一直對湖人咬牙切齒的根本原因。

當年某記者對於他們關係破裂惋惜的說:「對Popovich籃球生涯來說,最好的部分,始於他開始和Egan交談,最糟的部分,就是他們不再交談。」

隨後的幾年,每次當馬刺和勇士、騎士在賽場相遇時,Popovich和Egan已經不再交談,Mike Brown及其他馬刺助教,都面露愛莫能助的尷尬。當有記者試圖從Egan嘴裡挖出八卦時,老頭凝思一會,只哽咽說:「也許只為一些愚蠢不值的事。」

伯樂也有無法馴服的野馬

外界一直津津樂道Popovich與GDP亦師亦友的關係,然而有一次,Popovich突然對記者說:「你知道嗎,你們太高估我處理與球員關係的能力了。」

Popovich以從嚴治軍的執教風格聞名,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有GDP那麼高的情商。小蟲Dennis Rodman當年在馬刺,天天換髮色,甚至在教練講解戰術時,脫下鞋子坐在板凳席,這一切,都是在挑戰Popovich的底線,來年以極低廉的價格將他交易至公牛。到了公牛,善於對球員「心理按摩」的禪師,對Rodman場外無數的花邊新聞一笑而過,讓Rodman死心塌的在場上為球隊賣命,然後在當季,公牛打出載入史冊的72勝。

「船長」Stephen Jackson也曾在電視忿忿不平公開抱怨:「當時訓練,Ginóbili跑過來和我說:防守Rodman的時候,你要稱讚他,說他是聯盟裡面打最好的,他還告訴我,Tim Ducan、Tony Parker都是這麼做,所以你也必須這麼做。拜託!老子打得比那木頭人(指Rodman)好,憑什麼要老子去拍他馬屁?」

同樣,Popovich處理Kawhi Leonard傷病、合約的時候,也出現大問題。馬刺內部承襲GDP主動降薪的傳統,也期望Leonard的談判團隊讓步,這讓他和其舅舅感到不受尊重,加上之前馬刺誤判他的傷病,最終導致Popovich培養出來的超級巨星被他自己親手流放北鏡。

與恩師一笑泯恩仇

2007年總冠軍賽,馬刺和騎士第一場比賽打響前,Egan以一種非常經典,非常紳士的方式,傳遞Popovich重歸於好的訊息:「我們是否該下決心,結束我們之間那些醜陋的部分?」

之後的秋天,新賽季開賽前,Popovich邀請Egan到聖城,指導重返離開五年的球隊。那幾個夜晚,老年Egan住在老波波的房子裡,他們把酒言歡,一泯恩仇,一邊在這間酒屋喝光一瓶1966年的拉菲莊園羅斯查德酒,一邊說起那年,年輕波波住在Egan房子時發生的趣事。

「那天我們還爭論過一陣納帕谷的黑比諾酒是否好過我俄勒岡的A to Z。為此,我返屋讓艾琳拿了一塊深色的餐巾回來,矇住他的眼睛,讓他盲品盲評。」

「艾琳遞給我餐巾時,還要我保證,不會再愚蠢地和他吵個不休。Popovich一邊搖頭,一邊苦笑:『我肯定不會再和這老傢伙為籃球而爭吵,我們為籃球的事情互相叫嚷了四十多年,荒唐的是,這老傢伙幾乎就是我整個籃球世界。』」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