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勁旅彈指間灰飛煙滅!決定能讓NBA徹底洗牌,球員權傾天下的新時代來了…

6月2日,火箭雙核內訌的流言正在滿天飛。球隊總經理Daryl Morey在Instagram親自澄清,明確表示,James Harden會留隊,Chris Paul也會留隊。

「我確認。」這是他的回覆原文。

等一個月後自由市場開啟,Morey在社群網站上遭遇了球迷的謾罵和嘲諷:一個自由球員都搞不來,更別說大牌球星了。

過去兩年在西區硬抗勇士的火箭,並不甘心。在中國和歐洲做商業活動的Harden,顯然也不甘心。

平心而論,Harden從來不是喜歡製造鬧劇的巨星。他個性是典型的悶騷,很少大剌剌的在更衣室跟別人稱兄道弟。因為打法劍走偏鋒,一路被媒體嘲諷,被球迷嘲諷,有時候還被隊友教練酸,他寧願選擇用實際行動打臉。

場均得分36+拿到了,MVP拿到了,得分王、助攻王都拿到了,就差奪冠。

這個夏天,五星勇士垮了一半,Kevin Durant遠走籃網,西區所有球隊都嗅到了機會。悶如Harden,也坐不住了。

他聯絡了Jimmy Butler,但Butler傾心熱火,都沒跟火箭管理層見面。而在外界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Harden又跟Westbrook謀劃聯手,推動了火箭和雷霆之間的大交易。

* * * *

就在火箭雷霆完成交易的同一天,LeBron James在ESPY頒獎禮結束後,參加了自家媒體公司Uninterrupted舉辦的慶功派對。

他的新隊友Anthony Davis自然作陪,而剛剛在女足世界盃出盡風頭,已經成為美國性別平權、反川普先鋒的美國女足國家隊也來捧場。

一身時尚休閒裝的LeBron發表了一番聲情並茂的談話,他說,運動員曾經把話語權都交給媒體,導致被媒體的話術「裝點打扮」,說的話被隨意截斷、曲解和誤會,最終自己都不再是自己。

而現在,他的創業目標,是給運動員一個不被打斷的發聲平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無所顧忌地做自己就好。

「你們都看過別人怎麼酸我,但我願意繼續被酸,承受那些千夫所指,只為讓我的運動員同僚每一天都他X的能講自己想講的話!」

不止是個運動員。LeBron這個口號喊了很多年,終於喊醒了整個聯盟。

九年前的決定讓他成為全民公敵,但卻也成為球員自主革命的開始。今年夏天,這場革命來到了高潮。

最先扇動翅膀的,是打進總冠軍賽的兩支球隊裡最強的球星。

Durant不理勇士開出的頂薪,跟Kyrie Irving選在紐約聯手。外人不可能知道他們究竟私底下籌劃了多久,但上賽季,抱團的跡象已經開始流露:Irving反悔了續約塞爾提克的口頭承諾,Durant在跟Green吵架時噴了一句「這就是我要走人的原因」,而到全明星週末,他們兩人一起在邁阿密度假被拍到了。

Irving更換經紀公司,跟Durant利益捆綁更加緊密。隨便媒體怎麼分析選擇利弊,都不是他們肚子裡的蛔蟲。KD拯救尼克?Irving跟LeBron破鏡重圓?就像LeBron所說,當媒體無法再控制球員的話語權,他們只能成為無頭蒼蠅到處亂撞。

Durant的離開,就此打破西區五年來一支球隊獨秀的局勢。

而新科FMVP Kawhi Leonard的選擇,則製造了更大的風暴。如果說Durant和Irving聯手早就有跡可循,那Leonard是真真正正把所有人蒙在了鼓裡。

球迷媒體的輿論、多支球隊的管理層操作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沒人知道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聯絡Paul George,但從事後媒體曝光的內幕看,Leonard先詢問了Durant和Irving是否願意聯手的意向,又跟Magic Johnson、LeBron陣營有過交流,最終跟George確定了合作計劃。

雷霆、暴龍、湖人和快艇,都是他指揮的棋子而已。當雷霆緊鑼密鼓跟快艇和暴龍商討交易時,湖人全不知情,還留著薪資空間等待Leonard加盟。

某種程度上,今夏做起了「史無前例三巨頭」美夢的LeBron,被自己當年的決定所反噬了。球星自主的意義,是不再被任何人控制,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他這個資深操盤手。

Durant的決定之後,勇士實力大損,各支球隊開始各取所需,瘋狂搶人;而到Leonard的決定,才讓聯盟局勢徹底變天。下賽季,不會再有一手遮天的變態球隊了。

而他和George加盟快艇,也讓火箭被捲進了隨之而來的蝴蝶效應。

* * * *

比起LeBron,Harden從不是那種會喊口號的領袖。但不論球場上的能力,還是場外的商業價值,他都是體育界頂級水平。從球隊(資方)可拿超級頂薪,簽球鞋贊助也是兩億級別,他一揮手製造的能量,是不容小覷的。

所以,Harden絕不會甘心成為「蝴蝶效應」裡最被動的一環。

在對Westbrook出手之前,火箭在自由市場的狀態只能用安靜來形容。給了Chris Paul 4年1.6億美元的大合約,也就封死了他們簽自由大牌的任何可能,讓老闆Tilman Fertita都叫苦不迭。

Morey始終想透過湊巨頭奪冠,這意味著火箭只有交易一條路能走。George逼宮後,Harden立刻嗅到了機會。

雷霆重建姿態再明確不過,而Westbrook要離隊也已經不是祕密。只不過讓大家意想不到的是,媒體上的煙霧彈是Westbrook願意去熱火跟Jimmy Butler聯手,而現實中的暗渡陳倉,是Westbrook早就跟Harden達成了共識。

兩個球霸無法共存?Durant和Irving聯手時也有不少人唱衰,再往遠一點說,LeBron加盟湖人第一年還沒進季後賽呢!

對如今的巨星來說,籃球層面的問題,已經不是他們做決定時最主要的考量因素了。

別忘了在Durant離開雷霆,Westbrook氣得跳腳,跟他關係還勢不兩立的時候,2016-17賽季的全明星賽前,Westbrook一個人佔據半邊的場地熱身,Durant和其他西區球員在另一邊,場面無比尷尬。

只有Harden,主動走到Westbrook的一邊陪著他。

他們都是加州走出來的籃球少年,都經歷過90年代初種族矛盾、警民矛盾惡化的大環境。更別提他們還在雷霆同甘共苦、在國家隊當過隊友,一起在最大的籃球舞臺上並肩作戰。他們對彼此的感情有多少,只有自己最清楚。球迷、媒體、管理層都不可能揣摩得到。

在籃球層面上,Harden和Westbrook在2017年爭搶MVP,火箭和雷霆又是西區競爭對手,雙方球迷為此沒少吵過架;但在私人層面上,Westbrook和Harden是同鄉,是朋友,從來都沒變過。

就在一年前,Westbrook和George還那麼熱切地宣佈自己對雷霆和奧克拉荷馬市的忠誠,但這就跟Morey宣佈火箭對Paul的忠誠一樣,在商言商,認真你們就都輸了。

Paul還一度幫火箭三巨頭的P圖按贊,卻不知自己早就成為被算計的一環。某種程度上,不合理的大合約就像出軌,道德指責總是一窩蜂堆到第三者和球員身上。Paul跟火箭簽的合約,讓他被放到輿論之火上被烤了一整年。什麼奪冠的執念,鬥士的頑強,在生意面前沒有任何意義。

George反悔履行剩餘合約,逼雷霆交易的行為,在很多人看來,也是道德低下的體現。奧克拉荷馬市長就諷刺道:「不是自由球員,勝似自由球員。」

但Westbrook沒有罵人,反而跟George好心分手,兩人在社群網站上告別的話特別暖心。當時,他肯定知道雷霆已經試圖把自己賣到暴龍了。

他不想再讓球隊決定自己的未來,主動告知雷霆自己想去的目的地,迅速促成了交易。

雷霆一夜之間被迫重建,但他們沒有扮演公眾期待的受害者的角色,像當初被LeBron「拋棄」的騎士老闆Dan Gilbert那樣發出可笑又可悲的詛咒,而是開始積極自救,囤積了大量首輪選秀權,為重建累積資本。

球員已經覺醒,而球隊再不醒悟,只會更加被動。雷霆今夏的操作,堪稱所有小市場球隊的教科書。

看看爵士、金塊身為西區強隊的操作,他們知道自己不會吸引巨星,但也絕不會坐以待斃。而尼克這種把希望全部寄託在巨星意志上的球隊,只會繼續坐以待斃,成為真正的笑話。

* * * *

曾幾何時,人們對八十年代的東鳥西魔恩怨津津樂道;喬丹帶公牛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時候,Charles Barkley、Karl Malone、John Stockton從沒想過聯合起來對付他;為了限制湖人的揮金如土和「搶劫式」補強,聯盟不惜用停擺來修改勞資規則……

恩怨,曾是體育比賽觀賞性的一大驅動力。人們想看球星較勁互嗆,想看球隊之間成為八輩子的宿敵。

但體育從來不可能那麼簡單,永遠黑白分明。LeBron之所以被ESPN評為史上影響力第二的NBA球星,原因也在於此。在他之前,從來沒有球員能發出如此響亮的,屬於自己的聲音。而他所播下的種子,如今也開花結果,徹徹底底改變了NBA這樁生意的規則。

2019年全明星賽的10個先發,一半在今夏換了東家。但NBA永遠不會限制球員之間的私下交流。多位美國資深記者和專家也都建議聯盟乾脆徹底取消違規招募的懲處措施,因為今年的自由市場已經表明,「違規招募」處處存在,防不勝防,所謂的監管,連象徵意義都沒有了。

一條香蕉船上的巨星夥伴已經把整個聯盟攪翻了天,但在所有人看不見的地方,還漂浮著無數條「香蕉船」。

巨星不會毀了NBA。Leonard的決定,讓下賽季的聯盟更加好看,在經歷LeBron連續8年進總冠軍賽、勇士五年三冠的時代後,2020年的冠軍歸屬,有了難得的巨大懸念。

公鹿還有字母哥,暴龍還有年輕的核心團隊,76人組成可怕的先發五虎,塞爾提克得到了新的巨星控衛,籃網異軍突起,熱火野心勃勃;勇士仍有四個全明星,金塊拓荒者和爵士都保住了實力,湖人快艇各有兩巨頭,火箭獲得兩位當打之年的MVP,鵜鶘雷霆的未來都那麼值得期待……

九年前的夏天,LeBron對著整個邁阿密許下了「不是一個,不是兩個,不是三個……」的承諾。等他宣佈返鄉時,其實並沒多少熱火球迷感到真的憤怒。令人意外的是,Pat Riley在很久之後承認了自己當時的怒不可遏和傷心欲絕,因為他真的相信LeBron如果不走,熱火可以統治至少十年。

「但你怎麼能攔住一個要回家的人。」他自嘲道。

那一天,叱吒籃壇的神運算元讀懂了時代的新規則。不是他攔不住一個要回家的人,而是任何人都不能再阻擋球星為自己做選擇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