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Bennett的最後一搏:比起Oden的無奈自爆,他本就不該成為狀元 (影)

時間走到7月中旬,2019年的自由球員市場進入收尾階段,在一眾菜鳥落選秀之間,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Anthony Bennett,和火箭達成一份底薪合約,不用多猜,一定是無保障的。

Bennett的名字,幾乎可以直接等同於「水貨狀元」,此時的他早於超越前輩Olowokandi和Kwame Brown,躍然成為代名詞。一支在中美球迷心中最有人氣的球隊,簽下這樣一位名人,產生的最大影響是:火箭將成為梗最多的球隊,新來的每一個人都很有梗。

這邊給出一個問題,先別去查,你還記得Bennett是哪一年的狀元嗎?他又為幾支球隊打過NBA正式比賽呢?

2013年,Bennett作為狀元被騎士選中,前4年效力4支球隊,一共先發4場。按照正常軌跡,此時的他應該有6年球齡,拿上第二份合約了。

但他已經整整兩年沒有NBA可打,在這兩年裡,他短暫加入過土耳其勁旅費內巴切,17場之後被送了回來;然後回到發展聯盟打了兩年,總收入還不及他新秀賽季的一場比賽。而且在快艇下屬球隊的這賽季,也只是個場均打20.9分鐘的替補,每場拿12.2分4.4籃板。不過手感不錯,能投出45.3%的三分球命中率。

就是這樣一個角色,放在NBA俯拾皆是,每年都淘汰百八十個,再進一批新的年輕人來。不過這樣的狀元,卻絕無僅有——Bennett轉眼26歲了,在正當巔峰的年齡,他要為一個未必存在的龍套位置拼盡全力。所以回過頭來依然是那個繞不開的問題:他是怎麼當上狀元的呢?

其實這個問題,Bennett自己都不知道。

2013屆,被認為是選秀小年。「小年」的主要定義在於:沒有出類拔萃的(潛在)歷史級球星,高順位中也不太可能出現幾位未來的當家球星。這種情況往往更容易產生水貨狀元——若是遲遲不出現公認的狀元,則基本意味著——沒有人配得上狀元。偏偏騎士前兩年在後場積累了Irving和Waiters,提早劃掉了兩個高位選擇Oladipo和McLemore,特別前者,選秀模板被定成Tony Allen,靠著最後的體測才爬上來,更加不適合選擇。況且Tristan Thompson這位新型防守內線,更需要一個進攻為主的大個子來搭,可是這一年,能用的四號位基本上一個都沒有。

而且原本被視為狀元大熱的Noel在選秀大會前突然被曝出將會傷停一整年,他的身價迅速滑落,騎士也慌了神,他們主動尋求向下交易,但從第2到第6,下家毫無向上交易的意願,連一個首輪都換不過來:他們也看準了騎士的窘境,都沒有願意幫忙的。

Bennett就是在這樣一個尷尬的時間點,被走投無路的騎士挑中的——由於Noel的情況最後才被曝出來,第二到第五的人選基本上都已經和球隊談攏,騎士甚至和他們沒有多少交流。於是,他們索性選了一個在最後一版選秀預測還排在第13的大前鋒。據Bennett的經紀人事後透露,「開選前五分鐘,我突然接到騎士的電話,告訴我『跟你的客戶說一下,等下我們要拿狀元選他』,我跟Bennett提了一下,腦子還沒轉過來,『不會是耍我吧』?」

Bennett就這樣帶著驚喜的笑容走上舞臺,和Stern握手微笑。這也是有推特直播以來,NBA幾大選秀專家首度一起翻車。當然,比起騎士後來的超級翻車這都不算什麼,接下來魔術帶走Oladipo,巫師選中Otto Porter,山貓帶走Cody Zeller,而在第6順位,鐵了心擺爛的76人送出剛進了全明星的後衛Holiday,從鵜鶘帶走原本預計狀元的Noel,並且在第11順位選擇最佳新秀Michael Carter-Williams,正是Noel的整季報銷,讓76人開啟擺爛新紀元。而這屆真正的超級球星字母哥,直到第15順位才被公鹿帶走。

騎士和76人,就這樣站在時代的對立面。在此之前,沒有球隊會想過直接冷藏狀元或者高位新秀來儘可能少贏球,還為此制定「五年計劃」,「相信過程」。而騎士卻不得不在第一順位選擇一個不知如何安置的角色。按照NBA的慣有玩法,狀元是用來賭上限的,不是用來選角色球員的。但Irving和Waiters身邊,真的需要一個在低位背框的球權吞噬點嗎?

在UNLV的這兩年,顯然沒有人教Bennett如何打NBA強度和速度的擋拆,而且選他的時候還帶著剛動完手術的肩傷。錯過夏季聯賽直接轉進熱身賽,人們發現他只會漫不經心地走到三分線,做一個紙板人一樣的掩護,然後隨便扔一個三分。如此消極的態度和極低的效率,讓Mike Brown也搖頭不已,索性扔到板凳席讓他每場打個12分鐘,在這支沒戰績追求的隊伍練練身手。然而新秀賽季他最終交出的數據單慘不忍睹:4.2分3籃板0.9失誤,投籃命中率35.6%,三分命中率24.5%,罰球63.8%——命中率120俱樂部。

騎士一年後再次抽中狀元,加拿大學弟Wiggins卻還是成了Love的籌碼。加拿大狀元雙雄,此時已經成為調侃的代名詞。深受所困的不只有Bennett自己,還有被反覆起鬨的灰狼:這是一個沒有任何用途的籌碼,天賦驚人的灰狼也沒有培養的必要和耐心,二年級打完就被裁員的狀元,NBA歷史獨此一家。

暴龍試圖挽救,不過是出於加拿大的憐憫——4年前的他們,還需要重金簽下加拿大國家隊隊長Joseph來賣票,但Bennett奔走於發展聯盟,內心充滿著不情願。這體現在給暴龍比賽的態度上:19場拿28分,每場4.4分鐘,人們已經開始習慣性用看龍套的態度無視他了。3月1日那天,他被暴龍裁掉,給Jason Thompson騰位置;7月份他與籃網簽不保障底薪,然後在1月10日保障前一天,又被裁了。

算上之後在太陽短暫的15天,他已經被4支NBA球隊裁過,騎士甚至是唯一沒裁他的球隊,只是像破皮球一樣踢走。他索性運作去了歐洲,還拿了歐冠,但結果是他頻繁在新聞中出鏡,內容都是關於他有多慘的。

但嚴格來說,Bennett在聯盟度過4個完整賽季,已經達到了NBA球員的平均年限。同一屆的首輪秀裡也有好幾位比他更早離開聯盟。但人們印象中的Bennett,只是一個類同於「笑柄」的標誌,未必有多少人真的看過他打球——一個模板為「大媽」Larry Johnson的低位持球手,在這個時代下很難得到充分的進攻球權,而他過慢的移動速度和消極的防守態度,又讓他無法成為合格的角色球員,最終只能在懷疑聲中得到一次次容錯率極低的底層合約,然後迅速被放棄。

如果Bennett最初是按照預選順位,在樂透邊緣被選中呢?也許他會進入一支還不錯的隊伍:雷霆、獨行俠或者塞爾提克,在更職業的專項教練指導下,做一個從頭學起的輪換,可能這個時候還能拿一份準中產合約,讓更多人依稀知道名字和比賽風格——在更豐富資訊的時代,人們對球員的印象反而是標籤化和兩級化的,Bennett只是出現在不該出現的位置,承載了不該承載的期望,然後被無情唾棄。

另一位自認「史上第一水貨」的Greg Oden,在結束了CBA的賽季後,選擇退休,重返母校進修。他的生涯也終結於28歲的2016年,現在他是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助理教練。Oden被冠以的名頭,已是家喻戶曉:海軍上將和歐尼爾的結合體,美國未來20年的最強中鋒。可實際上,Oden的雙膝承擔過重,需要更長時間的專業護理。然而並非是拓荒者隊醫不職業,而是Oden過於急功近利——隊醫和主治醫師曾告誡過Oden,他的左右腿已經不一樣長,如果休養不當,將會加劇高度差。然而Oden耐不住性子,偷偷去打了街頭籃球,而導致傷勢加重,之後多年,他的左膝髕骨和右膝關節鏡連續出現問題,先後動了3次微骨折手術,而誘因都是恢復不當的傷勢惡化。他的前五年拓荒者生涯只有短短的82場,一個完整賽季而已,而在三年一場沒打後,在熱火的短暫時間,和後來在CBA的身體狀況,已是泯然眾人矣。

此時的Oden,出現在了Big3的賽場上,他的身體遲緩,完全不像是31歲的壯年。但他是真的熱愛籃球,只是過強的出場慾望,和旁人過高的期待,慢慢地把他摧毀了。

NBA歷史上並不缺少糟糕的狀元,不過Olowokandi生涯9年基本是合格先發;Kwame Brown也在離開巫師後,成長為不錯的防守護盾,而Bennett至今還沒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同齡人中,Oladipo成為溜馬新王,Porter打了一年好球就砍下1.06億頂薪;McCollum和Adams現在都是中流砥柱,而字母哥已然成為聯盟MVP。在無數次選秀覆盤中,Bennett甚至排不進前30位,這又有些矯枉過正。他有機會在同級生、或是這個510人的聯盟中佔據一席之地的。現在是他的機會,也許是最後的機會,這次機會也許是狀元頭銜給予的,但他依然需要絕地自救——再多的藉口,也還是要真正的實力和態度才能打動球隊,金字塔尖上,從來沒有容易兩個字。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