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回憶的OKC!Westbrook在雷霆最後一夜

沿著主幹道走到Cain』s舞廳,他出現了。燈光閃耀的標誌上醒目地寫著那棟建築的名字,一個身著羅素-威斯布魯克的UCLA白色球衣的孩子在燈光下四處張望,徒勞地尋找著入場的辦法。 Christoper McMurry和他的朋友Ross Holder站在四道黑門之外,希望可以再見威斯布魯克一面。

周四,就像很多人那樣,McMurry走出家門,完完全全意識到威斯布魯克可能在任何一天被交易走。NBA快速前進著。一周前,威斯布魯克和保羅-喬治還都是雷霆球員。 而一周后,喬治和威斯布魯克都不再是雷霆球員了,這一事實刺痛了人們。

「我走出房門,看到推送說他被交易了,球隊開始重建,他走了,這打擊了我。」談到威斯布魯克,16歲的McMurry說:「當我們想到過去11年有他作為雷霆球星的所有記憶,然後又想到『都是過去的事了,那已經不再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了』,這很奇怪。」 如你所料,威斯布魯克在雷霆的最後幾個小時里,所有與這位未來的名人堂球員有關的人,都感到尷尬而五味雜陳。 — 想想McMurry說的話。11年:威斯布魯克的整個NBA生涯,現在再想想McMurry的年齡。16歲。McMurry生命的大概68%,都與威斯布魯克息息相關。 奧克拉荷馬,乃至全世界範圍內成千上萬的青少年,都對沒有威斯布魯克的生活毫無概念。周四,休士頓火箭將保羅和兩個首輪簽交易給雷霆。那些青少年們知道克里斯-保羅,但他們對保羅作為黃蜂球員在奧克拉荷馬開始他的NBA生涯[譯註]的日子大概最多也只有個模糊的印象。奧克拉荷馬的孩子們更多地將保羅視為快艇球員,火箭球員,以及州立農業公司的主要支持者,而非奧克拉荷馬城籃球的鼻祖。他們可以在油管上找到保羅在奧克拉荷馬城打球的影片,但那不像威斯布魯克的表現那樣真切,保羅也不是那個McMurry在成長中看著他不斷進步的英雄。 [譯註]2005年,由於卡特里娜颶風,當時的黃蜂隊暫時搬離紐奧良,在奧克拉荷馬打球。 「這太傷人了,」McMurry說,「我在成長過程中看著他不斷進步,這很棒。但是看到最終他不會再在我生命中佔有曾經那樣的比重,這實在很傷人。因為我還會堅持支持雷霆,不會轉而支持火箭,所以,得知他不再在這支球隊陣中真的很令人難過。」 「但是這是生意的一部分。這就是你作為這支球隊的粉絲所要接受的。」 表演開始幾小時后,暮色降臨了,McMurry和Holden依舊站在門外,這時,運輸食物的火車車窗被照亮了,發動機的嗡嗡聲逐漸淹沒了男孩們的談話聲。他們認命了,決定玩玩范特西籃球。 在他的聲音被蓋住之前,就在人行道上,McMurry瀏覽了一遍仍在雷霆陣中的球員,試圖重新評估,重新建構這支曾經的強隊。 — 一家連線著位於Cain』s舞廳的主活動區域的燒烤餐廳里擺了八張金屬桌。這裡只有一個獨自吃著通心粉的女人,她坐在唯一的壁裝電源插座旁。 因為我需要給我的筆記本電腦充電,我坐在了她旁邊——兩個人面對面尷尬地坐在一個大概有60到70個空座位的開放空間里,我們互相寒暄了幾句,她主動要跟我換位置,這樣我就能坐在插座旁邊。我告訴她她不必動,我坐在了另一邊,把線拉過去插上了插頭。 在談話深入之前,在我告訴她我的工作和名字之前,那個女人問了我一個問題。 「你是否跟我一樣心碎?」 — 在他的整個職業生涯中,威斯布魯克和媒體的關係都比較冷淡,但是他在社區的工作和他對粉絲產生的影響是無可置疑的。交易相關事宜(所帶來的影響)原本很可能延續到周四晚,但是威斯布魯克不容許它凌駕於那晚的表演之上。 威斯布魯克沒有向媒體發言,但是他走上了台,致開場白和謝幕辭,只說了一些關於表演本身的話。即便他不上台也沒人會責怪他。德米特里厄斯-「果汁」-迪森是一名出色的主持人,他以一個人所能做到的最好去打圓場。當人們仍在因為手機推送上令人撕心裂肺的消息而心緒不寧時,他圓過了那些全場無聲啜泣的時刻。氣氛籠罩在濃厚的尷尬之下。不言自明的沉重成了玩笑之間的主基調。

「我要對你們所有人說實話,站在這裡有點尷尬,這是一個有點奇怪的夜晚,」威斯布魯克從中學起的至交好友迪森說。迪森直接切入了這一晚的挑戰,沒有迴避一些顯而易見的事實。

一些喜劇演員向第一排的孩子們開了一些成人向的玩笑,試圖緩和氣氛,但那些到場的人都嚴重依賴笑聲作為解藥。

「我覺得像這樣的夜晚,我們得聚在一起,笑一笑,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迪森說。 威斯布魯克在那裡,這讓氣氛輕鬆了一些。他本可以離開的,但他坐在那裡,在前面同其他所有人一起笑著。那些人和McMurry一樣,都是威斯布魯克的球迷——他們有的穿著綠松石藍色的雷霆城市版球衣,有的穿著雷霆短袖球衣,甚至還有的穿著印有水平的「THUNDER」字樣,現在已經不再使用的海軍藍球衣。都是0號的。 威斯布魯克反戴著一頂黑色的帽子,身著紅色襯衫,綠松石藍色短褲,分別是他過去和現在所在球隊的主色。這種撞色也許是個巧合,又或許並非巧合。 – 據報道,喬治要求交易后,威斯布魯克和他的經紀人Thad Foucher以及雷霆管理層一起商討將他送至他想要去的球隊。當雷霆向另一個方向前進時,他會去往他想去的休士頓火箭,與前雷霆隊友詹姆斯–哈登搭檔。

即便在本周身陷交易流言,下家涵蓋邁阿密熱火,休士頓火箭,明尼蘇達灰狼和底特律活塞。周四,威斯布魯克仍在塔爾薩[譯註]的凱利天主教高中舉辦了他一年一度的Why Not?籃球訓練營,訓練營將一直持續到周五。喜劇表演並不只是一場臨時歡送會,而是與塔爾薩本地人,西雅圖海鷹隊接球手Tyler Lockett及其Tyler Locker Light It Up基金會合作的募捐活動。 [譯註]:塔爾薩(Tulsa)奧克拉荷馬州東北部城市

威斯布魯克在表演后逗留了一會,與出席者們拍照。之後,他走到街對面,在Inner City伏特加酒吧主持了一場餘興派對。人們玩著沙包,酒吧里的電視機播放著ESPN體育中心的介紹片,威斯布魯克在啤酒花園裡四處走動。

當威斯布魯克在草坪上散步時,他還掃了幾眼大屏幕——奧克拉荷馬城中心的寧靜,與廣播中展現給世人的喧囂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威斯布魯克在雷霆的最後一夜,就像文中所分享的那樣親昵。


「BlueAlliance翻譯」威斯布魯克在雷霆的最後一夜 由  VienusSC30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483268.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