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回到夢開始的地方,CP3的路卻更難走了

生活中充滿【如果】,儘管大多毫無意義。「如果2018年西決保羅沒受傷,火箭是不是就能把勇士淘汰?」「如果2018年火箭淘汰勇士最終奪冠,保羅第二年即使大幅下滑,火箭也不會交易他?」

這兩個「如果」如出一轍,都無意義。一個故事的結局由無數原因共同造成,我們只看到了促成結局的直接原因,卻忽略了背後隱藏的那些難以被觀察到的細節。

導致保羅大腿拉傷的原因是什麼?拼得太狠了?那如果收著力氣打,大概就不會受傷了?可那還是真的保羅嗎?他還能投進那些神仙球把勇士逼到絕境嗎?如果不能,我們今天還會為他的大腿腿筋感到唏噓嗎?

上面那兩個「如果」其實也都有對應的回答。

第一個「如果」會有人說,「伊戈達拉也傷了啊,他不傷勇士也不會怕火箭。」第二個如果會有人說,「NBA是個不講人情的商業聯盟,保羅為火箭拿到冠軍,火箭也為他抬高了身價,你現在可是冠軍後衛了,去哪都有人搶的。」

討論未曾發生的事情是毫無意義的,我們只知道最終發生了什麼,那就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在火箭這兩年,保羅的問題出在哪?

於是保羅被交易到了雷霆,往好聽了說是回到夢開始的地方,但大家也都清楚,這只是委婉的說法。

保羅當時只是因為紐奧良遭遇颶風在奧克拉荷馬打了兩年球,不像2018年的韋德,兜兜轉轉終於回到邁阿密,與萊利冰釋前嫌;更不像今夏的小卡和喬治,攜手回到故鄉洛杉磯。之所以這樣說,只是為了掩飾保羅被火箭放棄的尷尬。

一年前此刻因為保羅的存在才能只差一步淘汰勇士,僅僅過了一年,火箭就放棄了這位當年動用半隻球隊換來的昔日聯盟第一控衛。

這兩年到底發生了什麼?看下面一組數據:

(1)在快艇的最後一個賽季,保羅例行賽場均面框單挑3.0個回合,聯盟第17,在他前面的是巴特勒的3.1次,後面是小卡的2.9次;每回合得到1.09分,在比他單挑更多的球員中僅次於厄文(1.12分)。

來到火箭的第一個賽季,保羅場均面框單打5.1個回合,聯盟第四,只比哈登、詹姆斯和沃爾少,每回合1.10分,僅次於哈登。第二年場均單挑4.7回合,仍舊排名第四,前面是哈登、沃爾和韋少,每回合得0.92分。

第一年季後賽每回合單挑得到1.17分,第二年0.86分。

(2)來火箭的第一年,保羅例行賽三分命中率38%,第二年35%。

第一年季後賽三分命中率37%,第二年27%。

第一年對勇士系列賽36.8%,5場投進14個三分,第二年對勇士系列賽31.4%,6場投進11個三分。

(3)第一年例行賽中距離跳投命中率53.9%,第二年47.6%。

(4)第一年籃下出手佔比9.3%,第二年8.1%,第一年籃下命中率66.2%,第二年58.6%。

以上數據足以說明一切問題:來到火箭第一年,保羅因為戰術要求改變打法,大幅增加單挑,產量增加的同時效率也提升了,可是只維持了一個賽季。第二年產量與效率同時下滑,季後賽比例行賽更差。

隨著年齡增大,保羅的運動能力開始下滑,突破越來越少,第一年的單挑效率更多靠神出鬼沒的三分維持,看過西決G4G5的都有印象,准起來根本不講理。到了第二年,三分準星不再,突破進一步下滑,單挑徹底失效。

作為聯盟僅存的幾位中距離大師之一,保羅是火箭唯一一位享有「中距離特權」的球員,第一年也的確靠中距離在關鍵時刻屢屢建功。但就連這一招看家本領也在第二年下滑了。保羅已經難以撐起得分核心的責任了。

聰明絕頂的保羅當然比我們更清楚他自己的情況,也做出了調整——少進攻,多傳球。第一年例行賽場均7.9助攻,第二年8.2個。第一年有16場助攻超過10次,最多一場14次。第二年有18場助攻超過10次,最多一場17次。兩年都出戰了58場。

但這並不足以解決問題,火箭的體系需要保羅在保證單挑效率的同時兼顧助攻,而不是只負責傳球。一旦保羅擔不起進攻第二核心的職責,火箭就變成哈登單核的球隊,單打體系也就崩塌了。而且說實話,如果保羅單挑效果不佳,還不如把球都交給哈登,因為火箭的一切戰術都是基於持球者的進攻吸引力而存在的。

道理很簡單,也很現實,就像火箭的打法一樣,直來直往,不搞花里胡哨,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沒太多商量的餘地,即使你是神通廣大的保羅,也不允許有硬傷。


歲月不饒人,保羅比誰都想贏

站在保羅的角度想一想,他也很不容易,人們總拿4000萬說事,看到的往往是結果,那最初的原因呢?以保羅第一年的表現,絕對配得上這筆錢,火箭不給也會有別人給,何況當時用半個隊把人家換來,不就是為了續約嗎?

保羅已經34歲,多次遭遇傷病,經常打打停停,他比任何人都想留在場上戰鬥,但身體真的不允許,這又有什麼辦法呢?進攻不行了,還有防守墊底啊,保羅依舊是出色的1號位防守者,第一年例行賽2.0次抄截,第二年2.2次,移動慢了,始終靠經驗和積極性維持。

平心而論,對於一個34的組織後衛來說,個人進攻火力不足,靠多傳球助攻去彌補,好像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吧?

可在火箭,在這個時代,對組織後衛的要求已經改變了。其實真正熟悉保羅的朋友都知道,他不是那種熱衷無限開火權,非要投多少次籃拿多少分的人。

他更喜歡把隊友一個一個喂起來,讓每個隊友都聽從自己的指揮,走在一個步點上,到了關鍵時刻或萬不得已之時,再自己解決問題。他是真正的指揮官,而非得分手,雖然也有做得分手的實力。蜂王時期如此,船王時期如此,到了火箭也本該如此。

剛到火箭時,保羅滿懷欣喜地意識到在火箭打球有多輕鬆,打個三十幾分鐘,就像之前打20分鐘那般輕鬆。可一旦他的能力無法勝任角色,那份壓力卻又是始料未及的。不能再用熟悉的打法運籌帷幄了,隊友不可能都聽自己使喚,睿智如保羅也找不準定位了。


下一步該怎麼走?

雷霆的目標是重建,34歲的保羅比31歲的韋少更等不起,他只進過一次西決,無比渴望冠軍。他的求勝心和科比、喬丹在一個等級,很多人不喜歡保羅是因為小動作太多,又總能逃過裁判的眼睛。前者當然不鼓勵,既危險又不光彩,後者則是因為思維過於敏捷,連裁判的位置、視野盲區都能計算到。

不妨站在他的角度想一下,一個183cm,34歲的小後衛,受過大傷,33歲拿到4000萬合約,這是一個艾佛森已經快退休,「刺客」托馬斯已經退休的年紀。

他能堅持到今天,靠的就是永不服輸,睚眥必報,為勝利不擇手段的狠勁。當你每天走上球場都要面對比自己高兩頭,一身肌肉的壯漢時,只有比他們復出更多努力,更集中精力面對每一場比賽,才可能有勝算。還是那句話,不鼓勵小動作,但要試圖理解保羅的心理,一個永不服輸的,為成功不擇手段,內心充滿能量的小個子。

雷霆還在尋求交易,保羅自己想去熱火,但據說有些困難。雷霆也不可能買斷他,金額太大。假如保羅去到熱火和巴特勒組隊,帶領一群有拼勁的年輕人,在東區有望干出一番事業。

即使留在雷霆,好像也有點機會?他和亞當斯的配合或許會比和卡佩拉更得心應手,卡佩拉沒有射程,需要哈登吸引防守直接高拋,保羅不如哈登能吸引防守,但分球更隱蔽,亞當斯有一手三秒區內拋射,掩護面積更大,似乎更適合保羅。

加里納利剛剛打出重返巔峰的一個賽季,他和保羅都是聰慧型球員,加里納利的投射能力遠好於格蘭特,保羅的三分優於韋少,雷霆最擔心的空間問題會變好。

亞歷山大是極有潛力的新人,跟著保羅會學到很多,第二個賽季會否騰飛?

多諾萬教練偏激進的防守思路,保羅似乎更在行?

只能說沒有想象中那麼慘淡,但真要說這支雷霆能有什麼作為,還是在下季無比狂野的西區,不太現實。

總之無論去哪,保羅的前途都不算光明,一年前的此刻還在憧憬新賽季復仇勇士,劍指冠軍,一年後卻已無可奈何,聽天由命。他當然不會放棄奪冠的初心,昔日聯盟第一控衛,該何去何從?


 

回到夢開始的地方,聖保羅的路卻更難走了 由  木木丶南南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485500.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