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David Griffin給了鵜鶘一個怎樣的未來

戴爾-鄧普斯,一個靠著勤奮和努力上位的人,2010年7月成為了紐奧良黃蜂的總經理。據球隊的員工透露,鄧普斯的辦公室到了很晚依然有燈光,他一個人在辦公室廢寢忘食的工作。

​他的職業生涯里做過這麼幾件大事:

2011年將當時還是蜂王的克里斯-保羅和兩個次輪交易到快艇,拿回卡曼和一個首輪;

2012年用狀元簽選下一眉哥;

2013年將諾埃爾和一個14年的首輪交易至費城,換回朱-霍樂迪和皮埃爾-傑克遜。


這麼多年來,一眉哥只進了兩次季後賽,他身邊的隊友倒是換了一茬又一茬,不知道對於這個親手將他帶回紐奧良的男人,一眉哥內心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但是今年二月以後,我想一眉哥很難對鄧普斯有好感了。世人皆知一眉哥想去洛杉磯,當時以魔術師為代表的湖人管理層開始瘋狂梭哈,給出的最高籌碼是庫茲馬、英格拉姆、球哥、哈特、波普、祖巴茨和兩個首輪簽。

可是當鄧普斯遇上魔術師,就像是沒頭腦遇上不高興,把交易談崩的同時還鬧得人盡皆知。人們當然早就知道了一眉哥和湖人眉來眼去,但是人們的猜測和交易籌碼曝光是完完全全不同的兩碼事。


對於鄧普斯不滿的不止一眉哥一人,還有鵜鶘的女老闆本森。本森的不滿在於交易被這般公之於眾之後,交易濃眉的主動權就完全不在自己手裡了。萬一有一支隊的籌碼打動了本森,但卻比湖人的更少,本森推動交易完成豈不是顯得自己很蠢?

所以伴隨著鄧普斯下台和臨時上任的丹尼-費里的,還有本森那句豪氣干雲的「除非我死了,否則我不會讓濃眉去湖人」。這句話固然豪邁,但同時也把自己逼到了死角,你很難想象邀請里奇-保羅作為自己經紀人的一眉哥會去其他隊。

不知道此時丹尼-費里是不是為了老闆的話摳破了腦門,但很快他就發現大衛-葛瑞芬取代了自己尷尬的位置。


當大衛-葛瑞芬成為了鵜鶘的總經理,這就說明本森意識到了自己說的話不對,而如果你知道葛瑞芬那幾年在騎士和詹姆斯是什麼樣的關係,你就該明白鵜鶘與湖人之間有了一塊緩衝地帶。

而等到葛瑞芬不管因為什麼原因以6%的幾率抽中了狀元簽,本森的話就被徹底遺忘在了歷史之中。

抽中狀元簽之後,葛瑞芬裝模作樣地和一眉哥進行了一次談話,探索他繼續留在鵜鶘的可能性。一眉哥斷然拒絕,緊接著消息立馬飛遍了全世界:湖人,你們可以來報價了。


當葛瑞芬和佩林卡坐上談判桌的時候,兩邊的話事人和兩支球隊的境況都有了新的變化。

佩林卡學著魔術師上場就梭哈,英格拉姆、球哥、哈特,還有今年的四號簽、2021年的前八保護、2024年的無保護首輪以及2023年和2025年的首輪互換權。

擁有了狀元的葛瑞芬在心底默默盤算了一番,甚至不用盤算,市面上沒有哪支球隊的籌碼會比湖人更多了。所以他並沒有如同鄧普斯那般驕矜的拒絕,而是直接拍板同意了交易。

湖人終於等來了戴維斯,本森也並未如同潑婦一般上前大吼著不準交易,當然最高興的莫過於庫茲馬,因為一隻四號簽他留在了洛杉磯。


今年的選秀大會上,前三順位根本沒有懸念,真正的懸念是從第四順位開始的。但是葛瑞芬顯然沒有親手揭開懸念的意思。

今年第四順位上的熱門人物,例如卡爾弗、亨特等人不是鋒線就是後衛,這也是這些年選秀的趨勢。但是鵜鶘的後衛線上有球哥、霍樂迪和哈特,鋒線上則有英格拉姆和錫安亟需成長,再選個鋒線或者後衛回來是真沒時間給他了。

於是葛瑞芬選擇將湖人的這支四號簽向下交易,他把4號簽、57號簽還有鄧普斯開出的垃圾合約代表所羅門-希爾送到了老鷹,換回了今年的8號簽、17號簽、35號簽,以及一個騎士的2020年的前十保護首輪簽。

來自騎士的這支簽位相當有意思,那是葛瑞芬在騎士時交易科沃爾送出的,原本這是一支2019年的前十保護簽,由於今年騎士的戰績問題,這支簽位變成了2020年的前十保護,如果明年騎士還是爛,那麼這支簽會變成2021年的兩個次輪。

也就是說這支葛瑞芬親手送出去的簽位,最終又回到了他自己手裡。


在選秀大會上,葛瑞芬用8號簽摘下了德克薩斯的賈克森-海斯,其模板是餅皇,擁有良好的終結能力和運動能力。

17順位的尼基爾-亞歷山大-沃克是被快艇交易到雷霆的謝伊-吉爾吉斯-亞歷山大的表弟,除了跟他表哥一樣穩定之外,他在弗吉尼亞兩個賽季以38.3%的命中率命中303記三分或許更讓球哥、英格拉姆和錫安們感到興奮。

葛瑞芬還從自由市場上挖來了頂級射手雷迪克,鵜鶘的空間問題又被進一步改進了。

在鵜鶘的最後階段,如果金特里教練發狠把錫安頂上五號位,擺上一套球哥+雷迪克+霍樂迪+英格拉姆+錫安的陣容,當雷迪克在防守端被藏起來之後,這將是一套擁有極致防守和超強運動能力的陣容。

更可怕的是,你很難想象他們的上限在哪裡。


大衛-葛瑞芬給了鵜鶘一個怎樣的未來 由  申屠屠屠屠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522308.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