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俄克拉荷馬雷霆:人來人又往,興衰起且落

引言:「威少是隊史之王,也是最後一個留下的人,他代表了雷霆隊史第一章的興衰榮辱。他見過了高峰與低谷,經歷了喜劇與悲情,品嘗過成功與失敗,他迄今走過的路是隊史的全部。」 今天是奧克拉荷馬的威斯布魯克日。 其實奧克拉荷馬的每一天都是威斯布魯克日。2017年的時候,威少簽下了一紙為期5年,總薪金高達2.05億的續約合約,時任奧克拉荷馬市長米克-科內特也簽署了有關威斯布魯克日的市長命令。 當雷霆令人吃驚的把保羅-喬治送到洛杉磯快艇時,而後又把羅素-威斯布魯克送到火箭和他的前隊友詹姆斯–哈登團聚時,這都是在威斯布魯克日所發生的事情,只不過前者發生在7月6日,而後者出現在7月11日。 過去的十多年裡,威斯布魯克就是雷霆的一切,他用自己的自信,勇敢和被低估的吸引力維繫了城市與球隊之間的關係。儘管在場上的威斯布魯克會咆哮,會怒噴垃圾話,但他自身所擁有的果斷與自信和這個州的理念交相輝映,奧克拉荷馬人也因他的存在而感覺自己倍感榮幸。 大聯盟中不乏小球市的生存奇迹,而他是那個站到最後看完這一切的那個人。但改變來的悄無聲息,毫無徵兆。 11年前,球隊從西雅圖搬遷到奧克拉荷馬。而今年夏天是雷霆第一次不顧一切的按下的重建按鈕的時候。也許你會問,OKC的人們會如何看待這支沒有一名超級球星的球隊?或者說,球館還能否像2月份時候那樣繼續的座無虛席? 衰敗看似發生在一瞬間,但球隊內在支柱的消散從多年前就已經開始了。2012年的總冠軍賽之旅剛結束不久,球隊送走了23歲的最佳第六人哈登,而後球隊繼續贏下比賽的勝利。2016年的時候,作為雷霆隊首位MVP和球隊老大的KD也選擇了離開,但是球隊還是能繼續贏球。 威少和喬治的交易看上去確實令人扎眼,但也有人以樂觀的態度來看待全新的開始——球隊里的一些人認為,這交易如果稱得上為時不晚的話,其實是有必要的。話雖如此,但這並不是雷霆之前想要的。 一年前,保羅-喬治的續約給了雷霆豪賭一把之後的豐厚回報,奧克拉荷馬贏下了與大城市之間的球星爭奪戰。這不僅讓球隊激動的認為奪冠窗口得以延續,也最終讓球隊浮出了生存的海平面。 2014年之後,雷霆的每個休賽期都面臨著來自隊內球星的自由市場去向的拷問,這個問題從杜蘭特開始,其後又變成了威斯布魯克的未來難題,以及如何招募留下喬治。隨著威斯布魯克和喬治各自還有至少3年的合約,看上去球迷終於可以在過去五年裡第一次體會到一絲安定的味道了。 但在幕後,OKC的航向已經悄然發生了改變。

球隊的最終計劃正在悄然進行。過去十年裡,雷霆九次打進季後賽,例行賽總勝率達到了64%,但球隊也準備著最後一搏。2019-20賽季被管理層看做是贏得總冠軍最後的,也是最好的機會。去年49勝的雷霆交了6000萬的奢侈稅,但有兩個超級球星的球隊沒得選。而球隊這個賽季也打算再來一次:隊內核心三人組威少(3850w),喬治(3300w)和亞當斯(2500w)都身背大合約,OKC人將在2019-20賽季面臨超級奢侈稅。但球隊相信隨著金州勇士的最終衰落,一個健康程度更佳,磨合更好的雷霆隊有能力在重新洗牌的西區一戰。但有個問題困擾著雷霆:威少和喬治的組合併不來電。或許你要指出,確實上賽季喬治受肩傷困擾,但有著這個級別球星核心的球隊不應該在過去兩年的季後賽里僅贏下三場比賽。所以當喬治的經紀人阿隆-明茨通知雷霆總經理薩姆-普萊斯蒂請求而不是要求交易時,這對後者來說既是個沉重的打擊,也是一個額外的饋贈。雷霆依舊會在核心之間的化學反應,隊內年輕人的成長和角色球員的補充來穩定球隊表現上投下賭注。但如果喬治不那麼傾盡全力,外加這個休賽期完成的手術將讓他錯過下賽季開賽之初的幾周比賽,雷霆的處理一旦稍顯遲疑,那麼請求便不再是請求,而更像是一柄高懸在球隊頭上的達摩克斯之劍。到那時候,球隊所具備的交易優勢將不復存在,而球星離隊的要求卻會接踵而至。開弓沒有回頭箭,你沒法勸喬治回心轉意。有的人試圖找出那個應該背鍋的人——也許是喬治,也許是威少,或者看看普萊斯蒂,又或者總教練比利-多諾萬也拉出來開會——但如果你真的想找出背鍋俠的話,不妨就怪這個球隊所在地方。

雷霆的建隊史就是一部跟地理位置對抗的奮鬥史,而這次,沒什麼能阻擋喬治再與洛杉磯聯繫上了。雷霆曾經擊敗過一次洛杉磯,但那是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而隨著整年招募工作的結束,球隊再沒有更多能吸引喬治的東西了。喬治與威少的關係是招募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威少做了他應該做的,兩個人在場內外都有著不錯的關係。 但很多消息人士表示,即便喬治的交易請求震驚了很多隊里的人,但威斯布魯克並沒有試著改變他的想法。 過去兩個賽季里,威少和喬治的關係可能是球隊里最穩定牢固的事情,兩個人之間並沒有什麼能讓喬治做出請求交易的分歧。

但威少希望自己能有所掌控,甚至是去年雷霆以威少名義舉辦的派對上,他都對來訪的500名賓客的人選慎之又慎,並且附加了一些條件。他的行程習慣安排如機器般精密——訓練后在同個籃筐練習投籃,在不同日子的同一個時間抵達球館,賽前的準備活動和停車位也是既定不變的,每件事一如往常。 所以當科懷-倫納德向喬治拋出如四分衛那樣的橄欖枝,而威少沒能再次成功說服喬治之後,雷霆其實已經輸了。普萊斯蒂並不如人們想象中的那樣心碎,他在之前就經歷過了球星的離隊。如果要用感受來描述的話,不如說是一種如釋重負。 雷霆的休賽期計劃已經執行了一半,所以人們的失望更多在於這個時間點。球隊續約了納倫斯-諾埃爾,簽下了邁克-穆斯卡拉和亞歷克斯-伯克斯(交易之後球隊讓伯克斯重新考慮未來,後者之後與勇士簽約。)

雷霆白白失去了杜蘭特,但喬治不同,他還有合約在身。管理層將在一個晚上搞定這筆交易,並且儘可能的得到可能三年擺爛才會得到的回報。從快艇那裡得到的回報自然是令球迷瞠目結舌,但被大家所低估的是,雷霆自己的選秀資產又一次變得有價值起來,其後,球隊又從與火箭的威斯布魯克交易里得到了更多的選秀權。 選秀權是讓球隊便於恢復實力的方式。雷霆眼下有很多方法可以去建隊,先通過選秀,再通過培養,然後進行獲得下一個可以得到的球星。那都是很現實的途徑。 但我們也有更加情感的角度,那個看到了這個時代結束的角度,看到了威少在他巔峰期披上其他隊的球衣的角度,看到了一支選中杜蘭特,哈登,塞爾吉-伊巴卡和威少的潛在王朝球隊已然隨風倒塌的故事。

對威少來說,他的路人緣早就已經寫就了——沒人希望和他一起打球——但與外界的猜測和賠率反映所不同的是,泡椒選擇了留下。威少為那個決定感到高興,那就像是他作為隊友的評價被重寫了一般。某種程度上,這是他自MVP賽季后最美妙的時刻。隨著喬治蛻變為MVP的有力候選人,上賽季的大部分時間裡雷霆的表現都很好。但隨著喬治面臨傷勢,表現平平,威少接過了雷霆的重擔,球隊也面臨調整。每個人打球時都伴隨著威少充滿動力又無所顧忌的「把球給我投出去」的喊叫而緊張。上賽季是他表現最糟糕的賽季之一。他的表現不穩定,而他與教練,球隊工作人員與媒體間的緊張關係也偶有顯露。很多人覺得威少的領袖風格,讓旁人覺得他就是個混蛋,喬治也承認在他們成為隊友前他是這麼認為的,但如果你進入了更衣室,你就會見到真正的威少——他風趣又會陷入思考,可信賴而又負責任。威少喜歡打斷記者對隊友的採訪,「告訴他們我是個糟糕的隊友!」威少樂於讓別人猜不到他在想些什麼。

喬治和杜蘭特的離開都不是因為威少,但他們沒有留下也不是因為威少。82場比賽足夠體會到威少是個什麼樣的人。例行賽的每場比賽都是最重要的比賽,即便是2月份一場不起眼的勝利也會決定到季後賽排位壓力。威少從2008年被選中以來一直未變,雷霆也堅持的支持他。但隨著球隊越來越可能開始重建之旅,球隊和球員雙方陣營都看到了那個可能的結果。 雙方當然可以選擇繼續合作,用從快艇那裡得到的部分籌碼再來一次補強,但雷霆想做對威少最好的事。雷霆在過去的11年裡是大聯盟中小球市奇迹的代言人,他們通過精準計算后兵行險招和妙手選秀積累了足夠的競爭力。而現在的他們是跟影響NBA進程的事物抗衡失敗后的最新例子。那是讓勒布朗-詹姆斯去了洛杉磯,讓凱文-杜蘭特去了布魯克林,也讓保羅-喬治離開了奧克拉荷馬城的事情。威少是站到最後的人,他不會再這樣的。

我們曾經認為杜蘭特才是會留到最後的球員,那個永遠都不會離開的人,那個為小球市OKC量身打造的人。那種聯繫曾經真實存在,但沒能根植於這片土地。在杜蘭特離開之後,威少表達了他的忠誠,很明顯每個人都明白:威少是伴我們成長的人。2017年威少續約之後表示,「沒有比奧克拉荷馬城更好的地方了。」「這裡的人們培養了我,我十八九歲的時候就到這裡了。你們為我做了很棒的事情。經歷過起起伏伏,你們始終支持我,我很感激,毫無疑問當我有機會表示對你們忠誠時,這是我的首要選擇。」「忠誠是我堅持的原則。」威斯布魯克不是第一個退休球衣的雷霆球員,這份榮耀是屬於尼克-科林森的,但他會是第一個擁有自己塑像的人。他是隊史之王,也是最後一個留下的人,他代表了雷霆隊史第一章的興衰榮辱。他見過了高峰與低谷,經歷了喜劇與悲情,品嘗過成功與失敗,他迄今走過的路是隊史的全部。明天就是羅素-威斯布魯克日,以後每一天也都會是,但那對雷霆來說是新的一天,一個最終再次啟程的日子。

 

「BlueAlliance翻譯」奧克拉荷馬雷霆:人來人又往,興衰起且落 由  MrUnmelted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532821.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