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王朝落幕的必然,勇士新的開始也是好的開始

「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伴著有節奏的打擊樂,這句歌詞被反覆吟唱。寫於1989年的這句歌詞,用來形容現在的NBA,依然適用。隨著聯盟在這個夏天進入雙核時代,群雄四起,那支五年三冠,開創小球旋風的金州勇士,好像在總冠軍賽過後,在自由球員市場引爆人們HIGH點之後,已經被大部分人遺忘在了角落之中。

人們開始談論洛城雙雄的故事,像福爾摩斯一樣,去尋找一筆筆交易背後的蛛絲馬跡,去研究性格內向是否在招募時有更大魔力。人們鍾情於尋覓背叛與守信的事蹟,像看宮鬥一般去揣摩球員和經紀人的關係。人們喜歡看故事中加入夢想的調調,一邊歡呼於Russell Westbrook和James Harden的重聚,二少聯手,重新追夢,一邊嘆惜於Chris Paul回到了夢想開始的地方,但夢想卻面臨破碎。

當初的勇士有多熱鬧,現在的勇士就有多落寞。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人們期盼著獅子倒下,獅子倒下意味著其他猛獸就有機會爭奪地盤,如今,曾經不可一世的雄獅的確倒下了,可是,我們不妨看看這頭獅子倒下前,所做的那些及時止損的操作。

在Stephen Curry和Bob Myers還未趕到紐約拜訪Kevin Durant,以試圖勸說他留下時,Durant就已經宣佈簽約籃網。從那一刻起,勇士團隊應該就已經開始著手下一步的計畫了。他們沒能說服Durant留下,但是讓後者願意配合球隊和籃網完成了先簽後換,正是得益於此,勇士才得到了今年夏天最重要的補強——D’Angelo Russell,儘管這是一筆被很多人不看好的交易,ESPN也僅僅給出了C-的評級。

在完成這筆交易之後,勇士為了使薪資總額下降到硬薪資上限之下,接連送走了Iguodala和Livingston,同時也搭上了選秀權,為了Russell看似付出不小。但同時,勇士的其他操作,依舊不錯,他們用目前可以拿出的籌碼,換來了還算可以的一些牌。

勇士以2年440萬美元的合約簽下Willie Cauley-Stein,一年底薪合約拿下Alec Burks,2年395萬美元得到Glenn Robinson III,用Damian Jones和2026年次輪選秀權換來老鷹隊的前鋒Omari Spellman,以3年420萬美元簽下次輪41號秀Eric Paschall,同時以3年1500萬美元續約硬漢Kevon Looney。可以想見,Bob Myers在那段時間開了多少個外掛,才完成了這些操作。

最終,勇士組建起了一支極具特點的球隊,後衛線豐富,內線資源不錯,但鋒線薄弱的陣容。今年夏天最大的補強當然是Russell,勇士此舉的目的,短期自然是彌補Klay Thompson傷缺的影響。新賽季,Russell和Curry的組合,依舊會是聯盟攻擊力最強的後場雙槍之一。

上賽季Russell在擋拆上的出色表現,場均策動11.4次擋拆,僅次於Kemba Walker,足以讓我們期待他在勇士運用這一招式的效果,再加上身邊擁有Curry,有了庫有引力的加持,Russell的擋拆乃至其他持球進攻的效率應該不會太低。但Russell讓人擔心的地方也很明顯——防守端的表現,這只能寄希望勇士的調度和其自身的積極性。

勇士在下賽季能夠依靠後衛線去保證自己的攻擊性,在Klay歸來前,更多的防守任務則落到了內線的肩上,還好有Green、Lonney等人的鎮守,他們的靈活換防還是能夠解決一些問題,但鋒線的缺失,依舊會讓人無比懷念Iguodala的切球和靠譜的防守。

這就是勇士的現狀,他們沒有選擇擺爛,他們通過及時止損的操作,讓球隊在西區依舊具備競爭力,但冠軍看起來確實有些不可及。這是一支被人們低估、冷落的球隊,這是王朝落幕的必然。扔掉包袱之後,新的開始也未嘗不是好的開始。起碼,曾經熟悉的面孔,最重要的三人組還在,Curry、Klay、Green,初代勇士的核心依舊在那裡。

「時光一言不發,穿過榮光和寂寞,枯萎成回憶」,這是新的時代了,願你依舊熱愛。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