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NBA未來面臨的幾大問題!聯盟如何解決超巨們的「類似」非法引誘加盟…

今年休賽期可謂是精彩又刺激。在這個聯盟裡上演了:選秀夜交易;超巨們為了並肩作戰而舉行祕密會議;球隊令人驚喜的快速重建。聯盟高層們和球迷們一樣感到震驚。我們來看看聯盟裡的人都在討論些什麼,以及這個夏天會對未來產生怎樣的影響。

雷霆選擇了哪條路?重組還是重建?

交易掉Paul George,Russell Westbrook,Jerami Grant之後,雷霆隊手裡抓滿了選秀權。他們之後的工作是:

  • 兩個2020年首輪選秀權(其一受輕微保護)
  • 兩個2021年首輪選秀權
  • 兩個2022年首輪選秀權
  • 兩個2023年首輪選秀權(其一可能會順延至2024年)
  • 三個2024年首輪選秀權
  • 一個2025年首輪選秀權
  • 三個2026年首輪選秀權

加起來在七輪選秀中總計15枚的選秀權。將在Paul George交易中從快艇得來的控衛Shai Gilgeous-Alexander考慮進去,並上積累更多交易籌碼的可能性,諸如中鋒Steven Adams,前鋒Danilo Gallinari,或是控衛Chris Paul,雷霆隊或許比聯盟歷史上任何一支球隊的重建都更有優勢。別向他們的總經理Sam Presti問起這些,雷霆隊可不喜歡。

「在交易掉Paul George以後,Sam表現得就像他家的狗死了一樣,」一位排名靠前的球隊高層最近告訴我,他也補充到即使重建過程令人沮喪,但是年復一年球隊止步季後賽首輪同樣如此。「Sam不會承認這件事,他太聰明瞭以至於他並不瞭解這支Westbrook的球隊已經到達了上限。」每一段和聯盟高層們的電聯以及在拉斯維加斯的夏聯都明顯預示著這樣的想法:不管球隊和球迷對失去一名球員有多痛苦,尤其是自雷霆搬到奧克拉荷馬城後,這名球員一直是球隊的基石,但雷霆現在的處境要好一些。

聯盟高層們稱雷霆是這個夏天最大的贏家,這支隊伍有最光明的未來以及運氣。「Kawhi的招募讓雷霆隊出局了,」西區球隊的一位高層上週末表示。「Paul George的這樁交易使他們在交易Russell時沒有遭到強烈反對。」

這位高層也提及在球隊首輪負於拓荒者後,Westbrook早在Leonard招募George前就依憑球員選項和Presti進行過第一次有關他本人未來的談話接觸。聯盟消息來源透露,這並不是Westbrook首次有過離隊的想法,在Kevin Durant於2016年離開雷霆之後,Westbrook並沒有考慮續約,雷霆隊接到了關於他能否上場的電話。Westbrook最終簽下了一份為期五年,價值2.068億美元的續約合約,但連續三年的首輪失利之後,他離開了。

Leonard渴望George,James Harden想要Westbrook,但Presti本不必讓他們得償所願。他做了一個選擇,即使這個選擇讓痛苦相伴著他。一些高層公開了Presti表面上的沮喪:一個小市場球隊的經理最近總結了那些擔心這個夏天如何展開的人的感受:「Sam買了一堆球員,但是當他們的明星球員要求被送到大球市時,下一個小市場球隊會得到什麼呢?」並非所有球隊都能如此幸運。這樣的事情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直到NBA採取一些幹預措施。」

如何解決類似非法引誘這個問題?

NBA總裁Adam Silver最近表示聯盟計畫重新審視和重置有關非法招募的規則。制定我們無法執行的規則是毫無意義的。這傷害了整個聯盟的誠信,」他補充道。每個人都知道這是個問題;問題是如何解決它。NBA不可能對每個球員、高層和教練都進行全面監控,也不可能追蹤他們所有的簡訊。監管一切是不可能的。不是每個人都會登臺Jimmy Kimmel的真人秀!聯盟只有在球隊提出指控的情況下才會調查此事,就像溜馬隊在2017年所做的那樣。NBA發現湖人隊總經理Pelinka和Paul George的經紀人Aaron Mintz談到George可能會在與溜馬隊簽約期間加盟湖人隊。湖人隊被罰款50萬美元。

有關玩弄規則的事情層出不窮,自從Kawhi祕密會見George並招募後者的消息被爆出,同時Kevin Durant戲法般與網隊簽約,甚至都沒有知會球隊。在自由市場開啟前,合約細節從未被披露。對於這些真的有辦法嗎?回到湖人因非法招募George而被調查這件事上,ESPN的Ramona Shelburne指出NBA調查了George和當時的湖人助理教練Brian Shaw的釣魚之旅。沒有辦法證明每一個非法招募的例子;這就是為什麼我採訪過的許多高層更關心留住明星,而不是監督可能與他們交談的人。

超級頂薪曾應該是一個法子。可它失敗了。不計其數的明星們放棄他們的特權,順帶放棄了更大一筆保證金。當一份超級頂薪的合約被簽下,球迷和高層們幾乎立刻就把它視為一份累贅合約。一些高層已經開始猜測NFL式的特權標籤是否可行,不過美國國家籃球運動員協會不太可能同意對球員自由進行如此嚴格的限制。在NFL當中,一支球隊出於對連續三年不斷攀升的成本的考慮可以使用一次特權標籤來保留一名球員。也許NBA可以允許球隊支付給它的特權球員的薪資遠遠超過目前的最高合約,但只有薪水計算為頂薪納入空間。舉個例子,當Giannis Antetokounmpo在2021年成為一名非限制性自由球員時,密爾瓦基公鹿可以賦予他一份特權,即在當年支付給他相當於薪資上限一半的薪水,而不是當前最高額35%的起薪,但這僅僅算作薪資上限的35%。如此球隊就將不會因重新簽下自家的明星而難以運作,而是可以通過支付更高額的薪資來留住他們。

但是倘若有老闆不願付錢,又會發生什麼情況呢?或是如果心懷不滿的球員執意鬧事,造成那種NFL每年都要處理的合約糾紛又該如何呢?支持這種想法的NBA高層們清楚這樣的擔憂,但他們認為,這至少給了他們另一種選擇,球員們將因此得到回報。NBA總是允許球隊只使用一個賽季的特權標籤,並且仍然允許球員以高於最高薪資的價格與球隊商討一份薪水。但是球員們甚至可以在合約期內更早些時候公開表達他們的不滿,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等待,特權標籤就會出現。想像一下,如果馬刺知道他們可以在2019-20賽季簽下Leonard,Kawhi Leonard與馬刺的情況會有多麼的不同。

一名高層預設的另一想法是在某些合約中含納一份球隊或球員無法放棄的交易否決權。這會防止快艇在交易掉Blake Griffin之後的數月重新簽回他並且預防像George這樣續約合約剛簽完一年就尋求交易的球員。但是如果球隊或球員並沒有簽下那些合約,這樣的選擇就是沒有意義的,因為無論哪方都不想受到限制。

沒有什麼想法是十全十美的,無論規則如何變更,球隊會繼續非法招募球員——除非有令人不敢踰越的懲罰措施出現。 「假設懲罰是蹲兩年號子,你會闖紅燈嗎?」一名高層在夏聯問到我。「球隊不會有太多非法引誘如果有高於罰款以外的懲罰舉措。」

這位高層提及,Silver本應該以NFL總裁Roger Goodell於2007年因新英格蘭愛國者隊使用攝影機拍攝場邊手勢而懲罰他們的做法,同樣對待湖人對George非法引誘的個案。「Goodell被粉絲們討厭但至少他受人敬畏。就像(前NBA總裁)David Stern般。沒有人害怕Adam的懲罰。那是我們所需要改變的。」

大多數與我交談過的高層們都希望被發現非法招募的球隊會受到剝奪首輪籤的懲罰。「籃球方面的運作需要一針見血,而不只是對老闆們的錢包作出處罰,」另一名高層說到。其他人想得更遠,建議除了剝奪籤位之外,球隊在數年內不能交易任何選秀權。如果懲罰是如此嚴厲,湖人將不會決心交易得到Anthony Davis——很明顯他們要承受一份大得多的處罰。

「你以為George是唯一一位被非法招募的球員?只不過溜馬是唯一一支認為值得為此事發聲的球隊。」一名東區高層在本週說到。「這只會變得更糟,除非Silver和NBA開始表露出他們真的很在意這種事情。」

誰是下一名蠢蠢欲動的球星?

在聯盟解決好非法招募這件事情前,這還會有一段時間。同時,你會發現明星球員們被拖入流言蜚語之中。單單這個夏天,入選2018-19賽季最佳陣容的十五名球員有六位改庭換面。更大的變動在所難免。誰會是那下一個呢?

高層們一致認同明年的選擇會更少,大多數都是二流甚至三流球星。以下是這些球員的名單:

巫師隊的John Wall或是Bradley Beal:聯盟消息來源透露Bradley Beal當前並不會被交易,雖然那會在交易截止日前有所改變。

騎士隊的Kevin Love:在被優質報價前,球隊想要看到Kevin Love是健康的。

馬刺隊的DeMar DeRozan和LaMarcus Aldridge:如果聖安東尼奧處在季後賽行列,對於球隊來說,比起白白放走球員們,交易掉他們的非限制性自由球員是最好的選擇。

暴龍隊的Kyle Lowry,Marc Gasol和Serge Ibaka:自從Masai Ujiri 2013年上任以來,就已經想要重建球隊了。現在該是他顯身手的時候了。

雷霆隊的Chris Paul,Steven Adams以及Danilo Gallinari:重建已然開始。在Gallinari健康的前提下,為他謀得下家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Paul和Adams可能會是奧克拉荷馬的阻礙。

很難預測哪些球員是長期不會被交易的,但是正如我在一月份寫的那樣:球隊們覬覦著Ben Simmons(76隊),Devin Booker(太陽),以及Karl-Anthony Towns(灰狼)。這三名球員現在都處在合約期內,但是如果太陽或狼隊一直這麼輸下去抑或Simmons在費城的地位下降,情況就會有所不同。然後,真正的大魚,將會在兩年後遊入自由市場…

Giannis Antetokounmpo是走是留?

字母哥是球隊追尋的下一條大魚——我的意思是,通過非法招募。公鹿隊上賽季幾乎抵達了總冠軍賽,大家都知道,字母哥愛著密爾瓦基;他說過他想做一輩子的公鹿人。自打他新秀時期就與他很熟絡的消息來源今年早些時候告訴我,在2021年他不會離開,他和Kevin Garnett一樣固執,後者在連續輸掉幾個賽季之後依然忠誠地留在明尼蘇達我也認為字母哥會留下,但是在經歷了這個夏天的變動之後,你怎麼能自信地去賭球員的去留呢?

公鹿隊可能連續兩闖總冠軍賽,然後字母哥長期留隊,或者就是兩次折戟次輪,這會使得他心生去意。誰知道呢?這種不確定性才是關鍵,所以其他球隊得做好他成為自由球員的準備。

公鹿的壓力如山倒。在自由市場失去了季後賽期間可能是球隊當中第二好的球員——Malcolm Brogdon,密爾瓦基將他交易至溜馬。球隊不得不在2020-2021賽季前以總計7000萬美刀的代價留住Khris Middleton,Brook Lopez,Eric Bledsoe以及George Hill。在交易市場,他們失去了重要補強的機會,除非諸如Middleton這樣的核心球員離開,否則在2021年的薪資空間內不會有大手筆的簽約。同時,其他球隊正在以廉價合約組建年輕的陣容核心,同時保證球隊有能力簽下字母哥以及第二位球星。

薪資上限可能會在2021年有巨大變動,然而許多擁有天賦球員的球隊在那時劍指簽下兩份頂薪,那些天賦球員仍處於新秀紅利合約期內,比如聖安東尼奧,紐約和亞特蘭大。像是芝加哥,邁阿密和多倫多這樣的球隊只要做出相應人員調整,也能創造出兩份頂薪合約的空間。對於任何一支球隊而言簽下字母哥或許是個白日夢,但大量的後備選擇表明這值得一試。2021年休賽期有Bradley Beal,Rudy Gobert,還有C.J. McCollum——加上Kawhi Leonard和Paul George。薪資空間最靈活的球隊有能力向那些球員豪擲千金——當然也包括字母哥。

或許這樣做是錯誤的呢?

2021年的自由市場會是與眾不同的。去年,據ESPN報導,火箭隊向聯盟正式提議將自由市場開啟日的時間提前到選秀日前。多名聯盟高層表示,由於選秀權的價值不斷縮水,違規引誘增加以及名單變動加劇,這一想法得到了支持。無論如何,球隊在選秀前就已經開始了自由球員的選拔,所以與其在瞭解他們必須等到自由市場開啟後才能操作的前提下限制球隊運作,為什麼不將這一流程付諸行動呢?

最近幾年,球隊似乎更頻繁地使用選秀權來創造薪資空間而非削減薪資總額,就像熱隊為了獲取Jimmy Butler而做的那樣。選秀權是很有價值的,但是比起操作薪資空間帶來的可能性,誘人度還是遜色許多。一枚選秀權可能兌現成De’Aaron Fox這種級別的潛力新秀,也有可能成為交易中包含的甜頭,比如送走老將或是將定義未來的球員帶回陣中。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