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影跡] NBA球星們為過去自己的不成熟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還要酸民幹嘛?

如果道歉有用,還要噴子幹嘛?——作者/春枝

當Dwight Howard對著鏡頭說,每個人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成熟度,曾經的他顯然對Kobe所達到的層次一無所知,他一度怨恨Kobe罵他「軟蛋」,但如今對此唯有感激,因為時至今日他才明白Kobe當年的良苦用心時。

當魔獸對著鏡頭說,每個人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成熟度,曾經的他顯然對Kobe所達到的層次一無所知,他一度怨恨Kobe罵他「軟蛋」,但如今對此唯有感激,因為時至今日他才明白Kobe當年的良苦用心時。

誰都看得出,很大可能被灰熊裁掉,面臨無球可打窘境和私生子撫養壓力的魔獸,如此「成熟」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在舊地洛杉磯謀得一席之地。

誰都看得出,很大可能被灰熊裁掉,面臨無球可打窘境和私生子撫養壓力的魔獸,如此「成熟」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在舊地洛杉磯謀得一席之地。

畢竟這裡有燈紅酒綠,有花天酒地,有無處不在的鎂光燈,有好萊塢,有一切契合他籃球哲學——快樂籃球的元素。

畢竟這裡有燈紅酒綠,有花天酒地,有無處不在的鎂光燈,有好萊塢,有一切契合他籃球哲學——快樂籃球的元素。

但內線坐擁Anthony Davis+DeMarcu Cousins的湖人不可能理睬這名曾經鬧得滿城風雨的舊將,擁有Ivica Zubac和Montrezl Harrell的快艇也沒必要招攬一個更衣室麻煩。洛杉磯,魔獸是回不去了。

但內線坐擁Davis+Cousins的湖人不可能理睬這名曾經鬧得滿城風雨的舊將,擁有祖巴茨和哈雷爾的快艇也沒必要招攬一個更衣室麻煩。洛杉磯,魔獸是回不去了。

作為魔獸的道歉對象,Kobe並沒有回應。那年抱著「我來教你奪冠」「等我退休之後你就是洛杉磯之主」念頭接納魔獸的他,只需一個賽季的共處,便將後者在心中的分量貶至塵埃。

作為魔獸的道歉對象,Kobe並沒有回應。那年抱著「我來教你奪冠」「等我退休之後你就是洛杉磯之主」念頭接納魔獸的他,只需一個賽季的共處,便將後者在心中的分量貶至塵埃。

拋去為再就業而低聲下氣的因素,從聯盟第一中鋒、未來名人堂候選人一路顛沛流離跌落至谷底的魔獸,或許真的讀懂了Kobe當年不近人情的鞭策,才有了這番歉言。

拋去為再就業而低聲下氣的因素,從聯盟第一中鋒、未來名人堂候選人一路顛沛流離跌落至谷底的魔獸,或許真的讀懂了Kobe當年不近人情的鞭策,才有了這番歉言。

2012年,連續兩年折戟西區準決賽的湖人一舉簽下魔獸+ Nash,Kobe+(原產魔術的)超級內線的組合一度讓人們看到了湖人迅速復興的希望。

2012年,連續兩年折戟西區準決賽的湖人一舉簽下魔獸+納什,Kobe+(原產魔術的)超級內線的組合一度讓人們看到了湖人迅速復興的希望。

但帳面實力最終淪為笑談,Kobe和魔獸唯一共事的賽季沒有迎來崛起,卻開啟了飛俠悲情謝幕的序曲。而仍在高估值期的魔獸欣然轉投火箭,在成為球隊老大的迷夢中、在休士頓諸多名將的簇擁下迎來生涯最後一次榮光,和下一次墮落。

但賬面實力最終淪為笑談,Kobe和魔獸唯一共事的賽季沒有迎來崛起,卻開啟了飛俠悲情謝幕的序曲。而仍在高估值期的魔獸欣然轉投火箭,在成為球隊老大的迷夢中、在休士頓諸多名將的簇擁下迎來生涯最後一次榮光,和下一次墮落。

想跟Kobe道歉和說感謝的人多了去了,魔獸在他眼裡可能真的算不上老幾。2017年,彼此冰釋前嫌多年的OK組合在一檔談話節目中促膝長談,大鯊魚收起了平日裡的嬉皮笑臉,向昔日黃金搭檔鄭重道歉。

想跟Kobe道歉和說感謝的人多了去了,魔獸在他眼裡可能真的算不上老幾。2017年,彼此冰釋前嫌多年的OK組合在一檔談話節目中促膝長談,大鯊魚收起了平日裡的嬉皮笑臉,向昔日黃金搭檔鄭重道歉。

「當我們(2009年)一起拿到全明星MVP時,你讓我把獎盃帶回家給孩子,那一刻我意識到,我覺得我搞砸了一些事情……我跟自己說,真的很慶幸跟你一起拿到三連霸,但我那些年對你真的很混蛋,我欠你一個道歉。」

「當我們(2009年)一起拿到全明星MVP時,你讓我把獎盃帶回家給孩子,那一刻我意識到,我覺得我搞砸了一些事情……我跟自己說,真的很慶幸跟你一起拿到三連霸,但我那些年對你真的很混蛋,我欠你一個道歉。」

Kobe自然欣然接受,這對可能(不服可以去掉「可能」)是史上最具統治力的內外線組合,並肩作戰,也明爭暗鬥了了8年,退休後商業互吹、互相站臺,偶爾聚首一起懷念過去的崢嶸歲月。

Kobe自然欣然接受,這對可能(不服可以去掉「可能」)是史上最具統治力的內外線組合,並肩作戰,也明爭暗鬥了了8年,退休後商業互吹、互相站臺,偶爾聚首一起懷念過去的崢嶸歲月。

曾經Shaquille O’Neal憎惡Kobe的唯我獨尊,Kobe看不慣O’Neal「老子天賦擺在那,炸雞漢堡照樣花式幹翻你們」的慵懶心態,加之管理層、教練不合時宜的介入,兩人最終分道揚鑣。

曾經O'Neal憎惡Kobe的唯我獨尊,Kobe看不慣O'Neal「老子天賦擺在那,炸雞漢堡照樣花式幹翻你們」的慵懶心態,加之管理層、教練不合時宜的介入,兩人最終分道揚鑣。

成長中的誤解大多因為太過自我,但一起成長、相互成就過的人,時過境遷後的釋懷、理解和歉意反而更能加重彼此的尊重。

成長中的誤解大多因為太過自我,但一起成長、相互成就過的人,時過境遷後的釋懷、理解和歉意反而更能加重彼此的尊重。

2019年,離開騎士兩年的Kyrie Irving致電LeBron James,為自己當年的不成熟道歉。2017年,Irving的離隊鬧劇使得LeBron陷入「球霸」和阻礙年輕人成長的質疑聲中。

2019年,離開騎士兩年的Irving致電LeBron,為自己當年的不成熟道歉。2017年,Irving的離隊鬧劇使得LeBron陷入「球霸」和阻礙年輕人成長的質疑聲中。

出道之處,Irving一度填補了LeBron第一次出走後克城的偶像真空期,但當後者4年後宛如出走多年的皇帝班師回朝,Irving順理成章淪為繼位遙遙無期的王儲,心理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出道之處,Irving一度填補了LeBron第一次出走後克城的偶像真空期,但當後者4年後宛如出走多年的皇帝班師回朝,Irving順理成章淪為繼位遙遙無期的王儲,心理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直到自己在塞爾提克遭遇重傷,在更衣室與年輕隊友漸行漸遠,Irving才明白高處不勝寒,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想成為球隊領袖意味著承擔旁人難以想象的壓力。

直到自己在塞爾提克遭遇重傷,在更衣室與年輕隊友漸行漸遠,Irving才明白高處不勝寒,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想成為球隊領袖意味著承擔旁人難以想象的壓力。

LeBron何嘗沒有年輕過。2010年,他在舉世矚目的「決定1.0」中當眾抽了母隊一耳光,招來騎士老闆怨毒極深的公開信和昔日擁躉不可遏制的怒火。

LeBron何嘗沒有年輕過。2010年,他在舉世矚目的「決定1.0」中當眾抽了母隊一耳光,招來騎士老闆怨毒極深的公開信和昔日擁躉不可遏制的怒火。

直到2014年重返騎士,LeBron才和Danny Gilbert互致歉意。Gilbert說他對那封公開信追悔莫及,LeBron則說他希望「決定」永遠沒有在電視上發生過。

直到2014年重返騎士,LeBron才和Gilbert互致歉意。Gilbert說他對那封公開信追悔莫及,LeBron則說他希望「決定」永遠沒有在電視上發生過。

如此才有了騎士4年4進總冠軍賽並奪得隊史首冠的輝煌篇章。當LeBron2018年再度離開克里夫蘭時,理解和不捨遠遠壓過了不解和怨恨。

如此才有了騎士4年4進總冠軍賽並奪得隊史首冠的輝煌篇章。當LeBron2018年再度離開克里夫蘭時,理解和不捨遠遠壓過了不解和怨恨。

比起巨星之間的惺惺相惜,勞資之間的坦誠相待,師徒之間因為蘊含著父子般的情誼而常常更加打動人心。Jerry Sloan病危的消息傳出,再次勾起了球迷「想Sloan罵Deron」的慾望。畢竟Deron Williams是在Sloan的悉心調教下才成為和Chris Paul並駕齊驅的頂級控衛,但他卻成了鐵帥傷心隱退的最大誘因。

比起巨星之間的惺惺相惜,勞資之間的坦誠相待,師徒之間因為蘊含著父子般的情誼而常常更加打動人心。Sloan病危的消息傳出,再次勾起了球迷「想Sloan罵Deron」的慾望。畢竟Deron是在Sloan的悉心調教下才成為和保羅並駕齊驅的頂級控衛,但他卻成了鐵帥傷心隱退的最大誘因。

2018年,在爵士的安排下,Deron當面向罹患帕金森病和路易體痴呆症的昔日恩師多次道歉,直至Sloan點頭接受。Deron說,自己當年太過年輕又太過固執和愚蠢,很多事情本該處理得更好,自己從Sloan身上學到的東西比任何教練都要多。

2018年,在爵士的安排下,Deron當面向罹患帕金森病和路易體痴呆症的昔日恩師多次道歉,直至Sloan點頭接受。Deron說,自己當年太過年輕又太過固執和愚蠢,很多事情本該處理得更好,自己從Sloan身上學到的東西比任何教練都要多。

自尊心如此強的Sloan,未必真的就憎恨這名關門弟子,他對Deron的情感或許更多的是惋惜——他本來有機會帶著Deron和Carlos Boozer這對復刻雙煞的組合達到更高的高度的。

自尊心如此強的Sloan,未必真的就憎恨這名關門弟子,他對Deron的情感或許更多的是惋惜——他本來有機會帶著Deron和Boozer這對復刻雙煞的組合達到更高的高度的。

與Deron和Sloan相比,Iverson和Larry Brown譜寫的師徒故事要圓滿得多。兩人有過將帥互敬互重的蜜月期。2001年,當Iverson捧著全明星賽MVP獎盃四處尋找Brown時,人們見證了兩人情同父子的親密。

與Deron和Sloan相比,Iverson和Brown譜寫的師徒故事要圓滿得多。兩人有過將帥互敬互重的蜜月期。2001年,當Iverson捧著全明星賽MVP獎盃四處尋找Brown時,人們見證了兩人情同父子的親密。

但蜜月期總是短暫的,因為籃球理念的衝突,桀驁不馴的Iverson和性格古板的Brown矛盾不斷,最終不歡而散。離開Brown後,Iverson終其職業生涯再也未能回到2001年的巔峰。

但蜜月期總是短暫的,因為籃球理念的衝突,桀驁不馴的Iverson和性格古板的Brown矛盾不斷,最終不歡而散。離開Brown後,Iverson終其職業生涯再也未能回到2001年的巔峰。

2016年,人生經歷了大起大落的Iverson在名人堂入選典禮上深情款款地說:「我多希望自己當時能多聽聽Brown教練的教誨,我就是個混蛋,他只是想幫我變得更好。對我而言,他就是最棒的教練。上帝把這麼好的教練帶到我身邊,我卻沒有珍惜,我當時太叛逆了。」

2016年,人生經歷了大起大落的Iverson在名人堂入選典禮上深情款款地說:「我多希望自己當時能多聽聽Brown教練的教誨,我就是個混蛋,他只是想幫我變得更好。對我而言,他就是最棒的教練。上帝把這麼好的教練帶到我身邊,我卻沒有珍惜,我當時太叛逆了。」

作為答案名人堂介紹人的Brown則說:「當我剛剛執教Allen的時候,他打球的理念和我的理念有所不同,但是我們還是建立了非常特殊的關係。在執教他的六個賽季裡,他每個晚上都在做著我從未見識過的事情。他可能是我遇到過的最出色、最具有競爭力的球員了。」

作為答案名人堂介紹人的Brown則說:「當我剛剛執教阿倫的時候,他打球的理念和我的理念有所不同,但是我們還是建立了非常特殊的關係。在執教他的六個賽季裡,他每個晚上都在做著我從未見識過的事情。他可能是我遇到過的最出色、最具有競爭力的球員了。」

沒有抹不平的稜角,就如沒有打不開的心結。再頑固不化的性格,在遇到對的人後,總會有大徹大悟的時候;再開不了口的道歉,到了合適的時候,自然會脫口而出。關於成長的誤解終將和解,但往事隨風,只餘回憶。

沒有抹不平的稜角,就如沒有打不開的心結。再頑固不化的性格,在遇到對的人後,總會有大徹大悟的時候;再開不了口的道歉,到了合適的時候,自然會脫口而出。關於成長的誤解終將和解,但往事隨風,只餘回憶。

就像Joey Crawford將罰出板凳席上的Tim Duncan引為裁判生涯最大的遺憾,想象著再次遇到 Duncan後,要跟他說一聲:「嗨,我犯了個錯誤。」

就像Crawford將罰出板凳席上的Duncan引為裁判生涯最大的遺憾,想象著再次遇到Duncan後,要跟他說一聲:「嗨,我犯了個錯誤。」

如今,退休的Duncan又坐回到馬刺板凳席上,而退休的Crawford可就再也沒有機會反手給他一個T了。

如今,退休的Duncan又坐回到馬刺板凳席上,而退休的Crawford可就再也沒有機會反手給他一個T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