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PG當眾被打臉?三年兩次申請交易,球員應該擁有更多話語權?

Paul George去快艇這事,真是沒完沒了。

事情大概是這樣,日前,快艇為兩位新援Kawhi Leonard和Paul George召開了新聞記者會,除了Steve Ballmer一頓激情澎湃的演講和展示新球衣之外,George也在記者會上還接受了採訪,在談到向雷霆申請交易之時,George表示「並沒有什麼意外,我們雙方都協調一致,最初的計畫便是再嘗試一年」,至於分開,George直言「這是雙方共同作出的決定」。

不過僅在一天之後,雷霆總經理Sam Presti就否認了George的說法,當時記者向Presti提問:「George說這是他的‘一年實驗’,你事先知道這個事情嗎?」Presti則回答道:「我想大家都聽到了George用到了‘共同’這一詞,我並不完全認同這個說法,因為這樣就表示我們想要交易George,這並不是我們在休賽期會優先考慮的做法。」

需要說的是,Presti並沒有對George的離開感到憤怒,反倒是感謝了對方,並且肯定了George及其團隊在整個交易過程中表現出來的職業性。他表示自己尊重這件事(George申請交易)被處理的結果,最終雷霆也從這筆交易當中收穫到了許多:「可能一個賽季結束後,他的合約還剩下一年,我們還會面臨這樣的情況,雖然我們會有更多的時間去準備,但是我並不認為我們能得到和這一次一樣多的回報。」

簡單總結下便是,George覺得這是「和平分手」,他和雷霆共同達成了現在的結果;Presti尊重這一結果,只是他並不太認可「共同」這一說法,因為在他看來,雷霆在這一次交易當中完全是處於被動的,不過Presti也承認,雷霆在這筆交易當中確實收穫的比想像中多,這樣的結果甚至會比George明年再申請交易來得好。

Presti和George都是這筆交易的參與者,我們相信雙方一定有過交談,只是我們很難去判斷到底誰說的是對的——尤其是所謂的「一年實驗」,這並不符合勞資協議的規定,所以即便是有,Presti也絕不可能承認。

我們能知道的大概只有,雷霆在休賽期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是想要補強的,否則他們也不會底薪報價Mike Muscala和Alec Burks。無奈後來發生了「George申請交易」事件,這才讓雷霆有了不同的考慮,並且最終送走了George、Russell Westbrook和Jerami Grant,開始了重建。

所以不可否認的便是,「George申請交易」是一切改變的開始,直到他申請交易前,雷霆還是想要以Westbrook和George為核心繼續打造陣容。可惜,George最終選擇了離開,這也導致了雷霆的變革。

這並不是George第一次在合約期內申請交易了。

時間回到2017年,在季後賽輸給騎士之後,還是溜馬一員的George就向管理層申請了交易,那時候的George還剩下一年合約,他指定了湖人作為下家。可惜湖人並沒有拿出足夠讓溜馬心動的籌碼,最終雷霆用Victor Oladipo和Domantas Sabonis和溜馬換來了George,在那之後,Oladipo成長為了溜馬的新核心,小Sabonis也差點在今年收穫了最佳第六人。

申請交易這種事,這幾年真是見怪不怪。

在George之後,Kyrie Irving、Leonard、Anthony David都有過類似的經歷,並且也都成功離開了母隊。不過George比較特殊,一來只有他一個人兩次申請交易,二來只有他是在合約還剩下兩年(第三年可跳出)的情況下申請。George的做法也引起了很大的討論,很多人覺得他缺少「契約精神」,但也有不少人覺得「球員應該擁有更多話語權」。

老實說,兩種說法我們都能理解,從球隊的角度來看,既然是簽下了合約,就有義務履行,畢竟該給的錢給了,該給的地位也給了;但是從球員的角度,既然球隊能夠交易自己,為何球員就不能提出交易?商業聯盟本就不該存在什麼「忠誠」,利益才是根本。

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這幾年「申請交易」才變得更加受關注——並非說之前就沒有發生過,歷史上也有過Kareem Abdul-Jabbar向公鹿申請交易之事,但有關「球員權利」的討論確實是近幾年才變得越來越多。對於球員來說,這的確是一件好事,但是對於整個聯盟的發展,尤其是對小球市球隊的發展,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儘管聯盟已經出台了「超級頂薪條款」幫助小球市球隊去留下當家球星,但是從結果上來看,這種通過獎勵金錢的方式並不能完全阻止「球員想去大城市的心」。最直接的便是AD,原本留在鵜鶘可以讓他獲得一份超級頂薪,可惜濃眉去意已決。需要說的是,George第二次申請交易則另外開拓了一種可能,那便是不一定要到合約年才可以申請交易,這種先例有可能會給很多小球市球隊造成更不好的影響。

Charles Barkley此前在節目裡就曾經說過,若是這種情況不能得到制止,也許聯盟會再次迎來停擺——這絕不是危言聳聽,此前在1998年和2011年,聯盟停擺都是因為勞方不滿於資方,即「球員不滿球隊」,倘若未來球員話語權越來越大,有可能會有「資方不滿於勞方」的情況發生,至於到時候會怎麼做,採取什麼樣的措施,球迷們能做的也只有吃瓜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