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Donovan Mitchell大學生涯口述史:「我們叫他外掛」

猶他爵士新星多諾萬-米丘才剛打了兩年NBA,就贏過扣籃大賽、進過新秀最佳陣容、有著阿迪達斯簽名鞋、兩年都參加全明星新秀挑戰賽、還入選了美國男籃世界盃大名單。

而這都要從米丘在路易斯維爾大學男籃總教練里克-皮蒂諾的手下打球說起。米丘身體素質爆棚,學習能力很強,飯量大,打遊戲也厲害;他也是一個不錯的鼓手,是美職棒大聯盟紐約大都會的鐵粉;而最重要的是,米丘競爭心很強。米丘大學兩年期間相處過的教練、隊友、制服組都說,米丘將來一定會是一顆明星,但他們都沒想到一切來得這麼快。

如下是米丘大學生涯的口述史,你將會看到這名小夥子是如何進化成一名樂透秀、如何進化成一名最有前途的新星。

註:以下人士的職位都以米丘大學時期為準。

邁克-巴拉多(助理教練):當時皮蒂諾教練叫我到他的辦公室說:「嘿,邁克。我兒子萊恩有個朋友住在康乃狄克州格林威治,聽說布魯斯特學院有個很好的球員,我需要你關注他。」所以萊恩-皮蒂諾是第一個讓我們關注多諾萬-米丘的人。那時米丘還默默無聞,他剛讀完高三(譯註:美國高中讀四年),下賽季就將是他打高中籃球聯賽的最後一年。已經有布朗大學之類的學校想要他,但是他好像不太想去。

大衛-帕吉特(籃球運營總監):他的高中生涯就像他的大學生涯、也像他的NBA生涯,他是突然爆發的類型。我們很幸運提前關注了他,那個夏天(2014年)他一下子就出名了。

巴拉多:那些榜單上的排名其實不重要,我們了解他的打球方式、也知道他是什麼類型。他符合我們的體系,他是我們路易斯維爾大學和皮蒂諾教練的完美人選。教練當時也是眼前一亮。

皮蒂諾(2014年):他打了五分鐘我就看上他了。包括他的打球方式、他的表現、還有他的一切。

米丘想去一所籃球名校,恰好路易斯維爾說想要他,給了他籃球獎學金,於是「這事就這麼成了。」2016年時布魯斯特學院男籃教練傑森-史密斯(譯註:不是上賽季鵜鶘球員,是重名)如是說。當時還發生了一件球迷們喜聞樂道的趣事,米丘正式參觀路易斯維爾大學的晚餐上,他中途去了趟洗手間,發了一條推特承諾自己就將進入路易斯維爾大學。

帕吉特:皮蒂諾教練從不在餐桌看手機,尤其是在招募新球員的時候,但是那天他的手機響個不停,米丘已經發了推特,但米丘還沒直接告訴教練。

巴拉多:米丘很棒,彈跳特別好,籃板嗅覺強,突破也犀利。我認識的人裡面,皮蒂諾教練最會評價一個球員。教練會說,多諾萬最好能投籃更准、更穩,再學會控球、組織,那他就會更上一層樓。而這兩件事米丘都做到了。

帕吉特:我們錄取他的時候,我們想象到他未來的模樣了嗎?並沒有。我覺得沒人猜得到。但我們至少知道他很有潛力,他有能力、也在努力變得更好。

Pitino (in 2014): He』s physically able to play any 2-guard in America, and he』s athletic enough. He』s very graceful. He』s a highlight film.

皮蒂諾(2014年):他的身體素質足夠打一名雙能衛,既優雅又勁爆,打球像集錦。

路易斯維爾大學招募到的2015級新生還有側翼登-阿德爾;後衛萊恩-麥克馬洪;前鋒雷-斯波爾丁。還有幾名研究生轉校進來(譯註:是學校招兵買馬以及大齡青年重新證明自己的機會),包括達米恩-李(德雷塞爾大學)和特雷-劉易斯(克里夫蘭州立大學)。米丘的隊友們對米丘的第一印象都很好,因為當時,用皮蒂諾教練的話說就是米丘「舉止像35歲」,因為米丘是那麼彬彬有禮、落落大方。

達米恩-李:他腦袋不大,當時還剃了一個寸頭,髮型跟現在不一樣。我能看出來他很強,但他也還很年輕。

登-阿德爾:我第一次見他,注意到了他的鞋。這小伙腳真大。(米丘曾說自己腳長35公分。)他很外向,等不及開始打球。當時是在肯塔基狂歡節上,有一個高中生籃球全明星賽,他一直把球拋向牆壁,反彈回來然後空接扣籃。真的就像腳底裝彈簧一樣。

萊恩-麥克馬洪:我第一次見他之前,看過他一個影片。他先是投中了一顆三分球,然後在球落地之前飛速跑過去又來了一記大風車扣籃。我震驚了。後來他又當著我們的面表演了一次,我……好吧,太強了,這小伙就是個怪物。

2015年的瘋狂三月,路易斯維爾大學止步精英8強,同年球隊核心韋恩-布萊克希爾(畢業)、蒙特雷茲-哈勒爾(2015年32順位)和特里-羅齊爾(2015年16順位)相繼離去,所以那年春季路易斯維爾招募到的高年級生達米恩-李和特雷-劉易斯就被認為是阿德爾、米丘、斯波爾丁成長起來之前的臨時核心。

李:我確認要轉校之後,米丘第一個給我發來簡訊說:「我很期待從你身上學到許多。」我剛降落時,他又給我發簡訊:「安全抵達?」我說是的。他說:「好的,等你好久了,今晚我們就去訓練吧。」我其實也想去訓練,但我沒想到一個大一新生也會如此好學。

劉易斯:我當時還在克里夫蘭州大,正準備要出發,然後我接到了一個不認識的號碼打來的影片電話。是米丘。他剛結束了布魯斯特學院的學業,來問我有關大學生活的情況和建議。他問我來上學需要帶什麼行李,他已經等不及要見我。他不停地問各種問題。我上高中的時候就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同學。

帕吉特(籃球運營總監):那年夏天皮蒂諾教練要帶波多黎各國家隊參加美洲男籃錦標賽。他很忙。所以是助理教練拉爾夫-威拉德在帶路易斯維爾的球員。當時米丘的身體素質已經很爆炸,雖然跟現在比還差得很遠。不過他投籃弧度太平,有些不太協調,所以是威拉德在調整米丘的投籃。

麥可-鮑登(影片協調員):當時斯蒂芬-柯瑞已經出名了,皮蒂諾教練也很看重投籃弧度。我們當時錄下米丘的投籃,觀察最高點在哪裡,以及這些最高點是否一致。我們還有一台測量投籃弧度的儀器。我們給米丘分析了他的投籃影片,也給他看了柯瑞的投籃,他從中學到了很多。

巴拉多(助理教練):路易斯維爾訓練營之後,我們帶著球員們去波多黎各一個星期,跟他們的國家隊和青年隊打比賽。訓練營之前,我在波多黎各和皮蒂諾教練呆了幾周,然後我回去之後,米丘的投籃就好很多了,有弧度,也很穩定。訓練營期間我們是一天雙訓,也是為了給那次去波多黎各做準備。之後然後在這段時間裡訓練波多黎各隊。米丘總會在一天訓練結束之後再回來練投籃。

鮑登:起初米丘的投籃弧度小於30度,之後他把這個弧度抬高了8到9度,他很享受這個過程,他為此也很自豪。

在波多黎各的第一晚,路易斯維爾「預備隊」77-79輸給了波多黎各青年隊。最後一次球權,米丘把球運丟了,壓根沒出手。

阿德爾:我回到更衣室看見他哭了。我是覺得,反正也是第一次跟這種檔次的對手交手。但他不一樣,他很好勝,他就是想贏球。

劉易斯:他真的很懊惱。我試著安慰他,說吸取教訓、下次會好的,他也能理解,但他真的對自己要求很高。他感覺他辜負了隊友和教練。他現在也會如此的。他很不想辜負球隊。夥計,這兄弟賽季還沒開始就這麼認真,他是真的很在乎籃球。

在波多黎各的那個星期,米丘也知道了皮蒂諾教練對自己的期望。

李:米丘當時震驚了。他看到皮蒂諾教練在劈頭大罵一個波多黎各青年隊的中鋒,說他移動太慢。

洛根-鮑曼(助理影片協調員):當時我們住在聖胡安的麗思卡爾頓酒店,我們一起吃飯,準備待會的比賽。米丘起身又拿了一盤義大利面,那盤分量很足,堆起來像一座山,我記得應該是阿爾弗雷多面。皮蒂諾教練在看我們吃飯,注意到了米丘,問他:「這是你第幾盤?」米丘還笑著回答:「第二盤。」那時我坐在桌子另一邊,我覺得此事不妙,教練肯定會生氣的。教練轉身問體能教練雷-加農:「米丘體重多少?」當時大約有100公斤左右吧。然後教練發火了:「米丘有這麼重?」此時全隊都不敢再吃飯了。

李:教練說:「這不行,太重了,這孩子必須減到93公斤以下。」

阿德爾:那次以後,他基本都不太敢再吃第二盤。

皮蒂諾(2016年):我那時不知道為什麼他體脂率不高、但防守端卻總被爆。100公斤的雙能衛也太重了。

米丘公開承認過,他的隊友也常調侃他飯量大、吃得多。

李:我和米丘會一起吃飯。我們常去格里夫酒吧(酒吧老闆是路易斯維爾男籃名宿達雷爾-格里菲斯*),點一些雞肉意麵、或是雙份雞肉加上德州土司、或是雞肉加華夫餅和甜薯條。也有可能去富士山飯店叫雙份的餐點,我感覺他食量不輸大胃王喬伊-切斯納特。他太能吃了。

(譯註:格里菲斯恰也是爵士名宿,1981年最佳新秀,米丘破過格里菲斯所保持的爵士新秀球員單場得分紀錄)

阿德爾:米丘真的很喜歡去富士山飯店。他總會往鐵板燒里多加米飯、多加蝦、多加雞肉、還要加很多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馬特-梅蘭德(球隊經理):米丘有一次在學校過生日,他媽媽往學校訓練館里送了一個蛋糕。每個人都吃了一塊。然後皮蒂諾教練來了,看到米丘正要吃他的那一塊,皮蒂諾教練就瞪了他一眼,好像在說:「我可不知道你小子該不該吃那個。」然後過了一會米丘就走到我身邊說:「嘿,你能幫我藏一塊嗎?」

劉易斯:這種事經常發生。他經常會多吃一大盤,還要我們替他保密。這事他常干,我也有好幾次承擔了這種任務。

阿德爾:他還會讓我去給他拿一盤。

劉易斯:我阿姨也住在路易斯維爾,我經常去她家蹭飯。有一天,她專門做了很多,我就帶了米丘還有其他幾個人一起去。當時我們吃的是豬排,結果米丘吃了超級超級多,他真的是不停地在吃。直到今天我阿姨還叫他「豬排男子」。

鮑登:米丘當時去參加NBA聯合試訓,我就去打掃他的宿舍。我真的從來沒見過那麼多糖紙。他肯定是有橡皮熊軟糖的贊助,要不怎麼可能掃出來五六十袋包裝紙。

米丘大一賽季即進步斐然。

梅蘭德(球隊經理):我們會跟米丘單挑,然後他就後仰跳投、翻身干拔、轉身上籃,反正是進攻萬花筒。我總覺得能防住他,但其實並不行,我能保持在他身前、儘力干擾他投籃,可是每次我轉身,都只能看到球細膩地入筐。人比人氣死人啊。

李:隊內訓練中,一般不把米丘安排在先發隊,米丘常常帶著替補們對抗先發,他是他們那隊最強的球員,就能有更大的戰術地位和自由度。我們叫他「外掛」,因為他的表現就好比2K開了外掛,把各項能力值都調到了99或者100。我們看他打球,都不禁地想,剛才發生了什麼?這小伙怎麼做到的?他真的又強又全能,傳球、扣籃之類的,無所不能。

帕吉特:雖然這話說給米丘聽有些奇怪,但他當時確實需要學會如何用腦子打球。他不乏籃球智商,他需要做的是繼續提高,因為大學籃球並不是他像高中那樣用身體素質就可以碾壓的。他花了一段時間才開了竅,從那之後他就明顯變得更強。

皮蒂諾(2016年戰勝北卡大學賽後):米丘身體素質特別好,有些時刻你需要不管是誰保護籃板,他真就能抓下來這些籃板。你就會驚嘆,「這都能行?」他還會隔扣那些你想都不敢想的隔扣對象。

鮑登:皮蒂諾教練非常重視回看錄像的重要性。我們會用一個APP來剪輯比賽錄像,再給他們看。我們從後台能看到這幫小球員回看錄像的次數和頻率,米丘總是排在第一位,而且遙遙領先第二名。周中我們會有一天專門抽出兩三個小時看錄像,然後他可能每周還要再看二三十個小時。他看得最多的是對方後衛如何持球、擺脫、投籃。

米丘對籃球的熱愛和他的競爭心延續到了他們的學生宿舍。

德韋恩-薩頓(前鋒,「大二新生」)(譯註:指大一學年沒有出場過正式比賽的球員):米丘經常把他的Xbox拿到宿舍里的放映室,再連上大屏幕。有時候遊戲中的對抗會很激烈。我們五六個人經常會一起玩好幾個小時。

鮑曼:他們就像14歲小孩拿到新版本的2K一樣。甚至還能聽到他們的歡呼、尖叫聲。

李:起初我跟他們打過三四次,結果後來我發現他們太上勁了,這個局不適合我。

阿德爾:夏天我們每天都玩,主要是為了在訓練間隙殺時間。當然,我總是贏。

薩頓:我覺得我是最強的。

麥克馬洪:垃圾話噴得很兇。

梅蘭德:米丘也喜歡玩搖滾樂隊(譯註:一款遊戲)。我們買了這部遊戲,現在還放在我的房間里。遊戲一到手,米丘就說要玩一首眼鏡蛇飛船樂隊的歌(2011年主打單曲You Make Me Feel …)。我們會把房門打開,這樣就有同學也進來一起玩。米丘小時候當過鼓手,他會問,「嘿,我能當鼓手嗎?」這首歌我們每周都要至少玩兩次,米丘經常會選這首歌,難度選專家級,他當鼓手。

鮑曼:米丘和朋友們從來都是在討論籃球,要不就是相關的爭論。我不記得當時的話題了,不過要是類比到現在的話,他們的話題大概就是,科懷-倫納德和勒布朗-詹姆斯誰更強?然後就能不停爭論小半天。我們球隊休息室從早到晚都只播NBATV這一個台,播放著1999年以來季後賽的錄像。

李:真的是不分寒暑,如果休息室里有兩台電視,那其中一台必然是NBATV或ESPN,播放一些老比賽。米丘打球為什麼花樣那麼多?那就是因為他看了那些老球員打球才學來的。

米丘減重成功,大一暑假他減到了88.5公斤。皮蒂諾教練在新學年新聞日上還說:「你們可能認不出來他了。」

鮑曼:米丘打球水平的改變和他體重的變化一樣多。他持球速度一般人趕不上,太快了,防守也從不會被過,執行緊逼防守的效果非常好。皮蒂諾教練其實不希望自己過於看重隊員們的體脂率、體重什麼的,但正是他對米丘的期望、體能教練雷-加農的督促、以及米丘自身的努力——如此形成的自律也是他進入職業籃球、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米丘大一暑假偶然遇到幾名前路易斯維爾男籃的老學長,包括拉簡-隆多和賴瑞-奧班農*。他們這場封閉式的野球打到了半夜。

(譯註:二人都畢業於路易斯維爾大學,隆多是2006年21順位,奧班農是2005年落選秀)

奧班農:我們那次私人野球局大多都是職業球員,有NBA的、歐洲聯賽的、或者不管是哪個職業聯賽。我們不太想讓業餘的加入。我們打野球有一些潛規則,就是,只要來了,就必須得認真打,但不能越界,不能做容易受傷的危險動作。我當時看從米丘的彈跳中看出他絲毫不害怕,他有一種領袖的心態。

阿德爾:我們早晨是個人訓練,然後上課、自習,接下來有投籃訓練。之後會小睡一會,吃頓晚飯,再回來繼續訓練。我們一天基本要訓兩三次。但每次我看米丘訓練,都能看出他的進步。

奧班農:他很好學,他會把我拉到一邊問我怎麼打會更好。我們給了他建議,給他一些發揮的空間。他很自信。他的身體素質也達到了職業水平。有一個空接傳得很低、接球位置也很不舒服,但他還是扣進了。太強了。一般的大學生,到了比賽的關鍵時刻,都會把球傳給職業球員。但米丘不是,這種時刻他不害怕,他很謙虛,但也很堅決。他覺得自己有這個水平。

大二賽季之前,米丘開始出現在模擬選秀的預測名單上,帕吉特也說制服組看到了他的進步。但賽季的前幾周,米丘投籃很不穩定,球隊73-70戰勝肯塔基大學的比賽中他發揮也很一般,之後輸給弗吉尼亞大學的比賽中更是一塌糊塗。所以三天後的新年夜,球隊與印第安納大學的宿敵之戰中,皮蒂諾教練把米丘放進了替補。

皮蒂諾(與印第安納大學的比賽賽後):我經常會在輸球之後做出一些改變,讓我的隊員們走出原有的舒適區。我說:「聽著小伙,我從沒想過要把你放進替補,但我需要一個明星、我需要一個努力使自己成為明星的明星。」我需要米丘不會因為自己投丟了多少球就開始猶豫、依然有空位就會堅決出手、有機會就送出傳球,而不在乎外界怎麼看待他的數據。我跟他說:「我認為你是明星,但你自己對自己不夠自信。」

 

鮑曼:皮蒂諾教練善於訓練明星球員。他對他們很嚴格,不會給他們任何周旋的餘地。明星球員就是那種受住這種考驗、心理堅定、並繼續提高的人。米丘就是這樣的明星,他沒有動搖,並開始變得更強。

阿德爾:在我們去印第安納波利斯的大巴上,我跟米丘說,別在乎是先發還是替補,打出侵略性,打出自己的水平。他眼神很堅定。我覺得,他要起飛了。

麥克馬洪:那場比賽我很緊張。對手鋒線有托馬斯-布萊恩和OG-阿奴諾比,他們的後衛線上也有能接管比賽的好手。但那場比賽是我們賽季的轉折點,米丘終於成了我們的最強核心。

米丘那場比賽砍下大學生涯新高25分,球隊77-62獲勝。

阿德爾:他一上場就接管了比賽。百發百中。之後的所有比賽都也不可阻擋。

帕吉特:我想起特里-羅齊爾大二那年,我們和西肯塔基大學的那場比賽。蒙特雷茲-哈勒爾因為發生衝突被驅逐,半場結束我們領先5分或6分,下半場羅齊爾上場直接連續得了17分,然後我們贏了。印第安納大學的那場比賽之於米丘也是一樣的,一下子就開竅了。

米丘成為了路易斯維爾大學第一個(也是至今唯一一個)入選ACC賽區*最佳陣容的球員,當賽季場均15.6分4.9籃板2.7助攻2.1抄截。當年的NCAA全國錦標賽里,路易斯維爾是二號種子,不過第二輪就輸給了密西根大學。比賽結束後幾分鐘米丘對記者說,他想再打一年,給球隊贏得全國總冠軍。但之後兩周的訓練,他意識到自己有樂透秀的希望,所以留在了選秀中。最終金塊用13號簽選中了他,並將他交易到爵士。

(譯註:ACC賽區包含北卡、杜克,競爭激烈)

梅蘭德:他決定去試水選秀,那時他還沒簽經紀人,他來到我們的房間,說他要去外地轉轉,說他肯定過幾周就會回來,他的東西就先放這了。他走之前還微笑著向我眨眼。結果兩周后,他真的走了。我永遠記得那一天——我感覺他不知道他要去的是哪裡、他沒想到之後將會發生什麼。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809811.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