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被命運開過黑色玩笑、經歷過最尷尬的境遇之後,星海哥的生活仍在繼續

最近Gordon Hayward和自己的妻子一起去到中國,開啟自己的首次中國行。可能除了他的球迷和關注安踏的人之外,不算有太多人知道。這次中國行本該在去年夏天就成行,但我們知道,在那個賽季的五分鐘之後,Hayward就結束了自己的整個賽季,包括休賽期。

而今年他終於健康歸來,擺在檯面上的數據是11.5分4.5籃板3.4助攻,他的突破明顯不如以往了,儘管籃下的比重還提升了,但命中率比起16-17賽季還是下滑不少。他的每36分鐘造罰球次數是3.6次,是新秀賽季以來的最低值。傷病奪走了他的一部分速度、一部分爆發力和一部分比賽感覺。

連Brad Stevens也沒法平衡好Hayward和球隊的關係,他希望自己的昔日弟子有更多的出場時間來找回自己的比賽感覺。但不佳的球場表現,和身後年輕人的抱怨,讓教練最終還是把Hayward放在了替補席上,本季18次先發出場紀錄,也是新秀賽季以來的最低值。

去年沒有Irving和Hayward的塞爾提克和騎士拼到了最後一場,如果沒有48分鐘的勒布朗,他們都能進總冠軍賽了。年輕人們迫切地想要證明自己,到底能走到哪,失去了全明星實力的Hayward,顯然不夠讓他們服氣。

所以那次傷病的影響可能要比人們想像得大得多。原本Hayward和Irving的到來,加上原有的東決班底,是有可能開啟塞爾提克的新時代的。這裡的新時代,不是Isaiah Thomas帶隊的東決,甚至不是三巨頭老邁之前的登頂,而是屬於Larry Bird、屬於McHale、屬於Parrish的波士頓的榮光時代。然後這支球隊被各種各樣的原因摧毀了,波士頓復興的那根蠟燭,就被不斷輕輕地吹滅了。Hayward的傷病,成了撲扇著翅膀的蝴蝶。

但命運第一次對他開黑色玩笑的時間,還是在他的小時候。醫生告訴Hayward的父母,這個孩子不會長到190cm的。不到190cm的白人球員,要想衝擊職業籃球,難度並不小,但Hayward從小,還是會和自己的父親一起打籃球,儘管命中注定他不會長到衝擊職業籃球的身高。

他並非只有籃球一個選擇,相信所有球迷都知道他是個十足的電競迷,小的時候他還和夥伴們組建過一個戰隊,是可以在比賽裡獲得獎金的那種。他的網球也打得很好,如果他專攻網球的話,說不定能成一個職業球手。

但故事之所以會變成如今我們看到的這副模樣,還是因為,他最終選擇了籃球。這次決定,簡直就是上帝的恩賜,Hayward的身高長到了6尺8,也就是203cm。他小時候錘煉的那些控球技術、傳球技術,突然成為了一名鋒線球員身上的法寶。

Stevens知道了他的名字,不停地打電話給Hayward,希望他能夠加盟自己的球隊,最終Hayward加盟巴特勒大學。他在這裡成長為了全美最棒的球員之一,大學生涯的第二年他場均15.5分8.2籃板1.7助攻1.1抄截。還率領巴特勒大學殺進NCAA錦標賽決賽,在決賽裡面對杜克大學。

比賽的最後13秒,巴特勒大學得到了最後一攻的機會。Hayward左路突破,背後運球換到右路,後撤步直接出手,「就這樣,我投丟了。」3.6秒,杜克的內線Brian Zoubek罰球,第一罰順利罰進。在第二罰執行前,Brian Zoubek聽見K教練在替補席上說,罰丟它!很明顯,杜克希望讓巴特勒大學沒時間再去組織這次進攻,Zoubek罰丟,巴特勒大學拿下籃板,給到Hayward快速推進,隊友上前掩護,Hayward有了出手的機會。

但距離籃框還有半場,他出手了,球在籃框上彈了兩下,滾出來了。「大概只有三英呎」,Hayward還伸出手比了比距離,「就這麼近,真的很近,就差一點點,真的很近。」就像有一口氣堵在胸口,卻怎麼都沒法呼出那口氣。

但每次,命運和Hayward開完玩笑之後,Hayward也只能繼續生活。如果Hayward在最初就選擇走另一條路,那麼Hayward也就不是我們看到的那個Hayward了。如今的路,是不是比從克里夫蘭到醫院的路,更艱難呢?

可我們從不能預知生活的答案,就像Hayward的母親喬伊說的那樣,「既然抉擇了,就一路向前吧。」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