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David Griffin如何重建鵜鶘隊和他自己的世界

在苦悶地離開克里夫蘭之後,戴維-葛瑞芬在紐奧良找到了一個新家,在這裡他接手了安東尼-戴維斯轉會事件持續期間重建蓋爾-本森的鵜鶘隊的任務。伴隨著現象級的蔡恩-威廉森的到來和渴望衝擊季後賽的一眾老兵組成的核心,這支流入小河灣口(譯註1)的隊伍將會是下個賽季NBA球隊里人們談論最多的一支。

譯註1:路易斯安那州(鵜鶘隊所在州)的一種地形特徵,通常為水流緩慢的溪流或是水草密集的湖和濕地。

在丈夫為了NBA TV的節目而無數次往返於索諾瑪與亞特蘭大之間的情形下,梅雷迪思-黑爾-葛瑞芬發出了最後通牒。離開籃球運營的兩年長假讓大衛-葛瑞芬深深受益。建立克里夫蘭騎士2016年冠軍隊讓他達成了一個偉大的成就,同時也折磨著他的精神。現在,滿血復活需要終極改變。2018-19賽季結束之際,梅雷迪思聲明,45歲的葛瑞芬,要麼去接手另一支NBA球隊的管理工作,要麼夫婦二人去開始一種新的嘗試,去領養他們第一個孩子。

小丈夫七歲的梅雷迪思已經有過兩次流產。在2006年,太陽隊隊醫診斷出葛瑞芬患有睾丸癌。這導致他受到影響的器官被切除,他也得到了一個有愛的昵稱「左撇子」。2011年和2017年,葛瑞芬的睾丸癌又兩次發作。造人可不像上籃得分一樣。葛瑞芬說,「我們不得不通過IVF(人工授精)來做所有的事情。而且她又有不一樣的挑戰。我們通過高精尖的技術嘗試了五次,但仍然無法成功」。

他們在NBA里找到了填補他們生活的空虛的機會。在克里夫蘭,梅雷迪思是騎士隊「更好的另一半」項目的帶頭人,為球員的妻子組織觀光團和購物之旅,為他們的孩子組織烘焙活動。球隊很快就稱其為「老闆娘」。葛瑞芬指導騎士隊那些年輕的管理人員,視同己出。領養一直是一種隱約的可能。但如果家庭沒有落地生根,那也不過是一個困難的打算。克里夫蘭並不是那個家。每年為勒布朗詹姆斯補充有戰鬥力的球員的壓力無止境地增加。「我們所做的一切是那麼無生氣和不可持續。而且,坦白地說,也很無趣。我感覺痛苦」。葛瑞芬說,「差不多到了我們贏得冠軍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該走了。給我多少錢,我也不會留下來」。

當騎士隊的更衣室里開啟香檳慶祝時,葛瑞芬自己卻在奧克蘭一個工具間里哭泣。一根死腦筋清除掉意識里所有的東西,只剩下交給這座城市52年來的第一個冠軍。「我沒有看聯賽,我也不再愛這比賽了」。葛瑞芬說,「我太執著於結果而完全失去了樂趣」。他跑去NBA TV上節目,在那裡得到了恢復。他重新發現了對比賽的激情,掌控一隻球隊的渴望回來了。來自克里夫蘭的長期苦澀滋味結晶為葛瑞芬理想的下一站。他說:「我迫不及待地去做好它」。

1月份,安東尼-戴維斯要求從鵜鶘隊交易出去。2月15日。紐奧良免去了德爾-鄧普斯總經理的職務。但問題還要去處理。總教練阿爾文-金特里爭取到將任務交給自己在太陽隊時搭檔的權力。當時,葛瑞芬剛從2006年的手術中恢復,是一個迅速成長起來的太陽隊管理人員。而簡崔那時擔任鳳凰城的助教。那是一段有著親情,節奏和空間的日子。

「從文化角度上講,我一直希望在一隻球隊里培育出一個家庭」,葛瑞芬說道。5月,這位負責鵜鶘籃球運營的新的執行副總裁帶著第一順位選秀權離開了選秀樂透。這個權利可用來選擇蔡恩-威廉森,一個野獸般,能改變球隊的現象級球員。他還有著娃娃臉帶來的稚氣般的魅力。葛瑞芬和鵜鶘隊馬上為他們的重建添加了一個天才。儘管葛瑞芬自己的家庭在夏天並沒有添丁。大衛和梅雷迪思卻毫無疑問地幫助了威廉森在紐奧良的成熟。鵜鶘將成為他們兩人的未來和他們的家。何不合二為一呢?

72歲的蓋爾-本森在剛過去的冬天個人接受了安東尼-戴維斯的交易請求。這位全明星不僅是追尋湖人隊,他還背離了她的家鄉紐奧良和她作為不可或缺的一員參與建立起來的籃球環境。本森的亡夫湯姆,在2012年應她的請求獨自購買了鵜鶘隊,阻止了球隊離開這座城市,為她某日接管球隊做好了準備。現在,他們最耀眼的明星要求離開她的老巢。從本森開始,到現在的主要投資人,都在自我反思。他們如何不讓下一個MVP候選人的眼睛四處亂轉。」她很明確她要雇傭一個可以讓我們身處勝利位置的籃球人「,簡崔說道。

在鵜鶘隊工作人員中的一個觀點是鄧普斯最大的失敗是固守現狀。球隊多年來跟聖徒隊(譯註2)比起來就像是一個不是自己父母親生的丑兄弟。儘管2017年本森接手控制權時,願意在籃球上投入更多。一些人表示鄧普斯卻並沒有向新的大老闆尋求更多的財務投入。」我們本可以更激進一些。我們可以做點兒什麼。我們可以要求點兒什麼。可我們並沒有「。簡崔說道。葛瑞芬在面試職位的時候提出了這些要求,本森和球隊總裁丹尼斯-勞沙對此回應則是,如果某天能為紐奧良帶來一個冠軍,要多少錢都可以。「我當時立刻就…」葛瑞芬停下來,用右手手背擊打左手掌以表示強調,「我要去那裡」。

譯註2:紐奧良的職業橄欖球隊,同屬本森。

整個戴維斯在隊期間,傷病一直折磨著鵜鶘隊。僅在2015-16賽季,紐奧良的球員共計缺席351場比賽。其中11人缺席10場以上,6人缺席20場以上,是近10年裡單賽季單隻球隊缺席場數第二高。前鵜鶘後衛埃里克-戈登在球隊5個賽季期間,每個賽季都上場不到65場。他說,」那是很奇怪的一段時間,對我是一個奇怪的故事「。萊恩-安德森在他三年在隊時間裡出場也從未超過66場。其中在2014年1月與傑拉德-華萊士撞頭的事故造成一次可能導致其職業生涯結束的頸椎間盤突出。安德森說,」如果世上真有巫術,它一定是在紐奧良「。葛瑞芬並沒有坐嘆奇怪的狀況。他認為這都歸咎於鵜鶘那些比起聖徒隊的來差得遠的訓練設施。他挖來了阿隆-尼爾森,來自鳳凰城的著名的權威,來改進鵜鶘隊的醫療部門。本森的投資人集團渴望一個與安東尼-戴維斯時期完全不同的改變。」可以說他們把自己看成一個新建的隊伍「,葛瑞芬說,」我們真的像一個全新的集體」。鵜鶘就是為他理想球隊設計準備的一張空白畫布。

葛瑞芬希望紐奧良可以結合他在鳳凰城和克里夫蘭工作中最好的東西。太陽隊在2005年獲得了聯盟里最好的天才,但卻始終沒有將史蒂夫-奈許連續的最有價值球員轉換成為冠軍戒指。鳳凰城在維持陣容方面缺少對細節的關注。葛瑞芬當時給工作人員留下的印象是一位偏重分析的高管。他自己編製了球隊物色球員的資料庫,在Access里寫了一個現在已經過時的系統。他打趣道,「我都快50的人了,所以它也老了」。球隊中的家庭式的能量很難延續到管理層中。投資人並沒帶來必要的花費。同樣的,在球場上大量不對路的方法,除了反覆的季後賽的失敗,還一直產生一個結果:瘋了。「我們有太多與基礎設施有關的東西沒有去做,我們有太多與員工中的文化有關的東西沒有去做」。葛瑞芬說道,」我知道為什麼我們沒有拿到冠軍,所以這對我來說很難「。

傳奇的傑里-韋斯特在2007年欽點葛瑞芬為他在曼菲斯灰熊總經理一職的繼任者。但當時葛瑞芬仍然渴望為自己的家鄉球隊贏得一個冠軍而沒有接受這一工作。之後他又在2008年和2010年分別拒絕了領導公鹿隊和金塊隊的機會。2010年9月最終加入克里夫蘭,在克里斯-格蘭特手下工作。騎士隊有著引以為豪的龐大的分析部門,有著出色的資料庫和不錯的訓練設施。一個慷慨的投資人開啟了新的可能。葛瑞芬說,」丹-吉爾伯特願意在過程上花很多的錢「。葛瑞芬在2014年2月被提拔為總經理。隨著7月勒布朗決定重新加入騎士隊,一切都發生了轉移。葛瑞芬先是慶賀了這件事,隨後在詹姆斯的一封信公開在SI.com后又眼含淚水倒在辦公室的地板上,感覺要被一種交付小皇帝夢寐以求的戒指的突然壓力壓垮了。圍繞著超級球隊的聲音震耳欲聾。這會導致一種易燃的狀態。」原因是勒布朗領走了所有的功勞卻不會承擔任何指責。這對其他人來說並不好玩「。葛瑞芬說道,」他們不想成為那個世界的一部分「。

詹姆斯一串一年期的合約束縛了球隊。沒有冠軍就不會讓人滿意。為了追逐這些願望,克里夫蘭用肯德里克-帕金斯和邁克-米勒等有著冠軍經驗的球員重洗板凳陣容,而不是用那些仍在渴望能在季後賽里走的更遠的飢餓的老兵。管理聯盟最貴的薪資帽單子並不會讓人望而卻步,吉爾伯特就在那裡。葛瑞芬的苦悶慢慢到了壓力的頂點。」我們獲勝,但我們很大程度摒棄了我們的文化。我知道,我知道我們沒有去做什麼「。他說,」在這段時間裡,我有太多的東西想用不同的方式去做。如果你做了所有事情,’前面就是目的地,去他的風險,我一定要到那裡’,也許只有在這次你才能到那裡「。儘管如此,一路走來,詹姆斯還是接受了總經理的反饋。葛瑞芬說,「他知道我可以幫他贏」。詹姆斯讓葛瑞芬做一個籃球決策人,接受暢通的對話。」你需要自己願意去與勒布朗進行非常困難的對話「,葛瑞芬說,」我就是,所以我們有著良好的關係,因為我會告訴他他需要聽些什麼。他也對我因為正確的原因告訴他這些表示尊敬「。

當然他們在2016為所有的這些找到了證明,在NBA總冠軍賽中歷史性的在1:3落後的情況下逆轉賽季73勝9負的勇士。下一個賽季,這一夢幻般的夏天則被打回到現實。勒布朗那種為俄亥俄東北地區贏得一個冠軍的有感染力的渴望消失了。葛瑞芬說,」他有些無欲無求了,我認為他不再是那一個爭取勝利的野獸了「。NBA中的不少人現在都認為詹姆斯應優先安排好兩件事,與自己的大兒子布朗尼在同一支隊伍中打球,再就是擁有一隻球隊。騎士隊的其他人,都各在他們的桂冠下蟄伏起來。背著上一賽季聯盟第10防守球隊的榮譽,作為衛冕冠軍的克里夫蘭最後一落千丈。騎士隊相信他們閉著眼睛也能在東區過關。公平地說,他們確實做到了。」有人在如何讓他們在獲勝后保持在正確的道路上這方面比我做得更好「,葛瑞芬說,」我做了很爛的工作,將太多的緊急事情帶到了下一年。

另一邊,金州不停地重組。德雷蒙德招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杜蘭特。總教練史蒂夫-柯爾,葛瑞芬之前在鳳凰城的導師,拒絕他的系統里存在萎靡慵懶。管理團隊押寶高質量選秀球員並在聖克魯茲培養了一個成功的G聯盟關聯球隊。斯蒂芬-柯瑞無私的領導將整個組織串聯起來,這與克里夫蘭王國里滋養的環境形成鮮明的對比。葛瑞芬現在說,「我們不想建立一個這樣的家庭也」。一個來自杜克大學的6英尺7英寸的反引力狀元秀是這則消息的主要聽眾。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詹姆斯以來熱度最高的新秀,被很多人看作是小皇帝的不二繼承人,走向了其前輩曾經創立的球隊的對面。

NBA在鵜鶘贏得狀元簽兩小時后安排了葛瑞芬團隊和威廉森的一個私人會議。蔡恩的母親桑德拉-桑普森和繼父李-安德森隨後加入。葛瑞芬說,如果你選擇我們,我們一定會選你。打動鵜鶘隊的不僅是這個年輕人的才能還有他的魅力,還有他的謙遜和技藝。「他是上帝之手觸碰過的令人歡呼的運動員,所有他所想做的只是幫助球隊贏球」,葛瑞芬說,「我覺得他的想法就是』如果我是屁股上放了火箭的德雷蒙德-格林,那也OK『,我不覺得他在乎這個」。

鵜鶘很快要將安東尼-戴維斯交易到勒布朗的湖人了,為在路易斯安那不受約束的改變後衛線鋪平了道路。一定會有讓威廉森像詹姆斯曾經拯救克里夫蘭一樣拯救紐奧良的呼喊。Popeyes(譯註3)短暫地推出了一款名為「展翅盒」的可笑的促銷產品,盒子長度與威廉森6英尺10英寸的臂展一樣,裡面包含了77塊無骨雞翅,11塊餅乾和11份薯條,售價74.69美元。蔡恩的花車毫無疑問會在狂歡節期間穿過聖查爾斯大街。葛瑞芬希望,「最好是朱-霍勒迪的花車」。在芝加哥5月份的那次聚會上,紐奧良銅管吹出了震耳欲聾的曲子。鵜鶘不是威廉森的隊伍,目前還屬於他們的全明星後衛霍樂迪。葛瑞芬說:」那不是蔡恩的世界「。簡崔補充道:」他不是超人,他不是來拯救我們球隊的「。每個強大的家都有它基本的規則。

譯註3:美國著名連鎖炸雞店,中國曾用名派派思。

他們將會和社群媒體的滾滾暗流爭鬥一番。Instagram精選助推了威廉森的明星地位。簡崔的計劃會遏制一下這種潮流。通過交易從湖人得到的洛倫佐-鮑爾,布蘭登-英格拉姆和約什-哈特將加入霍勒迪和自由球員JJ-雷迪克組成的成熟的后場,鵜鶘應該至少能有4個場上持球人,保證所有人能提速和發動快攻。簡崔說:」如果我們下一賽季不能領先於聯賽的步伐,我們會失望的「。葛瑞芬說得更好:」我們可能會以歷史上曾經最快的方式打球,甚至後無來者「。快速的球隊如果防守跟不上一個進攻需要的速度將會身處困境。紐奧良有著一套可輪換的大型獵狗陣容。葛瑞芬說:」我們有能力以驚人的步幅來進行防守「。

他們更期望在西區那種寸土必爭的場地上戰鬥,而不是去追逐頻繁的往來球。葛瑞芬警告大家,如果紐奧良可以進入季後賽,他們將在交易截止日之前扮演買家的角色。他說,「人們可能會這樣,』他們在幹什麼?』。我們在爭取贏得籃球比賽!」。他知道角逐勝利的結果經常是失敗,但是球隊在一起戰勝失利,也將會一起成長,就像葛瑞芬的太陽隊,而不是葛瑞芬的騎士隊。雷迪克本人13個賽季都進入了季後賽,但他和新任先發中鋒德里克-費沃斯一樣仍然在追尋終極目標。葛瑞芬說:「我們沒有那些自滿的冠軍,我們只有真正的饑渴的獲勝者」。戴維斯提交轉會申請之後的某個下午,簡崔和霍勒迪聚在一起。後衛說:「我不是一個大傢伙」。「沒看出來」,簡崔表示同意。教練說:」這把你從6.8%提高到了7%(樂透幾率)「。

籃網隊剛剛證明了大傢伙可不是接收球星的必要條件,葛瑞芬果斷地拉來了布魯克林的助理經理特拉楊-蘭登擔任他的總經理。特拉楊是兩次歐洲聯賽冠軍得主,曾與葛瑞芬在克里夫蘭一起工作過。葛瑞芬在參與電視節目的時候遇見了斯文-卡什,被她獨特的觀點打動,聘用了這位三屆WNBA冠軍,兩屆聯賽MVP得主擔任紐奧良籃球運營和球隊發展副總裁。蘭登說:」你雇傭任何位置的人都不能糊弄,你要試著找到最好的人在一起成長」。這一點伸展到紐奧良每一個角落。葛瑞芬說:「我們要把我們的年輕人好好呵護起來,他們要在一個周圍充滿了獲勝因素和那些我想讓他們作為榜樣的人們的環境下成長」。鵜鶘與他們的自由球員簽訂了多年的合約。他們的薪資遠超過了硬薪資帽,但他們被鎖定在這個核心裡。葛瑞芬說:「這就是家庭,讓我們看看我們能做到什麼」。

手足之情將會是成功的一個關鍵元素。紐奧良雇傭了5名杜克大學出品:威廉森,雷迪克,英格拉姆,賈利爾-奧卡福和弗蘭克-傑克遜。蘭登曾在2000年代初期在德罕的一次夏令營里與雷迪克一起接受過K教練的教誨。老射手贊同職業環境的生存智慧。這也是那個項目其中的一部分。雷迪克說,:「我們一直關愛彼此,我們把這看得很重」。他帶著驚訝看了威廉森在杜克的比賽,驚訝於一方面是這個年輕奇迹的爆發,一方面是他的藍魔隊在他周圍缺少投籃。再上一層,神射手們一定會釋放蔡恩攻框時的空間。雷迪克說:「我並不真正認為那時會是我「。

預測威廉森的幫手對所有相關的人都說不清楚。鵜鶘在戴維斯的交易里 還獲得了一個4號簽,但他們沒有使用這個簽位而是用它向下交換了幾個選擇。葛瑞芬說:「我們希望得到更多的好的年輕人」。他們找到了天生夥伴亞特蘭大。紐奧良迅速地將德州中鋒賈克森-海斯列為8號秀的優先人選。他已經是小綠屋受邀者,鵜鶘派球隊運營主管珊恩-庫珀曼和表現團隊的斯坦-威廉姆斯在選秀前一天趕到紐約。他們在紐奧良的選秀室通過Skype評估了海斯,讓他進行了表現測試和心臟測試。海斯說:「他們想知道我是一個怎樣的人」。葛瑞芬補充道:「我們覺得選秀在人類能力方面已經很深入了」。紐奧良在第17順位急切地搶到了尼基爾-亞歷山大-沃克。他們球探部門中的一些人甚至在他們的板子上將他放在了第四的位置。

此外,鵜鶘還盯上了亞利桑那州的奇蘭-奇塔姆,與這位落選新秀簽訂了雙向合約。儘管二輪新秀迪迪-席爾瓦將會在澳洲度過這個冬天,葛瑞芬將會安排一個足夠重的新秀陣容。海斯說:「我們全在這兒了,我們感覺像一個新秀班」。友情也是威廉森媒體機器的一個緩衝。他會讓他的新秀夥伴抵擋一些狂熱。同樣,也忘了年度新秀吧。紐奧良希望威廉森只是三層選秀新人里的一位,就像任何好的父母從來不偏愛哪個孩子。葛瑞芬說,「如果你從這裡起步,而蔡恩只是新秀班的一員。那你希望的就是,如果你足夠幸運,如果你成功了,那麼他們就會成為我們的蒂姆(鄧肯),馬努(吉諾比利)和托尼(帕克),成為我們球隊的基礎,意味著從現在算起11年裡都是我們中的一員。而朱,JJ和德里克則會去教這些孩子今天是什麼樣子。你希望那將是些能夠養活自己下去的東西。

坐在位於拉斯維加斯酒店彎形路內的維達拉酒店的大堂吧里,葛瑞芬用木頭敲打自己的禿頂,這是他在他的醫療鬥爭裡面開發的一個迷信行為。他說:「我現在對所有東西都有深深的感激」。他穿了件深藍色的鵜鶘馬球衫和一條黑褲子。藍色眼鏡襯著蒼白的面龐。他曾經想讀個國際金融的研究生以及輔修中文,只是因為他為了在喜愛的太陽隊的公共關係部門做個實習生而拒絕了Foot Locker亞洲資助的在台灣國際大學念書的機會。這位冒失的志願者發誓有一天他會投身於籃球運營中並建立一支冠軍球隊。預言並不需要第二次機會,但葛瑞芬在克里夫蘭從未有真正感到舒服。他說:「我知道,從老闆的角度看,我跟整個群體不在一個頻道上。離開那裡讓我找到我到底是誰?這很有趣:你知道巴格-萬斯吧,』你的完美揮杆?『(譯註4),我現在真正地知道了,我是想成為一個領導者」。

(譯註4:巴格-萬斯,電影《重返榮耀》中威爾-史密斯飾演的角色。「你的完美揮杆」出自劇中台詞。)

他想讓他的新家庭感受到協作。幾乎整個鵜鶘隊的人員都出席了在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的學生活動中心舉行的晨練,館內掛滿了藍黑相間的鵜鶘隊的飾物。蘭登解釋道:「和對的人一起做對的事,不要跳步」。就在南加州7.1級地震之前,蔡恩威廉森周五晚的首秀就震動了「托馬斯和麥克」中心(譯註5),比賽在第四節因為地震而結束。賈克森-海斯則在幾場比賽以後給出了自己的震動,他在接到尼基爾-亞歷山大=沃克盲傳后以一記海報級的扣籃給了公牛隊防守隊員點兒顏色看看。「我是多麼愛這些孩子啊』,葛瑞芬說道,」賈克森等不急告訴人們那個傳球有多好,而尼基爾等不及告訴別人把球扔給那個能在任何地點接到任何東西的人是多麼簡單「。亞歷山大-沃克以驚艷的的表現獲得了整個夏季聯賽第一陣容的榮譽。除了安排鮑爾在陣容里以外,鵜鶘計劃發展一個新秀上場打組織後衛。這也是他希望的。」當一些人在評估你,你是誰以及你能在多層次上做什麼的的時候並不只是把你當一項資產來看,打起球來會更容易一些「,亞歷山大-沃克說道。

譯註5:內華達大學的體育館

鵜鶘知道他們的DNA。威廉森到了。球隊有經驗的三人組將會調整更衣室和衝擊季後賽的節奏。如果實驗產生積極的效果,當下一個像安東尼-戴維斯一樣的不滿意的超級巨星要求更好的待遇時。紐奧良會在儲備未來選秀資產的同時找到一個接收的下家。「我們要給宇宙注入不一樣的能量,將會吸引想要之人」。葛瑞芬說道,「你當然不可能得到所有人,但沒關係,得到適合的那些」。也許秘訣可以帶來本森願意資助的冠軍。如果紐奧良最終舉起獎盃,戴維和梅雷迪思-葛瑞芬將會在他們培育的一個家庭里,在條件最終合適的某天,領養他們自己的孩子。他說:」我無法想象在其他地方來做這件事「。

[翻譯團]戴維-葛瑞芬如何重建鵜鶘隊和他自己的世界 由  jazziz 發表在虎撲·翻譯團-Lounge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878211.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