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CP3的悲情故事與61分,刻骨銘心的痛苦與勝利

編者註:本篇專欄文章原本發表於2006年1月25日,當時保羅的新秀賽季分別在奧克拉荷馬城和紐奧良度過,之後他當選年度最佳新秀。今年初夏,在聯盟效力了13個賽季的保羅被交易至雷霆。

奧克拉荷馬城為克里斯-保羅傾倒。

怎能不愛?

他看著你的臉,說出一些發自內心的話。這名黃蜂的新秀控衛碰巧打出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現,足以提升一支球隊。NBA名宿威利斯-里德預測,有朝一日保羅將像他一樣入選籃球名人堂。

NBA的其他人也為保羅傾倒。一個對使隊友變更好最感興趣的人使聯盟受到了衝擊,但同時,這個賽季更受關注的還是那些個人成就。勒布朗-詹姆斯在一場比賽中砍下了50+[1],科比-布萊恩之後又接連多次砍下50+[2],風頭壓過了勒布朗。

[譯註1:2006年1月22日,詹姆斯在騎士客場108:90戰勝爵士的比賽中,得到了51分,5個籃板,8次助攻和2次抄截,全場他35投19中,三分球8投4中,罰球11投9中。] [譯註2:2006年1月7日,快艇主場迎戰湖人,科比得到50分2006年1月19日,湖人客場迎戰國王,科比得到51分2006年1月22日,湖人主場迎戰暴龍,科比全場42分鐘46投28中,得到81分2006年4月7日,湖人客場迎戰太陽,科比得到51分2006年4月14日,湖人主場迎戰拓荒者,科比拿到50分2006年5月4日,湖人主場迎戰太陽,科比52分鐘35投20中,得到50分2006年11月30日,湖人主場對陣爵士,科比得到52分2006年12月15日,湖人主場面對火箭,科比得到53分2006年12月29日,湖人客場迎戰山貓,科比得到58分] 有一場比賽,保羅也砍下了高分,在三年多前,11月的一天晚上,保羅砍下了61分。

當時,保羅是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名高四學生,在籃球的王國里,他已經加冕為籃球王子。他拿到了大學獎學金,擁有支持他的家鄉和童話般的童年,自誇為他的最大粉絲的出色家人,以及那個人盡皆知的「冷酷老爹(Chilly)」,保羅稱之為祖父的人。

一件恐怖的事打破了完美。

相隔不到一周,保羅實現了夢想,又經歷了噩夢。之後,他打出了任何一個曾在現場或是通過錄像目睹過的人都說他們永遠不會忘記的表現。

你認為你現在愛上了克里斯-保羅了,奧克拉荷馬城。

且等到你聽完這個61分的故事。 2002年11月14日 當保羅上場時,西福爾賽斯高中的體育館一如既往地騷動著。

這一次,他簽下了他的全國意向書,他將在維克森林大學打球,那裡離他從小住到大的家只有不到15分鐘的車程。

查爾斯和羅賓-保羅在北卡羅來納州的路易斯維爾買了一幢兩層樓的房子,這是在溫斯頓-賽勒姆[3]還沒遠沒有擴張到路易斯維爾地區[]之前。他們較年長的兒子CJ在他們搬家時還只是個嬰兒,而保羅在一年後才出生。隨著社區人口增長,被吸引到他們家周圍的孩子也變多了。

[譯註3:溫斯頓-塞勒姆(Winston-Salem),是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座城市,是北卡福賽縣的首府和最大的城市,也是北卡州的第四大城] [譯註4:路易斯維爾市(Louisville)是美國肯塔基州的最大城市,面積1032平方公里,人口70萬(2005年),位於肯塔基州中北部,與印第安納州只有一河之隔,為俄亥俄河南岸的主要港口城市] 克里斯-保羅在一個經常去教堂的家庭長大,他從組裝監視設備的查爾斯和高中起就一直在同一家銀行工作的羅賓那裡學會了尊重和紀律。查爾斯和羅賓的孩子們都知道放學後作業是第一位的,但他們會抽出時間進行體育活動。

保羅在西福爾賽斯高中念高三的前一年夏天,他的爆發使他站上了大學籃球的舞台。隨後維克森林大學在招募過程中勝出,維克森林大學總教練Skip Prosser知道,他得到了一名好球員。 「他禮貌而恭敬,高中四年都是班長,是返校節之王,在當地教堂也表現活躍,」Skip Prosser說,「我對我們球迷的提醒是『不要在他的第一次聖餐禮之前就將這個孩子推崇為聖徒。』」

控制住這種狂喜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在他在西福爾賽斯高中體育館正式承諾加入維克森林大學的那天。保羅說了幾句話,然後在他的意向書上潦草地寫下了他的名字。當他簽字時,綽號叫「冷酷老爹」的Nathaniel Jones從他身後走上來,脫下自己的維克森林大學球帽,把它戴在他的孫子頭上。

2002年11月15日

克里斯-保羅的手機響了,他看向屏幕上的名字,那是他的哥哥CJ,保羅的簽約日時他來到了鎮上,之後回到了南卡羅來納州北部大學,他在那裡打籃球。

CJ說他在回家的路上,冷酷老爹進了醫院。

克里斯-保羅當時在觀看高中的一場橄欖球賽,他衝到了醫院,卻在停車場看到了他的一個堂兄弟。

「有人謀殺了你的祖父。」他告訴克里斯。

這場殘忍的謀殺震驚了整個地區。沒有人比保羅更能感受到那種心情。他與他的祖父度過了很多時間,當冷酷老爹想要散步時,他們就會一起去商場,他們還會在禮拜天去過教堂之後一起去吃午餐,絕大多數時間,他們會一起呆在冷酷老爹的加油站。

他的Chevron加油站是北卡羅來納州第一家由黑人經營的加油站。

冷酷老爹從來不想為任何人工作;從來不想被告知什麼時候上班,什麼時候下班;從來不想被告知他的孫子不能過來。

夏天時,每次克里斯和CJ在冷酷老爹家裡過夜之後,他們都知道第二天他們會和他一起呆在他工作的地方。

「我的祖父,」保羅說,「是我最好的朋友。」

大概6點時,冷酷老爹就像往常那樣關閉了加油站,然後走回家。但是那天晚上,五個不到十五歲的孩子在他家附近的一個公園裡等著,他們在車棚下跳到他面前,把冷酷老爹的手捆到一起,用相同的牛皮膠布封上他的嘴,他們拿走了他的錢包,四散逃開。

「事情其實是,」保羅說,「如果他們要求的話,我的祖父會給那些孩子他們需要的任何東西。」

塞在冷酷老爹嘴裡的膠布讓他不可能呼吸。最終,61歲的冷酷老爹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等到救援趕到時,他已經去世了。

2002年11月20日

克里斯-保羅想過不在冷酷老爹的葬禮后的那天打籃球,但是他斷定他回歸后的第一場比賽一定會像撕開繃帶那樣,無論如何都是痛苦的。

保羅整個家族的人仍在鎮上,當保羅去運動館的時候,他的嬸嬸提到了一些關於紀念冷酷老爹的事。

「也許你可以拿61分。」她說。

高中時,保羅得了很多分。有一次他砍下了39分。但是61分?每一分都象徵著冷酷老爹生命中的一年?

當保羅走進運動館的時候,他對此仍不確定。

西福爾賽斯高中的總教練David Laton也不確定。而且他甚至不知道保羅那場比賽會不會上場。他看到了保羅祖父被謀殺一事對保羅造成的傷害。葬禮上沒有人能安慰保羅。最重要的是,這孩子已經幾天沒有訓練了。

但是保羅來找了Laton,提出了一項請求。

「教練,今晚我想打滿全場,」他說,「無論這場比賽我們領先了多少分,我想要留在場上繼續打球。」

保羅從來沒有提過這種要求,他也從來沒有說過他可能會努力去拿61分?直到比賽中,消息在體育館里傳開,幾乎沒有其他人知道他的這一祭奠。

「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在努力得分一事並不明顯,」Laton說,「整件事情都是在我們所做的一切的情境之下進行的。」

分數累積起來,保羅在第二節單節砍下24分,那晚他出手了34次,只有8次沒有命中。

比賽還剩不到兩分鐘的時候,他的總得分來到了59分,保羅突入罰球區,兩分命中還有加罰。

他得到了61分。

北卡羅來納州的高中單場得分記錄是67分,這一紀錄已經保持了超過50年,保羅有機會刷新這一紀錄,鞏固他在這個州的籃球殿堂中的地位。但當保羅站上罰球線時,他完全沒有考慮這件事。

三不沾,球落出邊線。

「我知道我完成了。」他說。

那晚的第一次,他走向板凳席,淚水劃過他的臉頰。保羅走向西福爾賽斯高中助教、保羅的父親那裡,癱倒在他的懷抱中。

附言

談論冷酷老爹,回憶發生的事仍然會讓保羅感到痛苦。那五個孩子都因為謀殺入獄,但是保羅的一部分和他的祖父一起死了。一段美好童年的純真失卻了。

「但我知道,無論發生了什麼,我都能熬過去的。」他說,「對於發生在我祖父身上的事……我猜上帝對此賦予了更重大的涵義。」

因為61分的故事流傳了下來,冷酷老爹也永垂不朽。

保羅將之視為他最偉大的成就。

「我做的一切都無法超越這件事,」他說,「無論是最佳新秀的榮譽還是任何事情。」

「BlueAlliance翻譯」保羅的悲情故事與61分,刻骨銘心的痛苦與勝利 由  VienusSC30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950793.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