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有17個兄弟姐妹的Ibaka,回到15年前乞討的餐廳吃了一頓大餐

「Anything is possible!」提起這句話,想必很多人都會想起Kevin Garnett奪冠時的仰天長嘯,他用這句話表達著自己彼時的感受。但今天故事的主角並不是Garnett,而是另一個「一切皆有可能」本人——Serge Ibaka。

日前,Ibaka帶著總冠軍獎盃回到了他的出生地剛果,作為剛果共和國走出的第一位NBA球員,所到之處山呼海應,剛果的孩子們也視他為偶像。Ibaka在社群網站上釋出了他和孩子們的合影,同時寫道:「給剛果的新一代展示NBA總冠軍獎盃,為了告訴他們去大膽做夢,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這並不是Ibaka最近第一次提到「Anything is possible」,暴龍奪冠遊行時,面對鏡頭,他也曾反覆說出這句話,當時他說道:「我已經美夢成真了,我出身於剛果,現在到了這個地步,這就是我一直在說的,一切皆有可能。」為何這句話被他反覆唸叨,答案可能需要從剛果尋找,從他的童年說起。

1989年9月18日,Ibaka出生了,他是Ibaka家族的第16個孩子,沒錯,是第16個,而且他的母親在生下他之後,又生下另外兩個孩子。在我們看來,即便是現在,一個家庭需要撫養18個孩子都是相當艱難的事情,更別說30年前,更不幸的是,他們一家人生活在那時並不安定的剛果。

儘管Ibaka的父母都是國家籃球隊的隊員,但在30年前的非洲國家,這並不意味著生活富裕,全家人的主要經濟來源是祖父開的餐廳。如何吃飽飯成為一家人,也是小Ibaka經常擔心的事情。

Ibaka的父親Desiree Ibaka是剛果共和國國家隊的一員,母親Amadou Djonga則效力於剛果民主共和國,兩字之差意味著這是兩個不同的國家,儘管都是以剛果開頭。Ibaka8歲時,母親死於霍亂,而一年後非洲爆發了涉及九個國家的第二次剛果戰爭,身在戰爭核心剛果的Ibaka家庭自然遭受了戰亂的影響,過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

後來Ibaka一家離開首都遷往一個小鎮生活,他們在那裡生活了四年。2003年戰爭結束,他們一家重新回到剛果首都布拉柴維爾,但他的父親卻被政府以政治原因囚禁入獄。那兩年Ibaka的生活狀況可想而知,食不飽腹可能是常態,乞討剩飯也是生存下去的辦法之一。

昨天,Ibaka帶著總冠軍獎盃回到剛果時,還專門去到15年前他乞討剩飯的餐廳。彼時只能祈求餐廳給一些殘羹冷炙的Ibaka,昨日在那裡吃了一份完整的大餐。Ibaka說:有時候生活就像一場電影,上帝來書寫劇本。那時的Ibaka,可能料想不到他會有如今的生活,還好他沒放棄。

在那時,體育成為了改變Ibaka命運的唯一途徑,而出生於籃球世家的他,無疑繼承了父母的籃球天賦。2006年,Ibaka 17歲,兒時在父親影響下打籃球的經歷,為他奠定了一些籃球基礎,那一年他帶領剛果共和國,在非洲青年籃球錦標賽上奪得冠軍,並且榮膺MVP。

他慢慢進入球探的視野之內,並很快被挖到法國,效力於低階別聯賽,另一段故事開啟了。後來,他轉戰西班牙聯賽,尤文圖特、U20青年隊、西乙的約佈雷加特、西甲的曼雷薩隊都有過Ibaka打球的身影,他在西班牙打球期間還自學了西班牙語。在今年對上76人的系列賽中,他和Marc Gasol對Joel Embiid進行包夾時,會用西班牙語交流協防,這樣Embiid就聽不懂他們說的話,Embiid說的是法語,不過法語也是Ibaka掌握的外語之一。

回到正題,在西班牙聯賽的出色表現,讓Ibaka擁有了進入NBA的機會,2008年夏天,西雅圖超音速隊搬遷至奧克拉荷馬,並改名為雷霆,同年他們以首輪第24順位選中了Ibaka。在西班牙又打一年的Ibaka,在09-10賽季正式登上NBA的舞臺,這個從戰火中走出的男孩,一步步走向了夢想的彼岸。

我們總會懷念雷霆三少,但在那段時光裡,雷霆四少可能才是更完整的表達。2012年至2014年,Ibaka連續三年入選NBA最佳防守一陣,並且連續兩年奪得聯盟火鍋王,他成為雷霆的防守大閘,由他鎮守的籃下成為聯盟禁飛區。但除了防守端的穩健表現,進攻端他也有著柔和的手感,生涯前五個賽季命中率均在53%以上,也曾有過季後賽對上馬刺11投全中的驚人表現。

不過,他的巔峰期卻並沒有持續太久。2014年的夏天是他職業生涯的轉折點,14-15賽季,他的命中率從上賽季的53.6%下降到47.6%,他開始更多地嘗試三分球,外切投籃的比例增加,而防守能力出現下滑的趨勢,那個賽季是他在防守端最後的閃耀,一年之後,他的火鍋數下滑到2個以下,並再也沒有達到過2個以上,要知道在火鍋王的兩個賽季,他的這一數據分別是3.7和3.0。

這變化可能和2014年5月26日發生的故事有關,那一天雷霆帶著0-2落後的總比分回到奧克拉荷馬的主場,馬刺已經將他們逼到了懸崖邊。已經宣佈賽季報銷的Ibaka選擇帶傷出戰,他為腿部傷處打了封閉針,這對於一個25歲的年輕球員來說,在為職業生涯考量方面,這並不是一個太正確的決定,卻是他想做也願意做的決定。

那個夜晚,Ibaka 7投6中,拿到15分7籃板4火鍋,幫助球隊扳回一局。「我的小腿還會疼痛,但我的隊友需要我,我無論如何都要回到場上奉獻一切。」這是他在當時的表述。如果你問我硬漢是什麼樣子,看看那晚的Ibaka吧,那天他就是奧克拉荷馬的英雄。

後來,當他在雷霆的七年時光結束,被交易到魔術,我們本以為,狀態下滑的Ibaka,他的職業生涯也就如此了,當一個配角走完剩下的路,不過在魔術大半賽季後,命運將他指引到多倫多,在今年夏天,他成為了冠軍。

誰能想到,七年前和Durant一同在總冠軍賽並肩作戰的Ibaka,七年後兩人又在總冠軍賽相遇,不過已是分庭抗禮的對手;誰能想到,當年的雷霆四少裡,他是第二位拿到總冠軍的球員;誰能想到這位出身剛果,從戰火中走出的男孩,一步步登上NBA的舞臺,還成為了冠軍。「Anything is possible」,可能這就是Ibaka反覆提到這句話的原因吧。

戰火和苦難淬煉出的硬漢,也曾是一個勇敢追夢的孩子,在而立之年獲得夢寐以求的總冠軍,帶著榮耀歸鄉,看著故土的那些孩子,可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這是Ibaka的故事,他永遠值得被講述。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