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22年驚人履歷!Vince Carter講述傳奇NBA生涯中收穫的經驗和影響

引言:「每名NBA球員都有一個老大哥。」Kevin Garnett說過的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我腦海裡。Sam Mitchell是Kevin Garnett的老大哥,而Garnett又是Rajon Rondo的老大哥,這就是NBA的一種循環。你很難找到一個職業生涯沒有建立在新秀賽季中老大哥的影響之上的NBA球員,而那些日後也成為老大哥的球員又將這種經驗傳遞下去。本文就將講述他們的故事。

Vince Carter在NBA打球的21個年頭裡,已經為8支不同的球隊效力過,如今他希望回來繼續征戰第22個賽季。「希望我們在接下來的幾天裡能找到解決辦法。」這位42歲的老將在上週的一次電話採訪中如是說到。他曾8次入選全明星,贏得過1999年的年度最佳新秀獎項,而且可以說是體育史上最偉大的扣籃冠軍。這周,Carter在奧蘭多為FOX體育關於NBA全球青少年冠軍賽(Jr. NBA Global Championship)的電話採訪做準備時,抽空與Yahoo體育進行了這番對話。

[譯者註:本文提到的時間點早於Carter正式簽約老鷹。]

誰是你的老大哥,這種關係是怎樣建立的?

Carter:我的情況可能要比過去五六年中的任何球員都要特別,因為我當初大概有4、5位老大哥,包括Charles Oakley、Kevin Willis、Dee Brown、Doug Christie以及Antonio Davis。過了兩年,又來了Dell Curry、Mark Jackson和Tyrone Bogues,所以我在生涯的前幾年都被老大哥們包圍了。還有一位是Haywoode Workman,所以你能一直講下去。我想Oakley應該是我的第一位老大哥,那是我NBA生涯的第二天,正在參加訓練營,他走向我說道:「我要讓你成為一名NBA球員,教會你怎麼打球。」

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在請教問題。我想做好一切準備,儘可能做到最好。我愛打球,就是想去學習它。想想我剛才提到的這些球員,Oakley和Michael Jordan一起打過球,Dee Brown和Larry Bird一起打過球,Christie和魔術強森一起打過球,Davis和Reggie Miller一起打過球,而Willis和Dominique Wilkins打過球。要是我不去聽聽這些球星中的球星,這些獨一無二的超級球星們是如何準備和掌控他們巨星身份的話,那我就是個蠢蛋了。

這對我來說就簡單多了,至於原因,舉個例子,我樂於向人請教。顯然,你得承擔一切菜鳥任務和所有這些事情。我知道那是其中一部分,但也學到了關於做好準備的課程。我進NBA之前就以球迷身份看過Grant Hill打球,但是親自防守這位活塞球星又是另一回事了。只是通過我問的那些問題,以及Oakley他們傳授給我的關於如何針對一個球員做準備以及注意事項方面的個人方法,就讓我感覺之前已經和Hill對位過了,我認為自己準備好了。當然了,Hill是頭不同尋常的野獸,做準備是一回事,在現場看又是另一回事。雖然我這麼說,但我並不會覺得自己像一條離開水的魚,即使作為一個新秀,我也許確實是這個樣子的。

所以我總對這些年輕人們講:「小兄弟,別以為你已經對這項運動瞭如指掌了。沒錯,我們都很熱愛它,而且和在家打街頭籃球差不多,但同時,你在家組隊打球時也不會和那些一年能掙3000萬美金,還入選過5、6次甚至十次全明星的傢伙對位。所以你們都必須來請教問題。」我認為這能讓比賽變得更簡單,也為他們拖慢了比賽的節奏。

你從他們那學到了哪些關於球場內外的經驗?

Carter:在場下,學習如何做準備,就像學習如何看電影。看電影本身是一方面,但現在談論的是通過看電影去瞭解你到底在看什麼。在看一個球員打球時,要找的是什麼?你需要找出他的傾向,諸如此類。

還有如何以正確的方式和速度打球,現在講究空間利用,但那時候球員們平均一場比賽要打40多分鐘。那不是在當今快節奏比賽中打球的方式,但你必須去學習如何在更高水平的比賽中打球,而不在比賽最重要的最後6分鐘裡被換下。

學到了這些,你就學會了在得到大量出手機會或者防守最佳球員時該如何在場上生存。隊裡有一名精英防守者總是有益的,這能讓你免於防守對面最好的球員,但總還是要去防一名球員,你必須學會如何做到這一點。沒有比親自實踐更好的了,它是最棒的老師。

遠離麻煩,消費,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式。你可以和隊裡身價最低的人聊聊,他會告訴你一種生活方式,然後再和隊裡最揮金如土的人談談,他會告訴你另一種生活方式。所以你只要搞清自己的路子就行。通過觀察也能學習,我就從其他球員們的錯誤或成功中學到了很多。我年輕時就明白自己不能像那些已經打了6、8甚至10年球的人一樣花錢或者做其他一些事情,因為他們有大把美鈔。他們的餘地比我要稍寬鬆一些,所以我必須仔細打理好自己的事情。

關於Oakley,你能分享下關於他最有意思的故事

Carter:噢,天吶。我見過太多屬於Oakley的時刻。「Tyrone Hill」事件發生時,我就在現場。

Oakley與Hill的小故事梗概:根據報導,2000年夏天,Hill在一場擲骰子遊戲裡輸給Oakley 5萬多美元,他原本答應分兩期還清,卻食言了。於是Oakley在一場熱身賽前賞了他一耳光,Hill才付了1萬美元,但也沒再多給。所以Oakley之後在暴龍與76人的每場比賽前都會在投籃訓練時跑到Hill面前,往他頭上扔球。

關於Oakley,我想說的是他讓我和Tracy McGrady從來不用為任何事擔心。當你被捲入一些小爭吵,推搡或對話中時,不必特意喊他過來,因為他會過來的。他告訴我們怎麼打比賽,如何變得強硬,尊重比賽,以及不要從任何人那裡接收負能量。

你當時的菜鳥任務包括哪些?

Carter:如今情況有點不同了,當年支使我們去做所有那些菜鳥任務可比現在要容易。跑腿買甜甜圈直到現在也是必備任務,但是買報紙這種事如今就難得一見了,當時人們都想要報紙。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在投籃練習結束後,他們會把球踢上二層看台,讓我們去撿回來。現在你要是對別人幹這個,他們只會一直盯著你。

這就是當時的行事風格,與今天不同。我不得不打掃了幾次更衣室,真的太糟了——鞋扔得到處都是,人們把各種東西塞給我,讓我物歸原處。感覺就像在新秀賽季裡我一個人要當兩個人用,所以在打客場時我得把訓練裝備都掛在賓館房門上。我必須起得比其他人都早,把裝備拿來掛在門上。

你的「歡迎來到NBA」的時刻是怎樣的?

Carter:顯然,是與那些我試圖去模仿,或者從他們比賽中汲取知識的球員對上,比如Scottie Pippen、Grant Hill和Penny Hardaway,還有Michael Jordan。我和喬丹對位過,所以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了。

但我得告訴你一件令我肅然起敬的事:在我贏得扣籃大賽冠軍後的頒獎儀式上,我從後面走過去時,J博士是那裡站著的第一個人。他握著我的手說道:「恭喜你, 年輕人!」我永遠忘不了這一幕。

J博士是我的英雄。他是我所尊敬的榜樣,是我的頭號人物。我們一起與獎盃合了影,這張照片還能在我家收藏室中看到,時至今日我仍會感到難以置信。他就是那個第一人,一提到扣籃就會想到J博士,所以沒有比這更好的故事了。我為之驚訝,就像是說「我的天,這是在逗我吧?沒有比這更好的了!」他向我道賀,和我交談,還與我和我在場的兩個好哥們一起拍了照片。這件事真的令我印象深刻。

你的「我要留在這打球了」的時刻是怎樣的?

Carter:有那麼兩次半。顯然,在1999年贏得最佳新秀獎後,我想自己屬於這裡了。我覺得Pierce和Jason Williams 也打出了高水準,所以得去擊敗這些傢伙——我認為自己在賽季後半程的出色表現給了我這個機會。

[Carter收到了全部118張最佳新秀獎第一選票中的113張,Williams 和Pierce分列第二、三名。]

贏得扣籃大賽給了我巨大的信心,但除此之外,我還當了幾年全明星人氣王。在我第一次贏下投票後,我就想「我超過了Kobe,KG和T-Mac。」我們在說的是一眾有能力當選人氣王,最終成為全明星先發的球員,而我連著贏了3年。

我在Michael Jordan的最後一個賽季也當選了全明星人氣王,我只是說「哇哦」。大家都知道他會先發,我對此也深信不疑。我放棄了自己的先發位置,這對我來說太瘋狂了。朋友們和我談起這事,他們說:「你知道你在喬丹的最後一個賽季裡比他贏得了更多的投票嗎?」有點難以置信。這是其中一件事。你知道嗎?我肯定會同意。

你在職業生涯後期似乎把導師職責看得比追求榮譽更為重要,這種說法準確嗎?你為什麼會這樣選擇?

Carter:我仍然認為自己能打高水平的比賽,我也想這麼做。如果機會真的出現了,那我肯定想去這麼做,去比賽和競爭。我完全同意去指導年輕人們,這不成問題。我覺得有時候要以身作則,你站出來向他們展示自己能做得比說的還好,到時這就會有些道理了。那就是我想要的。

當然我們也可以進行對話,這是有意義的,但我仍然希望付諸行動。我認為如今的年輕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通過行動出真知。但在此之前他們得知道所需要的專業性是什麼水平,因為有時你可能會想「對啦,哥就是專業的」,但在你以正確的方式理解它前,你都沒法判斷自己是否已經走上正軌。

你都和哪些球員建立聯繫,成為了他們的老大哥?

Carter:這麼說會讓我聽起來很老了——如今還有聯繫的很多我帶過的新秀,如今都已是各自隊伍中的老大哥了。我仍然和他們保持溝通,試著和他們保持步調,幫他們以正確方式處理好自己的新角色。就比如Jae Crowder,我才和他聊完。還有Ryan Anderson,我一直在和他談話。包括Brook Lopez…你可能覺得這些傢伙都是老將了,但他們都是我的新秀。

看著他們成長並明白自己是這個過程中的一份子,而且至今仍能收到他們的信息,這事太酷了。甚至當我覺得Crowder有些偏離正軌,有點太好萊塢化的時候,我會給他打個電話。他管我叫「大哥」。他說:「我馬上照辦,大哥,你是對的。」這是我樂於去做的事情。

我能做任何可以幫他們儘可能長久的打球,多賺些錢的事,這些我完全贊成。除了幫人圓夢的快樂以外,我得不到任何東西,就像當初那些老大哥為我做的一樣。他們是我還能留在這的原因,除了打球之外,還教我怎麼在更衣室和場外做一個好人,打理生意,做我需要做的事。所有被我稱為老大哥的人們教給我的這些東西,我都學到了一些。

信不信由你,去年在亞特蘭大打球時,我還和Willis談論了關於成為老大哥和該如何去做的事。Antonio Davis,我也會和他見面交談。我還和Dominique Wilkins聊了很多。我仍在不斷學習,除了成為最年長的人外,我還有很多問題,想確保自己仍在盡我所能。

這些是否也適用於你在NBA全球青少年冠軍賽的工作上?

Carter:對我來說最棒的事是和教練與其他一些球員做準備工作。我會向他們提問並把這當成一項工作。而在比賽結束後四處轉悠時,你會見到幾個孩子並和他們簡短交談,但我們其實並沒有多少像這樣一對一的時間。NBA全球青少年冠軍賽真的給了我這個積累更多經驗,見識這些年輕天才的機會。我認為能在所有人的關注下站在國家舞台上,對於這些來自各處的年輕男女來說是個非常棒的機會。

[Carter將會與Sarah Kustok以及Donny Marshall一同為FOX體育解說NBA全球青少年冠軍賽,這項從週二到週日進行的賽事中彙集了來自全球各地最出色的13、14歲的籃球少年和少女。]

我十三、四歲那會兒還沒有那樣的機會。當時只是沒機會,所以如今能親眼見證是件很棒的事。我得到了一睹那些驚人天賦的機會。為這些孩子在13到14歲時鋪設的道路是完全不同的,我只能這麼說。

從你職業生涯中經歷的時代變遷中,你學到了哪些可以給下一代的忠告?

Carter:有很多這樣的事。比如說,開通社群網站對我來說輕而易舉,所以這些孩子們現在也意識了這點。我們拿Trae Young為例。去和一個還在上高三的天才少年談論社群網站,以及如何謹慎對待它是件難事。他在社群網站領域以及應對媒體經驗時豐富。社群網站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影響年輕人的,它能在你年紀輕輕的時候就成就或毀掉你。我認為這些孩子中有很多人在應對媒體以及在球場內外進行自我管理方面經驗豐富,感覺也更良好,因為如今就是社群網站的時代。

這實際上是最重要的,我認為應該意識到一點:沒錯,你曾是天才高中生以及打一年就參選(one-and-done)的傑出大學生球員,但你現今已經站在NBA的舞台上了,身處彙集所有社群網站壓力以及來自世界的成倍關注的最高平台。這就是我想闡明的。他們可以以自己想要的方式來處理這點,但我覺得如果我沒有讓他們意識到這這一點,那我的工作就還未完成。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926257.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