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從童年起,金錢就有辦法找到我!前籃網老闆致富過程有那些瘋狂事蹟?

想當年,這位俄羅斯老闆駕著摩托艇而來,現如今只用一份新聞稿便退出了NBA。讓我們回顧一下他在籃網的瘋狂事蹟。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奸笑。就在NBA理事會批准他購買紐澤西籃網多數股權的幾天之後,他接受David Aldridge採訪時露出的那個奸笑。Aldridge問Mikhail Prokhorov, 一個除了對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的鎳礦開採和金融陰謀有感興趣的人之外,並不為NBA球迷所知的人物, 他要怎麼將頂級球員帶到籃網。比如,當年那個即將進入自由市場的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譯者注:暗指2010年的LeBron James)

Prokhorov強調了籃網的「競爭優勢」是能讓球員有機會「從零開始」創造球隊歷史,以及籃網憑藉他本人的國際影響力成為NBA第一支「真正的全球球隊」的可能。然後,聯盟的第一個外國老闆強調,自己在NBA的默默無聞並不會扯籃網招攬大牌的後腿。

他說:「我非常確信[我將能夠]說服聯盟最強之人進入籃網陣中。」

然後,他笑了。

那個奸笑啊,是那麼輕鬆,那麼自信。他笑得好像是知道自己打的包票根本不會兌現一樣,那種知道內情卻不說破的笑。現在,為籃網80%的股權支付了2.23億美元,完全擁有球隊和巴克萊中心[總價值19億美元]的三年半後,Prokhorov開始兌現跑路了。

籃網週五宣佈,Prokhorov已簽署協議,將其多數股權出售給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的聯合創始人,億萬富翁蔡崇信。兩年前,蔡崇信以10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49%的球隊股份。據報導,他將付出額外的13.5億美元,使得總購買價格達到23.5億美元,超過鮑爾默買下快艇、費爾蒂塔購入火箭,成為NBA歷史上總價最高的球隊收購。

據報導,如果再算上蔡崇信為巴克萊中心所支付的費用,這筆交易的總成本約為35億美元,這對於一個幾乎什麼都沒做的Prokhorov來說算是暴利。也許他真知道些我們不知道的內情。

籃網表示聯盟理事會應在「9月底」簽字通過,屆時將為ㄏ的NBA時代畫上句號。這個……多事的時代。

Prokhorov作為一個神祕的國際人物空降NBA。據報導,他當時的身價為178億美元。普通人免不了會好奇他發家致富的過程,從賣牛仔褲開始,他在俄羅斯市場經濟早期開過銀行,通過用「貸款換股權」的方式巧取豪奪成為俄國最大的鉑金和鎳生產商,最終成為億萬富翁。 「從童年起,金錢就有辦法找到我,」他2012年接受The New Yorkerin的Julia Ioffe採訪時如是說。

這篇文章還提到了Prokhorov對他在俄羅斯發跡期間是否曾參與腐敗交易的問題,回答:「是的,我當然參與其中。難道我不是俄國人嗎?「那些若有若無的頭緒,以及Prokhorov在俄羅斯政治生態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競選總統究竟是真是假,這些都是他掌握籃網期間的必不可少的花邊新聞,然而從未有過實錘(雖然Henry Abbott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嘗試深入調查)。一個與普京和克里姆林宮有聯絡的俄羅斯寡頭,這年頭對美國人來說可能沒那麼迷人。然而,十年前,它讓Prokhorov成為大眾迷戀的對象。

Prokhorov2007年曾在法國阿爾卑斯山的一個滑雪勝地被捕,並因為涉嫌從俄羅斯「向他富有的朋友提供****」而被關押了幾天。後來他被釋放,沒受指控。法國官方之後道了歉,甚至授予了他法國國家榮譽軍團勳位。但這醜聞還是導致Prokhorov被迫出售他持股的Norilsk Nickel股票。這筆70億美元的意外收入使他一下成為了俄羅斯最富有的富豪,就這樣,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

他在馬爾地夫的私人遊艇上開豪車,讓我們這些寫部落格的窮逼見識了還有「直升機滑雪」這種玩法。他接受60分鐘採訪時他忘了自己價值5000萬美元的200尺的遊艇落在哪兒了。他談到了他對古老的西藏武術(Tescao)的熱愛,並稱自己的「冷靜和心境」就像自己的稱號「蟒蛇」一樣。他經常被拿來和007電影中的反派相比較,直到這些比較變成老生常談的陳詞濫調;然而,這些陳詞濫調仍然不停地出現,因為畢竟老生常談的背後是因為二者真的有夠像啊。

從某種意義上說,Prokhorov當年進入NBA更像是為了達成其他的目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拯救了當時的籃網老闆布魯斯-拉特納。受到2008年經濟危機的打擊,拉特納作為地產商需要現金來維持他的Atlantic Yards專案,一片本就是本來就是從原來居民手裡巧取豪奪而來的地皮。Prokhorov的注資,讓籃網能順利建成並在2012-13賽季搬進巴克萊中心。巴克萊中心的建成大大改變了周邊社群的居住環境,而當初承諾居民的補償措施也是拖來拖去。場上場下,Prokhorov都留下了很多爛尾工程。

初來乍到,Prokhorov就把矛頭瞄準了尼克隊。在2010年自由球員市場開啟前夕,尼克隊豎起了招募詹姆斯的廣告牌時,Prokhorov在麥迪遜廣場花園對面的曼哈頓第34街和第八大道的拐角處買了一塊巨大的廣告牌。這則廣告取名「偉大藍圖」,描繪的是Prokhorov和Jay-Z,詹姆斯的身邊人,也是新晉籃網小老闆。雖然詹姆斯並沒有選擇任何一隻紐約的球隊,但這兩支隊的樑子卻結下了:Prokhorov堅稱,五年內,尼克的球迷將成為籃網的球迷,而籃網將成為NBA的冠軍。如果實現不了,Prokhorov,一個身邊女人成群的人,將願意接受「終極懲罰」——結婚。

籃網沒有獲得總冠軍(Prokhorov也沒有結婚。)但是Prokhorov的個性讓籃網……怎麼說呢,有了那麼點關注度。一個自誕生起就幾乎被遺忘的球隊,突然有了一些料,一些曝光度 ,一個煥然一新、就地崛起的機會。

然而,無論Prokhorov是多麼捨得花錢,這種崛起並沒有發生。儘管他的奸笑背後充滿了信心,但他試圖簽下詹姆斯,Dwyane Wade,Chris Bosh,Carmelo Anthony(Prokhorov甚至在採訪中罕見地宣佈該交易告吹)和Dwight Howard的努力都失敗了。籃網確實交易得到了Deron Williams,結果卻也不怎麼好。Deron Williams的事情中有我最喜歡的Prokhorov怪奇時光之一:當籃網後來與小牛隊爭奪已是自由球員的Deron時,Prokhorov說,如果小牛隊老闆Mark Cuban最後簽下了Deron,他會「用奪命剪刀腳絞爆(Cubam的頭)」。好在Deron最後拒絕了小牛,續簽籃網,省去了有人會被絞爆頭。

憑著Prokhorov的無條件支持和無窮盡的金錢,總經理Billy King嘗試圍繞Deron和Brook Lopez建立一支有競爭力的球隊,在籃網搬入新球館後第一個賽季就引入了Gerald Wallace和Joe Johnson。籃網當季贏得了49場比賽,這是他們七年來例行賽最高的勝場數,但最終在季後賽首輪搶七失敗,被傷病困擾的公牛隊淘汰,止步隊史首次季後賽的同時也沒能讓紐約球迷改籃網球迷。

接下來就是著名的梭哈了——Billy King在2013年NBA選秀之夜與塞爾提克隊進行了重磅交易,將老將Kevin Garnett,Paul Pierce和Jason Terry帶到布魯克林,送走了三個未來的首輪選秀權和一個首輪互換權。這筆交易成功填補了塞爾提克後三巨頭時代的空白,鋪平了塞爾提克隊重回季後賽的成功之路。 籃網呢,只不過贏得了一次季後賽系列賽勝利(2014年與暴龍搶七勝利),僅此而已。布魯克林的核心太老了。Pierce和總教練Jason Kidd都很快被掃地出門,Prokhorov在解僱Jason Kidd說出了那句名言「最好滾快點別讓我摔門的時候砸到你的屁股」。很快,Garnett也被交易送回明尼蘇達。

一夜之間,籃網傾家蕩產,只有一群碌碌之輩,身在東區都毫無競爭力可言,沒有選秀權也看不到重建的未來。同時,在承受了超過1.86億美元的薪水和奢侈稅,據傳1.44億美元的巨大損失之後,Prokhorov在給籃網這隻爛隊寫支票的時候再也不那麼慷慨了 。

除了偶爾有關礦場爆破,藏傳武術的消息,Prokhorov自此幾乎銷聲匿跡。而隨著籃網因為深陷薪資帽而動彈不得之際,球隊老闆似乎也失去了興趣。他的名字除了在他否認有意賣球隊的小道消息以外幾乎不曾在新聞裡出現。在否認了幾年之後,他賣了49%的股份給蔡崇信。

球場而言,Prokhorov的籃網是一場失敗。自從他收購球隊以來,籃網擁有NBA第四差的勝率。他們九個賽季只有三次進入季後賽,只贏下一輪系列賽。他們不僅完成了近年來NBA歷史上最糟糕的交易,而且還完成了現在想來第二爛的交易:2012年為了得到Gerald Wallace,將幾名老將和一個前三名保護的首輪籤(最終開括者選了Damian Lillard)送到波特蘭。然而,在球場外,Prokhorov的大手大腳從根本上改變了籃網的形象,使後者從紐約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笑料上升為無限可能的球隊。也許他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光彩,但就像一個經歷了前Prokhorov時代的朋友說的那樣,「Kevin Durant可沒有和Bruce Ratner的籃網簽約。」

上賽季,籃網漫長的重建開始結出碩果,總經理馬克斯和總教練阿特金森成功把球隊自2015年以來首次帶入季後賽。但是Prokhorov並沒像快艇老闆鮑爾默那樣廝守球場,也沒有就球隊的復興大談特談。球隊走上正軌,球迷們開始支持籃網,而今夏簽下兩名真正的超級巨星之後,籃網終於有機會成為Prokhorov曾承諾的有朝一日的球隊。

只不過,他是不會在那兒目睹這一切了。即便他會看,那也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帶著數百億美元資產特有的樸實無華。而留給我們的,只有那一抹奸笑。

文章來源:虎撲社群 /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080536.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