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KD效應:越來越多高個菁英想成下個他!

切特-霍姆格倫(Chet Holmgren)回想起八月份那直面他最瘋狂的夢想的時光。在斯蒂芬-柯瑞的訓練營中,當他在爭球中獲得球權時,他的防守者就是那位金州勇士的超級巨星。而這位十七歲的小夥子非常清楚這時應該做什麼。

“我看到了他”他隨後跟他的草根教練說道,“我必須去對抗他”。

Holmgren 利用柯瑞自己招牌的拖曳步突破了他,他在柯瑞準備斷球時來了兩記背後運球,然後便遊弋進底線來了一記暴扣,扣完慣性讓他摔在地上,但他這個着陸在觀衆的歡呼聲中看起來非常柔軟。 在隨後的一個小時內,比賽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人們注意到這不僅僅因爲是柯瑞被一名高中球員用自己的專屬動作戲耍,而且他們還必須付出兩倍的防守代價,因爲Holmgren有七尺高。 擁有這樣的控球能力和敏捷性,對於這種身高的孩子來說是非常驚人的。但如果你有看過Holmgren少年時期的比賽,或者在網上看過他的高光鏡頭,你會非常驚訝他沒有在柯瑞面前直接幹拔來個NBA距離的三分。 “他是一名千載難逢的球員”,Holmgren的高中教練Lance Johnson在明尼阿波利斯的Minnehaha會議上說道,“他非常獨特,就是一個獨角獸”。但要指出的是,挖掘獨角獸在少年層次已經變得非常普遍,一股新的浪潮已經滾來——年輕的美國大個子以更後衛的方式打球,輸出長距離三分,晃斷你的腳踝。

“在招募環節中似乎出現越來越多的能力細膩的大個子”,Gonzaga大學的助理教練Tommy Lloyd說道,“他們是基準線以上的射手,也具備基準線以上的支配球能力”。我猜這正是比賽演變的方向。 在Athletic 40排行榜中,這個排行榜不分年級,給全國最好的高中球員進行統一排名,在這個排行榜上充斥着上述這種神話般的生物。 排名第一的球員,高二的埃莫尼-貝茨(Emoni Bates)是一位無視防守的6尺9高射手,被很多人稱爲下一個杜蘭特。這個榜單上排名第三的埃文-莫布利(Evan Mobely)是南加大接近7尺的具備射程的球員;第九位的小帕特里克-鮑德溫(Patrick Baldwin Jr.)看起來就像擁有絲滑手感的湯普森,只不過他身高有6尺10;第三十六位的內森-比特爾(Nathan Bittle),儘管具備6尺10的身高,但他最擅長的進攻區域離籃筐25英尺。

Holmgren(榜單排名第七),190磅,擁有絲滑手感、得分後衛比賽風格並且火鍋能力出衆,也許就是這場籃球潮流的最終宣示。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稱這個潮流爲 “籃球杜蘭特化”。爲了獲得進攻空間,NBA幾乎已經拋棄了低位單打,低位單打現已經淪落爲低層次的比賽模式。 這麼多年來,歐洲是孕育這種大個子的主要地域,想一下德克-諾維茨基和克里斯塔普斯-波津吉斯,但是現在,一羣朝氣蓬勃的獨角獸正在家門口嶄露頭角。 “如果你不能在底角活動並投籃,或者至少可以運球,你是不能在NBA立足的”,伊利諾伊大學教練 Brad Underwood說道。“這些年輕的孩子都看着這些比賽,而且他們也這樣玩着電子遊戲。現在他們也朝這個方向加強自己的能力。爲什麼不呢?如果你真的在足夠的身高下具備那樣的全能,肯定是非常特別的。”

Dave Holmgren 1980年代中期爲明尼蘇達效力,而膝蓋問題縮減了他的職業生涯。作爲七尺高的球員,老Holmgren接受的是大個子傳統的指導思路:鎮守籃下。他在他兒子出生前就決定讓他兒子接受不同的指導。 “我知道他會長到七尺並可能掛上200磅的肉”他說道,“低位是一個毫無發展空間的位置,我沒有任何理由把他按在低位或給他打上低位球員的標籤”。 老Holmgren遇到了志同道合的Larry Suggs,一位長時間執教Twin Cities的年輕教練。Suggs一直堅信應該教給每個孩子每項技能,而不是依他們的身材劃分,因爲每個孩子都有着自己的成長道路。 在老Holmgren的兒子Chet是三年級時,他就歡迎他加入自己的球隊,Chet看到Sugg的後衛們能運能投,就嘗試模仿他們。那會並沒有人知道這些高中後衛有多天賦異稟他們其中一個就是Tyrell Terry,現在斯坦福大學的大一新生,另一個就是Sugg’s的兒子Jalen,在Athletic 40排行榜上位居第22位的5星潛力球員。 像大多數高個孩子一樣,Chet需要時間來適應自己的身體。他曾經會運球運到腳上砸球出界,接胸前傳球非常掙扎,但Suggs依舊讓他在三分線外打球,並培養他。 “人們會跟我說,‘爲什麼不把大個子放到內線?’”Suggs說道,“但我從不會這樣。幸運的是,我們擁有太多天賦,使得我們在很多比賽都可以領先30多分,因此非常輕鬆地可以說‘爲什麼不讓Chet打一會控球后衛呢?’”

當Chet上五年級時,一直以來的努力見到了成效,這會他已經5尺8高。他的控球變得非常沉穩,可以投射三分,還可以在突破時使用歐洲步。又過了一年,Suggs提到,Chet開始掌握了柯瑞的腳步。 Holmgren現在打球非常流暢,而且是一個非常好的射手,所以Suggs讓他在一個Under的草根巡迴俱樂部Sizzle上擔任2號位。 “我不喜歡用“怪獸”這個詞,但他確實是一個怪獸呀”,經驗豐富的招募分析師Frank Burlison說道,“7尺高的球員,現象級的跳投手,同時可以扣籃火鍋,Chet應該是我見到的在杜蘭特位於這個階段時,最接近他的人了”

我們在花點時間聊一下杜蘭特吧。

擁精英級進攻包,7尺身高和精瘦的身材於一身,可以肯定杜蘭特是NBA歷史中一名獨特的球員存在。把任何一名高中的邊緣球員與NBA歷史上最好的球員之一來進行比較,無疑是瞎扯。 但你去問一下任意一名年輕大個子,他們模仿的是誰的比賽,杜蘭特的名字立馬蹦出來。 “一直都是KD”,Bittle在被問及哪位球員他看的最多時說道,“他跟我一樣一樣的,我並不是非常強壯,但我有腳步,也可以投籃”。 爲什麼是杜蘭特,而不是,比方說,勒布朗詹姆斯或者安東尼戴維斯更吸引這麼多年輕潛力球員呢?這也從一個事實說起,也就是大多數高中球員更接近杜蘭特的體型,身體並沒有掛多少肉。Bittle和Bates都是180磅。Mobley有一個更寬厚的體格,但也還是非常瘦削,只有205磅。但對於像2021屆的Paolo Bachero這樣的大個子,身高6尺9但是235磅,他的前景就不一樣了(雖然Banchero也喜歡運球和三分)。 “杜蘭特的打法是絕大多數孩子推崇並且希望模仿的”,Emoni的父親兼草根教練E.J.Bates在談及杜蘭特的影響時說道,“大多數孩子都在嘗試延伸進攻範圍,越來越多的孩子也確實可以完成遠距離的投籃”。 此外,大個子在禁區邊緣活動是非常難受的,人們會推搡你,撞擊你的腎臟,抓你的手臂。在靠近籃筐時,裁判傾向於默許這類行爲,尤其是錯位防守時。 “孩子們不想進裏面,不想有身體接觸”,Oregon的一個經驗豐富的草根教練Benjie Hedgecock說道,“他們更希望在三分線外遊弋,而他們的能力也賦予他們這樣做的自由”。 對於一個想發展自己全面性的大個子來說,往往必須儘早開始。

有很多孩子在保留後衛技巧的同時身材突飛猛進的案例。這種情況幫助到了Baldwin Jr.,他的爸爸恰好曾是西北大學的得分後衛。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變很高”,Baldwin說道,“我本以爲自己會成爲一個高大側翼”。 而對那些在本來身高已經在前列的孩子說,訓練就得儘早了。Bittle的父親Ryan在俄勒岡打小學院籃球。他督促Nathan很早就開始各種基礎練習,像E.J. Bates對待Emoni一樣。 “我的爸爸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射手”,Bittle說道,“在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他就開始跟我訓練我的投射”。 孩子們也需要獲得他們年輕教練的支持。雖然讓他們最高的球員儘可能靠近籃筐往往帶來更大或者說是最好的取勝可能性,但這麼做對高個子的長遠生涯來說往往並不是最好的。 “歐洲教練比美國的教練更長時間培養大個子的全能性”,Dave Holmgren說道,“美國在技能訓練這一項起初落後,過了很長時間人們才醒悟。但仍有很多大個子沒有得到相同的執教,而是被禁錮在傳統大個子的框框條條中”。

現在不僅僅因爲是更多的教練希望緊跟歐洲的潮流,而是他們已經沒有太多其他的選擇了。因爲現在就是一個球員至上、比賽風格快速迭代的時代。如果一個有天賦的大個子或者他身邊的人不執拗於他過去被使用的方式,他可以迅速改變高中或者野球場的格局。這也難怪更多年輕隊伍去適應他們最好球員的比賽方式,擺脫過去的低位單打方式。 這個潮流的另一方面影響是,大學球探們將更難找到真正的可以鎮守內線的中鋒和大前鋒。但這個潮流還是有價值的,甚至如岡薩加大學這樣的球團都致力於培養技巧細膩的國際大個子。 “在看籃球世界盃時我也已經警惕。”Lloyd說道,“這些來自其他國家的大個子對比賽的影響遠超我們的大個子,而每個國家隊在本次比賽排名第七。這是一個非常危險,劇烈的下降”。 “大個子的全能天賦看起來挺誘惑人的。但歸根到底,大個子仍然有責任在籃筐附近打球,在籃筐附近大部分時間都會是最高效的,這種會帶來犯規壓力的比賽風格影響着比賽的勝利。如果你有一名技巧出衆的大個子,他在三分線上的命中率是30%並且經常失誤,你將輸掉比賽”。

Lolyd將前岡薩加的球星凱爾-威爾哲作爲一個案例。當6尺10的威爾哲2013年從肯塔基轉學時,他已經是一個可以控球的三分專家,他不喜歡進內線和身體接觸。 在他在斯波坎[譯註1]處於紅衫[譯註2]時,岡薩加的教練們讓他在訓練時擔任5號位,對位7尺1的巨人Przemek Karnowski。威爾哲並不被允許投3分,而是專注於他的跳鉤和低位腳步。譯註1:斯波坎即岡薩加大學所在地。譯註2:紅衫球員(Redshirt)是美國大學運動員的一種特殊狀態,用於形容那些推遲暫停或者中止參與NCAA比賽從而能夠延長自己參賽資格的運動員。

“到了他可以爲我們效力時,他帶來一種完全不同的對位”,Lloyd說道,“如果你在他做擋拆時換防,他可以攻擊你的內線,如果不換的話,他可是一名精英射手。對我來說,這就是你真正創造價值的地方”。 岡薩加在2017年NCAA決賽輸給北卡,那次比賽讓幾個巨型球員引人注目。而在此之後和之前的兩個冠軍維拉諾瓦,卻沒有使用一個傳統大個子,而是使用5個外線的進攻陣容。 隨着美國大個子的技巧不斷進化,維拉諾瓦的比賽方式會變得越來越風靡。“這是球員的新時代”,Baldwin說道,“我們全方位全能,從1號位到5號位”。 Holmgren 收到了一堆強球的offer。但他對那些想讓他活躍于禁區的球隊興趣寥寥。他已經拜訪了俄亥俄州立大學,接下來在這個週末會跟Jalen Suggs前往岡薩加。最大的問題不是他會在哪個大學打球,而是他在大學時會在哪個位置打球。“我們已經聽到了從2號位到4號位的方案”,Dave Holmgren說道,“無論他去哪個位置,都會是擋拆戰術。要麼是五號位拉出,要麼是4號位拉出。球隊需要有一個大個子去做低位的活,讓他去底線被其他大個子包圍是沒有意義的”。 畢竟如果你擁有一頭獨角獸,你就應該讓他做獨角獸該做的事。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選秀區-譯文】KD效應:越來越多的7尺精英球員想成爲下一個杜蘭特 由  未來就是我的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651017.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