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馬刺還有實力如過往「一心二用」或再造常青神話?

2018-19賽季的馬刺例行賽戰績48勝34負,這是他們連續第二個例行賽戰績不到50勝,換句話說,馬刺的連續50勝紀錄早已經作古,儘管季後賽馬刺以西區第七的身份和西區第二的金塊隊打到搶七,卻也無法掩蓋一個現實:現在的馬刺早已不是我們印象中那支穩如磐石的強隊,雖然他們還是一支季後賽常客,但早已從西區豪強的行列退出;不要神化馬刺,沒有 GDP 的馬刺現在成為麻瓜,沒有了魔力,只是一支平庸的球隊。

今年夏天,馬刺教練團一如既往地被挖角,這似乎已經成為常態,畢竟Gregg Popovich手底下總是能出優秀的總教練——挖過Brett Brown的76人這次拿著大鋤頭連翹馬刺的兩名智囊,一是Popovich的首席助教Ime Udoka,二是和Chip Engelland一起負責球員技巧訓練的Cameron Hodges;而另一位有著總教練水準的Messina也回到義大利聯賽,這麼說來,過去三位被看作是Popovich接班人的儲備幹部(James Borrego、Udoka、Messina),現在全都離開馬刺……

當然,很難去評價這些成員的離去會不會影響教練團的發揮,但相信以Popovich這麼多年手下被挖角的經驗,足以應付這樣的情況,而且Popovich也總能調教出下一位副手——例如女性教練之光Becky Hammon,同時他也提拔一位當紅的馬刺助教Will Hardy,這位Hardy從實習生時期就在馬刺工作。但更重要的,這個夏天Popovich找回Tim Duncan,而這個男人曾經為馬刺帶來長達20年的輝煌。

Duncan回歸教練團不僅僅是滿足球迷幻想的舉動,這次操作對於馬刺也是有著深遠影響。Hardy在接受《TheAthletic》馬刺資深記者時談到他對於Duncan回歸教練團的看法,他說Duncan是個非常有洞察力的人,雖然他話不多,但他懂得觀察和傾聽,非常有洞察力。很顯然,現在的Duncan只是個菜鳥教練,很難說在戰術佈置方面他能夠帶給馬刺什麼立竿見影的影響。打好球不一定代表能成為好管理者、好教練,他們還是需要時間磨練,而不是指望他們一上任就能夠帶來實質上的改變。但是,Popovich不僅僅是馬刺的教練,他也是最有權的說話者,也因為Popovich長時間獨攬大權,讓馬刺變成Popovich能玩轉的球隊體系,他的繼任者想要在這個位置上施展拳腳是一件難度很大的事情,即便是Duncan。

因為Popovich的存在,馬刺變成「Popovich的球隊」,球隊體系更多是服從於Popovich而不是其他人,從而「僵化」這個體系——老派的管理方式有好有壞,好處是由於Popovich的強勢讓馬刺成為常青樹,而反面則是在Popovich退休後,繼任者很難將Popovich的體系延續下去。熟悉英超的朋友或許可以拿曼聯和阿森納和馬刺類比,在Alex Ferguson、Arsene Wenger退休後,兩支球隊都陷入繼承者有心無力、誰接坑誰的狀態。當然希望Duncan能夠將Popovich的血脈延續下去,但這不是Duncan一己之力能夠解決的事情;本質上談的不是Duncan接班,而是如何在Popovich退休後創造一個新的體系。

當然,Duncan上任有他能帶來的積極意義,如果說他有什麼立竿見影的幫助,那麼就是正面精神力量的提升。Duncan能在球隊文化上給予馬刺切切實實的助力。其實現在的馬刺,沒有一個真正能被稱為精神支柱的人物,而過去20年這支球隊都習慣Duncan圖騰般的存在。雖然聽起來很玄,但有時候這種球隊傳奇人物的回歸往往能帶來精神力的加成,而由盛轉衰的馬刺似乎非常需要這樣的把戲。同時,比起任何一位球員、教練,誰比Duncan接班Popovich來得更加名正言順呢?

這個休賽期,除了教練團的變動,馬刺在球員市場上也有一定的動作,雖然不及其他強隊那麼大陣仗,但也落實一些具體工作,像簽下DeMarre Carroll就是一筆還不錯的操作,直接補強馬刺最為薄弱的側翼位置。如果不是Marcus Morris的臨時變卦,那麼這個夏天,馬刺在自由球員市場可以得到Carroll+Morris的鋒線組合,對於一支極度缺乏側翼的球隊而言,Carroll+Morris的升級有多麼令人振奮,振奮程度不亞於Patty Mills在場上規矩打球……

但因為Morris的臨時變卦,馬刺補強側翼所做的部分努力被浪費掉,而作為替代品的Trey Lyles是否能紮實地打三號位還不能得知,同時也讓馬刺放走球隊最好的射手Davis Bertans,對此Popovich也怒斥Morris不敬業。

比起在自由球員市場上預算有限地挑挑揀揀,馬刺兩年2900萬鎂續約Rudy Gay相當本分,至少留住隊內最好的側翼,保證球隊的陣容基礎——畢竟不知道Carroll下賽季能打出怎樣的表現。

現在的馬刺議價能力其實並不強,從LaMarcus Aldridge連續大合約續約開始就暴露出這一弱點。

Gay在其他強隊能夠拿到兩年2900萬鎂的合約嗎?真的不好說。雖然Gay值這個價格,但給一位有傷病史、33歲的替補攻擊手送上將近3000萬鎂的合約,溢價的風險不低,帶有「傷病史」、「老將」、「替補攻擊手」三種標籤的球員,有幾個人能拿到3000萬鎂?

當然,這份合約也不全然能反映馬刺議價能力變弱,反過來也可以說是馬刺對於Gay的信心,畢竟過去兩個賽季Gay都是替補陣容真核級別的發揮。但另一方面,這份也給人一種馬刺在談判桌上為了留住Gay而做了妥協,畢竟這個聯盟的流通貨幣就只有兩種——戰績和錢。

當然了,取消球員選項也可以看作是Gay對馬刺的信任,Gay在聖安東尼奧明顯也找到自己的第二春和歸屬感。就像Gay在賭城續約後接受採訪所說,「我感覺我們需要讓球隊凝聚在一起,我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證明,我們已經有一個不錯的核心團體,我們一起打球,我們都是好友,所以續約對於我來說很簡單。」而且,馬刺早鳥續約Gay是近似於必做的交易,因為他們很難再找到Gay的替代品(而當時Gay似乎一定程度上是來頂替Kawhi Leonard的……),有限的空間也不允許他們放開手腳招募一名全明星級別的前鋒。

續約Gay是一筆不錯的簽約,縱然Gay已經33歲,但只要接下來的兩個賽季他能保持上賽季的輸出效率,那麼這份合約絕對不會成為馬刺的負擔。同時留住Gay也有助於馬刺保持他們一直以來都很強調的陣容穩定性。如果馬刺能夠簽下Morris,那麼這個休賽期的補強力度是值得球迷歡呼雀躍的。Morris帶來的令人「歡呼雀躍」的部分是他的即戰力,畢竟馬刺的戰鬥力比起過去是在逐漸走下坡的。但是,戰績的下滑在另一方面也意味著能在選秀大會上拿到更好的順位,而在補充潛力方面,最近幾年馬刺所做的工作值得認可,最典型的代表則是Leonard;儘管成就一名Leonard,離不開球員自身的天賦,但不足以說這是馬刺不可複製的藝術品。

可能聽起來有些譁眾取寵,但即便馬刺很難再挖掘出一名Leonard級別的FMVP,但至少他們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批量化生產」優秀的球員,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最大化自身的優勢,運用自身獨特的選材審美和訓練風格來彌補號召力的不足——其實可以看到馬刺從 GDP 時代就開始「批量化生產」優秀球員,以低成本吸納那些他們認為有獨特潛力的可塑之才,從Tony Parker、Ginobili(當然選中這兩位球員存在很多資訊不對等的紅利)到Leonard,再到最近的Murray和Derrick White,馬刺一直在用他們擅長的方式「造星」,這是他們在聯盟賴以生存的技能。

所以,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Lonnie Walker和Keldon Johnson在馬刺的未來?還有馬刺的00後金童Luka Samanic。

上賽季的馬刺三號位有很大問題。讓DeMar DeRozan打三號位等同於告訴對手「就往我們的鋒線位置猛攻」,DeRozan雖然看似是鋒衛搖擺人,但實際讓DeRozan站三號位是個偽命題——本質上DeRozan是個雙能衛,就算他站到三號位上也是如此,所以站三號位的DeRozan其實沒有在做側翼要做的工作,即便DeRozan站小前鋒位置,球隊還是需要其他人分出精力去給他擦屁股,

這也是為什麼在Popovich啟用Derrick White後的馬刺立刻順滑不少。

其實,位置是死的,戰術是活的,並不需要糾結誰在哪個位置上,DeRozan站三號位不意味著他一定要像前鋒那樣打球,這不是DeRozan的問題,而是馬刺上賽季缺少優質側翼的問題——不是每個人都能像Leonard,進攻端輸出,回頭還能在防守端給出 DPOY 的質量。

對於馬刺的三號位問題,下賽季或許會得以緩解,但關鍵不完全在Carroll,更要看復出的Murray和White,因為Dejounte Murray和Derrick White其實都是能包攬側翼任務的球員,尤其是Murray,本質上就是個小側翼。

實際上,DeRozan下賽季可能還是可以繼續打「偽三號位」,Murray和White搭檔所帶來的後場防守質量不是DeRozan、Mills等人可以媲美。在Murray、White身邊,DeRozan可以自如發揮雙能後衛的創造力。(按理說DeRozan應該是非常符合Popovich審美的進攻核心,第一個馬刺賽季的表現確實一般,但DeRozan有能力變得更好)

Murray、White、DeRozan,這其實也構成一個非典型三後衛陣型,有兩個半紮實的持球創造點,轉換反擊有足夠快的速度,三人都是箇中好手。

但非常規陣容應該不會長時間使用,考慮到陣容的平衡性,Carroll打三的時間會多一些,White和Murray之間可能還是會有一個直接的位置競爭關係。

馬刺的陣容輪換成員還是比較清晰,但不排除有陣容洗牌的可能,傷病、狀態下滑都有可能成為新人上位的機會;即便沒有洗牌,使用長輪換的馬刺怎麼也比其他8人、甚至7人輪換球隊更有可能讓新面孔上場。

Aldridge和馬刺的進攻空間問題

如果認為馬刺的陣容只是缺鋒線,那麼就錯了。馬刺的內線厚度同樣不那麼美麗,除了Aldridge和Jakob Poeltl,馬刺就沒有正經中鋒。不過,在小球環境下,大多數時間Popovich都會用Gay打四號位,Aldridge和Poeltl看起來也夠用。但是,如果Aldridge和Poeltl之一受傷?他們就只能用Chimezie Metu或者Drew Eubanks,這顯然會讓球隊的輪換質量大幅下滑,新來的Lyles也不是一個能打五號位的內線。

而且,Aldridge已經是34歲的老將,雖然他的打法讓他保持很高的出勤率,但以馬刺這種就所罰款也都要輪休的例行賽划水大隊,下賽季還會讓Aldridge以場均33.2分鐘打81場嗎?Aldridge的油箱裡還有多少油呢?

如此一來,是不是可以嘗試給「馬刺Zubac」Poeltl更多的任務?畢竟Poeltl年輕力壯,多打一點時間也有利於他成長不是嗎?

不過如果少用Aldridge,Poeltl的實力足以讓馬刺保持穩定的輸出嗎?畢竟下賽季西區季後賽席位的競爭相當慘烈,已經告別50勝的馬刺還有絕對的底氣說自己划水也能進季後賽嗎?

看起來,Aldridge下賽季的任務仍然很重,因為他們沒有一名能夠對位替代Aldridge的球員(除非Lyles爆發),不像後場人才濟濟,即便DeRozan不上還有White。

但是,Poeltl並非不能「解放」Aldridge,如果他能夠儘可能地高質量護筐、搶籃板球,甚至完成高質量的擋拆延阻,那麼Aldridge會輕鬆不少——換句話說,期待Poeltl下賽季成為內線核心不太現實,但如果他能做好本職工作,讓Aldridge扮演最舒適的投射型大後鋒角色,那麼對於緩解輪換壓力有很可觀的幫助。

當然,「大後鋒」Aldridge是個玩笑,就像後衛Brook Lopez一樣是個冷笑話而已,他們本質上還是做內線的工作,前者有低位單打和進攻籃板的輸出,後者則是籃板卡位和護筐。而且Aldridge的後衛屬性也沒有那麼現代,他的投藍更多的還是中距離,拉開空間的效果有限——而在馬刺日益小球化的戰術體系中,三分投射是不可或缺的屬性。

而這也帶來了一個問題,在雙德和Poeltl都極少三分輸出的情況下,馬刺的三分產量基本上都來自於禮炮團,而上賽季隊內最準的Cooper已經被交易,三分命中率超過35%的就只有Bryn Forbes、Marco Belinelli、Mills和Gay,那麼下賽季的馬刺能給他們多少時間?

尤其是在Murray復出、Carroll加盟的情況下……顯然需要從中分出時間給那些更強的輪換球員,但禮炮團的出場時間變少也意味著三分產量的減少。(除非Murray練出穩定的三分球,Carroll保持高效的輸出)

當然,Popovich總是能找到合適的輪換方式,很可能2019-20賽季就是一個打臉的賽季。

西區人均爭冠的環境下,馬刺季後賽的席位岌岌可危,而且他們明顯在一個新老更替的人員過渡期,馬刺在用雙德為核心的陣容爭取季後賽席位的同時,也在分心培養那些可以成為下一批中堅力量的成員。

那麼,現在的馬刺有實力像過去那樣「一心二用」嗎?

雙德的合約在2020年到期,在這個期限內,馬刺需要真正值得扶正的球員,不然他們就只能繼續用「溢價」的方式續約雙德,以保證球隊的競爭力——當然,他們可以藉此打破現有的程序,重新來過,就像20年前為了Duncan做的那樣,但馬刺沒有理由這麼做,也沒有一個值得他們這樣做的Duncan。

Duncan可遇不可求,Leonard亦是。但優質的即戰力對於馬刺來說還是「可再生資源」。所以馬刺接下來會以這個為指導方針,在控制薪資空間不爆的情況下培養能支撐起球隊的中堅力量,如果能夠從中挖掘出下一個「Leonard」,那麼就是馬刺打破天花板的機會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