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15載中國賽記錄籃球時代變遷 那是姚明、LeBron、Kobe打造的歲月書籤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如同書籤,存放在15年中國賽罅隙中,那些銘刻著時光的片段,讓我們回頭望去時,才發現自己究竟走了多遠。

從這裡開始,從這裡結束

2004年對於姚明來說,是疊翠流金的豐收季,在NBA首次徵戰季後賽,在奧運賽場帶領中國隊殺入前八。在雅典,姚明那句怒吼:「還以為在地方隊,把自己當爺呢?在這兒你們不是球星,誰都得拼命!不玩命,我們靠什麼贏人家?」至今聽來震耳發聵。正是在那一年的金秋十月,姚明隨著中國賽衣錦還鄉,所到之處無不是人山人海,乘坐的大巴都被熱情的球迷跟蹤。Jeff Van Gundy與姚明打趣:「姚,若是你現在下車,會怎麼樣?」姚明答道:「除非你不想再看到我了。」

那時候,姚明的身邊有了一位新的隊友,姚明清楚地記得首次與這位隊友合練時的場景。「他縱身一躍扣了一個籃,我都看傻了,這也太能跳了,我感覺都能看到他的鞋底了。」姚明回憶道。

這位隊友,就是麥蒂。彼時的麥蒂風華正茂,在金水橋前與姚明的那張合影,是中國賽的經典留存。從那一刻開始,麥蒂真正成為了中國球迷的寵兒,即便他後來傷病纏身年華老去,仍是中國粉絲的心頭好。

當青島隊在2012年選擇外援時,球隊總經理生錫順在麥蒂和亞瑞納斯之間猶豫不決。一次偶然的對話讓生錫順堅定了簽下麥蒂的決心,他與非籃球迷的球隊司機聊天,生錫順問道:「你知道亞瑞納斯嗎?」司機搖了搖頭。「那麥蒂呢?」司機聽到這個名字,立刻表示那是姚明的隊友,不但自己知道,他的老婆孩子都知道,就這樣,麥蒂擠掉了亞瑞納斯成為青島隊的外援。

04年中國賽,站在姚明對面的,有一位他無比熟悉的球員,他們從14歲開始一起打球,青年隊訓練非常苦,一天四練從早上6點練到晚上9點,有太多的少年無法承受這樣的強度,逐漸被淘汰,那支隊伍最終打上職業聯賽的只有兩人,一位是姚明,另一位是劉煒。

從那些辛苦卻也快樂著的青澀時光開始,劉煒和姚明成為了密友。17歲的時候,兩人前往美國參加訓練營,由於球隊總經理提前回國,卻忘了把餐飲費留下來,囊中羞澀的劉煒和姚明在兩個星期只能靠吃雙層乾酪漢堡度日。劉煒當時在養傷,運動量相對要小一些,他主動提出自己每天吃一個漢堡,讓姚明吃兩個。

正是一起吃苦的情分,當姚明看到劉煒穿上國王球衣,在中國賽成為他的對手時,姚明感嘆道:「我很擔心搶到籃板後,直接把球傳給他,這是我們在上海隊和國家隊的習慣。」

04年是開始,當姚明歷經跋涉,再一次回到中國賽的賽場,已是2010年。就在那次中國賽一年前,姚明接受了左腳足部結構再造手術,削平足弓,對骨頭進行嫁接,然後用鋼釘固定。當時,家人和朋友都勸姚明別再打了,他們擔心大姚繼續下去,會有殘廢的危險,但姚明還想再試一次。

那是一次大手術,醫生用了五個小時才完成,姚明的左腳內植入了十幾根鋼釘。那次手術讓姚明缺席了2009-10賽季,當大姚在2010年熱身賽復出,記者發現他的左腿已經有肌肉萎縮的症狀,與右腿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那一年中國賽,姚明有上場時間限制,目的是保護他重傷初愈的左腳。那時候,姚明還很樂觀,期待著例行賽開始後限時令會解除,自己的狀態也會越來越好。

然而,在2010-11賽季例行賽,只打了5場,姚明的左腳再度受傷,他的球員生涯宣告結束,2010年中國賽是姚明最後一次作為球員,在祖國的場地上打比賽。

我們曾經天真地以為,未來會有更多的姚明,但中國賽已走過15個年頭,姚明有且只有一個,當年不知珍惜,失去方知珍貴。

這裡凝聚情感,這裡時代交接

「這小子投籃真準!」

2013年中國賽,五棵松體育館,球迷們觀看勇士訓練,一位長著娃娃臉的球員,在三分線外百步穿楊彈無虛發。訓練結束後,這位球員拿著揹包,安靜地走出球館,沒有多少球迷索要簽名和合影,那時候的他25歲,剛剛經歷人生中首個季後賽,還沒有進過全明星。

他,就是斯蒂芬-柯瑞。

那時候的柯瑞,接受臺北時間專訪,神態萌萌的,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的氣息,有著滿滿的學生氣,他是一位年輕的球員,NBA的事業還處於上升期的起點,在那屆中國賽,他還不是主角。

主角是科比,那是科比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參加中國賽,但他沒有登場。由於仍處於阿基里斯腱手術後的恢復期,科比在那屆中國賽只能作壁上觀,卻絲毫沒有影響他在中國球迷心中的超高人氣。

在上海站的比賽中,科比賽前完成投籃訓練後就回到更衣室,前三節都沒有出場,但球迷從比賽開始就高喊他的名字,儘管他們知道科比不會上場打球。當科比在第四節現身,從他出現在球員通道,現場就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聲,場上打球的湖人與勇士球員都被晾在一邊,球迷們用一浪高過一浪的歡呼聲和掌聲將科比送到座位上。

科比的偶像魅力,來自於他的球風,來自於他的成功,更來自於他的精神。科比擁有著懸樑刺股的韌勁,對待工作一絲不苟,沒有任何的妥協,最討厭「差不多就行了」這樣的態度。

著名籃球媒體人段冉曾在洛杉磯觀看科比訓練營,在做全場折返跑的時候,很多小球員摸不到線,有的只是用腳尖去踩一下。科比看了大概20秒,直接喊停,大怒道:「你們是騙我呢,還是騙你們自己呢?如果我小時候就這樣訓練的話,我就不可能是現在的科比。」

在被科比怒罵一頓之後,小球員們不敢再偷懶,而是按照要求去跑。訓練快要結束的時候,科比又提到之前的折返跑:「這不僅僅是籃球,這是培養你們的做人態度。你們在折返跑的時候偷懶不去碰線,到了比賽的時候,你就會不去搶地板球。訓練是最枯燥的,訓練中沒有那些好看的花樣,即便你表現再好也無人鼓掌,但訓練就是一切,你們明白嗎?」

或許,這就是科比被喜愛的原因。

2017年中國賽,科比已經退休,籃球新時代在中國交接。此時的柯瑞,已經褪去了4年前的靦腆與呆萌,他是全票MVP,是總冠軍得主,是用投籃開創小球時代的先鋒。

當這樣的柯瑞再一次來到中國賽,已是中國球迷們的愛將。每當柯瑞出現,球迷們就會沸騰,女粉絲更是激動,她們中有很多是遠道而來,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只為看偶像一眼。「斯蒂芬這人氣,有點像當年的科比了。」Klay Thompson面對臺北時間採訪感慨道。

柯瑞和科比,風格不同,氣質也有差異,但兩人卻有相同的特質,那就是對自己比較「狠」。柯瑞能夠用三分球引領時代,無他惟手熟爾。埃裡克-豪森是勇士的裝置總管,經常陪著柯瑞訓練,他向記者透露了柯瑞在練球時恪守的完美主義。

「柯瑞的訓練讓我感到震撼的不是時間長短,長時間訓練的球員我見過不少,柯瑞的不同之處在於難度,」豪森說,「他不會滿足那些普通的三分球,而是一系列運球擺脫後的超遠距離投籃。他的罰球練習必須是完美空心入網,很多時候是左手罰球。柯瑞每練一個動作,必須連續五次毫無破綻完成才轉入下一個專案,只要稍有不足,他就會重新來過,無論花多少時間都要這樣做。」

如果你仔細看過柯瑞的手,就會知道他在訓練中花了多少功夫。柯瑞的手腕和手指都很細,但他的手掌十分粗糙,上面佈滿了老繭,那是投籃訓練形成的。勇士專門為球員裝備了護手蠟,減輕長時間訓練對手部面板的損傷,但這個東西對柯瑞沒有用。

執著於全力以赴的人,是應該獲得尊敬的。

這裡有黃金歲月,這裡有王朝霸氣

2012年時的詹姆斯,或許是NBA生涯最好的他,28歲,運動能力、攻防技巧和比賽經驗結合最好的時期,要比騎士1.0時期成熟,要比騎士2.0時期青春。

那一年的東區決賽第六場,詹姆斯亮出「死亡之瞳」殺得波士頓地覆天翻,當籃球「天選之子」破除心魔,他終於一覽眾山小。

2012年中國賽,詹姆斯、韋德、波許與雷-艾倫帶領熱火出征,那是邁阿密籃球向輝煌頂點邁進的開始。在接下來的2012-13賽季,熱火打出27連勝,詹姆斯第四次榮膺MVP,總冠軍賽史詩級逆襲擊敗馬刺成功衛冕,詹姆斯連續第二年當選總冠軍賽MVP。

那是最好的熱火,最好的他們。日月如梭,七年之後,那批戰將已經各奔東西,而中國賽保留著他們的黃金歲月。

2012年,中國賽見證了踏上兩連冠征程的熱火。2017年,中國賽再度見證了通往兩連冠霸業的王者之師,那就是勇士。

那次中國賽,正是勇士在2017-18賽季的寫照,他們是對手渴望擊敗的球隊。在深圳站,勇士被灰狼翻盤,滿滿的被挑戰的硝煙味道。移師上海站,勇士霸道反擊,柯瑞40分8助攻閃耀全場,帶隊實現復仇。

那支勇士並非戰無不勝,但他們能夠贏下需要贏下的比賽,那是即便成為眾矢之的卻仍能直通總冠軍的硬實力。

熱火連續四年進總冠軍賽奪取兩冠,勇士五年三冠,在中國賽歷史中,我們曾見證六進總冠軍賽六次奪冠從未失手,兩次三連霸包攬六座總冠軍賽MVP的NBA歷史第一王者。

2015年中國賽,麥可-喬丹作為黃蜂老闆親臨現場。正是那次中國行,喬丹接受了專訪,談到了怎樣做到在1985年遭遇左腳骨折養傷近5個月後復出,季後賽面對擁有5位未來名人堂球員,其中4位進入NBA歷史五十大巨星的塞爾提克,單場狂劈63分,打破NBA歷史季後賽單場得分紀錄,又是怎樣做到在1995年結束棒球生涯重返NBA,季後賽不敵魔術後,以驚人的速度殺回巔峰,用第二個三連霸封神的?

「1985年那次受傷,還有打棒球回來那段時間,是我職業生涯比較艱難的階段,」喬丹答道,「那種感覺很沮喪,人們懷疑你還行不行了,是不是已經失去了動力,或者是過了巔峰,這令我如芒在背。我想殺回來,要證明他們的懷疑是錯誤的,作為一名競技者,如果有人懷疑你的能力,對於我來說,那會是驅使我前行的動力。」

喬丹之所以是最偉大球員沒有之一,並非因為百戰不敗,而是因為從未言棄。

這裡開啟逆襲,這裡見證成長

2015年時的林書豪,正處於NBA生涯的十字路口,「林來瘋」時期帶來的認可與推崇,失去了光彩,一些根深蒂固的歧視重新冒了出來,甚至於書豪尚未離隊,他的球衣號碼已經被PS到球隊渴望招募的球星身上。

「我有一段時間曾失去打球的快樂,我在新秀賽季的時候經歷低谷,被下放發展聯盟,然後被裁掉,但很幸運,我在紐約擁有一段美好的經歷,」林書豪說,「之後,我又陷入低谷,那真的很艱難。很多人對華裔對亞裔有著刻板的印象,他們難以相信我能打NBA,這是他們意料之外的。與其他球員相比,我必須在更長的時間內打出好的表現,才會獲得同等級別的尊重。」

在那一年的夏天,林書豪去了黃蜂,因為那裡的克利福德教練願意給他機會。克利福德專門給林書豪寄了一份球探報告,裡面是他通過觀看比賽錄影研究林書豪的體會,其中有許多細節分析,這令處於職業生涯低谷的林書豪很感動。

「在夏洛特,我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我從克利福德教練那裡學到了很多。我們團結在一起,用正確的方式打球,那種感覺超棒,讓我重新愛上了籃球,享受到了比賽的快樂。」林書豪說。

2015年中國賽,代表黃蜂出徵的林書豪,是快樂籃球回歸的開始。從黃蜂抵達深圳機場開始,林書豪就被球迷的熱情所打動。「粉絲們對我太好了,他們會穿著我的球衣,喊我的名字,讓我感到驚喜,」林書豪說。

從那屆中國賽開始,林書豪逐漸在黃蜂站穩腳跟,他沒有重現紐約時期的高光歲月,畢竟那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是不可複製的傳奇,但書豪在夏洛特,重新證明瞭自己是一位值得信賴的NBA球員,又一次在低谷中完成了逆襲。

在這裡對決,在這裡聚首

2007年中國賽,詹姆斯與霍華德,當時NBA最炙手可熱的年輕球星,在中國賽完成了一次碰撞。

那時候的詹姆斯,剛剛接受總冠軍賽的洗禮,被馬刺橫掃的結局,沖掉了東決聽牌之戰獨取48分期間連砍25分力拔活塞的自豪。

在中國賽現場採訪環節,當記者詢問來中國打比賽是否會買一些紀念品,詹姆斯十分認真地回答:「沒有,熱身賽的目的是提高,我們有需要完成的任務,這不是旅遊。」

與詹姆斯嚴肅不同,霍華德在中國賽期間玩得很嗨,在活動現場,「魔獸」表演街舞,化身啦啦隊帶動氣氛,擔任開球嘉賓扮「木頭人」,足足半分鐘保持不動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讓現場粉絲樂翻天。

在那次中國賽兩年後,霍華德帶領魔術在東區決賽淘汰了詹姆斯領軍的騎士,那是霍華德的巔峰,他被稱為聯盟內唯一能單換詹姆斯的球星。然而,那次較量最終並沒有成為霍華德扶搖直上的臺階,反而成為他與詹姆斯不同發展軌跡的分水嶺,詹姆斯雖有波折卻是一路上揚,而「魔獸」短暫輝煌後漸漸下滑。

終於,在2019年,詹姆斯與霍華德的生涯曲線,很神奇地交匯在一起。詹姆斯經歷了無緣季後賽的失意,而霍華德自2012年離開魔術後,7年內已經換了5支球隊。兩位12年前在中國賽對決的天才狀元郎,經歷了12年的賽場刀光劍影之後,重新回到中國賽,而此時他們已是隊友。

時間,才是最棒的劇作家,詹姆斯與霍華德各自經歷了職業生涯的酸甜苦辣,從對手成為夥伴。中國賽曾寫下他們鮮衣怒馬少年時的慷慨激昂,如今則是壯心不已志在千里的奮發圖強。

15年中國賽,將籃球15載的點點滴滴匯聚成河涓涓而下,那是對記憶的詮釋與珍藏,讓我們可以暫時停下腳步去拾起,重溫昔日的溫暖與美好。然後,繼續上路,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本文系臺北時間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原始連結:https://sports.qq.com/a/20191008/001188.htm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