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硬漢傳奇!拒絕被擔架抬下場,Mourning的生涯究竟有多硬?

提起聯盟當中的「硬漢」型球員,Alonzo Mourning一定會出現在很多人的腦海中。作為熱火名將,如今的Mourning早已退休,他本人也在2014年入選了名人堂,但是再往前20年,在那個內線球員如絞肉機的時代,Mourning可以說用自己的汗水和強硬換來了人們的尊重,而縱觀其職業生涯,他也在完美詮釋著「鐵漢」兩個字如何書寫。

大家都知道,90年代的NBA是中鋒盛起的時代,那時候所信奉的潮流還是得內線者得天下,Mourning的巔峰就是在這樣一個時代。值得一提的是,Mourning的大學生涯是在喬治城大學度過的,與大多數充滿天賦的新秀不同的是,Mourning並沒有急於參加選秀,他足足在大學歷練了四年,這也讓他的球風從進入聯盟開始就多了一些成熟。在1992年的選秀大會上,他僅次於「大鯊魚」Shaquille O’Neal,在首輪第二順位被黃蜂選中。

在黃蜂的第一年,Mourning就展示出了自己強大的統治力,新秀賽季場均就能夠貢獻21.0分10.3籃板的數據,更恐怖的是,他場均還有著3.5次火鍋——可以說這樣的數據不管放在哪一年,拿下最佳新秀的機率都是十之八九,可惜他遇到的對手是O’Neal,在最佳新秀的排行榜上Mourning因此僅排在第二位。即使這樣,他還是成為了黃蜂隊史場均得分最高的新秀。

誰都不想錯過一個優秀的中鋒,尤其是那個重視內線的時代,但是黃蜂注定是留不下Mourning的,因為與當時的總教練以及另外一名核心Larry Johnson存在矛盾,Mourning不想在這裡等到四年合約結束再離開。所以在1995年夏天,他如願交易到了邁阿密熱火,也是在熱火,Mourning打出了生涯的最巔峰。

我們說,90年代的內線是四大中鋒並起稱雄的年代,Mourning可以說是僅次於那四大中鋒的第五大中鋒,從來沒有對手敢忽視他的存在。必須要說的是,在職業生涯初期,「四大中鋒」之一的Ewing,同樣也是Mourning喬治城大學的師兄給了他很多建議,因此Mourning的打法也慢慢開始向Patrick Ewing靠近。Mourning對比賽總是充滿激情,他本人甚至還故意留起鬍鬚並且在暴扣之後亮起肌肉怒吼——有時候你會感覺他比Ewing更加凶惡。

當時熱火的總教練是Pat Riley,Riley對於調教中鋒向來有一手,由於有在尼克時期執教Ewing的經驗,所以對於Mourning,Riley用起來更是得心應手。在Riley和Mourning聯手的第一個賽季,他們就幫助熱火重回季後賽,到了第二個賽季,Mourning場均可以得到19.8分9.9籃板2.9火鍋,同一年季後賽與尼克的系列賽當中,雙方更是打得火花四濺,身體碰撞非常激烈。前四場比賽結束後,尼克總比分3-1領先對手,第五場時場上甚至出現了鬥毆的場景,好在Mourning的帶領下,熱火連板三局最終逆轉對手,他們成功打進了東區決賽,最後輸給了喬丹率領的公牛。

熱火與尼克兩支球隊在90年代可以說是宿敵,1997-98賽季,雙方又一次在季後賽中碰面。尤為經典的是第四場比賽,Mourning與前隊友Larry Johnson大打出手,而當時尼克總教練Jeff Van Gundy衝到場內抱著Mourning大腿拉架的一幕更是經常出現各類影片裡,充滿怒氣的Mourning硬是生生拖著Van Gundy走,最後的結果就是Mourning和Johnson兩人雙雙被禁賽。

之後的兩年,Mourning達到了自己的巔峰,他連續兩年拿下了火鍋王和最佳防守球員,不僅如此,他還連續兩年進入了最佳防守陣容一陣。其中在1998-99賽季,Mourning更力壓O’Neal、Olajuwon、Ewing以及David Robinson這「四大中鋒」入選了最佳陣容一陣。緊接著的1999-2000賽季,Mourning也僅次於O’Neal入選了二陣——這樣的最佳陣容含金量可謂是極高。

可惜,這兩年對於Mourning也是非常遺憾,儘管熱火連續兩年打出了東區前二的戰績,但是在季後賽中都沒能打進分區決賽。如我們所說,宿敵尼克成為熱火最大的對手,尼克先是在1999年對熱火上演老八傳奇,又在2000年次輪經過搶七大戰將熱火淘汰,Mourning也因此受到了質疑。

彼時的Mourning 30歲,如果這樣發展下去,他真的有機會成為歷史級別的中鋒。但是事與願違,2000-01賽季,正處巔峰的Mourning發覺他的身體逐漸無法適應比賽強度,他患上了一種奇怪的腎病,嚴格意義上講這種病就是腎衰竭的前兆,他也因此缺席了大量比賽,直到2001-02賽季,他才重返球場。當賽季Mourning打了75場比賽,場均能夠得到15.7分8.4籃板2.5火鍋,還入選了東區全明星替補陣容。但是因為傷病的惡化,Mourning有時雙腿腫得根本下不了床,所以他缺席了整個2002-03賽季,也短暫離開了熱火。

2003年,Mourning加盟籃網,但是他的腎臟已經不足以支撐他繼續打球,為了尋求繼續打球的機會,Mourning做了腎臟移植手術。但是由於沒有達到上場條件,不論是籃網還是暴龍都無法給他提供機會。

好在Mourning的老東家熱火選擇簽下他,而此時的熱火已經不是當年他巔峰時期的熱火了,由於O’Neal的存在,最初他只能給前者打替補,後來轉型大前鋒才重回先發。由於傷病風險,Mourning的出場時間非常有限,不過儘管這樣他還是延續著自己的硬漢風格。2006年,他幫助球隊獲得了總冠軍,並且在總冠軍賽關鍵的第六場比賽中得到了8分6籃板5火鍋。

隨後的兩年,熱火因為隊內核心傷病問題迅速隕落,Mourning也悄然迎來了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比賽。在2007年客場迎戰老鷹的比賽裡,他的膝蓋不幸撞傷,老鷹主場的工作人員把擔架抬來讓他上去,但是Mourning選擇了拒絕,Mourning說:「如果這是我生涯的最後一場比賽,我絕不會以被人抬出去而被記住。」最終在Wade和Eddie Jones的攙扶下,Mourning一瘸一拐走出了場外。2009年,Mourning正式宣佈退休。

在打法上,Mourning是典型的防守悍將,他具有出色的火鍋意識,生涯場均火鍋達到了2.8個。不僅如此,Mourning從來不懼怕防守或者對抗,他可能是NBA歷史上被隔扣或者當背景最多的球員——單單Vince Carter就在他頭上隔扣了4次,但是這也說明了他到底有多麼強硬。

再從進攻上來說,雖然並不算華麗,但Mourning進攻方式也很多樣,依靠著自己的身體力量,他在內線的搏鬥中很有優勢。此外,他的低位單打能力也是一絕。在手術之後,雖然他的身體素質不像以往那樣出色,但是二次進攻和火鍋的能力依然存在,想要突破他的禁飛區也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如今的賽場上更多的是技術型球員,對於內線而言更是需要遠投和一定的策應。但是客觀上講,像Mourning這樣的硬漢球員也是十分必要的,尤其是對於志在追逐總冠軍的球隊而言。不光是因為他能在場上做出貢獻,大多數時候,他的那種精神會感染更多的球員。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