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Seth Partnow數據分析專欄:關於每一個承上啓下的得分機會!

在所有備受數據分析喜愛的團隊運動中,籃球是鴨嘴獸一般的存在,它和其它任何運動都不太相似。這項運動裡不會出現棒球或者美式美式足球中暫停後再重新開始的進攻回合,起碼不會整場都這樣。然而,回合時長的限制和球權轉換相結合,能將一場比賽分割細化成許多個小的單元,使得分析起來要比曲棍球和足球這樣純粹的「流暢」運動更為容易。在這裡我想著重講幾種改進後的分析方法,他們更加貼合籃球的特點。

攻防轉換 大部分情況下,籃球分析中進攻所佔比重會遠遠大於防守。直觀詳細的統計數據,(大多數時候)能幫助人們對此進行定義和追蹤,甚至還可以藉助棒球方面許多發展成熟的技術手段去對籃球進行比賽剖析。

然而,如果我們過於在意分析這件事本身,那麼往往會遺漏一些細節。忽略攻防二者之間的關係。「流暢」運動的專業人士深知這一點。在曲棍球的比賽分析中,冰場上決定比賽節奏的通常是雙方球員對位時在攻防轉換中的表現。

在某種程度上,籃球評論員也深諳此道。所以他們會為一個倉促出手不中而被對手抓籃板下快攻的進攻回合倍感惋惜,也會為球員破壞了對手的底線進攻,使球隊得以佈置防守戰術而拍手稱讚。如下所述,這些都是肉眼可見的。而具體到回合的比賽分析會將每100回合的進攻和防守一分為二地進行剖釋。

首先,對待一項數據。我們要將「回合」轉變成「機會」。在這個觀唸的框架之下,每一次得分嘗試(無論投籃命中與否,出現失誤或是造成犯規)都是機會。如果一支球隊在爭奪進攻籃板上如烘培般耐心,理論上他們在一個回合中可以創造出無數的進攻機會。這種觀唸的轉變能夠降低進攻籃板的影響,我們往往更關注這個回合的進攻結果對於下一進攻回合的影響,而搶下進攻籃板能讓我們忽略掉這些。儘管如此,我們還是統計了相關的數據。

參考這些機會中的得分效率,我們可以分析出每種進攻機會對於下一次進攻的影響。根據曾使用過的數據統計(這裡使用的數據由NBA官方提供),這裡有二十多種「進攻開始」的型別。但考慮到樣本容量和樣本清晰度,我們可以把這些型別大致分成具有相似特徵的五類:

– 活球失誤,又稱抄截 – 投籃不中搶下防守籃板 — 更多的是在罰球不中後搶下防守籃板- 需要裁判處置併發界外球的「死球」情況。注意,這可能會出現大約40%的失誤 — 包括傳球出界,進攻犯規和帶球撞人。比賽播音中的「失誤次數」有時真該用「抄截次數」來代替,但這是等下才會討論到的話題- 進攻籃板,我們一會兒再談- 最後一類,包括投籃命中和罰球后搶下防守籃板 把罰球后搶下防守籃板和投籃得分歸為一類可能會令人詫異,但根據PBP的數據分析,二者在對於進攻的影響上十分相近。舉個例子,在過去的三個賽季裡,聯盟中球隊命中罰球后的第一個進攻機會平均得分是0.918分,而罰丟後被對手搶下防守籃板的進攻機會的平均得分是0.915分。

在這五個類別中,開始進攻的方式之間的效率也有著顯著差異:

至於那些個以守為攻的老觀念?也基本上是正確的,打斷對手能給接下來的進攻機會創造更為輕鬆的進攻環境。

此外,通過將進攻分類為以「活球」轉換(抄截和對手投籃後的防守籃板)和以「死球」轉換(罰球和發界外球)能讓我們得到更多球隊的有用資訊。這是一份2018-19賽季各球隊以「活球」轉換和「死球」轉換時,每100次機會得分的效率:

首先,兩種比賽型別的效率是高度相關的。擅長在活球狀態下打攻守轉換的球隊在對付陣地防守的球隊時也能得心應手。聯盟中30支球隊兩種進攻方式的平均得分效率差異只有每100次機會6.5分,其中有19支能在活球轉換中得到5至8分,比在死球轉換的效率要高。但更有意思的是遊離於群體之外的兩支球隊。

沙加緬度國王在活球轉換中的得分效率排在聯盟第七位,領先於他們的六支球隊都打進了季後賽,裡麵包括了一年以前的四支分割槽決賽球隊。然而,國王只是一支聯盟排名第17位的進攻型球隊,儘管他們在活球轉換中的效率很高,但在進攻籃板方面,僅僅稱得上是平均水平。國王死球轉換的平均得分要比活球轉換少了12.9分,是所有球隊中差值最大的。如果國王這個賽季想闖進季後賽,那麼他們就必須提高半場陣地戰的能力,提高一下自己排在第22名的死球轉換效率。

和國王排名相近的是在半場進攻上能排到聯盟第8的達拉斯獨行俠,而在整體進攻效率方面獨行俠卻只能排到聯盟第20位,因為對他們來說,能夠輕鬆拿分的回合實在是太少了。獨行俠也是去年唯一一支死球轉換效率比活球轉換要高的球隊。

僅僅換個角度來看待這兩支球隊的進攻,我們就可以分析他們所面臨的困境。

投籃效率的準確描述

窺一斑而知全豹,研究投籃選擇和投籃效率能幫助我們對全域性有更好的認識。投籃選擇的細化分析也是必然的趨勢。然而,單看投籃命中率甚至只看有效命中率就會掩蓋掉一個事實:不是所有在合理衝撞區內的出手都能被一視同仁。

下面的圖表向我們展示了這一現象:

球員在合理衝撞區之外出手投籃命中率曲線還是比較準確的(曲線3)。然而,使用傳統方法計算命中率時忽略了那些被犯規的投籃。這些出手都不能算作投籃嘗試。說起來可能也不奇怪,越靠近籃筐的投籃被犯規反而越少,因為防守球員在可以下手犯規的時候,他們更希望防下這一球。在合理衝撞區外的犯規率會急劇上升,但隨著進攻球員遠離三分線,犯規率會逐步下降到1.5%左右(曲線1)。被犯規會讓投籃會變得更困難,所以包括投籃犯規在內的所有投籃的「成功出手率%」(曲線2)和犯規率是正好相反的。鑑於命中或是造成犯規的投籃都可以算是「成功的」投籃嘗試,所以真實的「成功投籃率」(曲線4)是成功出手率(曲線2)和犯規率(曲線1)的結合(除去了重複計算的情況)。雖然這種統計方式不足以全面描述投籃的質量,但它確實比只看命中率要更客觀。

使用這種方法合理描述的另一個對象就是進攻籃板。不出所料,離籃筐越近的投籃的進攻籃板率要遠遠高於跳投:

如圖表所表示的,整合這些資訊能讓我們知道,一些離籃筐距離較短的中距離看起來比較高效,而長兩分看起來會更加糟糕。

儘管如此,籃板球和造犯規對於進攻的影響還是比較小的,而且大多數情況下一個球員離籃筐越近投籃效率就越高。很多時候,堅持基於投籃命中率的傳統分析方法是沒錯的,因為這一指標通常正確而又便於理解,而且分析起來相對簡單。使用複雜的數據分析的確會更奏效,但有時就顯得繁冗了。

打合理籃球的高昂代價

在幾周前關於「關鍵球」的討論上,我提到了球隊保留英雄球的原因。原因之一就是教練希望確保球隊擁有關鍵球的出手機會。雖然受助攻投籃比單打的效率更高,但打團隊籃球需要付出的代價是不小的。下面的圖表借用了幾年前一位Nylon Calculus的同事做的一些分析,展示了「高效傳球」和傳球失誤之間的緊密聯絡。

使用潛在助攻(從跟蹤的數據中定義為傳球之後,接球球員運球0-1次,在2秒內投籃的情況)表示有效傳球,用失誤表示傳球失誤,在圖表提供的數據中,二者的相關性高達75%。

換而言之,球員越想為隊友創造投籃機會,就越難做出正確的傳球選擇。而且,回到我們最初討論的話題,「糟糕傳球」的失誤,更可能送對手一次抄截,而我們在上文已經討論過聯盟中許多擅長活球轉換的球隊了。上賽季超過54%的失誤都是抄截。在糟糕傳球的失誤中,這個比例會達到75%以上,這也許就能解釋清楚為什麼球隊更樂意讓一個明星後衛在比賽的關鍵時刻運球壓節奏,一對一單挑了。

正如這些例子所總結出來的,籃球比賽要比單獨的回合更復雜。在我們還沒有懂得如何衡量球隊防守對進攻的影響,或是球隊隨著場上局勢變換戰術的能力之前,每次進攻回合都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

雖然我們不應該因為無法解釋一切就放棄簡單有效的分析模式,但我們也應該記住,我們已經簡化了許多細節,而球場上發生的事往往要比我們所能看到的複雜得多。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翻譯團]Seth Partnow數據分析專欄:關於每一個承上啟下的得分機會 由  Bimal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794936.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