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無暇停歇」:Jalen Rose不停蹄的工作日!

那是四月中旬一個星期二的早上,眼看時間已是早上六點四十五分。太陽從坐落於曼哈頓海港區東畔足以俯瞰整個東河的17號碼頭上方緩緩向上爬升。在足有近1800平方米的ESPN海濱設施旁,這裡的黎明是靜悄悄的;被慵懶的藍色淺霧籠罩著,朦朧的幽光讓這裡看起來格外寂靜安詳。也許彼時那番景象實在與不夜城的名聲大相徑庭,但在大樓內,緊張忙碌的一天已經開始了。這些天來既要做ESPN的《起床啦!》[注1]主持人之一、《NBA倒計時》[注2]分析師,還要與人搭檔主持《傑倫與傑考比》[注3]的傑倫-羅斯,每個人都對他是工作最努力的那個人沒有絲毫異議。

當你在ESPN大廈的大廳裡遇見羅斯時,你不會每次都有時間去欣賞他2米03的偉岸身姿。甚至當你可以去讚美羅斯完美無瑕的短捲髮和深藍色正裝時,你就已經無意間隨他步入了他主持的廣播脫口秀節目《傑倫&雅各比》的演播室中了。 羅斯剛一進去就要開始為《起床啦!》做準備,大概一小時後他一天當中的第一個現場錄製就要開始了,但同時他也絕對不會忽略了你的光臨。才華橫溢的製作人凱拉-強森時刻準備著和羅斯一起溫習一遍他過一會兒會在Instagram story上分享的黃金時段了。不一會兒,那個時段的製作人塔拉亞-威爾金斯走了進來開始和羅斯討論他在《起床啦!》的四個不同的板塊分別說些什麼。

當羅斯身陷一連串兒稀奇古怪的問題的時候,時間才早上六點五十二。然而即使他早上四點半就醒了,只睡了一小會兒的羅斯的還是被這些問題問住了。前一天晚上他熬夜看完了TNT電視臺播的快艇對勇士的驚險比賽。洛杉磯快艇歷史性的31分逆轉贏下比賽,而股四頭肌傷病讓金州勇士失去了DeMarcus Cousins。那時都已經東區時間凌晨1點左右了;閉上眼之前的羅斯在電視上看到的最後的畫面是TNT的《走進NBA》[注4]節目組在對他們的大學生涯侃侃而談。但對於一個住處離ESPN17號演播廳有大概「55分鐘到一個小時」遠的羅斯來說,這麼早就醒了是經常的事兒。「當你在東海岸,你何時出發事關重大,」他留意到。「所以我五點四十五就得到車上了。」這樣可以確保他上下班的路程只有一個小時那麼長。如果他早上六點或者更晚才出發的話,那麼這段路就變得至少要一個半小時。 這就是羅斯,即使休息時間有限,當他的手機正在桌子邊緣附近高聲播放大衛-艾克塞拉德的《邊緣》(就是德瑞博士和史努比狗狗的單曲下一章裡面的伴奏)[注5]的時候,他就會從日程表中擠出一些時間研究並粗略的記一些筆記。當另一位製作人尼克-圖斯——被羅斯親切的稱為「圖斯王」的男人——閒庭信步走進來想要和羅斯討論節目臺詞時,他拿起桌上兩杯畢格羅紅石榴即溶茶中的一杯嘬了一口。

《起床啦!》是ESPN已經播出了近一年的時長三小時的早間脫口秀。隨著NBA季後賽正打的如火如荼,這個節目正是羅斯可以在攝像頭前做圖斯認為他最擅長的東西的絕佳機會。「他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他身臨球場一樣,」關於羅斯的到場,圖斯如是說。「聽起來就像是人們正在討論他們窮極一生都在打交道的事情。不僅僅是在電視上試著做分析而已。傑倫(羅斯)所展現出來的不僅僅只是一個籃球大師,他更是一個可以打破比賽和電視機前的界限讓觀眾們身臨其境的人。」

無論如何,羅斯強調他是個足夠詳述籃球之外的話題的全能多面手。他更心知肚明自己是因為他在籃球場的硬木地板上的造化幫助了他在自己的電視生涯自始至終獲得了話語權。

46歲的羅斯從2007年就在ESPN任職了。這位前密西根五虎[注6]成員在NBA效力了13年之久後馬上就加入了這個全球領軍團隊。但他說他的播音生涯其實很早以前就開始了。羅斯在密西根大學時他主修了大眾傳媒,也學習了影視。2002年當他還在為芝加哥公牛隊打球時,他就在黑人娛樂電視臺瘋狂體育做了第一次現場的播音錄製。羅斯向節目提交的一個想法提案,讓他擔任了那年還在紐澤西的網隊和洛杉磯湖人隊之間的NBA總冠軍賽報導工作。

2002年到2007年之間,羅斯還在NBA現役時就在休賽期期間便擔任過各家的媒體人。 他曾在FOX體育的《最棒的該死體育秀》[注7]有自己的時長,也在ESPN的《涼披薩》(《第一鏡頭》的前身)[注8]、《頂級拳擊秀》[注9]、NFL網站工作過,他甚至還出現在了斯蒂芬-「暴躁老哥」-瓊斯[注10]和比爾-華頓搭檔主持的廣播節目中。當話題轉到職業運動員從體育生涯到媒體人的轉變時,羅斯是走在這一潮流前端的。大多數人都是在職業生涯結束之後才踏上這一領域,但羅斯想同時實現在NBA打球和從事多媒體行業兩個夢想。ESPN在20017年時聘用了羅斯,一開始他還只是《體育中心》[注11]的分析師。他從2012年就開始擔任《走進NBA》的節目主持人了——至今他也是——然後是2013-2014年他開始做《大學比賽日》[注12]的分析師。那時他也在《數據從不說謊》[注13]中與大家見過面。

他的行程表總是被他安排的滿滿的,他一度要在週五和週六為《大學比賽日》出外景,在週五出外景之前,他整個週一到週五都要在康乃狄克州的布裡斯托爾參加《數據從不說謊》,在週六和/或者週日他還要在洛杉磯參加《NBA倒計時》節目。「我抬起頭來方才意識到,」羅斯說,「我很幸福我是這個行業中唯一一個從週一到週日都在做全國播出的電視節目的人。我所做的就是讓一切都周而復始。」

羅斯把以前在比爾-西蒙斯[注14]主編的ESPN旗下網站格蘭特蘭德[注15]的成功經歷視作自己結束職業生涯之後前進的非同尋常的一大步。自2001年開始,羅斯就為格蘭特蘭德主辦了傑倫-羅斯報導欄目。當他把他的製作人大衛-傑考比也帶到了這個圈子並推出了《傑倫與傑考比》,顯而易見這個雙人組在他們的努力下大獲成功,從周更廣播成長到了日更廣播節目。雙傑脫口秀後來又轉型成了電視節目,深夜時段首播之後就挪到了下午播出。羅斯說,做這個節目的初衷是熱愛。

當仔細去想ESPN的人才儲備——尤其是那些極其出色的人才——羅斯依舊是可遇不可求的慧才。如果他不是唯一的,他也是少有的週一到週五都有不止一個,而是兩個直播節目的人。在這一點上,他在NBA球員裡獨樹一幟;像馬塞勒斯-威利、夏農-夏普、麥克-戈裡克、麥可-斯特拉恩和克里斯-卡特[注16]那樣,這是一個讓人樂於接受的典型的美式足球運動員式角色變化。

「我正努力為籃球運動員們開啟一扇新的大門。」羅斯說。

ESPN對羅斯扛起對他來說意義重大的代表NBA的大旗有著十足的信心。他理解有人會直接斷定他的工作是不費力的。但他還特別提到除了枯燥的分析之外,他還得去迎合與之相同的消費群體,可能還包括其他的體育分析師。你為他口中所說的話語感到自豪。和其他曾是運動員的媒體人一樣,他與自己競爭著,推動著自己每天都變得更好。

「當那些專門放馬後炮的人目睹了你所做所為之後,他們還是會坐下來說,‘我上我也行啊,’」羅斯說。「直到你開始瞭解到來做這些工作的異彩紛呈。週日的中午12點我需要為美國廣播公司在倒計時節目裡談談籃球,這既是規矩又是禮節。觀眾都各不相同;夾克、襯衫打領帶;這是著名NBA電視節目的黃金時段。你在聖誕節時工作,我們則做總冠軍賽——這個籃球至高無上的舞臺。我也是有幸獲得這般殊榮,所以我感到無比自豪。」

時鐘在8點整時閃爍著,ESPN的舞臺監督布蘭登-菲爾普斯示意佈置《起床啦!》演播廳過程中要肅靜。而在桌子後面,當太陽升起,耀眼的光透過窗戶照進屋內,讓東河河面上也閃著更為刺眼的光,許多船隻、許多車輛穿梭在布魯克林大橋之間,就像排隊走的螞蟻。羅斯坐在主持人邁克-格林伯格[注17]和作為嘉賓到場的前NBA球員Richard Jefferson旁邊。格林伯格在開場歡迎了暫別後歸來的羅斯,稱之為「凱旋歸來。」

這是一天中連續高強度比賽中的第一次衝刺跑。羅斯只是在節目中反覆說他之前講過了的見解,但這次他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只發表隻言片語,而是詳述了他整個的思想。 早上八點二十,在開始下一個節目錄制之前稍作休息。羅斯要在觸控熒屏前分析勇士對快艇比賽中的片段。但幾分鐘後熒屏卻發生了故障。羅斯平穩的即興發揮讓他在評估自己的表現的同時,面帶笑容冷靜的承認了自己的失誤。他沒有絲毫驚慌失措。「就像你在打比賽,」之後他解釋道。「比賽中你失誤了或者犯了其他什麼事,但對方還沒因此得分呢。」

錄製直到上午八點五十五才告一段落,羅斯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前。上午九點整,在他回到下一個25分鐘長的錄製準備再次探討勇士對快艇的那場球之前,一個名叫勞拉的女士動作迅速的為他補妝。工作到了第二個小時,羅斯仍保持精力充沛,在努力讓自己的分析讓人聽起來身心愉悅的同時,總是能提出一個不同的看問題角度。

上午九點二十六分,菲爾普斯播報《起床啦!》開始C板塊。這時羅斯離開了,他穿過走廊步行回到《傑倫與傑考比》的演播室。兩分鐘後,他坐在傑考比旁邊一起看了看他們的節目大綱,還有五分鐘羅斯就得回到《起床啦!》的演播室了。空氣中的化學成分可能尚不清楚,但在準備的時候他們之間的友情是顯而易見的。他們不需要花太多時間來確定節目的那一部分將會成功以及提到問題的哪些角度。看似完美無瑕。上午九點半,一個名叫多米尼克的女士交給了羅斯《第一鏡頭》的節目大綱——早上的晚些時候他要和格林伯格一起參加辯論臺環節。就在一分鐘後,大約九點三十一分,羅斯就接到了《傑倫-傑考比》製作人的電話,很快他就拿到了現場主題的簡介。電話中的交談短暫。三分鐘後就要轉頭回到了《起床啦!》的桌旁了。在休息區附近他從同事身邊走過,輕輕拍了他一下。 「玩命關頭!」羅斯大喊著大步走開。

最後的衝刺階段就是《起床啦!》的D板塊了——這一環節的特色就是羅斯的「數據統計的更深度」環節,他許諾說這幾個月來他一直在鞭策自己成為這個節目的特色——他穿過走廊回到《傑倫與傑考比》演播廳。兩人重新聚在一起闡述自己的見解大約十五分鐘。 現在,一切又都歸於祥和平靜。環顧四周的牆上會看到眾多名人與影響深遠的畫作,這讓人不自覺地感到身心放鬆。這是某種令羅斯感到異乎尋常般引以為豪的小嗜好。

當節目第一次開始時,羅斯被允許可以去確定演播廳的佈景。所以羅斯很感激可以用他感覺可以代表自己的和緊扣節目主題的東西來裝飾背景牆。他說起自己可以穿著武當派的衛衣來到節目組和不僅可以談論體育,還可以聊聊娛樂講講輕鬆愉快的笑話那種自由自在的感覺。目前這個產品並沒有遠離這一前提。

在羅斯身後的是紀念幾個娛樂、政治和體育領域的招牌人物的」不朽者之牆「。底特律被特意的標誌在顯著的位置上。1968年夏季奧運上獎牌得主湯米-史密斯和約翰-卡洛斯在國歌讚頌期間高舉黑人維權手勢的拳頭[注18]是牆上最醒目的照片之一。女性演員帕姆-格里爾[注19]、哈麗雅特-哈布曼[注20]與魔術師強森也在牆上亮相。甚至還有被羅斯稱作是前十MC,「所有在世或已故都是前十的」饒舌歌手賈達基斯[注21]的雕像。

這些題材的範圍之廣正表達了羅斯那想要俘獲不同型別觀眾的心的目標。「這些舞臺給了我跟每一個觀眾接觸的機會。」他說。

上午十點二十二分,羅斯和傑考比就要開始他們的節目了,在深入探討話題之前,他們像往常一樣的開始說一些你來我往、你呼我應的導語。而坐在演播室外面的小隔間裡的那位就是節目執行的副導演約翰-柯蒂斯。亦稱「JC」的柯蒂斯從2004年以來就一直在ESPN電視臺工作。他的加利福尼亞口音相當有魅力,但他認為他的這份氣質和羅斯的慷慨豁達面前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當柯蒂斯初次見到羅斯時,他並不知道他是誰。「我當時心說,‘這小子誰啊?’」柯蒂斯回憶說,「然後湖人教練就站起來跟他擁抱握手,然後科比又過去跟他擁抱,這時你就會說,‘我去,這是個人物啊。’所以我也就做了個自我介紹,從那以後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了。」但給柯蒂斯留下的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他的謙卑。柯蒂斯知道羅斯的來歷,他是一個帶著巨大不利和非凡的成長曆程打到如此高度的底特律本地人。柯蒂斯欽佩羅斯的不僅僅是他所經歷的艱苦的成長曆程,而是他還能抓住他眼前的所有機會來促使自己超越極限。這些年來柯蒂斯目睹了羅斯從ESPN布裡斯托爾演播室到洛杉磯海濱設施之間的跨國跋涉。

在這之後就是羅斯的慷慨大方。當柯蒂斯說到羅斯自掏腰包給當時ESPN的每一個人都點了吃的時他雙眼都放光了,後來傑考比也說這個趣事兒是真的。每兩個禮拜羅斯就會在午餐時間前後拿來比如說像燒烤那樣的食物來包辦辦公室的伙食。傑考比估摸著這都夠40個人吃了。「其實我還去問了公司問了在這兒工作的人,」傑考比說,「然後我就問他‘傑倫是真的自掏腰包啊?還是公司給他報銷?’然後他們說,‘不不不,傑倫是真的自掏腰包。’有時他不在這裡的時候他也會這樣做。這只是如他一般的人的一個例子罷了。」

羅斯的慈善事業已經超越了他的工作範疇。在2001年他就建立了傑倫-羅斯領導專科院校,這是一個坐落在他的家鄉底特律的學費全免特許高中。他會忙裡偷閒的定期視察校園。談及學生們時他總是很熱心腸。他的椅子上還搭著一件用熟悉的黃色和藍色字型印的吉祥物名字「美洲虎」的學院棒球夾克。

恭喜我們2019屆的畢業生們!@JRLADetroit

——傑倫-羅斯(@JalenRose)2019年六月9日

這種無私忘我的舉動讓在ESPN園區內的很多人都對羅斯油然而生一種由衷的尊重。 「在電視裡,(羅斯)表現的那樣快樂、討喜又快活,」傑考比後來又說。「真正的他也是這個樣子的嗎?是啊,是的,他就是這個樣子的,還更加快樂、討喜又快活。他是辦公室裡最受大家喜愛的人。」「他是最好的人了,」柯蒂斯補充道,「他就算在凌晨三點鐘給我打電話,我也會毫無疑問的出去幫他。」

上午十點五十分,柯蒂斯靠近話筒通過耳機提醒羅斯,距離他得進入《第一鏡頭》演播室前還有兩分半鐘。不一會兒,羅斯沿著過道大步流星的回去,這一次他飛快地穿過了通往《起床啦!》演播室的轉彎處。他向左轉,這是第一次他從《第一鏡頭》的主持人兼溫和派同時也是他的妻子莫莉-凱莉姆身邊擦肩而過。更罕見的情況是他和莫莉打了聲招呼之後,羅斯在十點四十五去上了廁所,然後十點五十五才走出來。

終於到了上午十一點,《第一鏡頭》開機了。主持人史蒂芬-A-史密斯[注22]和麥克斯-凱勒曼[注23]對客座的羅斯和格林伯格表現的彬彬有禮,短暫的休息之前,會話主要圍繞著Kevin Durant和勇士隊的表現持續了15分鐘。十一點二十八,他們再聚集至少十多分鐘,就湖人的情況、魔術師強森和科比-布萊恩互相交換意見,這時羅斯和格林伯格已經被允許離開桌子了。

羅斯活蹦亂跳的轉身離開。這冗長的早晨並沒讓他的熱情減退。拳擊手特倫斯-霍華德也和阿米爾-汗一起現身節目客串了一把,在這個深受眾人期待的較量之前他看見了正離開演播室的羅斯並跟他打了聲招呼。「我停不下來啦!」羅斯說著,轉過拐角向著大廳揚長而去。

羅斯在ESPN紐約分公司的日子裡從凌晨四點半到上午十一點半的日程安排和他之前預期的一樣忙的腳打後腦勺。「很多人想的是,‘我想在電視上談談體育。’但他們不理解隨著這些一起帶來的幕後工作,」羅斯梳了梳頭髮說。「所有的消息就是你必須要為之付出你的時間和精力。當你參加娛樂活動時,你仍要博學,你仍要可靠、可信並且不帶偏見。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除了早晨要去紐約演播室以外,羅斯還得長途跋涉去參加經常在洛杉磯錄製的《NBA倒計時》的現場錄製。這意味著幾乎每個禮拜都得坐一次橫跨整個國家的航班前往無比遙遠的另一邊。他不僅預料到了,他還希望這能真的和他想的一樣如此令人望而卻步。「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付出了很多努力、時間和犧牲,」他說。「我相信著。我期待著。我渴望著。」

羅斯很感激ESPN對他的知遇之恩。誠然這是陳詞濫調,但他還是會說他從未在ESPN,ABC或者母公司迪士尼受到任何限制。沒人告訴他必須要如何著裝,也沒人想要抑制他的想法。「我無比感激,」羅斯說。「對我來說這很有意思。這讓我感覺不是在工作。他也看到了我們之間的互動。我們並不是隻在工作時才表現成這樣子,這毫無壓力。博瑪尼(瓊斯)[注24]和巴勃羅(託雷)[注25],我愛死他們了。斯蒂芬-A和麥克斯都是我的好哥們。我還有機會和我的妻子在一起工作。傑考比也是我的兄弟。這就是我的家啊。」 羅斯今天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當他下午晚些時候回家時還得調整一下季後賽名單就行了)所以,之後幾個小時,他終於可以享受平靜了。但當你走出ESPN大樓回到碼頭時,你會發現繁忙景象還是一如既往。

隨處可見的人群——橫穿馬路的人們在街邊與車輛鬥智鬥勇,一個小孩子因為脆皮甜筒而對著他媽媽叫得很刺耳。不知何故,在這番混亂之中竟感到稀鬆平常,就像等到一切再次平息的時候,明天的羅斯還得去ESPN大樓再走一遭一樣稀鬆平常。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翻譯團]‘無暇停歇’:傑倫-羅斯馬不停蹄的工作日 由  Heaven4aG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796235.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