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Arvydas Sabonis:巨人無需證明!

籃球是巨人的運動,高大的中鋒們更是深諳此道。

但當13歲的阿維達斯-薩博尼斯第一次觸及到皮質的籃球時,他完全意識不到,未來的自己會打破人們傳統意義上,對中鋒的印象。並且通過自己那柔和的手感,和令人豔羨的傳球技術,橫掃整個歐洲大陸,征服美利堅的挑剔球迷們。

比爾-華頓形容他是7尺3寸的「賴瑞-伯德」,記者們將他比成「手槍」馬拉維奇和「天勾」賈霸的結合體。

一直以來,NBA都是籃球世界的最高舞臺,這當然無可否認,無數的球員在這裡邁向了成名之路,實現著證明和救贖。但總有一些人,他們的偉大,反而顯得世俗的評判標準過於狹隘。偉大就是偉大,無論以何種標準定義。

薩博尼斯正是如此,他用他那華麗又顛簸的球員生涯,為巨人之名,畫上屬於自己的註腳。

1.拓荒總經理Bob Whitsitt恐怕永遠也無法忘記,1995年的那一天。

當薩博尼斯登陸NBA賽場之前,球隊為他安排了一次例行的身體檢查。當Whitsitt焦急地詢問著醫生,這個31歲的「新秀」是否可以如期出戰時,醫生的答覆讓他差點沒昏了過去。

「就憑這張X光片,他可以馬上申請上一個殘疾停車位。」

華頓應該是NBA中,最能對此感同身受的人了。同樣被傷病纏繞整個職業生涯的他,在談到薩博尼斯時說道,「他擁有偉大球員應當具備的一切,除了健康。」

早在1987年,一次嚴重的阿基里斯腱斷裂,為他的籃球生涯,按下了暫停鍵。而在此之前,年輕的薩博尼斯早已在球隊和國家隊賽場,展現出了他驚人的統治力。還沒有那麼強壯的薩博尼斯,勾手、暴扣兼而有之,出眾的彈速讓他可以輕易地扇飛對手的投籃,並利用二次起跳完成一次次暴力的補釦。

而在那個時代,當無所不能的薩博尼斯,經常出沒在三分線之外,將外圍投射當做常規武器的時候,更是重新整理了人們的認知。正因如此,在半年前的選秀大會上,拓荒用首輪24號籤,選中了這位來自蘇聯的大個子。

在當時閉塞的資訊環境下,就連薩博尼斯本人,也是在雜誌上才得知了自己被NBA選中的訊息。

但傷病來的不巧,再加上該死的政治原因作祟,薩博尼斯的NBA之路就這樣被推遲著,直到9年之後。

2.除了柔和的手感和驚人的學習能力,在父親的身高僅有1米85的情況下,薩博尼斯竟然一路漲到了2米21,不禁讓人感慨,有些人註定是為籃球而生的。

13歲才接觸籃球運動的薩博尼斯,兩年後便入選了蘇聯青年隊。和很多外籍球員相同,薩博尼斯的生涯起點,從家鄉考納斯的球隊Žalgiris開始。他隨著球隊連續三年拿下國內聯賽的冠軍,還一舉拿下了86年洲際球隊世界盃賽的桂冠。

為Žalgiris效力的9個年頭,薩博尼斯三度當選歐洲年度最佳球員。這個被譽為歐洲籃球「奧斯卡獎」的榮譽,薩博尼斯整個職業生涯共獲得過六次,和同樣偉大的Dirk Nowitzki並列居首。

但在那個歐洲人還鮮少在NBA賽場出現的年代,這些其他賽場的傳奇表現,無法為傲慢的美國球探認可。而薩博尼斯,則在1988年的漢城,第一次為世界所矚目,親手讓所有輕視自己的人們閉上了嘴巴。

在因傷休戰18個月後,薩博尼斯復出征戰漢城奧運,在面對David Robinson、里奇蒙德、丹-馬爾利的美國隊時,他拿下了13+13的出色表現,將美國隊擋在了決賽大門之外。而決賽,面對年輕的彼得洛維奇、庫科奇和迪瓦茨,薩博尼斯打出了20+15的統治級表現,還送出了3記阻攻,幫助蘇聯輕取南斯拉夫,拿下國家歷史上第二塊奧運籃球金牌。

上一次,蘇聯人站在奧運籃球賽場的最高領獎臺,還是在1972年的慕尼黑,那個奧運籃球歷史上,最迂迴曲折的奪冠歷程。而此番對美國男籃的迎頭痛擊,某種程度上也加速了92年傳奇夢幻隊的誕生。

奧運過後,薩博尼斯來到了歐洲西南部的西班牙賽場,背井離鄉並未讓他停下通向偉大的步伐。7個年頭,兩支球隊,薩博尼斯繼續統治著歐洲,幾乎贏得他能贏下的一切。

四年後的巴塞隆納,世人的目光統統被搖滾巨星般的夢幻隊球員們吸引。而薩博尼斯則帶領著立陶宛隊,不聲不響地前進著。蘇聯解體後,各國的籃球水平大打折扣,因此薩博尼斯必須承擔起更重的責任。

8場比賽,薩博尼斯交出了場均23.9分12.5個籃板1.8次助攻2.6次抄截的全面表現,帶領球隊奪得銅牌。中國隊在巴塞隆納,也剛好同立陶宛有過交鋒,實力上的巨大差距,讓比賽早早地失去了懸念,薩博尼斯輕砍19+14,幫助球隊以37分之差擊敗對手。當時中國陣中,「虎王」孫軍和「中國喬丹」胡衛東分別砍下22分和17分,而如今為球迷們熟知的馬健老師,在這場比賽中也拿下了8分,表現不俗。

在歐洲效力的最後一個賽季,30歲的薩博尼斯,每場比賽可以為主隊皇家馬德里貢獻22.8分13.2個籃板2.4次助攻和2.6次阻攻,儘管球隊最終未能如願奪冠,三連霸偉業破滅,但薩博尼斯仍舊憑藉著這樣豪華的資料,拿下了例行賽MVP。

是時候了,薩博尼斯這樣想。

「我已經三十歲了,如果我錯過這次機會,可能就永遠也沒有下一次了。」

3.如果給91年的波特蘭一個健康的薩博尼斯,會阻攔下喬丹的第一個冠軍嗎?這或許是,許多拓荒球迷們,最大的如果之一。

但健康二字,自87年那次阿基里斯腱大傷之後,便永遠與薩博尼斯無緣。傷病就像身體上的疤痕,無論薩博尼斯走到哪裡,都如影隨形。這或許是每一個巨人難逃的宿命,巨大的體重讓足部、腳踝、膝蓋常年不堪重負。

「嘿,阿維達斯,你的腳現在感覺如何?」這是拓荒當時的隊醫Jay Jensen最常問的一個問題。回答也總是如出一轍。「一如往常,它還是傷著。」在拓荒效力的七年時間,這樣的對話始終貫穿其中。

「每一個看過他X光片的人都會感到驚訝,這個男人是如何做到還能在球場上奔跑的。」Jensen如是說道。

但拖著兩條傷腿,薩博尼斯仍然讓玫瑰花園的球迷們,為他出神入化的籃球技巧征服。首個賽季,他便拿下14+8的資料,入選了新秀一陣。季後賽首輪系列賽,面對猶他雙煞帶隊的爵士,薩博尼斯打出了對於新人來說幾乎完美的表現,他能夠砍下23+10的雙十表現,場均還能命中一記三分球,球隊最終酣戰五場,遺憾敗北。

在90年代後期,任何一個初來NBA的巨人,都難逃與歐尼爾之間的比較。在這場屬於巨人之間的交鋒中,薩博尼斯嘗試過,卻失敗了,而且徹頭徹尾的落了下風。不僅球隊勝少負多,個人資料也被正值巔峰的歐尼爾完勝。向來狂妄的歐尼爾也評論道,「總有些自命不凡的傢伙想要阻擋我,他們都該照照鏡子,才會意識到憑你們是永遠也無法戰勝我的。」

巨人也沒辦法無所不能。但就像波特蘭主場播音員Eddie Doucette評價的那樣,「誰都清楚沙克不是好對付的,但是他敢於應戰,表現出了自己職業的一面。」

2002年11月12日,賽季伊始的一場普通例行賽,因為兩個同披11號戰袍巨人的同場競技而頗受矚目。初出茅廬的姚明,幸運地趕上了自己偶像的最後一個NBA賽季。兩人的交鋒並不像同沙克那般火花四濺,大姚以100%的投籃命中率,中規中矩地拿下7分4個籃板的資料,更為老辣的薩博尼斯,拿下12分5個籃板。

4.

2004年,40歲的薩博尼斯在母隊Žalgiris宣佈,結束自己橫亙23年的漫長職業生涯,一段傳奇的故事,就此落幕。

不必聽評論家們的長篇大論,也不用在意球迷們的比較排位,他的偉大濃縮在每一塊土地上,每一場比賽中,每一個同他交過手的對手心裡。

這一切,都無需證明。

站在時間大橋的終點,薩博尼斯彷彿望得見站在起點的自己,望得見那個來自考納斯的13歲少年。勝利的榮光,華麗的傳球,失利的苦澀,傷病的苦痛,被擱置的夢想,不受自我左右的命運程序,薩博尼斯明白,這些碎片,正如斯賓諾莎所預感的那樣,不過是一件無限事物的表象和側面。

這件事物的名字,或許就叫做巨人的一生。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薩博尼斯:巨人無需證明 由  MRFLOW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796689.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