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我們有機會開闢一條新的道路——威少離隊後新時代的雷霆!

一隻手舉了起來,記者提出了Russell Westbrook離隊後第一個媒體日上的第一個問題。

9月30日,坐在講臺前的是Chris Paul。當麥克風被交到一名記者的手上,他準備報上姓名時,Paul打斷了。「Berry Tramel,」Paul微笑著說,「別來無恙?你不需要報上你的名字。好久不見了。」

Tramel是《奧克拉荷馬人報》的專欄作家。據猜測,他與Westbrook長期交惡,後者在被他提問時總以「next question」作答。Tramel尖銳地回答:「你會因為這樣對待我而有惡名的。」

在整合後的媒體日影片中,你聽不到這一片段,但是當記者們敲著他們的鍵盤做記錄時,這一時刻發生的事被記錄了下來。如果你正在找一個意味著雷霆的這賽季將有所不同的標誌,那麼這就是了。

Paul在接受採訪期間展露出了迷人之處,他詳細講述了他對新賽季的期望,分享了他對一個全新開始的激動之情,同時也有一些懷舊成分。「回到這裡,感覺不同了。」Paul說。由於卡特里娜颶風,當時的紐奧良黃蜂曾經暫時搬到奧克拉荷馬城,Paul在奧克拉荷馬度過了他職業生涯的前兩個賽季。「2005年,我曾在這裡開始我的職業生涯,所以能夠回到這裡是一種福氣,我感到幸運。」Paul大聲說出了一個他記得的球館工作人員的名字。他還提到了Charleston’s,稱那是他過去常常「在每場比賽前」都會去吃飯的一家老牌奧克拉荷馬餐館。他還記得球隊曾在南拿撒勒大學附近訓練過。

他離開講臺時,Steven Adams上臺了,Paul與他擊拳。Paul常常表達對與Adams合作的興奮之情,他和這名紐西蘭大個子已經建立起了一種情誼,但是顯然,他們還是經歷了一段認識彼此的過程。

「你要教我那個。」Paul在經過Adams身邊的時候模仿了一個蹲伏的動作,並對Adams說。

「啥?Haka嗎?」Adams說,他指的是毛利文化中一種儀式性的舞蹈。

「對,就是那個。」Paul說。

雷霆正式進入了它的第二篇章。隊中第一次不再有11年前球隊從西雅圖搬至奧克拉荷馬時就在隊中的球員了。

而一位建隊基石的缺席,則比其他人都更引人注目。


雷霆的更衣室總是比場館內的其他地方溫度要高幾度——這是Westbrook的喜好。球隊的新成員有時會吐槽更衣室很熱,但是得到的回答總體來說始終是相同的。

如果你有意見,去和Russ提吧。

自Westbrook離隊之後,恆溫調節器的溫度回歸到了常規水平。在雷霆身上也出現了其他明顯的變化,都是人們可以一眼看出的:Sam Presti留鬍子了,Billy Donovan剪頭髮了,隊裡來了新的助教,還有很多新球員。

但是雷霆送走了Paul George,以及與球隊有著千絲萬縷內在聯絡的Westbrook,人們最有體會的還是那些無形的變化。媒體日不復以往的喧鬧,攝影機和記者都變少了,記者也不再提出那些關於奪冠預期和爭冠壓力的問題了。

在更衣室內,Westbrook的更衣櫃現在被受邀參加訓練營的球員們共同使用著,到了開幕戰時,這一更衣櫃可能會空出來。曾經,James Harden的更衣櫃在Westbrook的更衣櫃右邊,Kevin Durant的更衣櫃在Harden的更衣櫃右邊。Harden被交易了,Durant離隊了,在過去幾年裡,Westbrook旁邊的更衣櫃一直空著。

每場比賽前,Westbrook會用原Harden更衣櫃前放的椅子來擱腳。他一個人坐在一邊,戴著耳機。當有人進入更衣室時,他會用餘光斜視那個新來的。

「過去有人在那裡,現在不在了,」Adams如是說Westbrook的離隊,「這聽起來可能有些嚇人,像是有人去世了那樣,但是並非如此。不過你大致體會得到。」

「你會繼續前進,因為生活仍在繼續,但是會有一些小事出現,比如一個停車位。」

Adams說,他現在有的時候會把車停在Westbrook以前慣用的停車位上。一年前,這種行為會像是走到一隻獅子的巢穴,再拉扯它的尾巴那樣。

在過去幾年裡,雷霆一直圍繞著Westbrook的宇宙運轉,人們可以從他呆過的每幢建築物的每一個房間中感受到他的引力。對於有些人來說,日復一日地應對這種引力是令人疲憊的。每項決策、每條原則,或大或小,都要順著Westbrook的心意。

那些細枝末節經過了爭議又決議,被一絲不苟地安排又鋪排,例行公事就是一種宗教儀式。

「歸根結底,雷霆仍舊是雷霆,」Terrance Ferguson說,「球隊的名字並不會因為他的離開而改變。」雷霆與Westbrook乘風破浪,直至最後的苦澀收場,球隊一直忠實地維護他的瑕疵和缺陷,並因此備受指責。但是,隨著Westbrook的更衣櫃和停車位空了出來,雷霆隊內的領導力和個性也留下了一片空白。Paul自然而然會填補一部分,Adams則已經接過球隊文化的炬火,一大批年輕球員也會增添一份生氣蓬勃的活力。但是,仍然存在一些需要填補的缺口。而且,沒有人真正知道球隊的身份會是怎樣的。

「Russell Westbrook顯然在這裡度過了他職業生涯中一段不可思議的時光。我認為這些都已經被很好地記錄下來了。」Presti ,「現在,我們有機會開闢一條新的道路。」


球彈了兩下,然後在籃筐的邊緣掛了一會兒。Paul和Danilo Gallinari扎堆在籃筐下,等待著。

那是週日藍白對抗賽的第三節中段。雷霆每年都會在奧克拉荷馬州埃德蒙的原訓練館舉行這一訓練賽。隨著球最終從籃筐的側邊滑落,Paul收回了他的手臂,而身高6尺8的加里納利抓下了籃板。

那是一個不起眼的訊號,象徵著一種控衛的順從。這種順從是聯盟中每名矮個球員都知曉並遵守的——讓球隊中的大個子拿到他們的籃板,然後讓他們把球傳給你。大家都知道的是,這並不是Westbrook效力於雷霆時對待籃板的方式。他的思維方式體現了一種籃球資本主義:如果你想要,那就去拿吧。

Adams經常陷於對於Westbrook全能資料的爭議中。那些對大三元追根究底的人宣稱Westbrook是從他那裡「偷走」了籃板。Adams從來沒有這麼覺得過。他始終以球隊的籃板為重,從來不在意資料統計中他名字旁邊的一個數字。只要球隊中有人拿到了籃板,他們可以不用再防守了,他都能接受。

根據Second Spectrum的資料,上賽季,Adams的總籃板卡位次數(713次)排名聯盟第三,防守籃板卡位次數(491次)排名聯盟第八,但是場均防守籃板數僅排名聯盟第58,比斯蒂芬-柯瑞還低。Westbrook上賽季的總籃板卡位數為46次,但是總籃板數比Adams多了47個。一部分原因是球隊的戰術安排,因為這樣能幫助雷霆提速;一部分原因是Westbrook打球的天性;還有一部分原因,至少是一小部分原因,是出於資料全面性和創造紀錄的考量。

「我們的目的就是儘可能地提速,不是嗎?所以Russ的優點之一就是他會直接抓下籃板。」Adams說。

「他會直接抓下籃板,然後我們就會立刻發動進攻,我們全速衝刺就行了。」

2019-20賽季,雷霆陣中有許多新面孔。

在隊內訓練賽中,有兩次Adams搶下防守籃板,然後自己快速帶球過半場發起進攻,這是Draymond Green的球風。他兩次在搶下防守籃板後送出跨越全場的長傳,助攻隊友。

在19分鐘裡,Adams搶下了21個籃板。

「現在我們在攻防轉換時的打法更加傳統:我抓下籃板,試圖傳給離我最近的隊友把球傳出去。」Adams說,「這與Russ的打法相反,兄弟。他在隊中的時候,隊友們一看到他拿下籃板,就會立馬向前場跑。」

Adams承認,有幾次他需要在訓練時提醒自己,去確確實實地拿下籃板。

「感覺像是我的隊友在這裡,我一直在為他卡位,然後球掉到了地上。」Adams說,「這對於教練來說並不是件壞事。」

「但是實際來說,顯然,需要有人拿住那該死的球。」


雷霆訓練營開始的第一天是上週二,Paul和謝伊-吉爾傑斯-亞歷山大在一次罰球訓練中一較高下。那個籃筐過去是留給Westbrook投籃的——他一個人,他始終是一個人在訓練後投籃。感覺一切都不同了,因為事實就是如此。Westbrook的不在場是人們不可能忽略的。

幾乎沒有球員能產生他這樣的影響力和吸引力。他制定了標準,幫助建立了球隊文化和球隊身份。他是球隊始終如一的可靠基石。他陪伴雷霆在過去十年裡取得了成功,近十年他們的總戰績排名聯盟第二,並在季後賽中贏下了107場比賽。Westbrook獲得過一次MVP,有過歷史性的壯舉,在整座城市和整個州範圍內產生了遠比籃球更廣泛的影響力。Westbrook的形象就等同於雷霆的形象。

但是個性不同於身份,雷霆比任何一名球員個體都要更長久地存續下去。Westbrook無疑是雷霆最具象徵意義的球員,但是已經建立起的球隊價值觀並未隨著他的離去而消逝。

「歸根結底,雷霆仍舊是雷霆,」Terrance Ferguson說,「球隊的名字並不會因為他的離開而改變。」

不過雷霆正處於過渡階段,隨著球隊對上容進行大換血,有些人好奇球迷們會這段低谷期有怎樣的反應。更多的球員會離開,更多的球員會到來,球隊也會繼續運轉。

「你只是來這裡幫忙的,」Adams說,「如果你能發揮自己的作用之類的……那麼就會有一種特殊待遇,你知道,那很酷。」

「所以,即便他們真的把我交易了,顯然那是一種巨大的殊榮。我瞭解隊中的每一名球員,能夠為奧克拉荷馬城正在創造的歷史做出貢獻,這是一種巨大的殊榮。」

Russell Westbrook被交易後,雷霆訓練營中的氛圍是前所未有的。

Presti沒有迴避關於開展未來計劃的問題。重建已經進入了視野,但是尚未到來。你無法重建一棟還沒有推倒的房屋。

多年來,雷霆一直保持著競爭力,沒有重建過。他們是過去十年裡僅有的幾支沒有徹底重建過的球隊之一。儘管這一天即將到來,預期他們還會在2019-20賽季擁有一支出色的球隊。

「球隊都是有機體,球隊始終在變化,」Presti說,「你可以讓完全相同的一批人歸隊,但是球隊也會變得不同,球隊每天都在改變,原因在於球隊是由人組成的,不是嗎?」

「所以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我認為我們球隊會根據情況進行適應。」

Paul是實際意義上的球隊新門面。他是一位天生的領袖,他已經在群聊中與球隊成員進行了交流,同時也花了一些時間與他的新隊友和新教練聯絡。儘管球隊中的每一個人——特別是Paul——都處在一種不確定性中,整個賽季中也存在一筆投資。Paul有很多需要證明的地方,而雷霆無意擺爛的想法也極為明確。

「這支球隊做得很好的一件事是,堅持球隊的價值觀。」Adams說,「球員是哪些人並不那麼重要,你只是得維護一點——我們仍然代表奧克拉荷馬,代表這裡的人。我們仍然對人們負有責任,這是我們必須完成的。」

對球隊的期望已經改變了。球隊的球風也會出現極大變化。球隊的氛圍、細節、日常活動、時尚選擇等等,都會有所不同。

又有另外一位未來名人堂球員穿上了雷霆隊服,隊裡有Adams,有加里納利,有Dennis Schroder,還有一批有趣的年輕球員。只是,沒有一位名為Russell Westbrook的球員了。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889985.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