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肩負進步的使命!Abdel Nader努力終獲回報

那是阿卜杜勒-納迪爾來到新學校的第一天,不過他看上去還挺像那麼回事的。他身着秋裝格子襯衫,打着領結,儼然一個英國學生的形象。事實上,他當時正在芝加哥的一所公立學校上學。

而現在,26歲的納迪爾則是雷霆隊的一名替補小前鋒,在他和他的父母從埃及搬到美國的時候,他才七八歲,而且據他表示,他當時一點英語也不會說,更沒有任何美國社會規範的概念。於是在他上學的第一天,他的母親Amina Rehama就按照她印象中的學生形象給納迪爾打扮。“我們當時真的毫無準備,”納迪爾在今年早些時候說道。“我走進了教室,結果每個人都在說‘哇喔,你好奇怪啊!’”

納迪爾在講述這個故事的時候笑了,每當他看到他在那個早上身着的那套寄宿學校最好的衣服時,他就笑得合不攏嘴。不過這似乎並沒有給他留下什麼心理陰影。他認爲孩子們對他的稱呼可能會比怪人還要糟糕,而且他的英語在當時還很差。“這也許會對我的成長有所幫助,”納迪爾笑着說。

這就是他對待幾乎所有事情的態度。納迪爾愛笑,他會在他笑的地方尋找樂子。即使是現在,在經歷了一個對自己的身體和比賽都很專注的夏天之後,納迪爾仍然不願意嚴肅地討論他的目標。他會告訴你,他和教練在這個夏天共同致力於給他在比賽中的快節奏降速,不過他更願意談論他的隊友們有多有趣,他有多麼享受訓練營的第一週。據納迪爾表示,他在這個夏天減重了15磅,而當他提到那份使他受益的鹼性食譜時,他又笑了。“那份食譜有點糟糕,因爲你不能吃任何其他東西。”他說。

“無論何時,如果你開始過於嚴肅地對待自己,那麼你對自己的批評則會是最爲苛刻的,”納迪爾在本週說道。“這並不是件壞事,但是你不會希望對自己的要求過於嚴苛,就像你不希望對自己的要求太過於放鬆一樣。關鍵在於找到平衡。”而如果這一切——嚴謹的訓練和輕鬆的方法,能爲納迪爾的上場時間帶來些許平衡的話,那麼他會欣然接受。他曾在上賽季努力找到這種平衡,在他上賽季出戰的61場比賽中,他場均11.4分鐘的表現令人難以置信。納迪爾上賽季的出場時間,有5次達到了20分鐘甚至更多。但是他有13場比賽僅獲得少於5分鐘的出場時間。所以納迪爾開始改善他的防守,據他表示,他通過減重加快了橫移,以希望能獲得更多留在場上的機會。

“在我看來,這很大程度上是在我和隊友之間建立信任,讓他們相信我在賽場上的表現,”納迪爾說。“這得循序漸進。這是一趟旅程。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我認爲,很多人都會知道我在這個夏天的訓練有多麼刻苦。他們將從我整個夏天的訓練和比賽中看到這一點。”他的隊友納倫斯-諾埃爾深知這一點,後者更是在球隊媒體日預測納迪爾會在今年令很多人大爲震驚。雷霆隊的總教練比利-多諾萬亦有同感,據他透露,納迪爾曾在八月份與隊友一起打比賽,然後在晚上回到了訓練場加練跳投。“他變得更加出色了,”多諾萬說道。“他真的是一名很棒的球員,他投入了大量的時間。我想再強調一次,當你年輕的時候,你會經歷很多起起落落,而我認爲,他在過去幾年裏已經在這方面學到了不少。”

納迪爾承認,當你知道你會在何時上場,以及你在場上打多久時,在這樣固定的時間內打球會是一件更容易的事情。但是他也把自己的籃球生涯描述爲“不確定的道路,”所以一點小小的挫折也不會困擾到他。他正式開始打比賽是在13歲,曾經在芝加哥2個不同地區的高中打過球,然後就是大學聯賽,在轉學到愛荷華州立大學之前,他在北伊利諾大學開始了自己的大學籃球生涯。納迪爾曾考慮過第三個大學選項,在選擇留在Ames之前,他希望在弗雷德-霍伊博格教練被芝加哥公牛隊解僱後去執教Cyclones大學,然後他作爲一名畢業生轉學。

當時,他並沒有將NBA視爲一個選項,但是在發奮苦練,經歷了一個力挽狂瀾的大四賽季之後,他最後一個大學賽季的三分命中率從前三個賽季的27.1%躍升至37.1%,這也爲他在2016年NBA選秀大會上於第二輪被塞爾提克隊選中鋪墊了道路。他在練習跳投時所依靠的職業道德,便是如今他嘗試在防守端取得質變時所依靠的。納迪爾說,“當我看到有人比我更加刻苦時,我便會感到內疚和沮喪。”上個賽季,他一直在與當時的隊友羅素-威斯布魯克競爭,看誰做的更加出色,而後者則是出了名的倔脾氣。

他對籃球有着非常認真的態度。可他卻儘量不把自己當回事。“追根究柢,這就是一場比賽,”納迪爾說道。“你的朋友和家人才是重中之重。顯而易見,當你將要投入到一場比賽的時候,你會希望自己能全副武裝嚴陣以待。這是你的職業。但同時,這也是我們所熱愛的一項運動,就是這樣。這就是一場比賽。”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929420.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