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拓荒者新播報員Travis:不嘗試怎麼會成功?

如果你曾與任意一個廣播業的從業人員交流過,他們會告訴你,自己的職業生涯的某一個時間點總會遇到一個重要的證明自己的機會,讓自己的職業生涯徹底改變航道,並總能在合適的時間來到合適的位置。而對於特拉維斯-德莫斯而言,他的故事可能是不斷地失敗,而失敗推動着他不斷向前,直到得到這個改變一生的現場解說的機會。

德莫斯在九月初被波特蘭拓荒隊官方宣佈成爲他們新賽季的現場解說,他將接替正在與病魔鬥爭的布萊恩-惠勒(讀者們不用擔心,最近我和布萊恩交談過了,他看上去非常健康,而且他也計劃盡快回到比賽中)。值得一提的是,德莫斯是拓荒隊史上第五個爲拓荒隊搖旗吶喊的現場播音員,但只是繼比爾-斯科內裏和惠勒之後的第三個全職比賽現場解說。而他也成爲了三十個NBA現場解說之一,所以說他的確是一個“稀有動物”。當我們回顧他的故事時,他憑藉面對困難時不屈不撓的精神拿到其他人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擔任的現場播音員,無疑是對那句老話的最好詮釋:不嘗試,怎會成功?

如果你覺得德莫斯肯定是在拓荒隊的陪伴下長大的,或者對某個西海岸球隊有着濃厚的興趣,那你得再想想了。德莫斯是個土生土長的紐約人,家裏擺滿着各式各樣的紐約洋基隊和紐約巨人隊的紀念品,而他本人則是紐約遊騎兵隊的忠實粉絲。他現在一歲的兒子的中名“阿爾伯特”便是致敬吉姆-阿爾伯特在紐約洋基隊對陣克里夫蘭印第安人隊比賽中單手投出的無安打。“我給我妻子列了一份四十個名字的名單,全是和體育有關的,作爲中名的備選,然後她最喜歡阿爾伯特這個名字,”他這麼告訴我,“我非常滿意這個名字,因爲吉姆-阿爾伯特在我心中永遠都是英雄,而且也是我父親帶我看的那個無安打。我意識到由我來對我的兒子去講這個阿爾伯特的故事也算是一種傳承吧。因爲阿爾伯特確實是那種當生活不如意時,能激勵你的英雄。想想他生來就失去了右手然後投出了無安打……能用他的姓氏作爲中名想必也能夠激勵我的孩子。”而當被問及是否擁有一件波士頓紅襪隊的紀念品時,他的臉上流露出一絲不自然的神色“如果你指的是一個泰德-威廉姆斯的簽名球,我很難說沒有,但是除此之外…….?”所以,這個流淌着純正紐約血脈的紐約男孩是如何漂泊到波特蘭拿到那個人人嚮往的拓荒隊現場播音職位的呢?事實上,德莫斯從之前的工作崗位上學到了許多。

德莫斯的頭兩年在紐約長島大學,實習於ABC的體育電臺擔任播音和現場DJ。在還有一個月就要離開大學時,ABC的管理層任命他去製作傳統節目“ABC體育時刻”,這樣一個負責解說高光時刻的節目,讓德莫斯平均每週有三天都得忙通宵。對於那些想要進入正式體育行業的人來說,這些努力只是家常便飯。“我想要做現場直播,所以在大學的最後幾個月我收集自己的錄音帶並把它們投送到每個可能的單位,”他說,“我曾經申請過奧本大學的現場播音但是失敗了,但我最後得到了一份爲俄勒岡的阿斯托利亞和海濱市的高校解說橄欖球比賽的機會,報酬大約50美元一場球。如果我只是默默地做這份工作的話,可能我將最終將在西海岸藉藉無名。”

在2003年的時候,德莫斯在KSWB電臺爲俄勒岡一些海邊小鎮的比賽做播音。爲了住的離最近的大城市近一些,他曾經嘗試過挑選一個位於海濱和波特蘭中間的地方,但事實上那樣增加了他的通勤時間。“我看着地圖看到了一個叫Scapposse的小鎮接近於波特蘭和阿斯特拉的中間。我看到了那裏有一套公寓但是最後還是選擇住遠一些,定居波特蘭。”住所離工作單位太遠導致了製造了很多困難。他有一次從波特蘭開車到阿斯特拉(96英里)去拿汽車配件,然後駕車去提拉穆克(65英里)解說比賽,最後回到阿斯特拉做賽前準備,最後回到波特蘭。綜上所述,他做了一個322英里的環形旅行,只是做了高校比賽的解說。

最終他來到了波特蘭的“1080 The Fan”電臺工作,但沒過多久就離職了。之後的十個月他沒有全職工作,只能飢不擇食地尋找工作,比如爲二級2A聯賽解說,只爲了打消自己回到東海岸的念頭,那都是五年前的事了。結束這段日子後,他最終來到了620AM“撕裂之城”頻道,爲拓荒隊做下午場的車載電臺廣播。

而德莫斯能得到解說拓荒比賽的機會純屬巧合。兩年前,當惠勒請病假去治療時,接替他工作的本來是當地的體育播報員史考特-林恩,但是林恩甚至沒有能力完成上一場拓荒隊的熱身賽解說工作。所以在比賽前一天德莫斯受到了拓荒官方的通知,而當時他還在拓荒的旗艦廣播站工作,並一直未波特蘭先鋒隊做大學籃球比賽的現場解說。

“這只是一場熱身賽,但我對待他就像對待NBA總冠軍賽第七場一樣”,德莫斯說,“上場前五分鐘我還在深呼吸,因爲我實在太緊張了。”所以他放下麥克風去打算媒體休息室平復一下自己激動的情緒。“我走進去結果看到了比爾-斯科內里老爺子。他問我感覺如何,我回答說我有點緊張,他安慰我說‘你會做得很好的’,這句話讓我平靜下來,我恢復了往常的工作狀態。”

雖然德莫斯目前僅僅解說了三十多場比賽,但解說過去年西區準決賽對陣金塊的四延長鏖戰爲他得到這份全職工作有巨大的幫助。在這個拓荒加入聯盟五十週年的賽季,德莫斯將成爲波特蘭拓荒隊的全職現場解說員。對於德莫斯來說,他的故事就是體育解說界的一個正面典型。試想一下,主觀來說,如果他沒有從東海岸來到西海岸,如果他選擇在小地方安安穩穩的呆着,如果他沒有被辭退,或者他沒有加入拓荒的車載廣播電臺。客觀來說,如果布萊恩沒有生病進行治療,或者史考特-林恩能夠去解說熱身賽,德莫斯都不能到今天的位置。所以他可以說是集中體現了那句話“上帝給你關上了一扇門,一定會給你打開一扇窗”。作爲拓荒隊史上第二年輕的現場電臺播音員,德莫斯將要立志成爲拓荒後五十年的傳奇。這個把握住了機會的紐約男孩將立志在“撕裂之城”幹出名堂。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932682.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