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8000萬鎂都看不上!聯盟億元約滿天飛,NBA球員到底值多少錢?

台北時間10月17日,據美媒報導,Pascal Siakam幾乎肯定會與暴龍在下週二截止日前完成提前續約,而這預計會是一份5年1.7億美元的頂薪合約。此外,塞爾提克和國王分別爲Jaylen Brown、Buddy Hield開出4年8000萬和4年9000萬美元的報價,但兩名年輕球員仍嫌價格太低不願接受。據美媒透露,Hield希望能夠得到一份總額接近1.1億美元的合約,而Brown甚至想要得到一份頂薪報價。

實際上,隨著NBA新電視轉播合約的達成,球員薪資在過去幾年時間裡大幅上漲,球員身價也水漲船高,億元合約早已不是什麼稀稀奇的事。但他們真的都值這麼多錢嗎?

為什麼億元合約趨於頻繁的出現?

1996年夏天,Juwan Howard與巫師簽下一份7年1.05億美元的大合約,當時引起軒然大波,那也是NBA有史以來第一份總金額過億的球員合約。20多年後的今天,在合約最長期限被縮短(母隊最長續約5年,其他球隊報價最多4年)的情況下,億元合約仍頻繁出現,就連Brown、Hield這樣的年輕球員,也都敢獅子大開口。拓荒當家球星Damian Lillard,今年夏天更是和球隊續簽了一份4年1.94億美元的超級頂薪合約,其中最後一年的年薪將是創紀錄的5430萬美元。

不過,NBA之所以億元合約滿天飛,要想搞清楚原因,首先需要了解一下NBA的球員薪資體系。NBA薪資體系的核心,是一個叫做「薪資上限」的東西。爲了確保聯盟的健康發展,增強各隊間的競爭平衡性,NBA制定了一套嚴格、精細的球員薪資標準,對球員合約的最高和最低金額,都給出了明確的限制。具體來講,薪資上限是根據聯盟前一財政年度的籃球相關收益(BRI)按照一定的比例直接計算出來的,而球員頂薪、中產等合約的金額,又與薪資上限金額正相關。簡單概括:NBA的營收情況,直接決定了薪資上限的金額,也進一步影響了球員們的整體薪資水平。

NBA在過去二、三十年時間裡飛速發展,如今已經成爲全世界商業運營最成功的職業體育聯盟之一。2014年10月,他們與ESPN、TNT等轉播商達成了一份9年總值240億美元的電視轉播新合約,幾乎是前一份合約金額的3倍。這份合約從2015-16賽季開始生效,讓聯盟收益迎來突破式增漲,因此,聯盟薪資上限、以及NBA球員的薪資水平也隨之暴漲。Juwan Howard在1996年簽下7年1.05億美元時,NBA的薪資上限僅2436.3萬美元,而即將開啓的2019-20賽季,聯盟薪資上限達到1.0914億美元。理所當然球員的薪資水平,也比當初上漲了好幾倍。

其實不用和20多年前相比,即便把時間調回到2015-16賽季,當時新電視轉播合約產生的影響還未開始,聯盟薪資上限仍只有7000萬美元,勇士給Klay Thompson提供的提前續約報價已是他們能開出的最高限額,總價值也不過4年6900萬美元。而現如今,國王和塞爾提克爲自己的年輕球員開出的報價雖然總額高達8、9000萬美元,但其實還不是他們所能開出的最高價格。換句話說,Hield和Brown並沒比當初的Thompson出色,只不過如今聯盟營收狀況更好,因此拉高了整體薪資標準而已。

球員要肥約,球隊就得給?

NBA採取的是「軟薪資上限」,允許球隊在交易或使用一些「簽約特例」之後,薪資總額適當超出薪資上限數值,但如果超額過多,則要面臨嚴苛的「奢侈稅」懲罰。因此不管球市大小,各隊之間整體上可以在一個相對公平的體系內展開競爭。勞資協議規定了頂薪和底薪的金額來作爲球員合約的上下限,而根據球員在聯盟征戰年限的不同,具體數字仍有差別。理論上,NBA可能出現的最大合約是球齡超過10年的老將,或者利用指定老將條款簽下超級頂薪約的7-9年老將,所能簽下的頂薪合約,其起薪金額爲薪資上限的35%,最長年限5年,薪金漲幅8%。以本賽季爲例,新簽的頂薪合約最高起薪約3820萬美元。

而排除掉雙向合約等非常規合約,NBA球隊常規陣容名單球員理論上能簽的最低合約是0年球齡(新秀)底薪合約,本賽季這一金額爲89.8萬美元。除此之外,超過薪資上限的球隊,可以利用一些簽約特例來完成引援,其中包含了一項「中產特例」。雖然中產特例所規定起薪金額並不直接等於所有球員該季平均薪資,但通常被視作聯盟「中產階級球員」的薪資標準。2019-20賽季,全額中產的起薪金額爲925.8萬美元。理想狀況下,正值當打之年的全明星球員,理應獲得一份頂薪合約,而普通先發球員和重要替補球員,會拿到中產級別的薪水,其他邊緣球員,只能靠底薪度日。新秀球員則有屬於自己的一套薪資標準。當然實際操作過程中,還會有一些其他考量。

而Jaylen Brown是塞爾提克在2016年選中的探花,如果球隊放棄續約,就會眼看他以自由球員身份離開,多年心血付諸東流。在這樣的情況下,球隊寧願開出一份略高於其身價的合約,也會優先選擇將其留下,哪怕回頭再尋求交易,也好過看著他白白走人。當然,如果對方要價過高,也只能隨他去了。當前勞資協議下,一支健康可持續發展的球隊,應該包含兩位頂薪級別的明星核心,幾名紮實好用的中產級別角色球員,更關鍵的是,要有NBA「廉價勞工」的主力軍——出色的新秀球員。

國王隊則是目前全聯盟薪資結構最健康的球隊之一,他們核心陣容中的De’Aaron Fox、Buddy Hield、Marvin Bagley III都處於新秀合約期內,所以敢用4年8500萬美元的價格續約Harrison Barnes,又先後用千萬薪金引入Dewayne Dedmon、Trevor Ariza等老將。不過,這種幸福往往都是短暫的,等到年輕球員的新秀合約到期,續約的壓力逼近眼前,管理層就要開始頭疼了。

今天Hield說他已進入離隊倒計時。顯然他已在爲了拿到一分滿意的合約開始向球隊施壓,接下來是走是留,就看球隊挽留他的決心有多大了。NBA大合約滿天飛,固然是因爲聯盟收益增加,球員身價水漲船高,但其中也難免會產生一些問題,遲早有一天會成爲球隊的負擔。NBA這次薪資上限的暴漲,核心原因還是這份9年240萬美元轉播合約。這份合約將在2023-24賽季結束後到期,而由其帶來的紅利效應,其實最近幾年已經在慢慢減退。更何況,最近因爲Daryl Morey推特所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恐造成聯盟海外市場的迅速萎縮。此前曾有專家分析,2020-21賽季開始,聯盟薪資上限相比之前的預測值會有大幅下跌,跌幅可能達到10-15%。

如果NBA薪資上限真的有如此大幅度的下跌,會對各隊未來運作帶來極大影響。因爲過去幾年時間裡聯盟簽下的這些大合約,都是基於對未來薪資上限增長速度的樂觀估計而產生的,而這些合約還會持續數年時間。那麼接下來幾個休賽期,可供使用的薪金空間就會遭到大幅壓縮,屆時合約到期的自由球員們,將會成爲犧牲品。以76人爲例,在和Joel Embiid、Tobias Harris、Ben Simmons完成續約,又簽下Al Horford後,僅此四人的總薪資就超過1.2億美元,如果薪資上限下跌15%,那麼這數字已無限逼近奢侈稅觸發線,光湊足上場陣容就要面臨巨大的奢侈稅壓力。而這還僅僅只是開始。

塞爾提克和國王也都面臨同樣的風險,如果他們完全滿足Brown、Hield們的要求,接下來等到Jayson Tatum、Fox新秀合約到期需要續約時,麻煩就會找上門來。值得一提的是,這份簽署於2011年,又在2016年完成平穩過渡的勞資協議,將在2024年夏天到期,而在2023-24賽季結束後,會有一個雙方跳出條款。到那時,迫於上述種種壓力,雙方將會展開新一輪的談判,甚至陷入停擺危機。

2005年的勞資談判中,聯盟爲了緩解薪資上限及奢侈稅壓力,訂定了「特赦條款」,允許超過薪資上限球隊在支付隊中一名球員剩餘合約薪水情況將其裁掉,其合約將不再計入球隊薪資上限和奢侈稅計算。2011版的勞資協議,又將特赦條款應用範圍擴大到每一支球隊。到了2024年夏天,當目前這份協議到期,勞資雙方必須想盡一切辦法來避免再次停擺,而特赦條款有很大機率成被重點考慮解決方針之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