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球場如職場!全聯盟30支球隊裡,將有90名球員將面臨失業危機

明天過後,全聯盟30支球隊裏,將有90名球員即刻失業,如果不是引入了「雙向合約」,這個數字本該是150人。

只有每年在這樣的時刻,我們才能更清晰地意識到:NBA不僅僅是一個屬於超級明星的盛大舞臺,也是很多人賴以謀生的工具,如同職場上的每一個單位,這裏也有優勝劣汰,這裏也有縮編裁員。

甚至,這裏的每家用人單位對招聘名額的限9制,要比普通公司來得更加嚴苛。有許多水平出色、表現優秀的員工,也無法得到一個轉正的機會,職場悲劇於每年10月,如期在一個超高薪水的聯盟中上演著。

比如底特律活塞隊,如今就有一個這樣的球員,他叫Christian Wood。

絕大部分球迷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在活塞的熱身賽中,他表現得完全不像一個爲15人大名單一席之地而戰的球員,但他的表現是球隊第七第八人的水準,他甚至應該擠進常規輪換才對。

熱身賽迄今,Wood爲活塞隊出戰了全部的5場比賽,在每場短短的16.9分鐘內,Wood能夠攻下場均13.2分7.2籃板,折算成36分鐘的話,他的貢獻值會是恐怖的28.1分15.2籃板。但就是這樣一個高效的、好用的、活塞急缺的內線替補,目前依然面臨著被球隊裁掉的危機。

活塞隊在他之前已經有了14張保障合約,而第15個名額的競爭將會在Wood和老將Joe Johnson之間展開。儘管他倆不管誰被淘汰似乎都不合理,但因爲只有他們的合約處在非保障狀態,現實就在這樣開著一些殘忍的玩笑。

2019年新賽季訓練營到來之際,Wood剛剛度過自己的24歲生日,他依然年輕,卻在過去數年間已經嚐盡了人間冷暖。

2015年,Wood在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打出了一個不錯的賽季,在大學籃壇場均15.7分10.0籃板2.7阻攻,讓Wood鼓足勇氣向職業聯賽納下了投名狀,但不料,NBA卻嫌棄他對抗薄弱、進攻成功率有限,兩輪選秀,30支球隊都沒有給他任何機會。

沒辦法了,Wood只能委身於當時的NBDL。好在,尚有潛力可挖的Wood,在發展聯盟裏不斷進步,第一年他場均17.3分9.4籃板,第二年就來到了19.6分10.0籃板2.6阻攻,他開始成爲許多球隊瞄準的潛力股,而年復一年在夏季聯賽出色的表現,證明了Wood在比NBA級別稍低的比賽中,已經成長爲了大殺器。2018年夏天,他甚至入選了夏季聯賽一陣,在一群首輪秀的夾縫裏,他落選秀的身份甚至略顯突兀。

可當那些首輪秀已經逐漸在聯盟吃香喝辣之時,Wood卻只能繼續爲飯碗而犯愁。有一次他差點就在CBA賺錢了,但都已經抵達福建的Wood,跟福建男籃合練了沒幾天後就被放棄,連一場正式比賽都沒打上。

Wood不是那種比賽水平、對抗強度一提升,就立刻變得百無一用的球員。

上賽季他作爲最邊緣球員,中途被公鹿隊裁掉,隨後簽約鵜鶘,他在賽季末便立刻發光發熱。在有限的出場時間裏,他在NBA賽場同樣能每場得到16.9分7.9籃板1.3阻攻,加上近來在活塞的熱身賽表現也完全可以證明這一點。所以汽車城的媒體最近都在集體發聲,希望活塞隊絕對不要放棄掉Wood。但球隊總教練Dwane Casey早就表示過,「最後一個位置的爭奪就是在Wood和Joe Johnson之間展開。」除非立刻尋求交易,否則活塞找不到其他破局的辦法。

7屆全明星球員Joe Johnson當然是更出色的射手,上賽季活塞三分命中率僅排名聯盟23位,優質射手是他們最渴求的球員類型,Joe Johnson的經驗與領導力同樣受到活塞重視。更何況,輿論也期待著退休打了一年Big3三人籃球賽事的老喬,能夠上演重返NBA的勵志劇情。

可Wood呢?他又何嘗不是一個勵志人物,他在熱身賽的表現高效而兇猛,Wood有著大個子裏罕見的移動能力,終結能力出色,甚至近來三分投得還不錯,和NBA級別的對手對抗,彷彿都沒有人能擋得住他。

好吧,其實有一個例外。活塞對76人的熱身賽,是Wood表現最好的一場,他三節就幾乎攻下了20+10的數據,但比賽的最後12分鐘,他卻被治住了。

制服他的人,他叫Norvel Pelle,已經26歲了,靠著76人今夏給出的一份雙向合約,Pelle才第一次有了披上NBA球衣的機會,算起來,他是比Wood更邊緣的存在。

出生在加勒比海的小島國安提瓜和巴布達,Pelle的一生本就在嘗試著從邊緣進發,向中心地帶前進,隨著舉家遷移到美國,Pelle開始逐漸展現籃球天賦,並且在高中時代引發了一定的關注。

但問題隨之而來,糟糕的學業成績,讓他無法被任何NCAA學校錄取,在念了一年的預科學校後,Pelle決定冒險直接參選。結果是可想而知的,他在第6順位被選中了,但卻是發展聯盟選秀大會的第6順位。

其實做過類似嘗試的球員也不在少數,比如Brandon Jennings就曾經在高中畢業後遠赴義大利,一年之後重回選秀大會;包括如今在澳洲征戰的「三球」LaMelo Ball,都走了曲線參選的路子。

但Pelle後來總結得很對,並不是每個高中畢業生都能爲職業賽事做好準備的。「在那時候,我的心理狀況就還是一個小孩子。」當時他被發展聯盟的特拉華87人隊相中,卻沒能拿出任何像樣的表現,在效力短短一個來賽季後,他就開始了海外漂泊之旅,爲了養家餬口,Pelle在海外的第一落腳點甚至來到了臺灣SBL聯賽的達欣工程。

隨後他去過義大利,輾轉過黎巴嫩,甚至在那裏被發掘成了歸化球員,可在內心深處,他畢竟沒有放棄重返NBA的想法。於是2018年,他乾脆回到了最初的起點,儘管球隊都換了名字,從特拉華87人變成了特拉華藍衣,但Pelle相信,這裏終究是自己邁向NBA最可靠的一條通道。

2018-19賽季,Pelle在發展聯盟的表現不再稚嫩,他場均11.1分8.3籃板2.9阻攻,入選了發展聯盟最佳防守陣容,也就此在這個夏天贏得了76人管理層的青睞。

那場熱身賽,Pelle只在第四節才得到亮相的機會,但看著對面活蹦亂跳的Wood,他早就躍躍欲試了。

這位阻攻魔王把握住了他上場的每一秒鐘,短短12分鐘,Pelle拿下13分5個阻攻,尤其是最後他連續正面壓制住了Wood,更是讓整個76人的板凳席陷入沸騰。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psa: this is some very good content.

A post shared by Philadelphia 76ers (@sixers) on

這一天留給他的時間只有12分鐘,新賽季能夠給他的時間也只有45天,但對一個花了6年時間,回到最初的起點,還能實現當初夢想的人來說,這種被所有人簇擁在球場中央的感受,已經足以戰慄到起雞皮疙瘩了。

明天過後,Joe Johnson和Wood之中,很可能有一個會失業;

明天過後,Norvel Pelle要重新回到特拉華去和發展聯盟報導,等待76人隨時的召喚。

明天過後,會有90個球員像Wood一樣,面臨著失業的危機,又要尋求人生的下一個機會;還有60個球員像Pelle那般,只能等到球隊人員危機的時刻,才可能得到登上大舞臺的機遇。

每一個新賽季開始的日子,就是這些聯盟最底層球員悲傷的瞬間。就這一點來說,NBA真的和職場上的每一個用人單位都一樣,你甚至有時無法因爲出色的工作表現挽救自己,這世上從來都沒有絕對的公平可言。

Thon Maker、Sekou Doumbouya,他們現在遠沒有Wood出色,可他們不僅手握著價值不菲的保障合約,他們的選秀順位也代表著曾經被期許的天賦,所以活塞隊不能爲了Wood放棄這些潛力股,絕對不可以這樣做。

那麼面對這個沒有絕對公平可言的世界,我們該怎麼辦?

其實答案就已經在上邊那些人的故事裏了。

Wood可以在每一次機會來臨時,都證明自己隨時做好了準備;

Joe Johnson可以在命運已經宣判過後,還強行改寫了人生的進程;

Pelle則無論花費多少時間,都要去不惜代價追逐最初的夢想。

超級巨星們的表演讓你震撼,可這些普通人如同職場同仁一般的故事,則教會我們更多的成長。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