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1個月4.45億美元!Silver為了賺錢鋌而走險,NBA涉賭將墜入黑暗深淵?

紐澤西州雖然已經沒有NBA球隊,但在今年9月,這裡卻傳出了一件整個NBA應該都會關心的消息。

4.45億美元,這是紐澤西州單月體育運彩投注總額,是自當地運彩合法化以來的最高紀錄,距離內華達州單月6億的歷史紀錄已經相去不遠。

紐澤西州運彩合法化僅過了一年多就做出這樣的成績,美國體育圈和運彩圈想必為此振奮不已,畢竟,這可是流入賭場和聯賽的真金實銀。NFL賽季和大學美式足球聯賽已經開打,頓時刺激了一波消費。據紐澤西州運彩執法局公佈的數字,當地所有賭場在9月的單月利潤也高達3800萬美元。

運彩在歐美國家早就是傳統了。不久前,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一名19歲大一學生,他朋友對校美式足球賽下了重注,他害怕球隊贏不了,就報警謊稱球場有炸彈,希望比賽就此取消。結果執法部門查了整座球場都沒發現炸彈,就把假報警的學生抓了起來。比較妙的是,據報導該場比賽的賠率是路易斯安那州大讓14分,雖然他們在比賽裡一度落後,但最後就贏了對手14分。

美國最高法院在2018年5月徹底解除了體育運彩禁令,幾大職業聯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其中就包括NBA。等到NBA例行賽正式開始,相信在美國運彩已經證實合法化的13個州,投注數額又會迎來一輪上漲。正如NHL總裁Gary Bettman所說:「聯賽若不尋求新的發展道路,早晚會被市場淘汰。」

曾幾何時,NBA是把運彩視為洪水猛獸的。

David Stern擔任總裁期間,NBA極力反對運彩在美國合法化。1992年,美國國會推出職業及業餘體育保護法案(PASPA)時,NBA是其熱切的支持者。這個法案的主題,就是基本上禁止所有州級法院將運彩合法化(俄勒岡、德拉維爾、蒙大拿和內華達除外)。

巧合的是,當初也是紐澤西州帶頭推進立法,因為其州議員Bill Bradley(前NBA全明星)的積極倡議,這個法案又被稱作「Bradley法案」。

Stern當年堅決與賭博二字劃清界限,無非是不想惹得一身腥。但誰面對大把鈔票不會動心呢?當2007年Stern同意在拉斯維加斯舉辦全明星賽,就已經被看成是他態度的鬆動了。

但這場全明星卻極其失敗,差評無數,不是比賽不好看,而是當NBA鉅額資本湧入,全明星週末三天的「罪惡之城」徹底沸騰,短短時間內有超過300人在賭城被逮捕,運彩巨頭美高梅幻影公司的總裁直接對ESPN表示,他不希望在賭城再看到任何跟NBA有關的比賽了。

「來參與全明星週末的不是黑幫就是壞蛋,這些人對拉斯維加斯沒有一點好處。請讓David Stern和他的那些球隊離賭城遠一點。」

於是,面對當時創下的史上最高全明星正賽票價紀錄(均價一張2546美元),Stern也只能望洋興嘆,這塊肥肉是沒那麼容易吃下去的。但時移勢易,Bradley法案實施的二十幾年時間裡,雖有明令禁止,但非法運彩仍然處處可見。很多人意識到,堵不如疏。

在很多西歐國家以及澳洲,運彩都是合法的。然而黑市規模之龐大,已經到了不可不遏制的地步。2014年,國際體育安全中心給出的數字,是全世界80%的運彩賭注都進入了黑市。2017年,內華達州運彩下注總額為480億美元,但這只是帳面上的數字,在美國,運彩的年下注總額約在500億到1500億美元之間,位於灰色地帶的錢,幾乎沒辦法計算。

Adam Silver擔任聯盟總裁後,放寬了很多管控政策,在運彩上的態度,他比Stern激進得多,直接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了一篇社論,稱:「我相信運彩應該合法地走入光天化日,得到妥善的立法監管。」

於是,當紐澤西前州長開始推動州內運彩合法化時,Adam Silver就成了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NBA在全國各地州級政府都安排了不少說客,希望最高法院能廢除「Bradley法案」。

等到2018年法案終於被廢除,NBA也是最先開始與運彩公司簽訂合約的體育聯盟,當年就跟美高梅集團達成了3年2500萬美元的協議,讓他們成為合作伙伴,為他們提供官方數據。雖然以前沒跟NBA合作的賭場也能拿到數據,正常開盤,但NBA認為,他們的數據有質量和速度的保障,當未來市場規模擴大,特別是賽內賭博風靡起來的時候,NBA的官方數據就價值連城了。成立於1934年、一年營收超過20億美元的英國運彩公司威廉希爾也在今年10月跟NBA達成協議,成為其官方運彩夥伴。他們可以獲取NBA的數據,同時也將幫助NBA建設監管系統。

NBA兩任總裁對待運彩的態度為何180度大轉彎?

首先,職業體育市場的發展,讓所有人意識到,不管運彩是否合法,這個東西一定會存在。既然一定存在,為何不立法監管並進行收稅?反對者雖然認為賭博有癮性,會危害社會,但既然國家可以監管菸酒大麻,對運彩應當一視同仁。

其次,從聯賽經營角度看,允許運彩可以極大提升球迷參與度。在社群網站成為網友的主要消遣,電視收視遭遇危機的當下,運彩可以創造參與互動。雖然看比賽的人不一定都下注,但基本上,下注的人一定會看比賽。場中投注(in-game betting)將會是巨大的商機,因為這種賭局雖然無關比賽結果,但會帶給參與者同樣的刺激。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運彩的營收,誰都不想錯過。NBA創造了一個收費名目,叫做「廉正手續費」,抽取比賽賭注總額的1%。

NBA聯盟發言人這樣解釋道:「聯賽是運彩的根基,允許合法運彩,聯賽照樣需要承擔很大風險,必須花錢建設好的運彩環境。我們相信1%的佣金是對聯賽風險和開支的合理補償。」不過這個提案一度遭到美國運彩協會的強烈抗議,換句話說,雙方該怎麼分錢,將會是談判桌上的重點議題。

NBA的吸錢手段還不止這些,到今年,連非正式比賽都可以下注了。在「NBA Last 90」遊戲中,比賽不是現實進行的,而是由過去比賽片段組合而成,讓玩家投注結果。

就算要收廉正手續費,運彩合法化的風險仍然存在。Adam Silver稱聯盟已經向所有球員和球隊員工發出了必須觀看的反賭博宣傳影片,警醒他們底線所在。但當人們可以用手機在任何時間為任何聯賽下注,不僅能賭賽果,還能賭你難以想像的枝微末節,賄賂恐怕會更加無孔不入。

體育運彩在全美各州合法化是個時間問題。等到這個市場徹底起飛,美國職業體育的面貌會有怎麼樣的改變,是個值得觀察的過程。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