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雷霆該如何利用轉移球拋磚引玉,在進攻端火力全開!

這些話其實並無惡意,但還是有那麼一瞬間,Abdel Nader覺得自己話說的有些過了。

雷霆的側翼在進攻端不得不面臨著一個問題,那就是在沒有Russell Westbrook和Paul George的情況下,如何使球隊的進攻看起來有所不同。而 Nader提到,球隊體系將「減少大量的支配球」,並「減少持球太久的情況。」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有這樣的典型回應,標準的媒體日式回答對球隊的未來充滿了樂觀。而就在說完不久, Nader就在想他是不是對過去太在意了。

「我感覺就像,‘該死的,我這是在抨擊(去年的)球隊?’」 Nader在三天後表示,「但其實我這並不是想批評球隊。這只是一個事實。我們去年沒能做好轉移球,因為我們有著Paul George和Russell Westbrook,前者是一度是聯盟前三的頂級單挑手,後者也曾是一位聯盟前三的球員。」 他們都離開了,喬治去了快艇,威斯布魯克去了火箭,這些交易改變了雷霆的陣容配置,同時也改變了他們對新賽季的展望。而作為交換來到雷霆的球員——Chris Paul,Danilo Gallinari,Shai Gilgeous-Alexander,都有著很高的天賦,但他們打球的方式卻截然不同。

「在我看來,我們現在的團隊是無私的,」後衛Terrance Ferguson說。「但這並不是說我們去年的團隊是自私的,他們都是偉大的球員,無私的球員,都是出色的得分手。他們做了他們該做的。但是今年,我認為,憑藉我們的轉移球,以及我們既能打無球也能打有球的隊友,我覺得我們會有很棒的表現。」

這個賽季也許會大有不同。

在Billy Donovan執教的四個賽季裡,雷霆的場均傳球數一直在聯盟中排名墊底。作為一名大學籃球教練,Donovan顯然更喜歡以球和球員跑位為基礎的進攻,但他在NBA的陣容則是圍繞持球主導型的超級巨星打造的。

威斯布魯克,喬治,Kevin Durant都有能力在防守球員過來協防時,自己命中距離籃或將球傳給處於空檔的隊友。他們能通過運球過掉防守球員,以創造出出手機會,不必將球從球場的一端傳導至另一端。

儘管他們在轉移球方面做的有限,不過在Donovan執教的四個賽季裡,雷霆的進攻效率兩次名列聯盟前十:

在這支球隊也許無法再以同樣的方式命中距離籃的前提下,雷霆想在進攻端有出色的表現,轉移球是最基本的保證。 「這不僅僅是轉移球的優勢,」Donovan說道,「如果你僅僅把球傳給你周邊的隊友,那你可能就無法發揮出這一優勢。」

Donovan想象著一個由多位進攻組織者組成的進攻體系,這其中包含著控衛保羅,Gilgeous-Alexander和Dennis Schroder,他們在場上可以控球,帶球深入敵方的防線,並把球傳給一個防守球員忽略的、可以直接進攻得分的隊友,或是傳給一個投射更好的隊友。

轉移球就是為了進攻,通過帶走防守球員來瓦解對面的防守。

那麼這會對雷霆的傳球次數有什麼影響呢?更重要的是,會對他們的進攻效率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一般來說,有效的轉移球通常是有助於進攻的。僅僅為了更多的傳球次數而增加傳球次數其實是在做無用功,但是那些能直接導致投籃的傳球則會對整體的投籃效率產生巨大影響。儘管沒有足夠的公開數據能夠精確地衡量出這種影響到底有多好,不過有足夠的數據可以得到一個合理的近似結論。

NBA官網的跟蹤數據測量的是「投籃前的觸球時間」,投籃前不到兩秒的觸球時間可以作為形成助攻的數據,儘管還會出現一些拿到進攻籃板的情況,但相對來說已經比較準確了。

相較於球員持球更久的球隊投射效率,每個人在投籃前觸球不到兩秒的球隊投射效率更高,持球投射的聯盟平均有效命中率僅有47%,而接到傳球或拿到進攻籃板直接出手的則有57%。每一支進行轉移球的球隊的投射效率都比不怎麼轉移球的球隊更高,同時,每一支進行轉移球的球隊的投射都要比仰仗自主投籃而不進行轉移球的球隊更好。 轉移球的影響

上賽季,雷霆隊「自主」投籃的有效命中率為46.2%,這項數據排名第22位,同時,補籃和受助攻投籃的命中率為中等偏上的56.7%(第18位),雷霆隊在這兩項數據上都略低於平均水平。然而,雖然雷霆隊整體平庸的投籃表現確實是個問題,但更大的問題則是他們沒能創造出更高質量的投籃機會,而這樣的機會正是由越來越多的轉移球創造出來的。

雷霆隊只有50.4%的出手來自於轉移球,他們的這項數據排在聯盟的第22位,這也正是他們的整體投射效率排在倒數前十的原因。

轉移球的任務

雷霆在進攻端的任何改變都將由保羅來發起。

他會擁有比任何人都多的球權,並奠定球隊的進攻基調。

在過去的兩個賽季裡,保羅一直處在休士頓高度孤立的進攻之中,他只能和James Harden共同支配球權,輪流單打。火箭隊過去兩個賽季的傳球次數排在聯盟的第29位,場均傳球次數比雷霆隊多4次。而湖人隊排名第28位,場均傳球次數比火箭隊多幾乎32次。

但是如此高度孤立的體系並不一定符合保羅的口味。 Nader稱他是「一位會提早讓每個人都融入進來的長輩」,並預測他會為隊友們創造更多的機會。

「無論我在哪裡打球,無論處於什麼體系,我都會隨之調整,」保羅說,「幸運的是,我認為我有足夠的閱歷和經驗,所以無論是什麼,都會是很酷的。」

保羅可以在運球時閱讀防守。他是聯盟歷史上最棒的擋拆創造者之一。他可以控球並組織有效的進攻,這也是他在職業生涯中經常做的事。

但是在訓練營的第一週,雷霆隊則是聚焦於分享球,保羅表示,在沒有像喬治和威斯布魯克這樣需要球權的得分手的情況下,這種方式似乎是最契合這個陣容的。

保羅表示,儘管如此,一支球隊仍需要將轉移球和個人投射能力相結合。和Gilgeous-Alexander和施羅德一樣,他將會承擔打破平衡的使命。Donovan在上週講道,他的兩名控衛有的時候將同時在場,而且他並沒有排除使用三後衛陣容的可能性。

「在最初的一段時間裡這會是一項挑戰,顯而易見,我們三個都是持球主導型的控球後衛,我們得搞清楚怎麼一起打球,怎麼相互配合,」Gilgeous-Alexander說道。「一旦我們搞清楚,我們會做得非常出色。」

也許真的會有所不同。

在上週的金塊隊媒體日上,於7月份被雷霆隊交易至丹佛的前鋒Jerami Grant表示,在新球隊打球所做的最大的調整就是適應「他們轉移球的方式」,他認為這種體系會讓每個人都覺得「比賽變得容易了許多」。

正如 Nader在媒體日說的,這很容易會讓人覺得這是雷霆隊上賽季的一次嘗試。

但是據Ferguson表示,雷霆隊內的這一對比,更多的是圍繞球隊今年需要創造新的進攻方式而產生的,而並非是關於去年球隊自私的說法。

「我們只是沒有Paul George這個級別的得分手,」他說,他補充道,喬治和威斯布魯克都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得分手」,為了更多的傳球次數而改變他們的比賽是沒有意義的。

Ferguson會是最有可能受益於轉移球次數增加的球員。對於他,會有一些關於進攻端的事後諸葛說法。在2018-19賽季所有出場至少1000分鐘的NBA球員中,Ferguson10.6%的使用率是第四低的。很大程度上來說,這是因為他是一個能力有限的射手,他是聯盟中最依賴隊友的外線球員之一。

在所有去年至少有250次投籃出手的側翼球員中,只有P. J. Tucker,Kyle Korver,Gary Clark,Allen Crabbe和Alex Abrines在接球後不到兩秒的投籃佔比高於Ferguson的86.3%。 雖然Ferguson在這些快速出手上57.8%的命中率僅僅比聯盟平均水平略高一點,但如果能在保持這樣命中率的情況下增加更多的出手,那麼也有助於他進攻端整體51.4%的有效命中率的提升。

Mike Muscala也可能是一位主要的受益者,因為他上賽季是聯盟中第二依賴隊友的射手。這已經不是雷霆第一次在熱身賽中,更多地探討轉移球對球隊進攻端的重要性了。但人們往往說得多做得少。到底什麼會讓這支球隊有所變化呢?

「轉移球將會是我們成功的祕訣,」加里納利說,「在訓練營的第一週,我們已經將轉移球做得很好了,處在良好的節奏上。我們之間的化學反應越來越強烈,每個人都對我們打球的方式心知肚明,所以這一切都很棒。」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BlueAlliance翻譯」雷霆該如何利用轉移球拋磚引玉,在進攻端火力全開 由  拉風迎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972730.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