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星光熠熠的大學時期,黯淡的NBA生涯!Christian Laettner:一個被命運推動的名字

直到現在,人們也無法真正得到答案,「入選夢幻隊,對於Christian Laettner來說,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Laettner一直都是個矛盾的綜合體。

四年大學生涯,Laettner一共只輸掉了26場比賽,而單單在灰狼的前三個賽季,Laettner就輸掉了整整186場比賽。他擁有王子般的俊朗外表,和一雙迷人的藍眼睛,卻又屢屢因球場上的惡行,被對手的球迷們視為惡棍。我們稱千百個變化不定的原因的無限運作叫做命運,「機遇」將它推向高潮,「災禍」將它從高潮滑落。而這機遇與災禍,在Laettner的人生中,更像是一種被工整切割的存在。他前進NBA的生涯有多順遂,NBA生涯就有多坎坷。

在錯綜複雜的命運浪潮中,Laettner就這樣被推動著,承擔那些屬於他的,或不屬於他的光榮與詆譭。

1. Christian,是母親Bonnie為兒子取的名字。Bonnie是男星Marlon Brando的忠實粉絲,她也直接將偶像在「叛艦嗜血記」和「幼獅」中扮演的角色名,直接用在了小兒子身上。6呎11吋的身高,頎長的四肢,醒目的棕色短髮,更不用說那雙惹人注目的藍色眼眸。Laettner這亮眼的外表,怎麼也無法讓人將他和一個紐約鄉下長大的孩子連到一起。父親George常年在「水牛城新聞報」做印刷工人,母親也從事著勞苦的藍領工作。為了補貼家用,去附近的農場打零工,對於Laettner家的男孩子們來說早已經是家常便飯。

第一次看到Nichols高中修剪平整的巨大草坪和氣勢宏大的紅磚建築後,母親Bonnie便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小兒子上這所學校。儘管為此,全家人都要縮食節衣才行。作為「全校最貧窮」的學生,Laettner申請的助學金也只能負擔學費的一部分,他還得在學業之餘,幫學校拖拖地,刷刷牆,以換取一些薪水來抵學費。過早地體會到了生活的不易,讓小Laettner養成了堅韌的個性。而這樣的個性,也反映在了球場之上。在Laettner的籃球啟蒙之地——家附近的露天球場上,父親George在和兒子的每一次交鋒中,都毫不留情面。他利用自己強壯的身體,在低位衝擊著小Laettner,時不時地還會來些粗野的犯規,或是對著兒子的肋骨和下巴來一記暗拐。

而小Laettner從不退縮。

這樣的個性,始終貫穿著Laettner的球員生涯。他取得的的成就,招致的非議,大多都出於此。

2. 籃球改變了這個窮困人家的命運,從Laettner第一次接到來自大學的招募電話開始。印第安納大學的Robert Knight教練第一次打來電話的時候,電話被另一端的Laettner笑著結束通話了。「我還以為是哪個鄰居搞的惡作劇呢!」Laettner回憶道。但很快,響個不停的電話鈴聲不得不讓學校制定一項禁令,禁止學校直接將電話打到Laettner家裡。Laettner當時校隊的總教練Jim Kramer,承擔起了為Laettner應付紛繁眾多資訊的職責。

最終,Laettner沒有聽取母親Bonnie希望他加入聖母大學的決定。他更渴望加入一個,能讓他純粹地提升籃球水平的學校。於是他將目光對準了名校雲集的ACC聯盟,將眾多的邀請函縮小到了弗吉尼亞、北卡和杜克三所學校。他盼望置身挑戰與競爭之中,讓自己成為一名更出色的球員。

後面的選擇,我們都清楚了。一段球員和球隊相互成就的動人故事,從這一刻開始書寫。

3. 1992年3月28日,光譜中心,杜克對上肯塔基,勝者將躋身最終四強。比賽時間還剩下2.1秒,杜克大學102-103落後一分,後場發球。就在幾秒鐘之前,Sean Woods的一記高難度打板拋投,將勝利的天平,重新偏向了肯塔基。獨自站在底線,準備發底線球的Grant Hill,在人群的映照下,顯得有些茫然失措。

「我覺得我們無法獲勝了。」退休後,Hill在一次採訪中,仍然能記起當時的心境。鏡頭對準了站在前場,雙手扶著膝蓋,目光炯炯的Laettner,這是他大學的最後一季。在此前的三年中,Laettner率領著這支藍魔鬼,歷史性的連續三年闖入最終四強,並在上一年拿下了最終的冠軍錦標。此刻,場上的肯塔基球員們,甚至是場邊的觀眾,都清楚杜克大學會由誰來執行最後一擊。尤其是如今肯塔基的功勳教頭,當時還未滿四十歲的,Rick Pitino。

1985年,Laettner曾經參加過一次為高三學生開設的五星訓練營。對籃球如痴如醉的小Laettner,第一次接觸到如此多的專業籃球教練,這讓他激動不已。直到多年後,他仍能牢牢記住許多當時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教練,「Hubie Brown」、「Brandon Malone」。

還有一個讓小Laettner久久無法忘懷的年輕教練。從他那裡,Laettner學習到了持球的技巧,進攻的理論,傳球的基本功。他們常常進行1v1鬥牛,Laettner總是勝多負少。他永遠也沒法忘記,這位年輕教練的名字「Rick Pitino」。

縱橫交錯的命運,匯聚在這個成敗攸關的時刻,沒人料想得到下一秒會發生些什麼。

4. Hill調了調步伐,長臂一甩,把球發到了前場。三位隊友們分別站在中線和角落,為主人公拉開空間。Laettner背對籃框,他穩穩地將球接住。他輕輕向右試探,隨即向左擠開防守隊員,12號Feldhaus,翻身將球投出。

頃刻間發生的一切,都好像一次常規訓練一樣輕鬆寫意。但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全場觀眾屏住了呼吸,共同見證了皮球越過Feldhaus的指尖,在空中劃出一道美妙的弧線,進入網中。全場沸騰了。慶祝的過程總是如此老套,卻讓人心醉神迷。但二十幾年過去了,當Laettner再次提起這段驚心動魄的偉大絕殺之時,他的關注點,卻和其他人不同。「你如果仔細看錄影的話,會發現對手命中投籃之後,我是最先舉起手喊暫停的。」Laettner自豪的說道。「我就是不想輸球,我真的真的不想輸,贏下比賽是我當時腦子裡唯一的驅動力。」

教練這樣評價Laettner,說他是自己見過「求勝心最強的球員」。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不同側寫。Laettner超乎常人的好勝心,常常伴隨著一些挑釁式的、凶狠的場上動作,這也為他招來了不少非議。最著名的,當屬著名的「踩踏事件」了。同樣發生在這場被載入史冊的決殺之役,Laettner在一次進攻結束後,有意地用腳踩踏了倒在地上的Timberlake的胸膛。而他未因這樣的惡意動作被驅逐出場,更是至今仍然讓肯塔基的擁躉們耿耿於懷。

5.「夢幻隊」的經歷,於Laettner而言,真的如它的名字一般,宛若夢境。身為12人大名單中唯一的一名沒有過NBA經驗的大學生球員,Laettner的巴塞隆納之旅,最真切的感受就是巨大的落差。

如果說要為球星們做些苦工,甚至是「不能在訓練中弄傷他們」這樣略顯荒唐的要求,對於一個菜鳥而言仍屬份內之事的話,那麼過於輕鬆的勝利,讓Laettner顯得有些不太習慣。

「球隊有我和沒有我,都是一樣。我們每個夜晚都會贏對手幾十分。」Laettner說道。儘管他自己坦誠,這樣的「落差」實屬幸福的煩惱。但或許正從此刻起,屬於Laettner的順遂人生,開始逆轉。

6. Laettner擁有漫長的13年NBA生涯,他累計得到了11121分和5806籃板。但當人們談及這個名字的時候,總是會下意識地對這段經歷一筆帶過。在灰狼效力的三季,他能貢獻17+8的不俗表現,然而公開向媒體披露自己與新人Kevin Garnett的不滿,還是讓球隊管理層失去了耐心。在亞特蘭大,Laettner在NBA生涯第一次品嚐到了勝利的滋味,他隨球隊兩度殺入分區準決賽,還如願在1996-97賽季入選了全明星。

但1998-99賽季即將拉開帷幕的時候,一次重返母校杜克大學的活動,Laettner在臨時組織起來的一場球局上,阿基里斯腱撕裂。命運再次叩響了扳機,加速著悲劇的程式。之後輾轉底特律、達拉斯、華盛頓,Laettner終其職業生涯,也無法在一支球隊效力超過三年。

2004年1月,Laettner因吸食大麻被聯盟處以禁賽。他的NBA生涯,到此也便幾乎進入了尾聲。儘管Laettner直到2012年,才官方宣佈退休,但自那時起,他除了短暫為邁阿密出戰過49場比賽之外,大多混跡於低級別聯賽。

尾聲

2015年,ESPN製作了一集紀錄片,來描述Laettner的故事。紀錄片的名字叫做「I hate Christian Laettner(我恨Laettner)」。這頗為偏激的標題,從某種意義上,或許完美概括了Laettner的球員生涯。愛戴也好,憎惡也罷,都是Laettner星光熠熠的「前NBA生涯」的最佳佐證。但當一顆明星置身於璀璨的銀河之中,失去那僅屬於他的關注與期盼時,也便是星光黯淡的開始。或許值得慶幸的只有,如今遠離鎂光燈,投身青訓事業的Laettner,可以將命運的轉盤,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