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Seth Partnow:評價個人防守很難;評Thompson防守難上加難!

衡量個人防守水平並不容易,最近針對克萊-湯普森和多諾萬-米丘防守能力的剖析說明了這件事情的困難之處。我並不會直接告訴你,這兩名球員的防守在哪個方面做得好,而是希望給你提供思考問題的角度。 常規的統計數據能夠相當好地衡量球員的進攻能力,特別是針對持球球員。但是,簡單地翻翻對手的技術統計,然後就評價對位的防守球員,這是未免是一種非常低級的評價手段。不論是哪個層次的教練都會強調這一點,防守並不是一對一地限制對位球員,而是五個人防守對方五個人。

因此,我們不能簡單地通過統計數據來評估個人的防守貢獻,我們需要更深入的挖掘。

對湯普森和米丘的考察展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評價方法。本-泰勒(Ben Taylor)對湯普森防守的討論更多是屬於傳統的錄像分析,這是本經常做的事。他結合錄像和統計數據的評估結果是,湯普森是平均水準以上的防守者。與此同時,本-多塞特(Ben Dowsett)分析了米丘這兩年防守端的發展,並對此印象深刻。 從NBA聯盟的一個消息源得到的光學運動軌跡數據(optical tracking data)表明,上賽季的米丘在外線防守的幾個重要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防守突破:當米丘防守的突破以投籃、造犯規、失誤或者傳給隊友投籃爲結束時,爵士隊每回合僅讓對手得到0.87分。在這一方面,在NBA所有滿足上場時間的122名後衛中,米丘的這一數字是倒數第三低的,入選防守第一隊的馬庫斯-斯瑪特正好在他的後面,排在倒數第四。

-防守單打:米丘在防守單打時,每回合僅讓對手獲得0.91分,在121名後衛中排名第41位。

-防守擋拆:在160名防守擋拆的後衛和前鋒中,米丘每回合僅允許對手拿到0.82分,這是全聯盟最低的。

上述的兩種方式都是解決複雜問題的非常合理的切入點,但評價個人的防守水平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實,評價每個球員的防守都有以下三個步驟:

1. 他的防守任務是什麼?2. 他完成的怎麼樣?3. 他的防守角色能夠爲球隊提供什麼價值?

這些問題都不好回答,就讓我們從最後一個問題開始吧。到目前爲止,我們似乎都已經形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能夠防守更多位置的球員更具有價值,因爲在現代的防守中,防守面積大和阻擋突破線路都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可令人意外的是,我們除了這個共識之外,如果不求助於各種包羅萬象的統計數據(下文我們將會講到),那就無法將不同的防守角色的價值統一到一個相同的評價體系當中。 我們先來談談防守角色的問題。由於30支球隊意味着有30個不同的防守安排,因此,比較兩支不同隊伍的控球后衛或許不是“牛頭”比“馬嘴”,那至少也是“牛嘴”比“馬嘴”。所以呢,我們需要有一點抽象的思維,要意識到在我們在分析過程中,複雜的戰術是我們不確定性的一個來源,但我們應該就此打住,先不理它們。我們仍然可以在這種情況下解決一部分問題,關於一個球員在防守端需要做些什麼的問題。 首要考慮的問題是,如何確定一個球員在防守誰?雖然我們可以在NBA官網上查看到通過運動軌跡數據得到的對位數據,但這些數據並不完美,因爲當今的比賽存在着大量換防。在這個公開的數據裏,和誰對位的判定標準是根據在一個回合中,這位球員防守哪位球員的時間最長。然而,防守時間的長度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因爲球隊會通過換位來尋找錯位進攻的機會,特別是在季後賽當中,這就會打亂原本的防守安排。

這也就是說,有足夠大樣本的對位數據才就能反映整體的趨勢。去年,Jared Dubin和Krishna Narsu首次嘗試通過這個數據來定義角色,他們的成果值得一讀。我對此唯一的一個批評是,他們在評價進攻角色時,用進攻端球員影響正負值(Offensive Player Impact Plus/Minus,O-PIPM)來作爲評價效率的指標。我覺得這既過於複雜,又有一點點不準確。 在大多數情況下,使用率(usage rate)是一個相當粗糙的工具,但假如你想要知道球隊在得分方面最依賴哪個球員,那毫無疑問,看看誰的出手次數最多就可以了。我敢說教練會傾向於安排他們更好的(或者至少被認爲是更好的)防守球員來對位防守最活躍的得分手,而使用率能完美地反應投籃的活躍程度。 然而,我們無法簡單地從對位球員的使用率的加權平均數中獲取太多信息,因爲,在上賽季至少防守了1,000個回合的所有球員中,接近89%的球員所對位的“平均使用率”都在18%到22%之間。爲了更加明確地定義每位球員的防守任務,我們需要更好地劃分進攻球員的角色。

我選擇了一種快速而且卑鄙的方法。我將使用率在25%以上的球員定義爲“主攻點(primary option)”,而使用率在17.5%的球員則是“第三進攻點(tertiary option)”。這完完全全就是拍腦袋的劃分方法,但合理地反映了大多數進攻陣容的天賦分佈。平均一個回合中有0.8個“主攻點”和2.2個“第三進攻點”。

有了這個定義,我們現在可以看看一名球員防守“主攻點”的頻率,也可以看看他參與協防或者作爲“第三進攻點”的防守人在“袖手旁觀(hidden)”的次數。不同位置(按照Basketball Reference的定義)上的球員會表現出一些差異,相比於其他四個位置,大前鋒防守“主攻點”的頻率低一點,“袖手旁觀”的頻率高一點。他們防守“主攻點”的基線(baseline)頻率在15%左右,他們有45%左右的時間在防守中“袖手旁觀”,這幾乎等同於其他四個位置相加的總和。另外,先發球員相對於板凳球員所面對的球員的使用率會更高,很有可能是因爲他們防守的也是先發球員。 以此爲基礎,讓我們一起看看湯普森、米丘和其他輪換時間長的後衛和側翼球員的表現,當然也包括他們兩人的隊友:

在上面的這張表格中,處在左上角的球員是屬於防守任務較輕的,而在右下角的是被委任防守頂級得分手任務的球員。處在這兩極的球員毫無意外是上賽季的隊友。如果道格-瑞弗斯想要不惜一切代價地保護路易斯-威廉姆斯,那被認爲是頑強的持球防守人的布拉德利(處在表格的下端)會被委以重任。 讓我們回到原來的討論。我們可以看到相比於其他勇士外線球員,湯普森會更加頻繁地承擔更重的防守任務,而米丘則是更加依賴裏基-盧比奧來迎接這些挑戰。爲了說明防守安排的差異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不同進攻類型的得分效率,我引用了多賽特分析米丘的數據:

毫無疑問,“主攻點”比低使用率的隊友更擅長髮起進攻,所以很自然地,防守其他進攻點的效果會更加容易顯現出來,這會表現在限制對手的得分效率上。 不過,我們絕對是在拿“牛頭”和“馬嘴”在做比較。因爲多塞特是用基於運動軌跡數據得到的平均值,而之前的表格是基於NBA官網的Synergy數據得到的結果。這兩套系統的差異不能被忽視,假如非要從中選一個的話,運動軌跡數據更完美。然而,我們現階段的目的是爲了說明防守使用率高的球員更加困難,而並不需要闡明這到底有多困難,所以用Synergy的數據也沒有太大問題。

在米丘的例子中,讓習慣擋拆的球員在面對他時選擇效率不高的單打是個很好的防守策略,但是這種低效率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防守的是誰。考慮到年度最佳防守球員魯迪-戈貝爾(多項高階數據表明,還有另外兩名頂尖防守人盧比奧和德里克-費沃斯)的影響,你不得不產生一個疑問,究竟米丘這優異的表現有多少成分得歸功於他,還是他只是在這有利的防守環境表現強勢?

與此同時,湯普森更加頻繁地承擔隊中最重要的防守任務,而且幾乎沒有“袖手旁觀”的時刻。我們很難通過目前已經公開發表的數據評價個人防守所帶來的結果,因爲Synergy提供的進攻類型數據並不適用於球員比較。這個數據只記錄了投籃終結時的效率。所以說,假如一名球員在一對一單打湯普森時將他晃倒,然後殺入籃下,助攻隊友暴扣,這一次進攻也不會記到湯普森頭上,但在同樣的回合裏,如果湯普森將對手防到還有8秒,迫使對方傳球,變成一記勉強出手,湯普森也不會因爲摧毀了對手的進攻獲得任何讚譽。在這些有偏差的、有限的、可獲得的公開數據樣本中,在防守單打球員和擋拆中的持球人時,湯普森每次進攻僅讓對手得到0.75分,作爲比較,斯蒂芬-柯瑞是0.86分,安德烈-伊戈達拉是0.92分。不過需要重申一遍,我不認爲這些結果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其他數據對湯普森的評價就沒那麼好了。根據Basketball Reference.com,他的DBPM(defensive box score plus minus,基於100個回合的技術統計評估防守端的影響力)以每百回合負2.0排在在全聯盟的第166位,而柯瑞是負1.4(第146位),伊戈達拉是正1.7(第36位)。而防守真實正負值(Defensive Real Plus/Minus,DRPM)將湯普森排在第470位,而柯瑞是第143位,伊戈達拉是第47位。當湯普森不在場上時,勇士每百回合的防守效率比他在場上時好4.3。總的來說,糟糕了!克萊去年的防守可能不是特別好。

而事實上,這些數據從來都沒有青睞過湯普森。過去五個賽季,他的DRPM分別排在第233、278、266、278和215位,這些排名也是需要警惕的。事實證明,湯普森是一類特殊的球員,他在防守端的個人技術統計中有很多不足。他的常規防守數據總是非常平庸,防守籃板數從未上過3.4個,抄截次數也從未突破1.1次,而他的場均上場時間總在34至35分鐘之間。雖然這些統計數據確實是和個人防守息息相關,但它們並不是決定性因素。

有研究表明,DRPM會特別地突出一些球員(追求火鍋和籃板的內線球員)的優勢,會增加另一類球員(防守能力強,但“數據不太漂亮”的外線球員)的劣勢。所以這些數據把柯瑞排在了湯普森之前,很多人認爲這是柯瑞的抄截和籃板數比湯普森多所造成的。總的來看,湯普森所承擔的更重的防守任務或許是柯瑞數據比他好看的部分原因,柯瑞更像是“球鷹(ballhawk)”,用他的速度和能力觀察場上形勢。實際上,湯普森像是在阻擋對方上前阻截(block)的球員,讓柯瑞有機會擒抱(tackle)[注1]。注1:Ballhawk,常用於籃球和美式橄欖球,指的是善於從對手手中搶球的球員。block,美式橄欖球用語,指的是控制對方的防守球員,不讓對方有機會完成擒抱或者對四分位的擒殺。tackle,美式橄欖球用語,擒抱的目的是讓對方持球球員觸地或出界,以終止對方的進攻。

看到這些結果完全相反的指標,我們看來有必要找到那些純粹基於場上效果的數據。正則化修正正負值(Regularized Adjusted Plus/Minus,RAPM)是通過限定和一名球員同時在場上的隊友和對手的能力,然後評估這球員每百回合的價值的分析方法。

RAPM遠不是一個完美的數據。很多時候,它是一個“黑箱”,因爲它很難真正地解釋一名球員打得好或者打得壞的原因。通過RAPM公式計算得到的值也只不過是用於評估球員影響力的“中點”[注2],因爲即使是一整個賽季的數據也只是一個小樣本。當球員更換球隊或者角色時,很多基於迴歸分析的數據,例如RAPM或者RPM,並沒有很好的遷移性。注2:在微積分的計算過程中,可以用“中點”來近似計算整個面積。 儘管如此,RAPM仍然可以很好地評價球員在一段時間內的總體影響力,既可以同時分析多個賽季,也可以查看不同賽季的排名。

湯普森的RAPM排名總體上相當不錯。目前最方便獲取的公開數據中,湯普森在過去8個賽季中有4個賽季是最有影響力的前100名防守者。這個“50%上榜率”和其他外線球員相比都是非常優秀的,只有少數幾位頂尖防守者,例如伊戈達拉、薩博-塞福洛沙和託尼-艾倫排名前100的頻率比他高。同樣比他高的還有裏基-盧比奧,再次說明米丘在後場的防守得到了很多幫助,而新加盟爵士的邁克-康利(過去10個賽季有5個賽季進入前100)會繼續做出同樣的貢獻。

有趣的是,只看RAPM的話,湯普森2018-19賽季的防守是他自新秀賽季以來最差的。所以說,泰勒在他的影片中所強調的缺點或許是真實的,而且湯普森相對來說還有進步的空間。 讓我們把目光短暫地放在埃弗裏-布拉德利身上。他可能是“前100”這個隨意的劃分標準的最大“受害者”,因爲他有4個賽季排在第105到119位之間。他也許還說明了健康和傷病對一個球員的防守表現有非常重大的影響,以及防守的聲譽有多麼深入人心。在波士頓效力的最後兩個賽季2015-16和2016-17賽季,他受到各種傷病的影響,DRAPM僅排在第298和358位,但即使在那段時間,他仍然被視爲最頂尖的防守者。在之後的兩個賽季裏,他輾轉底特律、快艇和曼菲斯,排名回到了第110和118位,這表明他可能恢復了狀態。 在湯普森從前交叉韌帶撕裂迴歸後,我們還需要進一步觀察,那會可能是在2020-21賽季。他可能不會再是從前那個“可能不是特別頂尖但也是很好”的防守者,那我們可能需要再次花上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認識到他的防守能力。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010895.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