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一鳴驚人!Markelle Fultz能否王者歸來?

從個人採訪到魔術媒體日到拍攝定妝照,Markelle Fultz對新賽季的堅定的信心溢於言表。與其說是信心不如說是是一種壓力的釋放。

富爾茨說:“最難的事情莫過於放棄你所愛。如果有人問你你最愛的是什麼,然後又把它拿走是一種什麼感受?即使我沒有胳膊,我還是想打籃球。現在我恢復健康了,我不會把這當做理所應當,我會好好珍惜。”

這位21歲的控球后衛的上限讓他成爲2017年NBA的選秀狀元。他的天賦促使費城76人隊用三號籤向上交易才選中他,準備湊成他、本-西蒙斯和喬爾-恩比德的超級三巨頭。

在經過了一個半平淡無奇的賽季之後,76人將福爾茨交易到奧蘭多魔術隊,換來喬納森-西蒙斯,一個2019年的次輪選秀權和一個前20順位保護的首輪選秀權,而這個首輪選秀權如果被保護還將變成兩個次輪選秀權。在經歷了一個半充滿傷病的賽季之後,76人失去耐心,放棄了對這個狀元以及看不到未來的投資。

《華盛頓郵報》的坎迪斯-巴克納(Candace Buckner)在2018年12月總結了這段令人失望的旅程,其中大部分內容涉及到他投籃方式的改變和潛在的身體問題。

ESPN的阿德里安-沃伊納羅夫斯基(Adrian Wojnarowski),富爾茨的經紀人雷蒙德兄弟(Raymond Brothers)分享了這一診斷:“馬克爾-富爾茨被診斷爲神經源性胸廓出口綜合徵(TOS),一種身體損傷。TOS會影響頸部和肩部之間的神經,導致功能性運動和活動範圍異常,從而嚴重影響投籃動作……”

一年後,在富爾茨換了隊服,缺席了2018-19賽季的比賽,33次NBA職業生涯的出場,現在他有機會再次上場。

“感覺已經過了好久了,”他說。“自從我被選中,我真的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困境。我克服了很多困難,我很努力,所以很興奮。”

磨練耐性

魔術籃球運營總裁傑夫-威爾特曼將首先向公衆保證,對於富爾茨,魔術隊沒有給與太多的壓力,將來也不會。他在去年交易截止日期後的謹慎幾乎完全反映了上週在一次投籃熱身時候採訪中的言論。

威爾特曼在2月7日的記者招待會上說:“至於時間表,我們慢慢來等待正確的時間;我們不會着急。讓它自然的發生吧。”

“我們會保持耐心,”他在休賽期的投籃訓練採訪中重申。“我們不會給他的發展設定期望或時間表。他職業生涯一共打了33場比賽。所以該怎麼樣就會是怎樣的。”

但魔術肯定是投資在富爾茨身上的。當他們執行了富爾茨的1230萬美元的球隊選項,奧蘭多展示了他們很大的決心。

“這表明了他們對我的信任,”富爾茨說。“看到我們在夏天投入的工作和我取得的進步。這就是我們的關係。我非常感謝他們。”

重建富爾茨的信心對於重新找回他的狀態至關重要,但這並非沒有風險。

魔術隊的薪資1.284億美元比2019-20年的奢侈稅起徵點就低那麼一點點,但未來的形勢仍不明朗。到2020-21賽季他們有1.237億美元的合約在神,到時候威爾特曼仍然需要找到方法來留下他的先發控球后衛(D.J-奧古斯汀),他在奧蘭多的三個賽季都有穩定的位置。

奧古斯汀可能是富爾茨的理想導師,但這位31歲的球員也需要兌現他最後一筆可觀的合約,尤其是考慮到2020年自由市場小年。如果埃文-福尼爾拒絕1700萬美元的球員選擇權,並以一個合理的價格籤一份長期協議,他可以節省出一點薪資空間。

但如果這沒有發生,而富爾茨又不能獨當一面,魔術隊就會處在一個比較尷尬的境遇。

薪資空間的靈活性不是唯一潛在的負面因素。球隊化學反應也是一方面。在媒體日,每一個球員都被反覆詢問如何和這個還沒有穿上魔術隊服打過一場比賽的隊友合作,而且在很多方面,兩個球隊都已經小心的放棄他了。

魔術對願意接受這些風險,因爲他們知道潛在的回報可能是什麼,風險越大收益越大。

X因子不容置疑的期望

有了耐心和有保證的薪水,就有了期望。儘管威爾特曼盡了最大努力來減緩炒作,但這些預期已經很明顯。

“他會適應得很好的,”阿隆-戈登說。“他是一個好球員。我想他今年會打出一些精彩的比賽,讓人們驚歎這個小夥子很特別。”

戈登的評論表明,他不僅希望富爾茨上場,而且希望他能立即做出貢獻。成長中的痛苦是意料之中的,但他的隊友們的評論強化了這個21歲小夥子比賽的信心。

奧古斯汀說:“他會一鳴驚人的。”

利用媒體、隊友的評論和影片剪輯,魔術隊並沒有將這名6尺4寸的後衛擋在公衆視線之外。剪輯的影片中展示了富爾茨改進的跳投,詹姆斯哈登式的側踏和曼巴學院訪問的宣傳影片都會激起人們的興趣。

令人懷疑的休賽期操作進一步表明奧蘭多可以馬上依靠富爾茨。

今年選秀大會上魔術隊在總第16順位選擇了6尺8寸的前鋒丘馬-奧基基,他知道他的前交叉韌帶撕裂會讓他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無法上場,他們計劃在2019-20賽季“雪藏”他。爲什麼不用尼基爾-亞歷山大-沃克或者泰-傑羅姆來加強後場呢?爲什麼不加強小前鋒的位置選擇納西爾-利特爾或格蘭特-威廉姆斯?

奧蘭多還在另一個大前鋒艾爾-法魯克-阿米奴身上使用了唯一的中產特例,而他不具備魔術隊需要的控場和創造投籃機會的能力。在前場有戈登、喬納森-艾薩克、尼古拉-武切維奇、莫-班巴和肯-伯奇的情況下,增加一名6尺9寸的大前鋒似乎有些可疑。

除非魔術師確實對富爾茨一直都有信心。

前NBA球員卡隆-巴特勒在夏季聯賽上說:“我認爲(先發控球后衛的工作)是給馬克爾-富爾茨的。我認爲D.J-奧古斯汀是一個經驗豐富的球員,他可以做替補或者先發,因爲他可以勝任各種情況。而且他的真正價值在於無論先發或者替補他都願意。”

巴特勒在9月底重申:“今年夏天,我和(富爾茨)呆了一段時間。他準備好了。他很健康。他看起來非常好。他會讓聯盟大吃一驚的。我覺得他會是本賽季進步最大的球員。”

如果魔術隊想要邁出下一步,挑戰76人隊和密爾瓦基公鹿隊爭奪東區冠軍,那就需要富爾茨在4月份盡最大努力。但在即將到來的新賽季,他只需要做一個合格穩定輸出的控衛。

填補缺失的技能

如果說魔術隊的後場在最近幾個賽季表現一直很掙扎,那就是大大低估了它的低效。

奧蘭多沒有能創造投籃機會的球員。它依賴於技術以及對球場情況的判斷,需要通過傳傳導球獲得投籃機會從而比NBA其他任何球隊得分都多。上賽季魔術隊的傳球率(43.5%)排名第一,但是通過助攻轉化爲得分率(63.0%)排名第六。

他們似乎不能讓事情變得簡單。雖然每場比賽的突破數排名第19,但他們只有突破轉化爲得分效率排名25。他們通過罰球轉化得分排在第28位。

富爾茨的技術類型可以改變這一點。正如武切維奇所說,“他是我們需要的那種球員:一個可以爲自己和他人創造得分機會的人。”

天賦是有的。現在,富爾茨必須把天賦帶到球場。

他的隊友們知道,要充分發揮他的潛力還需要時間,他的成長將不可避免地從防守開始,在上賽季末的高潮中,魔術隊在防守端不斷進步。他們的防守得分排在第八位,但在全明星賽後,他們的防守效率高達第五位。

“防守贏得冠軍,”戈登說,“防守是我們每晚都能依靠的東西。有些夜晚,你就是手感冰冷。如果能量不在進攻端,你最好把它帶到防守端,否則你會輸的。那時候我們就要把精力專注於防守。”

這話就像是說給富爾茨的。

富爾茨的各項命中率從大學時期的(47.6/41.3/64.9)到76人隊的(41.4/26.7/53.4),斷崖似的下降讓他聲名狼藉。不管投籃命中率趨勢是否逆轉,他必須先影響防守端,才能取得效果。

“我有防守,籃板什麼的幾乎都有。防守的各項技能我都有一點,”他說。“我要成爲那個專注於籃球,在防守上交流,幫助隊友興奮起來的人。我將在這裏爲我的球隊和這個團隊做好這些事情。”

最佳重新起航地

在很多方面,奧蘭多是富爾茨完美的重新起航地。

他可以專注於防守,當建立起信心以後,進攻會自然會來,他說他一直都很有信心:“一路走來,我不是國家頂級球員之一。我沒有打完四年的大學聯賽。我必須爲我得到的一切努力。我媽媽把我養大,讓我永不放棄,我要爲所有期待努力。”

雖然奧古斯汀先發位置依然穩固,但在訓練營中他的球場的掌控力可不是那麼穩定。

“這是我的目標,”富爾茨談到先發時說。總教練史蒂夫-克利福德提出了進一步的想法:“我們拭目以待。再說一次,馬克爾需要做他來這裏後所做的事:過好每一天。最好的球員就是這麼做的。最好的球隊也是這樣。把優勢放在一起打好每一場比賽。”

對於責任的轉變,沒有比這更友好的環境了。奧古斯汀在這兩個角色上都很成功,並且公開支持他的新後場搭檔。

“他真的很努力,”現任的先發說。“他每天都泡在訓練館,爲比賽的方方面面努力。他是個好小夥。”

考慮到富爾茨的體型、身高和速度,兩人甚至可以在某些陣容中同時上場。只要魔術隊在前場還有很多值得上場的球員,一個由奧古斯汀、富爾茨和富尼耶或特倫斯-羅斯組成的三後衛陣容就可以創造快節奏和空間來增強進攻火力。

即使他沒有獲得先發,他也可以給奧蘭多帶來靈活的選擇以適應任何東區球隊。魔術隊也清楚的知道這一點。

戈登說:“對我們來說,這將是一個重要的賽季,一個關鍵的賽季。我想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東區的競爭是開放的,去年的東區冠軍多倫多暴龍隊少了科懷-倫納德。公鹿隊失去了馬爾科姆-布羅格登,76人隊在東區決賽的最後一秒就推翻了他們的大部分名單。

富爾茨的隊友們很有信心,他能夠回到2017年選秀狀元的狀態,而且能超越上賽季的戰績。再過幾個星期,我們就會知道他們的希望是確有其事還是一廂情願。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007666.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