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從國王承諾表弟續約到交易他!這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前陣子,Buddy Hield續約問題鬧得沸沸揚揚,國王隨隊記者,死忠湖人球迷Jason Jones在自己的相關文章中輕描淡寫地加了一句「國王曾經承諾續約DeMarcus Cousins,但立刻將其交易」,讓整個事件的熱度更加提升。

Jones這麼寫的確是更有助於增加熱度,不過,如果大家想知道兩年又八個月前國王爲什麼在承諾Cousins續約之後又很快將其交易,則建議耐心讀完本文。本文基於國王隨隊記者James Ham的《Kings insider》以及球隊總管Vlade Divac作客國王球評Grant Napear的《Grant Napear Show》中提到的內容寫成。

首先我們來明確一點,當時國王與Cousins談的是超頂薪續約,我們都知道除LeBron James、Kevin Durant,Stephen Curry,James Harden等超級巨星以外,給其他球員超級頂薪將極大破壞球隊薪資結構,而且也很難交易掉持有超頂薪合約球員,而當時Cousins帶隊最佳戰績爲33勝49負。在這樣的背景下,以超級頂薪續約Cousins無疑是一個需要巨大勇氣的決定,國王最開始的想法傾向於給Cousins頂薪,但這當然不是無條件續約的—國王要求Cousins改掉壞脾氣。

就在雙方剛就續約達成原則性一致後,2017年2月4日,國王在延長賽擊敗了勇士,賽後Cousins再一次與球迷爆發了衝突,Cousins被聯盟罰款。兩天之後,國王面對公牛,Cousins因爲兩次技術犯規而被驅逐出場,國王在主場被Dwyane Wade投進關鍵球失利。兩天後,接下來的一場比賽,Cousins被禁賽,國王在主場以16分優勢擊敗當時東區第一的塞爾提克。

本來在談續約時說好的控制住情緒,結果剛談完就連續兩場沒控制住,想想也知道球隊有多失望,然後球隊又偏偏在Cousins缺陣的比賽中大勝了東區第一,5天內連3場比賽發生了這麼多事,如果我們是球隊總管,還會考慮給超級頂薪嗎?

我們都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有資格拿到超級頂薪,能拿到超級頂薪的球員首先要在一支球隊效力夠長的時間,同時這名球員還必須滿足下面三條中的一條:

1. 在拿超級頂薪之前的一個賽季進入NBA年度最佳陣容(第三隊也可以)。或者在續約之前的三個賽季中兩季中進入NBA年度最佳陣容(第三隊也可以)。

2. 在拿超級頂薪之前的一個賽季當選NBA年度最佳防守球員。或者在續約之前的三個賽季中的兩個賽季當選年度NBA最佳防守球員。

3. 在拿超級頂薪之前的三個賽季中至少拿到一次MVP。

換句話說,超級頂薪更像是一個根據績效考核得出的獎勵條款,如果員工達到績效指標了,公司不給出相應的獎勵,那麼雙方還會愉快合作下去?顯然不可能了。

於是,便只剩下交易一條路了。

在交易Cousins時,國王也並非只是因爲所謂的「老闆喜歡Hield,認爲他有成爲下一個Curry的潛質」,於是與鵜鶘進行的交易。事實上Divac第一時間打給金塊總經理,尋求達成一個以Cousins和Nikola Jokic爲主的交易,遭到金塊方面果斷拒絕,塞爾提克當時手握17和18年籃網的首輪籤(這兩個籤在當時都被認爲很可能是狀元籤),但對流入交易市場的Cousins選擇按兵不動。最有誠意的兩個報價是太陽方面的17年首輪+Alex Len+TJ-Warren+Brandon Knight(還剩大約3年4200萬美元的合約)和鵜鶘方面給出的17年首輪+19年首輪+Hield+一些到期合約。Divac斟酌再三,選擇了與鵜鶘進行交易。

就在這時,Divac這個菜鳥總經理選擇將交易進展通知給Cousins團隊。如前所述,如果想得到超級頂薪,球員必須要在同一支球隊效力足夠長的時間—即Cousins無法在鵜鶘拿到超級頂薪,於是,經紀人爲了Cousins的超級頂薪做了最後一搏—威脅Cousins在合約到期後不會與鵜鶘續約,此時是17年的2月中旬,而Cousins的合約在2018年6月30日到期,也就是說,Cousins很有可能最多爲鵜鶘打不到110場比賽而已。於是,鵜鶘降低了報價,將19年的首輪變成了17年的次輪,國王此時因爲已經決意交易Cousins,而且其他隊又沒有更好的報價,於是只能接受鵜鶘方面的殺價。

所以Divac在那期《Grant Napear Show》中被Napear問到「你從這筆交易中學到了什麼?」Divac的回答很乾脆—不該相信經紀人(我本不該告訴Cousins經紀人交易的進展的)。

兩年又八個月之後,當時用Cousins交易得到的Hield也來到了討論續約的時間點,Jones將Cousins當時的續約事宜進行了「留頭留尾去中間」的報道,再次將國王推向最前端。如果讓筆者來評價,Divac的確是在交易Cousins之前兩天還信誓旦旦地對媒體說「我們沒有交易Cousins的打算」,這種謊言在NBA總經理那裡是很正常的操作,他們的話本來就一個字都不能信。

但相比於Masai Ujiri對DeMar DeRozan,Divac至少當時在交易談差不多情況通知Cousins團隊交易進展,而且爲此還吃了虧(如果鵜鶘原本打算提供的那個19年首輪籤是沒受保護的,國王現在陣中又多了誰)。如今,在Kawhi Leonard爲暴龍拿到隊史第一冠後,美國媒體早已忘了Ujiri是如何信誓旦旦當面對DeRozan表示「我不會交易你」,所有對Ujiri的評價都是「有魄力、有膽識」以及「出色的總經理」等等,卻對通知Cousins團隊交易進展的Divac一再調侃,或許讓我們再次見到美國社會雙重標準價值觀及「菜是原罪」這永恆的真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