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追溯Kawhi和PG的洛杉磯童年成長往事,成名之前他們是如何展開逐夢之旅?

莫哈韋沙漠的西南端矗立著一塊廣告牌——而在一望無際的荒山和南加州炙熱的陽光下倖存下來灌木叢的背景下,這塊五彩斑斕的牌子顯得格格不入。這塊距離洛杉磯市中心東北65英里的土地——正是還沒有穿著快艇隊服打過正式比賽的Paul George的家鄉帕姆代爾(Palmdale)——正在敞開懷抱歡迎你的到來。George的暱稱之一,「Young Trece」被人用石板灰色字型寫在他照片的旁邊,而在角落裡有一個快艇的小標誌,另一個角落裡則有一個售票的網址。

g

在帕姆代爾東南大約85英里處有著另一塊廣告牌,這塊廣告牌是雙面的,它被安放在一個酒吧的對面的一條昏暗的道路上,而這就是莫雷諾谷(Moreno Valley)——Kawhi Leonard的家鄉。就像George的廣告牌一樣,廣告牌的一面展示了身穿快艇球衣的Leonard,而周圍同樣用灰體字寫著「神話一般的男人(Man Myth)」。在廣告牌的另一面,你能看到Leonard的特寫鏡頭,臉上露出罕見的微笑,在他上方,白色的字母橫跨了整個廣告牌,寫道:「歡迎回家」。

南加州的當地人會把像莫雷諾谷和帕姆代爾這樣的地方成為「真正的洛杉磯」,而這兩個地方正是Leonard和George開始了他們截然不同的NBA之旅的起點。

現在,一個經歷了印第安納和奧克拉荷馬的時光,另一個度過了聖安東尼奧和多倫多的歲月,兩個人終於又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或者說已經很近了。在暴龍奪得2018-19賽季的NBA總冠軍之後,Leonard選擇以自由球員的身份與洛杉磯快艇隊簽約——條件是他們能夠從雷霆帶來Paul George。George的交易讓快艇付出了兩名打出了生涯最佳表現的球員,四個不受保護的首輪籤,一個受保護的首輪籤以及兩個互換的選秀權,但這一切促成了這個以老鄉為紐帶的合作關係,並且也讓快艇成為了2019-20賽季的奪冠大熱門。

但要想了解這兩位球員是如何成長到今天這個高度的,你就必須去追溯他們在洛杉磯主城之外的郊區的成長歷程。下面是他們來自家鄉的教練、隊友和朋友們講述的故事,我們或許能從中瞭解他們是怎樣開始逐夢之旅的。

Kawhi Leonard:「面癱」成長史

在Leonard上三年級時,他參與了一次去史坦波中心的團隊之旅。但在那次旅行中,他發現自己趴在大巴的地板上,臉被壓向地面,而且兩腳的鞋帶還被系在一起,來自美國少年籃球聯盟(NJBL)的Riverside分會的隊友們正是罪魁禍首。在這次一年一度的觀看快艇比賽的活動中,他們趁Leonard不注意時把他的鞋帶綁在一起,然後故意喊他去車廂前端。結局當然是Leonard倒在地上,但他並沒有對此做出任何反應。

 ▲六年級的Kawhi Leonard

他兒時的隊友們只對他做過一次這樣的惡作劇,但這背後的積怨是由來已久的。這並不是因為Leonard曾經做過什麼事情,而是因為他擁有什麼。在莫雷諾谷的一些地區,幫派暴力活動橫行,他部分隊友的父親也因為這些原因並不在家中。兒童聯賽的教練Eric Fredieu為了讓孩子們能遠離這些麻煩,把自己的家改造成了訓練中心,可以讓孩子們有更多的時間去比賽和訓練。很多沒有錢的孩子會被送到Eric教練家中去,但Leonard的母親總會給自己的還在一些零花錢。其他男孩每個賽季都會穿著同樣的鞋子,而Leonard卻幾乎都會有一雙新鞋。當然這不是因為他很富有,他只是得到了母親的呵護——而這恰恰讓同齡人嫉妒。「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Eric教練說,「所以我把他們召集在一起,讓他們改掉這種行為。然後事情就沒再發生過。」

儘管當時小小年紀,甚至還要面對同齡人的敵意,Leonard依然表現得穩如泰山。「他除了打籃球和玩遊戲之外並不會說三道四。」Eric教練說道。在Eric教練的球隊中,Leonard並不是最有天賦的球員,首先是在NJBL,然後入選了莫雷諾谷的全明星。他在每個地方都能以微妙的方式脫穎而出:他10歲之前的一次比賽曾讓對方教練對他的大手感到難以理解,他經常利用他的這雙大手在比他大得多的孩子手上拼搶到籃板。他寬厚的體型為他贏得了「小拳王泰森」[譯註1]的稱號。這個綽號出自另一位NJBL和莫雷諾谷全明星的教練——David Williams,他非常喜歡Leonard做他的防守橫移訓練。

[譯註1:邁克·泰森(Mike Tyson),曾獲世界最年輕重量級拳擊冠軍,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重量級拳擊手之一。]

「他總是挑戰我,」Williams說道,「如果你要說他在他那個年齡段有什麼突出的地方,我想那就是他的防守,而且他樂於去防守。」

當Leonard還沒有進入青春期時,人們就注意到了他的臂展,並且十分認可他的天賦。他不再被人取笑了,但他依然沉默寡言。

「在我的記憶中,他一直都相當安靜,所以當我看到現在說他怎樣怎樣不怎麼說話,我都會說,‘是的,他一直如此’。」曾在2003-04年間擔任莫雷諾全明星隊助理教練的Kimberly Carter說道,「這並不是說他很古怪,只是並沒有去瘋玩或者傻乎乎的,在同年齡段孩子虛度光陰時,他表現得與眾不同。」(這篇報導當時沒有采訪Leonard和George。)

Fredieu和Williams教練都表示Leonard的性格使他成為了一個很容易執教的球員。他們只聽Leonard抱怨過一次,那是在Leonard 12歲的時候,球隊在錦標賽期間倒下了一些隊員,Williams教練想讓Leonard去打控衛。比賽進行到一半時,Leonard在人群中囁嚅了幾句,想要確保只有Williams能聽到他的聲音。「什麼?」Williams問。「我不想打控衛。」Leonard小聲地重複道。但最終他不情不願地以控衛身份結束了比賽,而現在,Williams以揶揄的口吻說著這位兩屆FMVP得主不想控球:「他嚐到了甜頭,看看現在的他吧。」

Paul George:瘦長扣將

George機智地利用了扣籃向人們展示著自己的天賦。他在2008年弗雷諾州對抗聖瑪麗的比賽上的一記扣籃首次將他推到了大眾的視野前。而在2013年東區決賽上的那記隔著Chris Andersen的扣籃向NBA宣告了他的到來,並且從此拉開了他和LeBron James的宿命對決。在George高中時,一名新生Myles Conkrite 在第一週的體育課上防守已經是高年級生的George時,第一次注意到George時,就發現George已經從視線裡消失並且嘗試在自己頭上完成一記暴扣。

「我在最後一秒躲開了,然後我心想,‘不,兄弟,別這麼對我。’」Conkrite笑著說,「他明白自己有207cm的身高了,但他沒有效仿那種身高該用的打法。他真的是個207cm的靈活的後衛,他能處理球,能投能傳,看他打球真是太震撼了。」

當帕姆代爾東區的冬天變得很冷以至於孩子們無法在Buena Vista小學後面的球場上踢足球,或者在Domenic Massari公園組織一場課後的追逐比賽時,10歲的George要麼在當地基督教青年會扣那種低一些的籃,要麼在Madden或NBA直播開始前時讓朋友們防他,然後在他們身上灌籃。當北方的氣溫上升到100華氏度[譯者注2:約合37.7攝氏度]時,他就會出現在名叫Jimmy Segura的朋友那裡——這位朋友有個池塘,而他在池邊灌籃,好像這是一場真正的比賽。

「他總是想要贏球,他每場比賽都打的很好,」Segura說道,「我們總是垃圾話連篇,但贏的人一直是他。」

正如George在2013年為《運動畫刊》兒童版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所述的那樣,他從10歲就開始越來越多地打籃球,因為那是他母親Paulette患中風的一年。「這是一個很好的分散注意力的方法。」George寫道。

「在帕姆代爾沒有太多可做的事,」與George家相距不到一英里的高中球友Lamont Dewindt說道,「我們會沿著高低起伏的道路走到Massari公園,然後從四五點鐘開始一直打到九點半十點左右。」

在十歲時,George已經顯現出瘦長的身材,並且比大多數同齡人都要高。雖然那時他沒怎麼接管正規的籃球訓練,但他的先天潛力已經開始展現,而且他從來不想利用身高打球。當時和他一起打球的同伴們都很震驚,因為他們中最高的孩子只想著投籃和從三分線外衝擊籃框。「他從來不打中鋒,也從來不想成為一箇中鋒。」Dewindt說道。當其他球員看到他在持球時所能做到的一切時,就沒人再質疑他的打法了。

「但他更愛快艇一類的軍隊。他喜歡這些軍隊的團隊籃球,他們是一個團隊,所有人都那麼無私。即使在他年青年頭氣盛的高中時期,他同樣喜歡並傾向於這種打法。」

George想成為獨一無二的人的願望甚至延伸到了他的NBA球迷。他的朋友們都是湖人隊的忠實球迷,George會和他們一起看比賽。但當他自己看比賽時,他會略帶愧疚地選擇快艇。「Kobe是他最喜歡的球員。」Segura說,他在George高中時一直是球隊經理,住在離他不遠的街道上。除了其中一年外,George整個高中時代都為了致敬Kobe而總是穿著24號球衣。「但其實他喜歡快艇隊。他喜歡他們團隊的打法,因為他們是一個整體,大家都很無私。即使在本應年輕氣盛的高中時期,他同樣傾向於這種打法。」

Kawhi Leonard:「一個能得分的Dennis Rodman」

莫雷諾谷的人們都記得,Leonard是辮子頭的。Fredieu手裡關於Leonard的每張照片裡——包括Leonard從7歲一直到他成為Canyon Springs高中新生的那年——他都是綁辮子頭的。

作為一個新生,192cm的Leonard為美式足球隊打近端鋒位置,而那個賽季讓他錯過了籃球選拔賽。但當時還在擔任學校籃球助理教練的David Williams問他是否還想打籃球,Leonard說是,所以拖著害羞的Leonard去見總教練Jeff Stovall。Williams說,當時Stovall告訴Leonard必須嘗試融入球隊,然後是附加條件:想在球隊打球,他必須把辮子剪掉。

Williams和Leonard一從Stovall那離開,Leonard就大聲說了出來:「先生,我不會剪頭髮的。」Williams記得Leonard看起來很沮喪,他說:「我當時就知道他說的是什麼,那東西不會亂飛的。這是他的頭髮,是他的一部分。」(通過電話採訪,Stovall否認他有任何反對辮子的言論甚至都沒有和Leonard討論它們,但Williams堅稱這個故事是真的。)

和Leonard一起長大的玩伴都提到了這件事,而且他們也覺得這是最終導致Leonard轉學到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高中讀書(於2009年畢業)的一個重要原因。很多當時在Leonard周圍的人都說那次轉學對於Leonard來說時間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因為馬丁路德金高中作為一個新學校,有幸得到了包括Leonard這樣的轉校生,突然變得很有天賦並且成為了奪冠熱門,這也為Leonard提供了一個更大的舞臺。

儘管搬家了,Leonard的比賽風格還是一如往常,就像他說話一樣,他的比賽風格是精打細算且經濟適用型的。人們驚訝於他慢吞吞地風格,他不像是一架戰鬥機而更像是一輛火車,慢慢加速到一種比任何人都要持久的速度。

當時任國王教頭的Tim Sweeney Jr.在球隊第一次訓練時看到Leonard時,他立馬打電話給自己的前高中教練的父親親自去看Leonard比賽。Sweeney記得他曾經這樣告訴自己的父親:「當我們得到他的時候,這個孩子就要成為NBA全明星啦。」

「他是一個能得分的Dennis Rodman。」Sweeney說道。

Kawhi Leonard:用比賽證明實力

在Canyon Springs高中的更衣室裡,Lejerion Carr回憶道:「如果你跟這裡的任何人提起Lake Club聯賽……」

曾經執教過Leonard的校隊教練Chris Robinson打斷了他的思緒:「是的,他們都知道,所有人都會去Lake Club。」

這是莫雷諾谷最火爆的比賽,可以說是在Sunnymead牧場舉辦的Lake Club比賽是這個封閉社群裡的低配版德魯聯賽了。本地居民每月可以最多帶10位客人,週末的比賽留給其中最好的一批球員來展現自己,比賽的規格是5對5的,如果你輸了,剩下的夜晚就可以走人了。

Carr是Leonard的中學同學,並且在高中時和他成為了好哥們,他記得Leonard可以適應任何一支Lake Club球隊,記得他如何把球從對方的手中奪走,並且似乎只會在勝利時才會表露出一絲喜悅。他的強大在比賽中體現的淋漓盡致,如果你不能和他匹敵,那麼,就像Carr說的:「乖乖讓開。」

Carr和那些看過Leonard在Lake Club打過球的人都稱讚他的自信,他唯一想超越的人就只有他自己,不管在那種場地,他秉持著這種信念。Carr說:「當他上場時,籃球給他了自由。」

當時與Leonard關係密切的人,從Sweeney到Carr,再到Fredieu和Williams,都認為正是那種信念,那時還是高三學生Leonard才會選擇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參加比賽,畢竟那是他父親在洗車時被槍殺的一天後。Leonard的教練告訴他可以不參加比賽,但他說不想讓球隊失望。他在那場以8分遺憾失利的比賽中得了17分。賽後,在家人的簇擁下,他在隧道裡崩潰了。

Sweeney說:「我認為他直到賽季結束後才放任自己去悲傷。我認為籃球是宣洩情感最好的出路,而Leonard選擇了這條路。」

Leonard高中時的支持者們嘗試通過使他保持忙碌的工作狀態來幫他度過難關,他們不僅在Lake Club打比賽,還會莫雷諾谷的Brunswick區打保齡球(Carr說,在Leonard還在馬刺時,他們還會經常和他打保齡球,但現在已經不會了),有時還會專門去離Canyon Springs高中兩公里外的史蒂夫漢堡店去吃炸雞翅。

Carr記得有天他和15歲的Leonard,還有一些其他朋友剛在球場打完球,坐在看臺上的Leonard突然宣佈了一條消息。

「我想去NBA。」

在Leonard的朋友圈裡,從未有人提到過這種可能性,但他們都相信他無所不能——甚至成為一名醫生或者是總統也不在話下——如果他下定決心了,還會有誰懷疑他?

「在莫雷諾谷真的只有兩個選擇而已,好吧,其實有三個,」Carr說道,「你可以去很遠的地方上學,然後假裝你不是從那出來的。或者你做了一個不怎麼好的決定,然後在那荒廢餘生。在或者你試著把它當作一級跳板,讓你自己變得更好,而他就是這麼做的。」

Paul George:小城驚雷

高中時代的George每天早晨都要從他奶奶位於東帕姆代爾57號和S街道交界的房子去學校,這一切都被Jimmy Segura和他媽媽看在眼裡,因為他們在車裡等著接他一起上學。他會先先扔進來他的健身包,然後是書包,最後他本人會拿著乳液鑽進車裡,而他幾乎天天遲到。

George離開學校也會很晚。George在騎士高中的教練Tom Herge記得,有幾次他從辦公室出來,都會看到George在訓練後與一名隊友進行一對一的全場比賽。比賽會持續很長時間,分值有時甚至能達到90以上。

「我通常會告訴這些傢伙,‘嘿,我妻子已經叫了我三次了,我們該回家了。’」Hegre在他的辦公室講述著這個故事。

George在一年級時並沒有加入校隊,儘快他在一年級組裡表現優秀,但他傳球太多,Hegre不太喜歡這樣。Hegre教練坐在板凳席觀察George的表現,五場比賽過後,他告訴George應該打的更積極一些。但於事無補,George依然秉承著傳球第一,得分第二的準則,直到Hegre在一次比賽前和他私下做了一筆交易:Hegre想讓George得到25分,而且如果他沒得一分,就可以在下次訓練時少做一次折返跑。George表示同意,然後據Hegre所說,第二天George一個折返跑都不用做。

不過George的習慣並沒有完全定型。在他的高四賽季之前,Hegre相信自己擁有一支很有天賦的球隊,但他還需要一個明確的箭頭人物。所以他把所有人召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提出了一個問題:在座的各位有對George每場可以出手20次以上或者嘗試每場比賽得到25分感到不滿的嗎?沒有人反對。

這些球員間已經形成了一種緊密的聯絡:他們會花時間一起通過洗車籌錢,然後和George以及他父親去Victorville附近的湖裡釣魚,看George通過他精準的投籃去打當地的Brunswick盃賽(和莫雷諾谷那種比賽類似),然後一起去當地購物中心旁的Primo漢堡買他們喜歡吃的墨西哥煎餅就著亞利桑那水果飲料一起享受。他們曾是George最親密的朋友,而當他們幫他篩選塞滿鞋盒的推薦信時,他們意識到George不再是這個小地方的池中之物了。

那個賽季的前17場比賽中,騎士高中的成績來到了10勝7負。賽季中期輸給Lancaster高中之後,George最終宣佈了他的目標:他向記者說他再也不會輸了。

「我們大家心想,‘這哥們瘋了吧,’」Olando Miller說道,「但一旦他開口了,就像一個開關,我們要去支持這些話而拼搏。」

然後他們就做到了。George接手了球隊場上攻防兩端的重任,帶領球隊以10連勝技術本賽季。他於2008年畢業,而後進入Fresno州立大學,然後最終進入了NBA。很快,George成為了自Afroman[譯註3]以來帕姆代爾最後歡迎的人物。

[譯註3:Afroman原名Joseph Foreman,他是第一個通過因特網獲得世界知名度的饒舌歌手,2002年,他獲得格萊美獎提名。]

Kawhi Leonard和Paul George:完美迴圈

Leonard的一些朋友們說,在上個賽季之前,他們經常聽到他抱怨,電視上的播報員在有他的比賽時總會介紹他來自Riverside或者是洛杉磯,甚至是聖地亞哥州,但從沒人提過莫雷諾谷。不過上個賽季時,Robinson和Carr說他們已經能聽到更加準確的介紹了,Carr說:「我想他已經和他們談過了,因為他說,‘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說Riverside。’」在快艇的媒體日上,Leonard解釋了他的家鄉情懷在他最終的決定中扮演的角色。

「我回來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的社群,」上週突然造訪Canyon Springs高中的Leonard說,「讓他們知道這不是神話,我只是從他們中來的,他們也可以成長為我現在這樣。」

George也和帕姆代爾保持著緊密聯絡。他的Nike簽名鞋的中底就印著帕姆代爾的郵政編碼,而美國宇航局的設計靈感來自帕姆代爾附近的愛德華茲空軍基地。當他在2014年更改球衣號碼時,他買下了他剩餘的24號球衣,但他沒有賣掉它們或者囤貨抬價,而是把球衣全部送到騎士高中。為了表彰他,他們舉辦了一個「Paul George日」。就在上週,他也回到了這座城市,為Marie Kerr公園翻修球場奠基。而他小時候打球的Domenic Massari公園很快就會享受到相同的待遇。

「洛杉磯可不能宣示他對George的主權,」Dewindt說道,「我們都覺得他是我們的,他來自661,他是一個帕姆代爾人。」

老鄉們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的人要更瞭解Leonard和George。而這些閱歷使得看著他們的崛起變得格外特別。Segura記得,George在Fresno州立大學扣進下那記令人印象深刻球時,他和Dewindt一起在加州東灣的宿舍裡歡呼。「我會在NBADraft.net[譯註4:NBA選秀網站]上檢視模擬選秀,」Segura說,「比如,‘好吧,他們會在17順位選擇他,他可能真的要被選上了!’Miller逃課去看22歲的George在2013年東區決賽對上LeBron James的比賽。

Sweeney笑著回憶2013年總冠軍賽第五場時,站上罰球線的LeBron James看到Leonard重返賽場後眉頭微蹙。一年後,Leonard在總冠軍賽第三場中鎖死了詹姆斯[譯註5:詹姆斯本場7個失誤],並最終奪得了FMVP。去年十一月,Leonard和New Balance簽訂了一份球鞋合約,這不禁讓馬丁路德金高中前助理教練Jeff Dietz想起了Leonard困惑的臉,那是2009年在豐田中心的加州校際聯盟決賽擊敗Mater Dei之前,Nike贊助了他一雙全新的球鞋。在學校的教室裡,Dietz還保留著一雙破舊的藍白相間的籃球鞋,這是Leonard留下的。它們被放置在一個書架上,旁邊就是他馬刺時期的海報,看起來就像一個簡單的聖壇。

Sweeney在12年前第一次看到Leonard參加訓練時就斷言他將成為一名全明星球員,現在,在上個賽季看到Leonard贏得第二個冠軍後。Sweeney又向前邁了一步,相信Leonard現在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而在帕姆代爾,那些看了George很久的人說,是時候讓George得到他應有的榮耀了。

Dewindt說:「如果一個在南加州一個小城市長大的傢伙加入洛杉磯的這支相對年輕的球隊並贏得冠軍,他就會立馬成為傳奇。但我是湖人隊的球迷,所以我會說‘該死’。」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原文連結:https://bbs.hupu.com/29917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