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追溯11年小牛奪冠戰術!D77能否融入體系再展神技呢?

回顧2011冠軍年,獨行俠隊把他們的進攻體系稱作「Flow」。現在至少有三分之二的NBA球隊的進攻體系中借鑑並應用了這種Flow進攻的元素。

下週還有四天就來到Rick Carlisle執教獨行俠的十二週年,Carlisle也將悄然迎來另一塊里程碑。是他的六十歲生日。在NBA30個教練之中,Carlisle歲數第七大,他比馬刺總教練Gregg Popovich小了整整十歲。 Carlisle也非常關注獨行俠這個備受矚目的新賽季,這將會使Luka Doncic和Kristaps Porzingis的組合成為焦點。

Carlisle個人是非常不喜歡討論關於他自己的問題,尤其是以前的一些問題,但是這個話題會將過去和當下融合起來。我們討論一下獨行俠2011年的冠軍之旅,不談冠軍本身,而是關於如何奪冠,或是說奪冠的方法。

那年達拉斯陣容只有一位全明星,球隊打著一種不知名的進攻(Flow Offense),但是這種進攻後來被證明是具有革命性的,這種進攻體系相比一些具體的戰術更加理論化、概念化。

回到2011年,獨行俠把這種進攻叫做Flow。兩個賽季前,Carlisle和他的團隊會在場邊高喊Pace,以強調球隊打出相應的節奏。這種進攻有多大的革命性?據保守估計,聯盟中至少三分之二的球隊都應用到了其中的元素。 「自我們奪冠以後,你如果觀察聯盟中戰術的改革,幾乎所有球隊都有這種功能混合型的球員,都開始著手使用這種Flow進攻。」2011年的冠軍陣容成員說。

「我不知道具體的比例是多少,但是肯定超過一半,」底特律活塞總教練、2011年獨行俠隊助教Dwane Casey說,「我們把這種進攻叫Open,有些人會叫它Basic,其他的球隊各有各的叫法。」

「2011年這種進攻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全新的,打Flow進攻,沒有戰術的指令。Carlisle指出很久之前聯盟的球探工作就已經非常成熟了,只要你喊一個戰術指令,球隊就需嚴格執行。但是如果你打的是Flow進攻,對球探來說就很難觀察,因為這種進攻並不易理解。」

教練說最大的困難就是找到球商足夠高、對Flow進攻理解透徹的球員。這類球員能夠根據對方防守陣型做出直覺反應,並且對隊友的行為做出預測,最好還能投射三分,運球進攻也足夠出色。

2010-11賽季的獨行俠只有32歲的Nowitzki基一人進入了全明星陣容。但是他們有一個悟性極強的37歲的老將控衛——Jason Kidd,一位充滿激情的第六人Jason Terry,一些無私的角色球員,比如說Marion、DeShawn Stevenson,以及深得Flow進攻精髓的中鋒——Tyson Chandler。

「Chandler是一名出色的中鋒,他充分領略了掩護、順下這兩樣技術的重要性,」Carlisle說,「他源源不斷地為球隊提供能量。」「如果要打這種風格的進攻,擁有Dirk Nowitzki這樣的隊友就太關鍵了。當對手知道你要打什麼,他們就會相應地鎖死你的進攻。我們需要打出一種讓對手無法預判的進攻,這種進攻的打法決定於場上的五名球員——而非教練。」 Flow進攻的起源

從20世紀70年代Carlisle在紐約北部開啟自己的籃球生涯至2008年5月9日Carlisle成為獨行俠總教練,在這麼長的時間跨度中,Carlisle慢慢形成了自己的Flow進攻的理念。

「我討厭對球員呼叫戰術,」Carlisle說,「從小我和那些具有良好比賽感覺的人一起打球長大,所以我也喜歡這種風格的籃球。」

在弗吉尼亞大學他擔任隊長且幫助球隊闖入1984年「瘋狂三月」全國錦標賽最終四強(Final Four),此後他被波士頓塞爾提克隊選中。在傳奇紅衣主教Red Auerbach的帶領下,波士頓塞爾提克隊開啟了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的王朝時期。

塞爾提克和Showtime時期的湖人以快節奏進攻、華麗的風格統治了八十年代,而九十年代的風格屬於強調身體對抗、堅韌頑強的底特律活塞隊;Tex Winter和Phil Jackson在芝加哥打造的三角進攻,幫助湖人隊在21世紀初豪取三連霸。

這就是90年代的背景,此時的Carlisle輾轉籃網、拓荒、溜馬擔任助教。在2001年正式成為總教練後,Carlisle在2003年帶領活塞殺入東區決賽,之後的一個賽季又帶領溜馬打進東區決賽,他執教的球隊都以鐵血防守聞名。Carlisle的Flow進攻發展的第二階段大概是2007-08賽季他在ESPN工作室擔任分析員,空餘時間,他會在「七秒進攻」始創者Michael D’Antoni的訓練營中度過。

不久他接手了充滿經驗的達拉斯獨行俠隊。獨行俠折戟2006年總冠軍賽,07年又被勇士黑八,球隊正試圖從泥淖中爬出,然而Carlisle與三個月前被交易過來的Kidd發生了爭執。

Kidd抱怨Carlisle指揮戰術太過頻繁,但在2008-09賽季開始後雙方都做出了妥協,Carlisle開始逐漸實施Flow進攻,Carlisle稱那段時間是他執教生涯的關鍵時刻,他學會了「適應」二字的價值。「聽著,」Carlisle談論Kidd時說道,「從他走進球館的那一刻起,他就是那個最聰明的傢伙。」

本質上,Carlisle允許Kidd和其他人聆聽自己的聲音。在Flow進攻中,有那麼一些佈置和動作——比如說掩護——Carlisle對掩護沒有什麼特別嚴苛的規定與要求,一個做掩護的人,你可以順下攻框,可以外拆跳投,你也可以俯衝籃下尋求空接機會,沒有一個定式。

「我們都知道比賽怎麼打,」2006年的落選秀的J. J. Barea說,Barea也是總冠軍陣容中唯一還在隊中的球員,「我們都知道需要拉開空間,圍繞Nowitzki的進攻而變換位置,更多地拉開空間,投進定點投籃。」

「你會打出漂亮的進攻,但是這是隨機的。有時候突破的位置在那邊,有時候外拆的位置在這邊。比賽自由度越高,如果教練沒有戰術上的指揮,對後衛來說就越困難。」

抓住瞬息萬變的機會

Carlisle第一年執教獨行俠時在當賽季的西區準決賽輸給了金塊,次年他們則在首輪被馬刺擊敗。Carlisle執教獨行俠的第三個賽季,用他的話說便是,抓住了瞬息萬變的機會,在正確的時機和正確的人呆在一支隊伍裡,大家互相信任,最終贏得冠軍,因為你必須做到這一點。

Carlisle在達拉斯執教的11年間,不存在哪個系列賽或是哪場比賽的Flow進攻比2011年西區準決賽更棒了。那個系列賽是獨行俠對上湖人,當時的湖人攜兩連冠之威,卻被打得落花流水,獨行俠僅僅用4場比賽就輕鬆結束了戰鬥,尤其是這第四場,更是把Flow進攻體現的淋漓盡致。

當時獨行俠的擋拆把湖人都打懵了。在Phil Jackson執教生涯的謝幕戰,達拉斯三分32投20中,122-86狂勝湖人。達拉斯隨後在西區決賽中擊潰了雷霆,與三巨頭領銜的邁阿密熱火會師總冠軍賽。熱火前三場取勝兩場。每次獨行俠呼叫一次擋拆,防守紀律嚴明、運動能力更優的熱火隊員會快速輪轉補位,當Nowitzki持球時,防守者會卡住他的下盤。

「為了更好的投籃,我們要讓比賽變得更加隨機化,更加不可預測,而不是執著於一板一眼的攻守。」Carlisle說。

獨行俠開展大量的Flow進攻,Carlisle做了一個決定性的變陣,他讓Barea出任先發,頂替Stevenson——作為一名身高僅5尺10寸的小後衛,Barea為達拉斯提供了額外的創造力。同時,Stevenson也欣然接受他的替補定位,並出色地完成了這一角色。球隊隨後連下三城,一舉奪冠。

「有時候我們還是會叫戰術,但是如果戰術不奏效,我們就會打Flow型別的進攻。「在第六場比賽中Terry爆砍27分。」我們打Flow進攻使他們不知所措,因為他們的防守陣型針對的是我們特定的戰術。但是一旦開展Flow進攻,那球隊就會有大量的變化了。

球隊老闆Mark Cuban回憶說:這就是Carlisle啊。Carlisle運籌帷幄,他擅於最大化球員的優勢,並根據其他球隊的特點發揮他的優勢。有傑森在,一切都會變得更簡單。

Kidd是取勝之匙

「Flow進攻很關鍵的一點就是,很難在訓練的5打0中模擬實況,因為沒有人盯防你的時候,你很難自然做出反應。」Carlisle解釋道。

除此之外,球員們需要在Flow進攻的發明者Carlisle面前打出令他滿意的Flow,也需要聽從Jason Kidd的指揮。Kidd2011-12賽季後就離開達拉斯了。

次年,Darren Collison,Mike James,Derek Fisher,Dominique Jones都擔任過球隊的先發控衛。在Kidd離開後的六年內,一共有16名球員擔任過獨行俠的先發控衛,有些人做的不錯——Darren Collison,Deron Williams,Raymond Felton。有的人呆的時間很短——Jameer Nelson,Pierre Jackson,Gal Mekel。

還有Rajon Rondo,2008年塞爾提克總冠軍核心控衛,入選過四次全明星。但是Rondo和Carlisle勢同水火。事實證明,Rondo雖然很有天賦,也很有頭腦,但是他擅長在嚴謹的戰術體系中發揮,Flow進攻在他身上並不奏效。Rondo和Carlisle彼此失去了耐心。Carlisle和小Dennis Smith之間也存在過類似的衝突,但是並沒有這麼誇張。

去年球隊收穫了Luka Doncic,這名新秀比Kidd高,得分能力比Kidd強不少,雖然領悟力還沒有Kidd那麼出色,但他還只是一位19歲的少年,還有無限可能性。「我把Kidd和Doncic稱作娛樂家,」Barea說,」他們都喜歡完成高難度的傳球,Doncic進攻能力更強,Kidd則擅於讓隊友變得更好,他過去常常把球交給我,說‘去衝擊防守吧!「。「Doncic還很年輕,但是你可以觀察到,Doncic已經逐漸走出束縛,與人愉快的交談,他一定會變得很出色。」

新寵兒

獨行俠運營總裁把Doncic、Porzingis組合與90年代末的Steve Nash、Nowitzki基組合進行類比。Carlisle從未執教過Nash,但他從Doncic身上看到許多Kidd的特點。

「你在訓練中安排一些練習,或是在吃飯的地方安排一些遊戲,這兩人都能很快地找出贏得遊戲的最佳方式,」Carlisle說,」這就是他們的共性。

「他們的比賽風格不同,但他們都有成為偉大球員的品格,他們能讓身邊的球員打出更多、更好的比賽風格。」「Kidd就是這樣,他名人堂級別的19年生涯也佐證了這一點。Doncic是一位很吸引人的球員,他能打出驚人的表現,他最偉大的天賦就是他能讓周圍的球員變得更好,讓比賽變得更容易,這是他身上最特別的一點。」

Carlisle採訪的聲音被訓練場的聲音埋沒了,在他身後那片訓練場上,Doncic和Porzingis正在投籃訓練中互相打氣。

獨行俠已經三年沒有進入季後賽了,他們也一次次被擁有超級球星的球隊擊敗。這就是NBA的本質。每一次創新都會被他人採用,被他人調整,並且持續時間不會太久。

但有些創新都會在體育史上留下光輝的一筆:像Showtime進攻,三角進攻,Larry Brown的Secondary fast break,Rick Adelman的corner sets以及Popovich的continuity offense.Carlisle里程碑式的生日也許不會吸引太多注意,但是新賽季他將執教一名出色的控衛以及四名能拉開空間的球員組成的先發陣容,帶領這套有潛力打出漂亮的Flow進攻的陣容,Carlisle在某時某刻也許會想起2011年的美好時光吧。

「奪冠是一段很棒的經歷,」他說,「我對這支球隊感到驕傲的是,他開創了一種潮流,一種位置模糊化,開創了一種嚴謹又不失自由的Flow Offense的風格。這是最重要的。」「我們的三分球投的比任何球隊都多,但是這不只關於三分球。這是一種分享球的打法,這是最純粹的籃球模式。那個賽季我們談論了很多關於相信團隊防守和傳球的事。」

這個賽季獨行俠可以繼續相信他們的Flow進攻,相信Pace。相信教練,是他孕育這個理念,改變了NBA的程式。

無論是Barea還是Nowitzki,這些年來,Carlisle身邊的這些球員都很聰明,Doncic很聰明,Porzingis也很聰明。當你擁有這些聰明的球員,Carlisle可以權衡什麼時候他想叫戰術,什麼時候放手球員去打。他們在轉換進攻落位的時候,會有大量擋拆配合,雙人擋拆,單人擋拆,這些球員們都對這些情況應對自如。——雷霆總教練Billy Donovan! 也許最難的事就是擁有球商異稟的球員。同時你必須要有那些能投三分球的,能做三威脅的球員,而這些球員今年達拉斯都有。

Kidd就是這樣的一位專家。我認為Carlisle走在時代的前列,他是最早適應三分球潮流的教練之一。在打Flow進攻時,事實上你是放棄掌控權的,你是放手讓球員們自己打,而不是叫戰術。但是Carlisle教練卻在這兩者之間找到平衡,遊刃有餘。——底特律活塞總教練,前獨行俠助教Dwane Casey。

Carlisle是我很喜歡觀察的一個教練,他能夠掌控進攻,讓球員們在場上充分發揮,這有點獨特。 我覺得他是一個走在比賽前列的、常常思考問題的教練。我們每個人都常常偷師他,準確來說,我們都互相偷師。但是我覺得他有一個很好的進攻頭腦,特別是在空間、擋拆的運用上,用微妙的空間來創造機會,他真的很棒。——公鹿總教練Mike Budenholzer 聯盟中的每一件事都包含Flow。現在聯盟越來越強調三分投射,這就是我們在2011年就做的事情。叫戰術的時候越來越少。Flow更強調自由、配合、球的轉移、球員的移動,這便是場上每位球員都能參與其中的Flow進攻。這就是現代籃球的比賽風格。——獨行俠名將Jason Terry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