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例行賽第一週:自娛自樂華爾茲,騎士雙控;7成Jokic!

Fultz:自娛自樂華爾茲

Fultz用一場23分鐘12分6助攻為自己的魔術隊生涯開了個好局,突破、中距離、助攻,紮實的東西有,風騷的東西也有,很不錯。但接下來我要瘋狂吹捧Fultz嗎?細數過去他在華盛頓大學如何瘋狂輸出?打球如何美如畫?不是的,反倒是我要為各位讀者潑一盆冷水——這場12分6助攻,看集錦的Fultz是球星級別,但看比賽內容,其實不那麼強……用仍然稚嫩來形容Fultz沒有什麼不妥,這場比賽Fultz給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還是:他像是在打野球,而不是在打職業聯賽。儘管Fultz已經在這個聯盟領了三年的百萬年薪,但現在球場上的Fultz和他剛剛從華盛頓大學畢業時區別不大,甚至還少了絲滑的三分球。你可以看到比賽中Fultz如果無球在手,那麼他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這一點完全不及奧古斯丁和邁卡威。而且當Fultz持球時,大多數進攻回合都是兩種情況:一是他和某一位高大球員打雙人擋拆,二就是他自己單刀加速突破衝擊籃筐。

Fultz和隊友之間有互相的傳遞、空切跑位這不假,但這看起來還是浮於表面的倒倒球罷了,不是那種真正融入到體系中的默契。混搭先發陣容的Fultz基本上是一個過渡球的中轉站,而帶替補陣容的時候他是一帶四的控衛核心,但Fultz暫時還沒有做到一帶四,只是自己的一人籃球。也就是說,暫時看來Fultz還不具備符合魔術隊季後賽水準的即戰力,反倒需要魔術隊遷就著他帶他練級。(Fultz的天賦當然也值得魔術隊如此鋪張)所以克利福德教練把他放在替補席是正確的選擇,畢竟替補陣容除了Terrence Ross外還缺少一個持球點,缺少一個能衝擊的活力點。但對於Fultz過去兩個賽季不忍直視的表現,這場魔術隊首秀展現出來的個人狀態是積極的,不論是體能、運動能力、技巧方面都是如此。如果Fultz能夠保持穩定的20+分鐘出勤,對於魔術隊的替補陣容來說還是很美妙的。還有,「Fultz像是在打野球」其實換個角度理解也是一句讚美——說明他打比賽實在太輕鬆寫意啦!像跳華爾茲。

騎士:雙控看起來不是說著玩

約翰-貝萊因教練說19-20騎士隊會打加蘭+塞克斯頓的雙控,而騎士隊的首秀也的確排出了加蘭和塞克斯頓的雙控先發,誠不欺我也。你可以看到加蘭和塞克斯頓的雙控打得井井有條,不存在強行拼湊在一起而形成的違和感,不是像讓Devin Booker打控衛、字母哥打控衛這樣畫蛇添足的事情……這一點也更加驗證了,他們選擇加蘭不是因為我拿著第五順位只能選加蘭,而是加蘭就是我們需要的球員。從此也可以看出貝萊因接手騎士隊是有做功課的,不是說為了討老闆和管理層的歡心而滿口答應,但執行起來卻一塌糊塗……作為一支重建球隊,騎士隊能有清晰的建隊規劃是好事。好的,接下來說一說加蘭和塞克斯頓的雙控。起初我認為這個組合會是打過一年經驗相對豐富的塞克斯頓主控,加蘭在身邊當副攻手。(我先入為主的看法是:一支重建球隊的主控,通常來說要背更多的鍋,而塞克斯頓新秀賽季就是這麼一路摸爬滾打過來的,與其把加蘭推到主控位置犯錯,不如讓塞克斯頓繼續操盤,不要讓失誤和被打爆影響加蘭的自信心)

由於塞克斯頓說他們會學習利拉德和麥克勒姆,那麼我也在一定程度將他們帶入到利拉德和麥克勒姆雙槍的語境中,認為塞克斯頓是利拉德,加蘭是麥克勒姆。但騎士的一場比賽就推翻了我的理論,實際情況是加蘭打主控,塞克斯頓打二號位,而這個組合還非常和諧,不存在違和的情況,這一點是出乎我意料的。我的一點不成熟的看法是,騎士的雙控體系之所以能夠和諧,是因為塞克斯頓優秀的無球能力使然。這場比賽進一步驗證了我對塞克斯頓的印象,上賽季我就說過他其實是一個可以不拿球也能輸出的控衛。塞克斯頓打了29分鐘,觸球次數是五個先發球員中最低的一位,這可以說明很多問題。

實際上,反擊推進和定點三分才是塞克斯頓的主業,持球創****而是球隊為他強行上的配置,畢竟18-19的騎士隊控衛也沒別人了……(這也更能體現出貝萊因對於這支球隊的理解多麼透徹,所以他點名要了加蘭)從休賽期開始,塞克斯頓肯定也在朝著這個角色轉型,貝萊因讓他練防守也是這個原因,塞克斯頓未來的定位會是強壯的攻防雙向二號位,負責終結進攻,暫時像一個低配版本的霍勒迪。現在這個剔除了大量持球的塞克斯頓才是更高效的塞克斯頓,把持球策動進攻、打擋拆這些工作交給傳球更有創造力的加蘭,屬於精華提純。

但要注意的是,雙控不是騎士隊的全部,只是球隊體系中的一環而已,你不能用雙控來完全概括貝萊因教練對於騎士隊的改造。除了雙控的和諧共處穩定輸出外,在騎士隊的開幕戰我還看到了一些有貝萊因教練印記的東西,例如他在密西根大學執教時非常鍾情的小型陣容,還有下狗球隊的防守積極性,以及優秀的分享球。而這些都是他在開季之前承諾過的,會為騎士隊帶來的東西。

當然,騎士隊的建設還沒有完成,他們只是剛剛從起點出發,雖然基礎打得不錯,但離強隊還有不少距離。從開幕戰這一場我找到了三方面可以改進的地方:一是沒有優秀射手,只有塞克斯頓的投射在水平線上,而這是貝萊因的球隊裡需要的,也是雙控體系需要的配置。二是雖然有防守積極性,但身體天賦不足、尤其是身高(特別是和有阿米奴、艾薩克、班巴的魔術隊對位,弱勢一目瞭然)。第三是雖然分享球做得好,但並沒有能通過傳導球製造出太多真正空檔的機會,其實本質上還處於兩個內線拉出來倒幾手球后回到雙控手裡,然後簡單打個擋拆而已。

也就是說,騎士隊的執行力尚待加強,尤其他們的開幕戰對手是一支本賽季要保持季後賽席位的球隊,雙方的差距高下立判,重建球隊執行力的不足相當明顯。

Drummond:7成Jokic

19-20的活塞隊開季就打了兩場背靠背,雖然沒有Griffin,但活塞隊還是有不少亮點,一是Rose穩定輸出,二是肯納德漲球了,三是Drummond既瘋狂輸出又漲球了。可能很多人對Drummond還存在藍領中鋒的刻板印象,但我可以很明確地向各位表示,這個標籤的有效期已經過了。其實從16-17賽季開始,Drummond就明影片記憶體在有「失業」的危機感,這時候的他已經在為轉型做準備,作為看著護筐流跳跳男中鋒從高峰到退出一線舞臺的Drummond有這樣的嗅覺其實不讓人驚訝。你可以看到近幾個夏天Drummond都在為自己加技能,從16-17賽季偶爾能傳傳球,到17-18賽季參與到進攻端策應工作,雖然18-19賽季因為Griffin的到來有一定的回滾,但技能點沒有丟,而19-20開賽因為Griffin的傷停,Drummond為轉型所做的努力又可以在場上展示了。

Drummond的轉型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很有趣的一點是我覺得他的轉型過程也反映了近幾年來中鋒型別的發展,Drummond的打法變化其實就是近期聯盟中鋒位置的一個演變過程——從籃板、護筐的霍華德型內線,到在防守基礎上還能消耗一些球權的策應中鋒,再到現在能夠大量消耗球權作為球隊核心的全能中鋒——Drummond自己也是類似的發展路徑。那麼,這兩場比賽的Drummond比起過去多了什麼呢?除了17-18賽季就已經練成的直塞球和掩護小球傳球,你可以看到Drummond在抓下籃板球後第一時間是尋找反擊機會,而不是交給控球後衛,像現在流行的很多大個子持球人一樣,直接把防守籃板轉化為快攻。另外就是一些順暢的運球面筐進攻,甚至在接近三分線的距離起步把球打進,有點唐斯的感覺;不過沒有唐斯的絲滑順暢,帶有一點硬練出來的感覺。(其實也反映了Drummond休賽期的用功)

 

現在的Drummond給我一種感覺:整體像是70%的Jokic。雖然Drummond首秀就30+20,背靠背還有20+10,但離Jokic這種級別的中鋒真的還是存在差距。Jokic開幕戰打拓荒第一節就三犯下去了,但是第四節上來還是能瘋狂輸出給前三節刷的歡快的懷塞德上課,順帶幫助球隊翻盤。但Drummond暫時不具備這樣的威懾力,活塞兩場背靠背都打到了第四節最後,但很明顯Drummond在這些時候都不怎麼能對防守造成壓力,消化球權的還是肯納德和Rose這些後衛。很多時候這些事情很難用資料去證明,但只要你一看比賽就全明白了。不過,作為一個幾乎年年全勤還不斷進化的高大中鋒,Drummond在任何一支球隊都會是優質資產,活塞隊可以放心給他開頂薪了。

Ayton: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狀元,怎麼就被禁賽了?

說到優質資產,讓我想到一個聯盟剛剛發生的事情:德安德烈-Ayton因為使用利尿劑被聯盟處以25場禁賽的處罰。那麼,這名原本是太陽隊最優質資產的中鋒,會不會因此反而成為球隊需要處理的負資產呢?雖然利尿劑本身不屬於興奮劑,但引用維基百科的解釋:在體育運動中,利尿劑有兩種用途,一是加速減重,讓運動員在某些體重分級的專案中更快達標;二就是加速尿液循壞,稀釋體內興奮劑的含量,用以掩蓋運動員使用過興奮劑。儘管Ayton說自己是誤食含有利尿劑成分的食物,但這個說法真實性如何只有他知道了。毫無疑問,Ayton這次禁賽事件對於剛剛拿下開門紅的太陽隊來說是一次負面影響,這也不禁讓人懷疑這支球隊的內部環境究竟是否適合年輕球員成長?前有Josh Jackson吸食大麻被逮捕,後有Ayton使用利尿劑被處罰,這兩者是否存在聯絡?要知道,太陽隊年年都在自由球員市場上找老將當導師,但這種破事還是絡繹不絕。當然,我還是很看好Ayton作為球員的前景,如果Ayton使用利尿劑只是獨立事件,那麼禁賽25場知恥後勇也就過去了,但如果這只是冰山一角,太陽隊就的確需要整頓了。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123014.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