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在保住800萬鎂年薪同時,「莫雷事件」內幕到底是什麼?

「莫雷事件」發酵至今,美國各方觀點可謂五花八門。

雖然很多人支持火箭總裁Daryl Morey及聯盟總裁Adam Silver,但也存在很多對稍有異議的圈內人,如LeBron James、Charles Barkley、Stephen A Smith等。彈即使是支持Morey的人,也必須承認:他的一條推特,恐怕已為NBA和火箭造成巨大財務損失。

雖然目前中國已經恢復播出部分例行賽,但熱度大不如前,而火箭的待遇更成了「過街老鼠」,過去十幾年友好交流累積下來的感情瞬間被Morey消耗殆盡。Silver前段時間又表態,NBA不會因為感受到壓力就解僱Morey,而這番言論又讓他成為「道德楷模」,但同時,也讓他與中國市場和解的距離又遠了一步。

早在Morey轉發推特貼文的隔天,美國《The Ringer》網站就率先爆出火箭內部討論解僱Morey的消息,還有網友發現火箭老闆Tilman Fertitta在社群網路上給球迷要求Morey下台的言論按讚。Fertitta也在第一時間就跟Morey劃清界限,對ESPN表示Morey的言論絕不代表火箭和NBA,火箭也不願參與政治。Morey給火箭製造如此大損失,老闆動了炒他的心思也很正常。但炒掉Morey的後果,卻不一定是Fertitta願意承受的。

在經濟利益面前,輿論壓力其實已經是其次了。Morey因為一條推特下台肯定會導致火箭被罵,但火箭更不願看到的,是Morey被炒以後提起訴訟。在美國,非法解僱(Wrongful dismissal)是個讓很多僱主頭疼的詞。如果企業因歧視員工、報復員工、員工舉報違法行為、員工拒絕參與違法行為等原因解僱員工,就可能陷入非法解僱的仲裁官司。

在美國,沒有關於非法解僱的單獨法律條文,但聯邦法律和各州法律對此都有詳盡解釋。工作場合中言論自由權的行使,其實一直都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言論自由屬於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內容,是「天賦人權」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因為言論自由說錯話被解僱的員工可不在少數,火箭自己也因為政治不正確的推特解僱過社群網路運營經理。如果頂著僱員身份發表反人類的仇恨言論,企業當然要進行處理。可Morey做的事情,讓火箭就相當尷尬。如果火箭解僱他,按照過往法庭判例,火箭沒多少勝訴把握。

美國比較著名的一個判例是在1968年一所高中董事會案。案件起因,是這所高中的董事會想通過債券集資興建兩所分校,這會直接增加地區稅率。該校一位叫Pickering的教師寫信給媒體投訴學校命令老師禁言,他的身份被曝光後,學校將他開除。他把學校告上法庭,稱他的投訴應受憲法第一和第十四修正案的保護,雖然在地區法院他兩次申訴失敗,但經歷四年的鬥爭,美國最高法院最終駁回了州最高法院的判決,認定Pickering的信件受憲法保護。這一案件讓美國最高法院確立了「Pickering平衡實踐」的準則,在法律上確認了一個人兼為公民和企業僱員的言論自由邊界所在,即:言論自由對企業正常運作影響的平衡;言論發表的方式、事件和地點的平衡、言論內容的平衡。

在這一司法實踐下,公民可以處於對公眾利益的關心而發聲,但同時也不能給企業的日常運轉帶來困擾——例如利用一些暴力干擾手段來發聲。至於平衡的標準,就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了。舊金山一位警官在2004年利用業餘時間在網上出售黃色影片,被解僱後他也把政府告上法庭就敗訴了。2013年,賓夕法尼亞州一位名叫Mark的警官在網上釋出自己鳴槍的影片,表示支持槍支自由,結果被警局解僱,他的上訴也失敗了。

至於Morey,他的言論自由沒有干涉美國地方政府,他干涉的是外國地方政府。他的言論發表在推特——一個幾乎從不限制極端政治觀點的平臺,重要的是他的言論內容也受到很多美國人支持。在這種情況下,火箭要解僱他就很難站得住陣腳。

至於Morey自己,他如果想辭職,早就會辭了。

一些不為人知的內幕,被美國電影製片人兼社會活動家Andrew Duncan在做客CNN節目的時候爆料了出來。Duncan講述Morey從10月5日發出推特到10月7日他跟Silver髮出聲明,這短短兩天發酵期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兩週前,我在巴黎接到了一位曾在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工作過的官員給打來的電話。」

Duncan說:「他告訴我,Morey給他打了電話,說火箭馬上就要解僱他,NBA對此做出的最初反應讓他(Morey)很火大。當我聽說這件事後,立刻就跟人權組織和在國會工作的朋友取得了聯絡,當時雖然已經是巴黎深夜,但我們仍聯手做出了反擊(pushback)。」

「在我們看來,這不是什麼香港問題,而是美國主權已經受到侵犯的問題。」他說。

Duncan與他在人權組織和國會的「朋友」們做出了怎樣的「反擊」,外界當然不得而知。但結果已經很明確了。Silver在亞洲先後釋出兩份宣告,立場越來越強硬,而在這段時間裡,NBA被捲入了中美摩擦的風口浪尖,經濟和口碑損失慘重。至於Morey,他保住了自己年薪800萬美元的總經理飯碗。

Duncan雖然在好萊塢混過,但他的知名度並不高。他在矽谷創業發跡,做過軟體公司高層,又出資數百萬創辦過獨立影視公司「六月影業」。2017年,六月影業一度希望憑藉《佛羅里達樂園》在奧斯卡一展巨集圖,但公關效果並不好,只得到一個最佳男配角的提名,最終也沒獲獎,完全競爭不過財大氣粗的電影大廠。

而且同一年,Duncan還被曝出性侵醜聞,十幾位匿名知情人指控他是慣犯,在公司內經常性騷擾員工,甚至還要一位員工替他召妓。這些醜聞導致他被迫下台,失去了股東席位。不過,Duncan一直否認這些指控,堅稱自己是被陷害的。但基本上,他在好萊塢的前途算是徹底被終結了。

他不但聲稱自己挽救了Morey的工作,甚至還為美國的抗議者購買了300張籃網熱身賽門票,鼓勵他們進場舉牌挑釁中國。按照Duncan的說法,他都能跟前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談笑風生」,那Morey事件在美國政壇激起如此大反響,也不意外。

Morey的一條推特,不僅觸碰了中美兩國的政治敏感問題,同時也讓NBA陷入了這樣的分裂。如果火箭在10月6日未經任何阻撓順利宣佈Morey下課,之後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Morey在NBA做了這麼多年經理,一直被看作是「人精」的代表,就在今年夏天,他才試圖佔規則漏洞的便宜,給內內簽下一份千萬合約,給他的交易價值注水(結果被聯盟制裁了)。因此,他在中國賽馬上就要開始的節骨眼發那條推特,簡直是蠢到不可思議。

但對Morey來說,他的個人利益並沒有因此受到損失,只要火箭還能拿戰績說話,球隊就沒有解僱他的道理。要知道在NBA,籃球運營跟商務運營的職權是分開的。

Duncan在CNN上當然一副道貌岸然,他說:「NBA不應再跟中國有生意往來。」

他還批評了LeBron:「他為什麼不支持民主制度了?國王這回可犯了皇家錯誤呢。」

因為Morey,Duncan在灰頭土臉離開六月影業的兩年後,終於趾高氣昂地重回公眾視野,再次踏上政治舞臺獲取支持,為自己的履歷加分。至於NBA、Nike等美國本土跨國企業將因此承受多少損失,大約是他最不在乎的問題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