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2019-2020賽季觀賽筆記 丨 被看好並不重要

76人 117-111 活塞

首先得到印證的一點:休賽期球員釋出的訓練影片具有一定的誤導性。

每每見到這樣的片段,你就會陷入——唔,他好努力,進步好明顯,新賽季要震精所有人——的那種美好想象。但現實就是,把陪練和椅子打穿並沒有什麼卵用,你得在賽場上射的出來才行。

Ben Simmons,我說的就是你。

要多學學Lonzo Ball的三分出手,當然,視女人為衣服,和兄弟穿來穿去這種事不要學。

Josh Richardson 還沒有真正適應這支球隊,並非過去他是熱火的第一持球選擇,而現在沒有足夠的球權才導致掙扎的局面。大部分因素,可能還是來源於他投射,以及76人有些擁擠的空間影響了他突破的路線。

於是託Tobias Harris這種有無球手段的鋒線更能適應球隊的進攻。如果從Harris身上還不能說明的話,你大可以再看看邁克·史考特今天的5個三分是怎麼投進的。

畢竟76人的進攻戰術核心大抵上還是會圍繞著Joel Embiid和Simmons,連Al Horford都得為他倆讓出內線,更多的扮演定點射手的角色。

不過,76人整體身高優勢和不俗的運動天賦的確實現在防守端,如果他們能延續換防默契的話,可能真的有望成為聯盟防守效率前五的球隊。

那麼剩下的,就是如何整合自己的進攻了。

Derrick Rose身穿活塞球衣的兩場比賽充滿了能量,他的進攻足以對得起過去那些冰冷手術刀和不斷康健所帶來的苦痛。或許你也會為他做出的摺疊上籃和拋投來一句——要是玫瑰健康,聯盟可能更絢爛——之類的感慨,但你仍舊清楚的是,他不會再有球隊核心的戲份,一個需要嚴格控制出場時間的外線,頭上有觸手可及的輸出上限。

一如Reggie Jackson在復出後會成為先發,Rose再出色也終究只能在替補席上發揮餘熱。

戛然而止後,無需再用更多的篇章緩和遺憾,能好好看著他在場上飛馳已是奢侈。

以及,底特律人民大概也挺歡喜:

——布雷克·葛瑞芬之後,我們也有個外線球星了。

熱火 131-126 公鹿

Dion Waiters沒有打這場比賽真的太可惜了。

預想中的滑稽畫面應該是:

——每一次進攻出手,Waiters :Oh,and one。

——每一次防守倒下,Ersan İlyasova :Oh,he foul。

兩者索要犯規的聲音在裁判耳邊此起彼伏,氤氳一首命運交響曲。但不說維爸爸對Spoelstra教練的成見,熱火現在對於「持球單打」和「團隊籃球」兩個選項,或許後者真的更重要一些。畢竟他們已經有了足夠多能夠發起擋拆戰術的持球手,圍繞這個主旨,球隊需要更多能夠命中接球投籃的球員,和兢兢業業把精力投放在防守端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Tyler Herro會在新秀賽季搶了Waiters 的位置。多向協防位置邁一步,多卡位搶板,多幫隊友補位,相比把球給我,看老子怎麼運一步就射翻他們,你覺得熱火該怎麼選呢?況且,論在關鍵時刻的單挑任務,熱火還有另一個更硬的吉巴在。

除了Brook Lopez投出「老子就是又高又長,你他喵蓋不到我」式的三分,Khris Middleton偶爾強行出手,Kyle Walker的高位無球跑動接球投籃外,公鹿剩下的三分幾乎都來自突分和吸引夾擊後的傳導。

否則,你以為Wesley Matthews憑什麼朝著替補席放了一箭又一箭?

但熱火最後那種熱臉貼涼屁股的求敗罰球,公鹿到底是沒能贏下比賽。

場面上的問題體現在:

——外線命中率的下滑和飆升的失誤率。

——馬爾科姆·布羅格登的出走讓球隊替補陣容競爭力有肉眼可見的不足。

——面對熱火不斷的擋拆套路和反擊,換防彈性和防守積極性被不斷消耗。

要知道,公鹿可是領先了三節時間,末節靠希臘怪獸的神來一筆和熱火罰球坑的一比抗住了本來就是要跪的局面。延長賽還能和熱火強行五五開,甚至最後被拖垮。

真是太詭異了。

太陽 130-122 快艇

Monty Williams是個好教練。

這不僅體現在他賽後發表了一番「小夥子,我們打敗大魔王簡直榮光萬丈」之類的更衣室****演講,還有他對於摧毀對手心理防線有著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的犧牲精神——Landry Shamet是那種我願意把女人嫁給他的人。

然後呢?他讓Devin Booker把未來的乘龍快婿碾成齏粉。

你不知道太陽的新教練團隊對著快艇的比賽錄影擼了多少發,但他們找到的弱點,以及部署的針對性戰術,著實鑿穿了快艇的底板:

——找Shamet、Lou Williams兩個防守弱點,或錯位、或強攻。

——Frank Kaminsky、Dario Saric擋拆外彈投三分,欺負快艇內線的移動速度。

——等快艇換上小個陣容,Kelly Oubre、Booker襲籃吸引夾擊後給射手做球。

於是太陽三分43投17中,Booker 30分8助攻。

某種程度上,太陽今年的變化也不只是快、準、分享球而已,他們在防守的執行上也改頭換面,譬如對科懷·Leonard的那些夾擊和後續的輪轉,過去是天方夜譚式的畫面。

這群年輕人,或許真的能打出很高階的一個賽季。

側面上,犯了如此多換防不默契的錯誤,快艇還能與意氣風發後的太陽打到這種份上,是佐證其恐怖進攻能力的又一例項。

但輸了就是輸了。

這場比賽過後,道格·Rivers教練大概得想想Williams和Shamet兩個防守弱點同時在場,以及換防後的輪轉問題——今天一整場的調整都沒有讓防守端有所起色,帕特里克·帕特森和伊維察·祖巴茨還是腿腳跟不上。

保羅·George也許能從根本上解決這兩個問題,因為他更適合與Williams、Harrell一起帶二陣容,換防的速率和意識也更優秀。等湊齊了Leonard+George+Williams+Harrell+Beverly這套終極陣容:

——日月同生,千靈重元,天地無量乾坤圈,急急如律令,收!

恩,另外的話題了。

Rivers賽後說:「實話實說,我之前就認為我們贏不了今日的比賽,我們本可以讓Leonard繼續打,35分鐘的出場時間太多了,我選擇不讓他繼續打,當我們整體打得不對的時候,我不會讓他繼續留在場上打。我們今晚就是與贏球無關,對手打得更努力,他們更專注於打出表現。」

——意思是,撤下Leonard是懲罰性手段,打成這鬼模樣你們不配享用面癱?那最後又讓Leonard上場是什麼操作?

另另外的話題。

Leonard:「被看好並不重要,這才是賽季初期,不是所有被看好的球隊都會奪冠,這是關於我們每晚想怎麼做的問題,被看好並不是重點,那些都是外界的看法。」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162752.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